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六章:天丁统帅
    一缕入夜的凉风从大开的巨石门处吹了进来,夹带着一丝难闻的血腥味,还有一丝刺鼻的烧焦味。

    凉风像是有意识一般,轻轻的吹拂着元郎兽王和疯老的尸体,接着吹向了昏迷的凡川,好像无时无刻不在证明着,这些人命都与其有关。

    刚爬上房顶的月亮便积极的散发着光芒,月光透过巨石门,像是一道朦胧的薄雾一般,铺洒在了石室的地面上。又犹如一条洁白的锦鲤,畅游在血迹斑斑的弱水里。

    冷了呼吸,伤了人心。

    一切是那样的平静,安逸的外表下,似乎蕴藏着诸多的心结。

    这一夜很漫长,对于凡川而言,是没有任何感觉的。然而对于北语和南雅锦而言,却是极其难熬的一夜。

    待凡川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到了第二天的中午。

    太阳早已替换了月亮,温暖的阳光从石室顶端的窟窿口处照射下来,石室内不再漆黑,除了刺鼻的血腥味之外,倒是一个安逸的住所。

    凡川缓慢的站起身,感觉身上已无痛感,体内的仙气也恢复正常,只是还有一丝头晕,想必是被血腥味刺激的过久。

    看到北语和南雅锦在自己左右两边已睡着,凡川不忍惊扰,便缓慢的从上座上走了下来,向着昨日樱白消失的位置走去。

    那位置上还残留着樱白身上那件翠绿色长裙被烧尽的灰尘,凡川试着蹲下身,轻轻的抚摸着灰尘,仿佛像是触碰到了樱白一样,有一种想哭的冲动,但被凡川给扼制住了。

    这时,凡川身后传来了窸窣的脚步声,凡川寻声看去,原来是凡若。

    只见凡若揉着惺忪的双眼,向着凡川踱步走来,好像是刚刚睡醒的样子。

    “凡川……哥哥,你醒了。”凡若站在凡川的身后,轻声道。

    “恩。”

    “凡川哥哥,你别难过了,疯伯伯和小白姐姐已经不在了,你这样只会徒增伤悲。”

    “恩。”

    “凡川哥哥……”凡若似乎感觉到了凡川并不想说话,但依旧出声道:“咱……咱们接下来去哪里?”

    凡川站起了身,背对着凡若,轻声道:“你想家了吗?”

    “恩,是呀,我想爹爹了,想回神源门了。”凡若诚实的答道。

    凡川停顿了一下,接着出声道:“好,等语儿醒了,我让她送雅儿和你回去。”

    “恩?你不回去吗?”凡若有些惊讶。

    凡川摇了摇头,依旧背对着凡若,淡淡的出声道:“你们先回吧,我要去做件事,做好了,我便回。”

    “啊?你还要做什么事儿啊?”凡若天真的问道。

    凡川再次停顿了一下,出声道:“去找本觉算一笔账。”

    “啊?你还要……”

    “行了,不必多说了,我意已决。”凡川打断了凡若。

    凡若自知没趣,便转身走开了。

    凡川再次蹲下身,抚摸着那把灰尘,久久没有动身。

    不久,北语和南雅锦便相继醒来。

    看到凡川的样子,北语和南雅锦甚是心疼。然而这时凡若便将刚刚与凡川的对话相告于了北语和南雅锦。

    得知凡川还要去本觉部落,北语和南雅锦是一万个不同意,两人便向着凡川走来了。

    “凡川,你还要去找本觉?”北语站在凡川的身后,质问道。

    凡川像是恍惚了一下,身体微微颤动了一番,随即站起身,转过头来,看着北语和南雅锦出声道:“是的,这个决定我昨日便已做下,所以,你们不用来劝我。”

    北语却有些气急败坏的出声道:“你是不是还嫌事情闹得不够大?搭上了疯叔伯和小白的命,你还嫌不够吗?”

    凡川愣了一下,但随即坚定的出声道:“就是因为搭上了疯叔伯和小白的命,所以我才要以牙还牙!”

    “蠢!”北语却突然厉喝道:“你能不能成熟点?这么久了,你学会的冷静呢?稳重呢?好,你说你现在去找本觉算账,就咱们现在得知的消失,那里便有十二位仙人,你有什么把握?啊?”

    听到北语这么说,凡川也生气了起来,语气略重的出声道:“那能怎么办?我们现在回去?你觉得我能回去吗?就是前去送死,我也愿意!”

    听到凡川这番义正言辞,北语却突然冷笑了一声,随即拍着手掌,出声道:“好啊,好啊,既然你这么喜欢送死,好啊,我们陪你一起去,全都死在这里好了。”

    看来北语是真的生气了。

    北语的这番话让凡川有些惊慌失措,随即只见凡川沉默了一会儿,接着歉意的出声道:“语儿,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你们可以回去东固,我自己……”

    “自己去送死是吧?好啊,去吧!现在就去!再见!”北语气愤道,随即转身向着石室的巨石门走去了。

    南雅锦见状,斥责了凡川一句:“你就是个榆木脑袋!”随即也向着北语追去了。

    而一旁的凡若不知所措,看了看凡川,又看了看北语的背影,也跟着北语跑去了。

    石室内只剩下了凡川一人。

    凡川有些懊悔,的确不该如此冲动,且之前答应过北语以后不会再冲动,这才没多久,便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了,愧疚感和失去的痛苦感交织在一起,凡川身心俱疲。

    想了许久,凡川知道需得从长计议,无意义的送死毫无价值,的确如北语所说,当冲动的魔鬼占据心房,一切的结果都将变得毫无意义可言。

    试着平复一下心绪,凡川便想要前去追赶北语三人。可就在此时,石室之外却传来了对话声。

    “站住,你们是谁?怎敢随意在军总处走动?报上名来!”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嗓音很粗狂。

    接着又是一个男人的声音,只是这嗓音有些矫情:“统帅大人,这三位美人儿想必是兽王大人新抓来的侍妾吧?咱们还是先去面见兽王大人吧?”

    粗狂的嗓音再起:“不,这里连个守兵都没有,很是奇怪!快说!你们到底是谁?不然本帅便动手了!”

    接着便是北语的声音:“我们是谁关你什么事?你们说话最好放尊重点,老娘现在正窝着火呢!”

    粗狂的嗓音再起:“哎呦,还挺烈,不过在本帅这里没有用,快报上你们的身份,不然本帅格杀勿论!”

    “给我闪开!”北语的语气很愤怒。

    听到这里,凡川便再也待不住了,转身便飞速的跑出石室。

    刚出石室,由于阳光太过于刺眼,凡川眨了眨眼睛,等适应了光线之后,凡川这才看到,在北语三人的身前,竟然站着上百名兽兵,还有一名兽兵统帅率领着。

    这名兽兵统帅有着豹头,看着是挺渗人,但对于凡川而言,毫无压力可言。

    凡川便一个闪身来到了北语三人的身前,将北语三人挡在了自己的身后,直直的对立着那名兽兵统帅。

    凡川的意外出现让那兽帅楞了一下,但随即那兽帅便用着粗狂的嗓音出声道:“你是谁?怎敢也随意出入军总处?报上名来!”

    凡川淡淡的出声道:“你老是让别人报名,你怎么不说你叫什么?”

    兽帅怒喝了一声道:“本帅名叫天丁,乃是兽王大人座下四大统帅之一!”

    凡川记得之前被自己斩杀了一个叫天丙的统帅,想必是此人的兄长。

    但凡川依旧云淡风轻的出声道:“你怎么现在才来?本觉部落带兵来攻的时候,你怎么不出现?”

    “什么?交战了吗?怎么会这么快?兽王大人派发的命令允本帅后日才来呀!怎么可能?”天丁统帅明显有些惊慌和怀疑。

    凡川淡淡道:“不仅交战了,而且你们兽王大人他……”

    “这么快交战,本帅在东固星球办事,怎么可能赶得回来!”天丁统帅自言自语着并没有听凡川所讲什么,且话音里似有一种埋怨之意。

    可当凡川听到东固星球字眼的时候,不觉间心头一寒,不知道为什么,竟有一种不好的念头涌现。

    于是凡川便立即出声道:“你去东固星球做什么了?”

    听到凡川问起,天丁统帅用着怀疑的目光看了一眼凡川,出声道:“本帅的任务岂是你能打听的?快报上你的名字,敢自如的进出军总处,你和兽王大人是什么关系?”

    “你先告诉我你去东固星球做什么去了?”凡川目光锁定,追问道。

    这时,天丁统帅身旁的一名娘娘腔兽兵立即抢先道:“我们统帅大人亲自出马,自然是做厉害的事情,灭了神源门,嘿嘿,我们还要赶紧跟兽王大人邀功呢!”

    “你住嘴!”天丙统帅似乎很反感娘娘腔兽兵的汇报。

    可此时的凡川内心已经慌不择路了,那种预感果然得到了验证,凡川第一瞬间并不肯接受答案,可看那娘娘腔兽兵说的这么义正言辞,那么事情便不会这么简单,神源门的存亡偏向了毁灭。

    即使再难接受,凡川还是想要得到验证,于是便紧盯着天丁统帅出声道:“你们……灭了神源门?”

    问完这句之后,凡川还转身跟北语眨眼示意了一下,北语似乎懂了凡川的意思,这一刻也不再与凡川生气,便偷偷的对天丁统帅使用了读心术……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