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九章:重走旧路
    这九天原来是一种所在仙界里的身份证明,如同凡间的令牌之用,仙界里只有三重天,第一重便是三天,第二重是六天,第三重则是九天。

    九天则相当于仙界里的至高权位,拥有仙君以下的号召力,仙君乃是拥有净仙修为境界之人,当今仙界里可以称为仙君的只有两位仙人,灵石里并没有说出是谁。

    然而仙令,则是类同九天的权位所相连。

    拥有九天,是得以证明在仙界里的至上权位,而仙令,则是只能拥有九天的仙人所拥有,然而拥有仙令,便可以调遣所处权位以下的仙人。

    看到此处,凡川不觉得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看来绝殃当初在仙界竟然是个大人物,换做到凡间,这绝对是将军等级的人。

    不容得凡川疑惑绝殃为何会变成仙魄禁闭在夜月门下,但仅仅遥想其当初在仙界的能力而言,凡川便足以震撼不已。

    “这老头竟然如此了得……”

    凡川自言自语着,同时想要从灵石中查看一些关于之前征牢所说的仙界东宫西宫之事,然而遗憾的是,灵石里并没有任何关于东宫西宫的记载,这让凡川感到有些可惜。

    接着,凡川又从灵石中了解一些关于仙界的内容,但大致内容对凡川而言,都相比较遥远,好像记载者不属于当今的时代。也正是如此,凡川想着,毕竟自己与仙魄绝殃相遇都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那么出自其之手的灵石,内容自然遥不可及。

    无从寻得闲暇,凡川只想获得更多的信息,虽然当下修为境界较为低下,所窥得的信息并不多,但这不多的信息,也已让凡川感受了将近十个日夜。

    等凡川收起灵石,再次睁开双眼之时,四周虽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凡川可以清晰的看到双膝上一层薄薄的灰尘。

    想想也已过了数日,凡川拍打着身上的灰尘,站起身来,骨节啪啪作响,仿佛过了许久,但也是受益匪浅,毕竟对仙界里的信息知道的更多了一些,还有那葫芦状的九天和仙令,凡川在想着能不能借助当初绝殃的威名解围于自己。

    但也只是一个最初的想法罢了。

    凡川查看着体内的气息,仙气稳定的居中,有着不可撼动的占据能力,然而兽元力和化魂之力却依旧存在,各自寻得一丝角落,不敢与仙气作比较。

    北语还未归来,也不知她们是否已安全到了东固星球,凡川盘算着,想要先行去本觉部落探查一番,最起码要先确定宛灵是否就在本觉部落。

    简单的做了一些打算,凡川便推开了巨石门,走出了元郎兽王的军总处,再次向着北方望了一眼,有些唏嘘。

    因为之前第一次去往本觉部落之时,凡川就已沿路留下了记号,这也方便了凡川再去往本觉部落。

    没有了兽骥代步,凡川只好腾空跃起,依靠飞行加速进程。

    寻找着之前留下的印记,以及记忆中的大概路线,凡川并没有用去多久的时间,仅仅只有半天的时间,便已抵达到了本觉部落的边境军营。

    还是上一次停留的山头,凡川遥远的看到本觉部落边境军营似乎并没有什么大动静,和上一次所探查的状况相差无几。

    仰起头看了一眼天空,凡川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即一个闪身挪移,便已消失在了原地。

    待凡川的身影再次出现之时,已到了边境军营的城墙外围,凡川所出现的位置并没有兽兵把守,且城墙的高度并不撼人,凡川只轻轻的起身,便以呈直角踩着城墙壁走了上去。

    如同上次一般,凡川收敛起了仙气,且同时故意外散着兽元力,以免避人视线。

    靠着寻过一次的路线,凡川很快便来到了那座名为“前锋”的巨石建筑前,因为兽兵的把守极其森严,不可硬闯,然而想要如同上次那般趴在石室顶端也不可行,毕竟用过的伎俩再用的话,这和自投罗网无差了。

    思前想后,凡川便躲在了一处低矮的石室后,等待着时机。

    果然,没一会儿,两名结伴而行的兽兵便向着凡川所在的位置,巡逻而来。

    凡川看准了时机,在兽兵即将接触的一瞬间,果然出击,一击致命。

    凡川又立即拖拉着两具尸体,向着石室的角落挪去。

    速度极快的换上了兽兵的外衣,同时利用兽元力割下了一名兽兵的脸,经过简单的处理之后,便制作成了一张面具。

    将面具套在了自己的脸上之后,凡川便又抽出兽元力焚化了那两具兽兵尸体。

    待这一切做好,凡川自认为天衣无缝了之后,便捡起了地面上的一把长刀,紧攥在了手中。在巡视四下无人之后,凡川便假装轻松自在的走了出去。

    很从容的便走到了“前锋”的巨石门外,在最靠近石室内的位置,凡川换掉了一名兽兵把守,从而让自己替代其的把守之职。

    这一站,便足足过了五个时辰,期间,凡川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但就在第六个时辰之时,“前锋”的巨石门突然被从内而外的推开了,三位仙人从中走了出来。

    凡川清晰的记得,这三位仙人中就有自己见过一面的两位仙人,那便是在元郎兽王的军总处解决了元郎兽王的胡子仙人,以及其助手没胡子仙人,而另一位仙人凡川不曾见过,但感受其的修为境界,应该是和胡子仙人相差不多。

    见到胡子仙人走出来,凡川痛恨其极,巴不得直接动手,但是凡川有着自己的计划和打算,即使再煎熬,也要忍耐下去,等待着一个最好的时机,也算是对自己的一个交代。

    待胡子仙人三人走出石室之后,竟在巨石门外停留下了来,三位仙人开始交谈了起来。

    “大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没胡子仙人看向胡子仙人出声问道。

    “你急啥呢?上头还未发话,现在已经灭了元郎了,估计日期不远了。”胡子仙人回应道。

    而第三位仙人却插话道:“东宫有动静了吗?”

    胡子仙人摇了摇头道:“不知,应该还没有,不然我们还待在这里干嘛?”

    没胡子仙人附和道:“但这一次好像那个什么妖族没有参与进来,这魔族倒是贴得紧。”

    “管他们作甚?我们只听从仙君的指令便是了,一群蝼蚁罢了,呵呵,不足为提。”胡子仙人冷笑道。

    听到这三位仙人的对话,凡川愈发的感觉到诧异了,这都什么跟什么?怎么还有什么东宫,妖族,魔族,以及仙君搅和进来?凡川是一头雾水,但是直觉告诉凡川,这其中一定有着一个重大的阴谋。

    听之前征牢仙友所说,只是因为仙界之乱,仙人才下界来到这南异尊受供奉,此事凡川当时便有疑惑,看来仙人的下界,并没有那么简单。

    就在此时,突然一阵脚步声打乱了凡川的思绪。

    只见不远处跑来了两名兽兵,接着只见其中一名兽兵对着三位仙人躬身施礼道:“拜见仙尊,兽王大人有请。”

    “噢?兽王大人?在哪里?”胡子仙人诧异道。

    “半界城!”兽兵拱手道。

    “靠!”胡子仙人骂了一句粗口,接着出声道:“我们这是在边境啊,现在让我们去往半界城?开什么玩笑?有事吗?”

    兽兵害怕的摇了摇头道:“这个……属下不知,只是传信来恭请仙尊移步半界城……”

    这时没胡子仙人站了出来,对着两名兽兵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出声道:“行了行了,你们下去吧。”

    “是……”两名兽兵屁颠屁颠的走了。

    接着只听三位仙人又开始出声议论了起来。

    “大哥,现在让我们去往半界城?你感觉会有什么事儿?”

    “还能有什么事儿?这刚刚灭了元郎,本觉这老儿定想庆祝呗,庸俗之辈。”

    “那我们去吗?”

    “怎么不去呢?自然要去,说不定到了半界城之后,上头就来了新指令呢!”

    “好,大哥,我们听你的。”

    三位仙人说完便向着外围走去。

    凡川见状,便想立即跟上去,这是一个良机,如果能到了本觉的半界城,自然能获得更多的线索。但是这其中有一点让凡川很头疼,那便是如何跟随,对方是仙人,自然会是用仙阵挪移,可自己如果还想隐去仙气,那便难以追踪了。

    来不及给凡川更多的时间考虑,眼看三位仙人就要消失在自己的视线内,凡川立即转身追了上去。

    为了免去打草惊蛇,凡川依旧身着着兽兵的装束,且脸上的面具还在,只是快速的奔走在军营内,还是难免引起其他兽兵的过多目光。

    可三位仙人在绕过了军营之后,竟然跃身飞将了起来,凡川的追踪更为艰难。就在凡川也绕出了军营之后,索性也不管了,褪去了身上的兽兵装束,拿掉了面具,同样跃身飞起,加速追踪。

    然而就在凡川追踪了没多久,但足以远离了本觉部落的边境军营之后,身前数千米之外的三位仙人,竟然突兀的悬停在了半空中。

    接着只见三位仙人缓缓的转过来身,对着凡川所在的方位,大声喊道:“现身吧,别追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