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二章:破真之界
    只见幽暗的四下里,突然闪现出了一道刺眼的白芒,接着白芒便像是一把利刃一般,狠狠的刻在了几根藤蔓上。

    接着便是“呲呲呲呲”的声响响起,只见那几根藤蔓被化魂之力给拦腰斩断了,而被斩断的藤蔓却像是受到了极其的惊吓一般,慌乱的逃窜,撤回到了密布的花丛中了。

    凡川瞬间得到了解放,只可惜被凡川惊起的那几只七彩斑斓的小鱼却干涸而死了。

    此地不宜久留,这是凡川当下唯一的想法,需得快些到达凉亭,最好能遇到这里的人,寻个明白。

    依旧忍受着剧痛,凡川捡起了枯藤,强撑着身体再次缓缓站了起来,随即便向着凉亭走去,只是这一次凡川没有驻足,反倒是刻意的加快步伐,可由于身体的状况,尽管凡川再想加速,也只能算是踱步前行。

    不过还好,在凡川抵达到了凉亭之后,这期间并没有再遇到那骇人的藤蔓,只不过失望的是,凉亭里并没有人,反倒是空空如也。

    凡川仔细的看了一下眼前的凉亭,本想要从凉亭中找到一些线索,可无奈眼前的这凉亭只是用枯藤编制而成,亭下的座椅也都是一些长相奇特的暗礁,再被人为小小雕刻一番而成,并无其他注明。

    失望之余,凡川难以承受身体的长久站立,便寻了一块看得顺眼的暗礁座椅坐了下来,本想休息片刻再继续前行,可是万物似乎很想给凡川开玩笑,就在凡川刚刚落座的一瞬之间,奇异的状况又发生了。

    只见在凉亭的上方,突然被硬生生的割开了一个口子,接着便从割口处探出来了一朵娇艳欲滴的花。

    说是花,却也不像普通的花,因为凡川眼前的这朵花长相很像是一朵荷花,可是在其荷叶的边缘,却又生长着一缕缕像是头发的细丝,从容的悬挂在荷叶上,看起来倒有些诡异。

    但是更诡异的才刚刚发生,就在凡川谨慎的站起身,以抽出化魂之力做好防御之时,那荷叶的花蕊中间,竟然活生生的长出了一颗女人的脑袋。

    这女人的脑袋从小变大,直至变成正常人的脑袋大小,这才停止下来,然而这一切诡异经过,凡川全都尽收眼底。

    “嘻嘻嘻嘻”

    这只有一颗脑袋的女人竟然用着嘶哑的嗓音笑了起来。

    凡川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当下竟不知该不该动,完全像是一个木偶人一样,呆滞的站立在了原地。

    “嘻嘻嘻嘻”

    又是一阵笑声,凡川这才注意到,这女人的长相倒也不错,浓眉大眼,尖鼻薄唇,只是这脸色,却是异常的苍白。

    “你是谁?”凡川忍着疼痛,艰难的出声道。

    “嘻嘻嘻嘻”

    这怪异脑袋女人又是一阵笑声,随后竟向着凡川伸了伸脖子,吓得凡川不禁倒退了数步。

    接着这怪异脑袋女人便不再笑了,反而是正常出声说话道:“你问我是谁?我还想问你是谁呢?”

    “呃……”凡川见对方并没有主动的恶意,便出声回应道:“我……我也不知道我怎么来到了这里,只是先前与人争斗,昏迷了去,醒来便是在这里了。”

    那脑袋女人眨了眨眼,皱眉道:“噢,是这样,那……我想你一定是被人丢在了湖水里。”

    “湖水里?”凡川愣了愣,随即伸手指了指头顶上方一望无际的湖水,继续出声道:“你是说这上面的湖水?”

    “对呀,不然呢?”

    “可是,尽管我被人丢进湖水里,可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上面是湖水,这下面……这到底是哪里?”凡川很是费解。

    “嘻嘻嘻嘻”那脑袋女人再次笑出了声道:“这里叫做破真之界,不过,我们都喜欢称为追忆谷。”

    “破真之界?追忆谷?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凡川开始自言自语了起来。

    听到凡川的疑惑,那脑袋女人再次笑出了声,随即又出声道:“你再往里走走,自然会有答案了。”

    说完,那脑袋女人便突然开始缩小了起来,直至完全不见,变成了最初的一朵荷花,也抽离了凉亭的顶端,消失不见了。

    “喂……”

    惊醒的凡川还想多求解疑惑,可是那荷花已不见,无奈之下,凡川只好再次拄着枯藤,绕过了凉亭,继续向着深处走去。

    终于趟过了层叠的花丛,凡川眼前豁然开朗了起来,原来那些千姿百态的花朵被一棵棵长相奇特的大树给取代了,这些树木好像是有人刻意栽种而活,排列的次序也是前后有致,向着远处看去,倒像是一片迷宫一样。

    只是这些大树的样貌,凡川倒是第一次见,树干上像是爬满了虫子一样,凹凸不平,且树枝开出的绿叶更是毛茸茸的让人感觉很难受。

    凡川无心观赏这些怪异的绿植,只是依旧按照着鹅卵石的走向,缓慢的前行。

    就这样一直走着,凡川也不知道走了究竟有多久,但却总感觉像是在这些大树之中来回绕路一般,的确像是在走迷宫了,但凡川凭着自己的猜想,这些大树的栽种,应该是在响应一个阵法,一个可以困住进来的人的阵法。

    果然,没多久,凡川的这种猜想便得到了验证。

    就在凡川准备转身倒退往回走试试的时候,无端的树丛上空后却传来了一句喊话。

    “这里是幻境,你要相信,这里没有老树,只有鲜花,闭上眼,静下心,你会成功的。”

    这突兀的喊话声传来之后,凡川再次愣在了原地,这里的确有人,且自己的行踪早已被人发觉,可是这人不现身,却搞来一个迷宫所是为何?

    胡思乱想了一通之后,凡川自认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便只好再次转回身,闭上了双眼,按照那喊话声中的意思,静下心,缓慢的向前行走着。

    在闭上了双眼之后,凡川不知道为什么,心突然就安静了下来,且耳边更是响起了动听的鸟叫声,吸进口中的空气也清香了起来,就连身上的剧痛感,也随之消去了不少。

    凡川觉得很奇异,在闭上双眼黑漆漆的世界里,凡川竟看到了一朵朵莫名盛开的花朵,且每一朵花朵竟都展现出一个人的模样,凡川注意到,有宛灵的模样,有烟紫的模样,有北语的模样,有南雅锦的模样,还有樱白的模样。

    随之,黑漆漆世界里的花朵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反倒是一棵棵参天大树,然而这参天大树也开始幻化成人的模样,有镜爷爷,有言慕岸,有凡群,甚至还有绝殃的模糊影子。

    这让凡川倍感神奇,但也让凡川享受着这虚无缥缈的画面,那些画面有时候真切的都要触手可及,但是有时候又模糊到细看不清。

    在凡川还想要继续追踪那些身影的时候,耳边却响起了先前那个凌空的喊话声,这喊话声不再显得飘渺,反倒像是附在自己耳边一样,清晰异常。

    “可以睁开眼了。”

    凡川听到这喊话,猛然间颤抖了一番身子,随即便惯性的睁开了双眼。

    眼前的画面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先前迷宫般的大树早已不见了踪影,一棵都没了,取而代之的反倒像是一处山林隐居之所。

    有娇艳的鲜花,千姿百态。有盎然的绿植,赏心悦目。有木头的房屋,连绵不绝。不远处的小桥流水,近处的精致木台阶,还有流着溪水的暗礁后冒起的渺渺炊烟,一切的一切很像是传说中的仙境,仅需一眼,便可以深深的为此留恋。

    特别是在一层层的木台阶的两边,还都栽种着凡川叫不上名字来的小野花,蓬勃的生长下,更是招来了各种小巧的飞鸟围着打转,很是惬意。

    凡川看了看自身的脏乱,再看一看四周的美景,不觉间竟有些害臊了起来。

    但在迷恋之后,凡川立即又惊醒了过来,自己这又是在哪里?虽然走过了那片树木幻境,这眼下这又是哪里?刚才的喊话人呢?

    想到此处,凡川立即寻着上空望去,依旧是没有任何人影,急切之下,凡川便艰难的费劲力气大喊道:“有人吗?有人吗?”

    声音在空谷间盘旋,并没有人回答。

    凡川又同样喊叫了一声,依旧是没人回答,且声音好像是在无休止的徘徊,时远时近,飘渺不定。

    反复几次之后,凡川便不再出声,只是眼看着不远处的房屋,拄着枯藤逐步靠近而去,凡川心想着这房屋内应该是有人在的。

    只是这木制的房屋也是很奇特,像是依次建起,却又像是参差不齐,总之难寻其的规律,且建造的步骤看似很简单,仅仅只是把削平的木条依次的搭建,然后用麻绳给捆绑起来,随心随性里却又不失一种气度。

    很快,在毫无阻拦的情况下,凡川很快便来到了一处看似最大的木屋前,在此木屋的四周都是一些矮矮的小房子,并不像是用来住人的,反倒像是附属于大木屋,以存放杂物,或者一些家禽所居住。

    凡川走近木屋的门前,注意到木屋的木门竟开着一条细缝,但凡川并没有立即推开,反倒是礼貌性的扣了扣门,接着出声道:“请问,有人吗?”

    仅仅只是沉默了片刻,屋内便传来了一声回应。

    “门开着,进来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