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二十一章:湖底异界
    血迹已遍布了凡川的脸颊上下,甚至于凡川的知觉也开始出现了若有若无,恍惚之下,凡川已很难把持寻隐枪和泫滇战甲,于是,也就是在落地的一瞬间,寻隐枪和泫滇战甲便已隐去了。

    可是凡川此等的遭遇似乎还未磨损胡子仙人的愤怒,接着只见胡子仙人扛着尸体从上空中缓缓落下,随同没胡子仙人一起,走向了此时躺在地面上的凡川。

    “臭小子,你拿命偿还都不够!”胡子仙人怒吼着,随即将那仙人的尸体放在一旁,接着便走近凡川的身旁。

    只见胡子仙人抬起脚,对着凡川的腰部便是狠狠的一踢,本就将要失去知觉的凡川哪里还有能力抗拒,只能任由身体被踢飞将起来,然后再次狠狠砸落在地面上。

    “呃……”

    凡川忍不住,嘴角再次溢出鲜血,将刚刚被泥土沾染的血迹再一次刷新。

    “你不是有仙器吗?拿出来啊!跟爷爷我比试啊!”胡子仙人大吼着,再一次将凡川的身体踢飞。

    上上下下,胡子仙人一共踢飞了凡川六次,这才似乎磨损了一丝怒气。

    然而此时的凡川早已没了知觉,晕阙了过去,一身沾满了泥土,面部也花了,鲜血将凡川的衣襟沾湿,血迹又黏黏的将衣物缝合,看起来惨不忍睹。

    这时,胡子仙人似乎还想要对凡川实施虐打,但却被没胡子仙人给拦下了。

    “大哥,不可,这样已经够了。”没胡子仙人劝说道。

    “够了?够什么够?他可是杀了我们的兄弟!我们的兄弟死了,知道吗?死了!”胡子仙人怒喝道。

    看着愤怒的胡子仙人,没胡子仙人却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大哥,这小子来路不明,上头给我们的命令是只敌对元郎兽王的部落,那天你也看到了,这小子不是元郎的人,是元郎在要挟他,我生怕他是……”

    “是谁?”胡子仙人也瞬间冷静了下来,其似乎知道答案,却更想听别人说出来。

    “是我们仙君要找的人……”没胡子仙人小声道。

    “我靠,不是吧?这……这怎么可能呢!”胡子仙人有些惊慌了起来。

    “反正啊,别管可能不可能了,我这也是刚刚想起来,不然,定不与他动手,哎,为了以防万一,我们还是不能杀他,留他一口气,即使他不是仙君要找的人,被我们打成这样,也算是出气了!”没胡子仙人分析了起来。

    胡子仙人听后,沉默了一晌,随即便点了点头道:“好,留他一口气,反正我也已经出气了,那……现在怎么办?就把他丢在这里?”

    没胡子仙人考虑了一番后,出声道:“不可,要不这样吧,此去北方一千里之处,好像有一面湖泊,咱们就把他丢进湖泊里,不管他是生是死,这样也好擦去他与我们争斗的痕迹,即使以后会怎样,也跟我们没关系,对吧?”

    胡子仙人点头认可了。

    接着只见胡子仙人扛着那仙人尸体,没胡子仙人扛着凡川的躯体,快速的向着北方飞去。

    就在胡子仙人和没胡子仙人离去后不久,就在凡川刚刚所躺的地面上,突然一道青芒闪现,一个手持拂尘,身着青色道袍的人赫然出现。

    此人捋了捋稀疏的胡须,望着胡子仙人离去的方向,满意的点了点头,颇有褶皱的脸颊上,闪现了一丝不易察觉的邪笑。

    随后一瞬,又是一道青烟浮起,地面上已没了其人的身影。

    若是凡川在场,定然可以认得,此人乃是道人徐玑。

    云淡风轻,暖意的阳光照射着略显萧索的大地,一切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在个别小石块上,有着难以发觉的丝丝血迹,但不久便被风干了。

    然而此时的胡子仙人和没胡子仙人已来到了那处四面环山的湖泊。

    “大哥,就是这里了。”

    “好的,你把这臭小子丢进去,我也把咱兄弟的尸首丢进去吧,省的之后麻烦。”

    “恩,也只能这样了。”

    随后,只见两人便合力将凡川的躯体,以及那仙人的尸体,一并的扔进了湖泊之中。

    躯体和尸体入水,惊起了两片浪花之后,便又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销声匿迹了。

    胡子仙人和没胡子仙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各自满意的点了点头,接着便转身消失在了这湖泊的上空。

    再一次的云淡风轻,水面终归平静。偶尔会有几只不知名的鸟禽掠过水面,惊起微微的波漾,温暖的阳光铺满了整片湖面,细腻中不失景色,只是湖水较深,倒影出来的只是朦胧胧的黑暗,谁人也不知这湖底终究有什么。

    几番日月转换,不知过去了多久。

    夜色下的湖水开始缓缓的流动,从下向上,似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在促使,却又像是自然的鬼斧神工悄然生息,只有用心的人,才可以寻着这流水声,发觉到水底里的异样。

    只见那漆黑的水底,竟不时的闪动着蓝色的光晕,光晕且似有灵神一般,时而慵懒,时而勤快,却又时而逃出万物的视线,极其神秘。

    凡川的苏醒,便是依躺在一处水底暗礁旁。

    只不过惊奇的是,凡川的身上竟没有一滴湖水,水底竟然自成一界,头顶的湖水像是被一张庞大的结界给完全阻挡开来了。

    这样千奇百怪的湖底,不仅毫无湿意,反倒极其的干燥,只是有种阴冷的感觉让人忽略了干燥。

    处处暗礁的夹缝中,全然还都生长着品相各异的花朵绿植,偶尔还有一把秋千板凳藏在花丛中,只是这板凳的材质倒是干瘪瘪的大贝壳。

    凡川强忍着剧痛,缓缓的站起了身来,左臂依旧是无法抬起,然而每次走动更会扯动腰肢,撕裂般的疼痛便会瞬间压过左臂的断骨之痛。

    向着四周环顾了一圈之后,凡川以为这是在梦中,可是身体上传来的疼痛感却告诉自己这是真实的世界,只是这样的奇异世界,凡川从未经历过。

    用尽全力,凡川抬脚站在了身旁的一块暗礁上,试图俯视一下四周的情况,虽没有发现任何人影,但却隐隐约约的看到了花丛后似乎有一处人造的凉亭。

    这对于凡川而言,是一种发现,若是有人的活动踪迹,那么这里定然有人生存,找到人,便可以解释眼前的一切了。

    于是凡川便从身旁折下了一根枯藤,以当做拐杖来使用,支撑着身体缓慢的前行。凡川注意到在地面上竟有鹅卵石所铺成的小路,于是便追随着鹅卵石小路前行。

    凡川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步伐极慢,也许是因为四周的奇异景色过于惊艳,这才导致凡川流连忘返,每每穿过一片花丛,都会驻足感受,甚至在某些瞬间,都已忘记了身体的剧痛。

    在拐过了数不清第几道花丛之后,凡川终于发现了活物,只是这活物是在一块精心搭建的小水池里,是五条身体七彩斑斓的小鱼。

    凡川看着小水池里游动的小鱼,这才从水面的倒影中注意到了自身的模样,一脸的泥土,嘴角的血迹更是将泥土沾染在了皮肤上,衣服也是破烂不堪,白色的长发早已凌乱,且数不清的沙石掺杂其中,很是一副落魄的样子。

    凡川这才回忆起,在自己昏迷的前一刻,胡子仙子还在动手,自己这满身的脏乱,想必便是胡子仙人的杰作,只是有一点让凡川挺诧异,那便是胡子仙人为何没有杀了自己,可当凡川再次看了一眼四周陌生的环境后,凡川对自己这句话又有了质疑。

    “难不成自己已经死了?”

    凡川自言自语着,同时艰难的弯腰下垂,使用仅剩管用的右手在拨弄着小水池里的清水,想要清洗一下自己的脸颊。

    可就在凡川快要将脸上的血迹清洗干净之时,身后却传来了阵阵“唦唦唦”的声响,察觉到有动静,凡川立即转身,可由于转身的速度过快,牵扯到了腰肢的大幅度扭动,剧痛再次占据身体。

    瞬间的疼痛让凡川无法支撑住站着的身体,便自然而然的瘫坐在了小水池里,然而小水池里仅有的五条小鱼也被惊到了水池外面。

    来不及顾忌小鱼的生死,凡川立即寻眼望去,只见从声响的传来之处,竟然窜出来了几根会动的藤蔓。

    那藤蔓似有主导意识一般,先是快速的将凡川包围起来,然后其中一根藤蔓更是迅速的锁住了凡川的双腿,使凡川根本动弹不得。

    就像是有几条大蛇一样,在威胁着凡川。

    慌乱之下,凡川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何况眼下自身的状况也没有还手的能力,只能任由藤蔓肆无忌惮的缠绕着自己的身体,但是疼痛感确实骤增的,特别是被缠绕起来的双腿,紧缩之下,疼的凡川直咬牙,咯咯作响。

    可缠绕的藤蔓好像只是为了困住凡川,并没有对凡川实施进一步的伤害,这倒是让凡川有些错愕。

    为了打破这种僵局,凡川不能坐以待毙,既然仙气不稳定,无法操控,那么凡川便感受着体内另两道气息,兽元力和化魂之力。

    可兽元力此时像是在忙着修复凡川体内的创伤,无从抽出,只剩下了化魂之力在凡川疮痍的体内无规则跳动。

    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不容多想,凡川便抽出了化魂之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