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五章:樱白之死
    见到胡子仙人走向了元郎兽王,凡川用着嘶哑的声音喊道:“你别动,别动他……”

    凡川想要上前阻拦,可惜双腿根本不听使唤,且体内的仙气很难使用,无法平息控制。

    然后胡子仙人也再不理会凡川的喊叫声。

    元郎兽王见状,害怕的瘫坐在地,对望着凡川大喊道:“凡川兄弟!凡川仙尊!你快来救我啊!”

    凡川很是着急,便强忍着疼痛出声喊道:“你先把解药给我,快!快!”

    然而元郎兽王被吓破了胆,根本没有回应凡川的话,依旧是在自言自语的大喊救命。

    这时,一旁的疯老突然像是魔怔了一样,佝偻着身子快步的跑向了胡子仙人。

    凡川不知疯老何意,但刚想出声制止,却看到了惨烈的一幕。

    只见疯老抽出真气向着胡子仙人攻击而去,可真气击打在胡子仙人的身上完全没有任何作用,胡子仙人不痛不痒的转过身,看了一眼疯老。

    “老家伙也想逞英雄?好啊,我先成全你!”说着话,只见胡子仙人突然手掌幻化成刀状,狠狠的劈向了疯老。

    “噗”的一声传来,只见疯老定格在了原地,身体一动不动了,随即,两秒之后,只见疯老的身体像是被一把利刃快准狠的从左脖颈处到右大腿处,斜斜劈斩成了两半。

    鲜血瞬间喷涌,而疯老被一分为二的身体也自然的跌落在地。

    “疯叔伯!”

    “师尊!”

    “疯前辈!”

    凡川怒吼着,樱白怒吼着,其他人也都怒吼着。

    情绪最为波动的便是凡川,只见凡川的青筋暴露着,牙齿被咬的咯吱作响,一副血神恶煞的样子,愤怒至极。

    然而樱白早已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飞快的奔向了疯老的残躯处,趴在了地面上开始痛哭。

    而此时的胡子仙人根本不管不顾,接着走到了元郎兽王的跟前,二话不说,又是一劈掌,瞬间便将元郎兽王的头颅给斩了下来。

    鲜血如泉水般喷涌,染红了元郎兽王身旁的石柱。

    随后胡子仙人便提着元郎兽王的白虎头颅,跟着没胡子的仙人,两人一起转身消失不见了。

    石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只有樱白的痛哭声,以及凡川咯吱的咬牙声响。

    片刻,凡川双腿一颤,趴在了地面上,双手握拳,狠狠的捶击着地面,想要嘶吼,却发觉根本出不了声音,这种难过,这种悲痛,让凡川想起了自己的镜爷爷离去之时,便是这种撕心裂肺的悲痛。

    北语始终安慰着凡川,而南雅锦和凡若则去照顾樱白。

    这时,石室内还有数十名元郎麾下的兽兵统领,此时他们早已被吓破了胆,动也不动的待在角落里,他们仿佛也失去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人,没了目标,如同行尸走肉一般活着。

    然而凡川的痛苦除了疯老被杀,还有樱白的解药无果,这更让凡川的内心被完全插上了利刃一般,刺痛,绞痛。

    带着这种悲痛,又过了许久,石室外的厮杀声渐渐消停了下来,蹄声也已渐渐远去,看来外围的十位仙人带着本觉部落的兽兵已经赢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

    凉风,吹不进石室。光明,照不透石壁。战火,烧不到心里。只有恶臭的战场熏烟,能够窜入人们的鼻子里,麻木着闻到的人。

    许久之后,凡川的情绪缓缓的平复下来,而樱白的哭声也小了许多,凡川试着查看体内状况,所幸仙气开始重新汇聚,而双手和双脚也有了自主的控制权。

    于是凡川便忍着疼痛站起了身,走近了樱白的身边,蹲下了身,抚摸着樱白独特香味的长发,温柔的出声道:“小白,别哭了,都怪我,都怪我没能保护好你们,没能保护好疯叔伯。”

    “呜呜……”

    凡川这一番话惹得樱白再次痛哭起来,且扑进了凡川的怀中,嚎啕大哭。

    凡川感受着樱白后背的起伏,同时心疼的在不自觉间,掉下了眼泪。

    凡川不曾得知自己这是第几次掉眼泪,但这一次对于凡川而言,刻骨铭心。

    然后就在此时,痛哭的樱白突然剧烈咳嗽了一声,后背的起伏更是厉害,接着只见樱白伸手捂住了自己嘴。

    凡川见状,赶紧扶起了樱白,这才看到,原来刚刚樱白咳嗽,是因为吐了一口血,且最让凡川担心的是,血还在不断的流,无论樱白如何捂挡,鲜血像是决了堤一般,根本止不住。

    凡川甚是惊恐和担忧,于是便立即招呼北语使用妖气锁住樱白的元真灵身,且同时招呼南雅锦使用真气帮樱白疗伤。

    可是,三个人费了很久的力气,完全没有效果,且查不出任何异样。

    然而此时的樱白因为失血过多,眼神竟开始有些迷离了,凡川越来越着急,急的都快要哭了。

    紧紧的抱着樱白,凡川着急的大喊着:“小白!小白!小白……”可却是手足无措。

    就在此时,不远处石室角落里跑来了一名兽兵统领,那兽兵统领看了看凡川怀里的樱白,急切的出声道:“这……这是共焚丹发作了!”

    “什么?你说什么?”一旁的北语立即站起身,揪住了兽兵统领的脖子,质问道。

    那兽兵统领挣扎着出声道:“这是元郎兽王大人的毒药,叫共焚丹,其发作的前提就是如果兽王大人本尊死了,那么毒药就会发作,会在顷刻间焚毁服毒者的内脏,现在兽王大人已经死了,所以……”

    “呸!什么共焚丹!解药呢?快给我拿来解药!”北语似乎很生气,用着少有的语气怒喝道。

    却只见那名兽兵统领哭丧着脸摇头道:“我哪里有解药啊!这种解药只有兽王大人有,只有兽王大人能炼制,而……而且不是成品的解药,是需要兽王大人亲自当场炼制才可获得……”

    “你的意思是,元郎死了,那便没了解药了?”北语冷冷的出声道。

    那兽兵统领连续的点头道:“是是是,没有了……”

    “给我滚!”北语一把将那兽兵统领给丢到了石室之外。

    北语和兽兵统领的交谈,凡川清晰的听入了耳中,这一刻,凡川体内刚刚稳定的仙气再次狂躁起来。

    “呃……”

    突然,凡川的胸口一闷,一口鲜血从凡川的口中吐了出来。

    凡川立即转头吐向了一边,嘴角的血迹也不擦,眼神呆滞,痴痴的看着怀中的樱白,轻声道:“小白?小白啊……你快醒醒,小白?我是凡川啊,我是你的男人,凡川,小白?”

    凡川呆滞了,甚至像是没了灵魂。

    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看到了,此时的樱白已经闭上了双眼,身体一动不动,再也没了任何反应。

    “小白啊,你是不是真的傻呢?在这里睡什么觉呢?快醒醒……咱们回东固去,现在就回,好不好啊?听话,快醒醒……”

    “小白,我是你男人凡川,有我在,你没事的,小白?你回答我啊,小白……”

    “哎呀,小白呀,快陪我说说话,我是凡川啊,我想你,我想你了……”

    “呜呜呜……”

    呆滞的凡川像个孩子一样,说着话说着话便呜呜的哭了起来,眼泪决堤,啪啦啪啦的滴在了樱白的脸颊上,好像樱白也哭了似的。

    可是凡川知道,凡川深深的知道,樱白没有哭,樱白再也不会哭了。

    “小白……”

    “小白……”

    “我的傻小白……”

    “我最爱的傻小白……”

    “我离不开你,我想你……”

    凡川低下了头,将额头抵在樱白独有香味的长发上,嘴唇吻着樱白的脸颊,一动不动。

    此时一旁的北语和南雅锦,以及凡若,也都落泪了,是为了樱白离开的泪水,也是为凡川痛苦的泪水。

    石室内的数十名兽兵统领早已跑的没了人影,整个石室内,唯剩下了凡川几人,还有疯老和元郎兽王的尸体,以及,樱白没了生命的躯体。

    凡川就这样紧抱着樱白,亲吻着樱白,直至樱白的身体开始出现变化。

    从樱白的脚跟开始,连同骨骼一起,皮肤迅速的开始消散,如同微风扬起了尘沙,飘飘洒洒,捉摸不定。

    樱白身上那件翠绿色的长裙也灼烧了起来,一切就像是走到了终点,毫无情面可言。

    没一会儿,樱白的躯体也不见了,如同幻化成了细沙,随着无风的涌动,不知飞向了何处。

    凡川还保持着紧抱和亲吻的动作,身体像是被定格,灵魂像是被抽离,呆滞在这冰冷的石质地面上。

    然而一旁的北语却小心翼翼的从凡川的身下捕捉到了一颗被妖气团团禁锢的元真灵神。北语知道这便是樱白的元真灵神,于是便轻轻的收起。

    凡川不说话,北语和南雅锦和凡若三人也不敢说话,一切静悄悄的,是一种极其压抑的安静,压抑到让人喘不过来气一样。

    凡川的眼泪早已流干了,从眼眶向下,泪痕混迹着血渍,像是在说明着凡川极度的伤心。

    安静了许久,凡川昏倒了过去。

    “凡川!”北语和南雅锦担忧的上前搀扶。

    而凡若也跟着照顾,只是凡若的手脚显得很笨重。

    扶着凡川的胳膊,北语试着用妖气查看了一下凡川的身体。

    “他体内没有伤痕,只是精神上的打击太大了,没事的,休息休息就好了。”北语向南雅锦解释着,同时搀扶着凡川坐在了之前元郎兽王的上座上休息。

    待照顾好了凡川之后,北语和南雅锦则左右挨着凡川,静静的陪着。凡若只好靠远处休息。

    此时的天色渐渐的暗淡了下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