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七章:九回肠断
    “是又怎么样?你管得着吗?赶紧给本帅闪开,本帅要面见兽王大人。”

    天丁统帅似乎开始不耐烦了起来,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何会与凡川聊这么久,想必是因为凡川可以随意出入军总处,便惹来其的好奇心罢了。

    凡川淡淡的点了点头,转身看向北语,北语同样点了点头,示意天丁统帅没有撒谎。

    这一刻凡川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怒火,看来之前疯老所说神源门再次遭遇袭击便是出自这天丁统帅之手了,只是凡川还没有彻底明白其口中所说的“灭了”是何等的程度。

    强压着怒火,凡川假装淡淡的问道:“噢?你们是怎样灭的神源门?说来听听,我好方便说给兽王大人,给你们论功行赏呀!”

    “你到底是谁?”天丁统帅大声喝道。

    凡川假装笑了笑道:“我是仙人,你们兽王大人请我来的。”

    听到仙人二字,天丁统帅的身体猛然间颤抖了一下,神情异常复杂,还有其身旁的娘娘腔兽兵吓得倒退了数步。

    “啊,原来是……仙尊大人,怪在下有眼无珠,识不得仙尊尊容,还望仙尊切莫在意。”天丁统帅一改之前的嚣张,立即躬身施礼,从容的演变成了一条狗。

    凡川依旧面不改色冷声道:“无妨,我有些好奇,所以,你说说吧,怎样灭的神源门?”

    天丁统帅诧异道:“仙尊想听此事?”

    凡川点了点头。

    天丁统帅随即又变换成了一个角色,像是一个凯旋归来的大将军一样,开始讲起了自己的丰功战绩。

    “仙尊,是这样的,本……在下奉兽王大人之命,前去剿灭神源门,期间也曾有过几场战斗,只是并不顺利,这次兽王大人派遣在下亲自压阵,实则便是想让神源门从修真界除名,在下不才,苦战多日,方得成功,虽是险情重重,但好在我们的将士们骁勇善战,这才取得了……”

    “我是问你,现在神源门怎么样了?”凡川打断了天丁统帅的自吹自擂。

    天丁统帅再次错愕一番,接着出声道:“怎么样了?仙尊,还能怎么样啊,从此便没有神源门了呗,其门派里的弟子在我军的威严镇压下,死的死,逃的逃,还有凡群那老儿也被在下给斩了。”

    “什么?凡群真……凡群死了?”凡川着急差点说漏了嘴。

    天丁统帅坚定的点了点头道:“对啊,是被在下亲手解决的,撤军之时,在下还派遣部队放了一把大火,现在神源门早已化为灰烬了。”

    听到这里,凡川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狂火,不再相问,只是转身再次看了一眼北语,得到北语点头示意之后,凡川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转身,仙气汇聚,身体缓缓飞起数米,抬手,凡川一把便掐住了天丁统帅的喉咙,让其的双脚离地。

    “哎……哎呦,仙尊,您这是……干嘛?快放开我啊!”天丁统帅惊恐不已,挣扎着求饶。

    凡川想了想,便将天丁统帅重新放回地面上,看着其的双眼,一字一句说道:“我叫凡川。”

    “什……什么?你……你就是兽王大人要找的人?”天丁统帅已防备的倒退数步,惊恐的表情依旧。

    凡川怒吼道:“是!我就是你们要找的人!”

    “你……你怎么会在这里?兽王大人呢?”天丁统帅被凡川的气势吓破了胆。

    “你的兽王大人已经不存在了,像你所说的神源门一样,消失了,还有,接下来,你也会像神源门一样不存在了。”凡川双眼中似乎能跳出火焰。

    然而就在此时,凡川身后传来了南雅锦的声音:“凡若妹妹!”

    凡川寻眼看去,这才发现凡若竟然晕了过去,同时还能看到凡若的双手正紧紧的攥紧着裙角,似乎很不安。

    “雅儿,你照看好凡若。”

    凡川再次转过身,针锋相对着出声道:“行了,不用多说了。”

    “你……你你你要做什么!”天丁统帅不仅说话说不利索了,且双腿都在打颤。

    凡川强压着心中的怒火,摇了摇头,右臂顺势展开,一道仙气涌现,金芒四射,寻隐枪便赫然出现在了凡川的手中。

    凡川不想再浪费任何一秒钟,心中只想着杀戮,只想着报仇,只想着以牙还牙。

    而且这一次北语并没有阻止凡川。

    接着只见凡川的身体轻轻的飘向了上空,手中的寻隐枪在上空中划出了一张透明的屏障,随即只见凡川忽然将寻隐枪扔出,同时双手间不断抽出仙气注入到寻隐枪的枪体内。

    只见寻隐枪盘旋在上空中开始急速的旋转起来,寻隐一式便已触发。

    “唰唰唰唰唰”的响声不断,从寻隐枪的枪体内开始向着地面上射出了道道利刃般的攻击仙气。

    仙气准确无误的射中了地面上的上百名兽兵的胸口之处,除了天丁统帅一人。

    接着便是阵阵的惨叫声响起,凡川没有一点点的同情心,因为这是在报仇,这是在解恨,由他们的惨叫声,凡川甚至可以想到那些束手无策的神源门弟子更为凄惨的惨叫声,那些修真弟子自然不能与常年征战的兽兵相提并论,一旦争斗起来,只有送命的份,想到此处,凡川是更为心痛。

    因为一场战争,神源门却被牵连至灭亡,这是何等的讽刺?何等的凄苦?凡川不敢想,甚至在内心里都不愿意接受现实,但经历了疯老和樱白死在自己面前的惨剧之后,凡川对杀戮反而看的清楚了,真的只有强者,才能生存。

    不知怎起,凡川想起了之前凡群曾说过关于家族的渊源,说是家族的诞生便是从南异而来,且后人体内都有着兽元力以证血统,可凡川此刻不仅极其反感那道兽元力,且厌恶着整个南异兽人部落。

    此刻的凡川,暗自的做下决心,兽人,便是自己终生的敌人。

    仅仅片刻,地面上的上百名兽兵便已全死在了寻隐枪下。凡川收回了寻隐枪,身体缓慢的降落在地面。

    此时唯剩下的天丁统帅早已被吓的魂不附体了,瘫坐在地,和之前的元郎兽王完全一个德行,既滑稽,又让人生厌。

    凡川举起寻隐枪,枪尖顶着天丁统帅的胸口,淡淡的出声道:“今天从你开始,我会踏平你们整个南异。”

    可就在凡川刚想要刺入枪刃的时候,凡若的声音却在身后传来了。

    “凡川哥哥,等一下!”

    “恩?你……”

    “凡川哥哥,让我来……”凡若打断了凡川的话,随即走到了凡川的身前,直盯着天丁统帅。

    见状,凡川只好将寻隐枪收回来,但为了以防万一,寻隐枪并没有被凡川完全隐藏,而是依旧紧握在手,防止突变。

    此时的凡若并没有太大的动作,只是盯着天丁统帅,目无神色的质问道:“我爹爹这么大年纪了,你为什么忍心杀了他?你为什么?”

    凡川知道,凡若越是这样冷静,便说明越是心痛,只是会随时爆发,也许,真的需要爆发。

    被质问的天丁统帅用着呆滞的目光看了一眼凡若,从容的出声道:“本帅服从命令……”好像此刻的天丁统帅对死亡已经没有那么惧怕了。

    然而此刻的凡若果然爆发了,只见凡若先是“啊”的大叫了一声,随即便抽出真气,不停的击打在天丁统帅的胸口,同时口中一直大喊着“还我爹爹”。

    一直持续了十多分钟,凡若这才停下了手,像是一个孩子一样,蹲在了地上,抱头嚎啕大哭了起来。

    而此时的天丁统帅并没有因此便丧命,也许是因为凡若的修为低浅,又或者是天丁统帅体内的兽元力恢复太快,此时的天丁统帅只是衣服被真气撕碎,和之前并无两样。

    凡川看到痛哭的凡若,同样心生难过,神源门被灭,神源门的疯老被杀,还有神源门疯老弟子樱白也死于南异,如今偌大的神源门竟然只剩下了凡若一人,而其还只是一个小姑娘,这般年纪怎能受的如此打击。

    再想起凡若今日所说的“想爹爹了”,凡川就不免的更为心疼。

    “语儿,雅儿,你们快去看看若儿妹妹。”凡川不再直呼其姓,其实本来就是一家人,只是凡若还并不知情凡川就是她的堂兄。

    北语和南雅锦则轻轻的将凡若搀扶到了一边,但没有制止其的痛哭。

    凡群真人的死亡对于凡川而言,也是一种精神上的打击,也是难以言喻的心痛,但也许是刚刚经历疯老和樱白的离去,凡川倒是显得更为坦然了,抱怨和愤怒并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有前进,只有强大,才能为这一切罪恶划上圆满的句号。

    凡川最后再看了一眼天丁统帅,没有一丝犹豫和迟疑,扬起寻隐枪直直的刺进了天丁统帅的胸口。

    “噗”的一声声响传来,寻隐枪的枪刃上沾满了黑色的血液,但瞬间又被仙气给吞噬了。

    接着在凡川抽回寻隐枪之时,天丁统帅的躯体便化作成了一团黑色烟雾,自行消散了。

    收起了寻隐枪,凡川带着复杂的心情,转身走向了还在痛哭流涕的凡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