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二章:解药交易
    “摊牌?交易?怎么说?”凡川认真问道。

    北语则是想了想道:“这样,我们直接跟元郎说,如果可以给解药,那么便助他一臂之力,加入战争。”

    凡川摇了摇头道:“不妥不妥,你觉得他肯给我们吗?”

    北语则坚定道:“怎么不妥?以现在的状况来看,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元郎既然能给南妹妹她们吃药丸,其实也就是为了捆住你,各取所需便是了。”

    凡川沉思了一番,想到加入南异战争,心里还是有一些不安,毕竟本觉部落的实力凡川并不了解,但仅从一处边境军营就有两位仙人驻防来看,本觉部落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带着这种疑惑,凡川再次出声问道:“语儿,那你说,我们加入战争助他一臂之力?要做到什么程度呢?我们不可能在这里死战到底吧?”

    听到凡川的疑问,只见北语却抽身拍打了一下凡川的脑袋,出声道:“你是不是傻啊?我们的目的是为了换取解药,假装参战,一旦解药到手,还管什么战争呢?”

    “可是,这不是又回到起点了吗?若是元郎不肯事先给解药呢?非要等战争结束才给呢?”凡川认真的问道。

    北语淡定的出声道:“这不是你所操心的事儿了,本觉部落已经出兵,大战一触即发,如今那几个仙人又不在,而你,现在正是元郎所需,所以,直接跟他摊牌。”

    凡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觉得北语的计划还是不妥,若是元郎执意不事先给丹药,那么真的参战了,是生是死也很难自己掌控了,何况眼下对本觉部落的了解甚少,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意外,凡川不想冒这个险。

    再次沉思了一番,凡川将双手搭在了北语的双肩上,认真的出声道:“语儿,你再想想办法,你刚刚说的是有道理,可是并没有考虑到第二种情况的出现,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元郎是觉得我们拿了解药就会离开,他坚决战前不给,咱们怎么办?杀了他?那还不是拿不到?再说,真的参战了,可本觉部落的实力我们不了解,胜败也不是我们所可掌握的。”

    这次北语也陷入了沉思,看来这的确是一件棘手的事儿,不觉间,凡川更痛恨元郎兽王,失信于人,当然,凡川并不觉得太意外,最初的绑架足以说明元郎兽王的秉性,只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凡川讨厌着这种感觉,更痛恨着这种感觉。

    这时北语忽然出声道:“对了,凡川,你用仙气可以将她们体内的那丹药逼出来吗?”

    凡川摇了摇头,无奈道:“我刚才就查看了她们体内的状况,并无异样,就算是有异样,仙气的反噬力她们也承受不了的。”

    看着凡川和北语两人无奈的神情,一旁的南雅锦走了出来,轻声道:“凡川,北姐姐,你们别费心了,那什么解药不要也罢,何况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嘛,万一元郎给的真的就是补药呢?”

    “不,不会,元郎没这么好心,这其中一定有诈,还有,解药必须拿到,毋庸置疑,雅儿,你不用再说了。”凡川回绝道。

    正在凡川等人焦头烂额之时,厢房外的巨石门却被人推开了。

    几名兽兵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凡川仙尊,快!兽王大人有请!”几名兽兵似乎是在哀求。

    凡川愣了一下,一转眼自己便成了仙尊了,真是滑稽。但看兽兵们急切的样子,凡川淡淡的问道:“怎么了?”

    几名兽兵很着急:“本觉的部队已经与我部前锋交战上了,就在北部三百里之处,兽王大人命我等请您急去军总处商量要事!”

    “哦?好啊。”凡川淡淡回答道,随后便带着北语和南雅锦等人,一同跟着兽兵前去了军总处。

    在走出厢房没多久,凡川便听到了从北方传来的若有若无的厮杀声,此时的天色有些沉闷,就好像是大战前最后的安逸一般,让人心慌,又有些悲从心来。

    待走进了军总处之后,凡川一眼便看到了此时正在来回踱步的元郎兽王,看来其此刻很烦闷。

    “兽王大人啊,请我来怎么……”

    “哎呀,凡川兄弟,你可算来了,快快快,入座!”元郎兽王招呼着凡川等人,同时挥手让石室内的其他兽兵统领都离开了石室。

    石室内只剩下了凡川等人,以及元郎兽王。

    凡川假装平静的出声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儿了?”

    元郎兽王有些着急的跺了跺脚,回应道:“哎呀,那本觉老儿不按套路出牌,竟然提前出兵来犯,实不相瞒,本王有些措手不及。”

    凡川笑了笑道:“战争嘛,难免……”

    可这时只见元郎兽王好像有心事一样,思前顾后,像是有话却不想明说一样,欲言又止,正纠结着。

    凡川淡淡的出声问道:“怎么?有什么话,兽王大人但说无妨。”

    终于,元郎似乎下定了决心一样,这才面对着凡川出声道:“凡川兄弟,之前本王做错了一件事,但是本王也只是为了我族部落生存所考虑,还望凡川兄弟别介意。”

    听到元郎这么说,凡川心头一紧,看来药丸的事果然有诈。

    但凡川依旧假装云淡风云的出声道:“但说无妨。”

    “恩,是这样,之前在您陪同先锋队伍前去勘察战局之时,本王强行给您的夫人和叔伯和妹妹喂了一颗药丸,这药丸……”元郎欲言又止,但随即再次出声道:“这药丸有毒……”

    “什么?你!你事先答应了我不动她们一根毫毛,如今竟敢这样做!非逼我动手吗?”凡川猛然站起身,假装极其愤怒的出声道,其实凡川内心本来就愤怒,这份假装只是为了更靠近拿到解药的结果。

    见凡川如此生气,元郎不禁的倒退了数步,随即便出声道:“凡川兄弟啊,本王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啊!您若想动手杀我,那很简单,只是本王也只是想帮助您的夫人她们解毒啊!”

    凡川冷笑道:“呵呵,可笑,喂了毒药再给解药?这么便宜?既然你这么说,好啊,你现在便将解药拿来,我便不会动手。”

    元郎兽王却连忙摆手道:“不不不,凡川兄弟啊,本王是依仗您的能力,为了能让您留下来助本王一次,这才使了这个拙计,您只要……肯答应助本王参与这次战争,等战争结束,本王便立即将解药给您。”

    果然如凡川所预想的一样,但凡是个正常人也会想到等战争结束才会给解药,只是凡川是万万不能同意的,毕竟其中的利弊凡川早已知晓,但是为了解药,凡川又不得不在此忍耐。

    “可笑。”凡川再次冷哼一声,继续出声道:“战争结束给我?你觉得我会同意吗?且不说之前你拿仙人来压我,就说以后你若是再次不守诚信了,我怎么办?所以,这个交易没得谈。”

    听到凡川的话,元郎兽王低头沉思了一番,随即出声道:“凡川兄弟,既然如此,那这样吧,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本王先给您两颗解药,待到本觉那老儿退兵之前,本王必将剩下的两颗解药双手奉上。”

    还没等凡川回话,元郎又接着出声道:“凡川兄弟啊,你我彼此各让这一步可以吧?还望凡川兄弟能体谅一下……”

    凡川想了想,看来眼下只能先这样了,战争之中千变万化,接下来的答案谁也不敢保证。凡川还在考虑着刚刚离去的那几位仙人,凡川自知撒了谎说敌军边境军营里有四位仙人,其实只有两位仙人,若是刚离去的元郎方那几位仙人完胜归来,那么凡川便再一次陷入被动。

    如今时间便很珍贵,凡川希望着本觉部落能拖住那几位仙人,同时也希望着本觉部落会落败,这种矛盾的心理让凡川始终感到不安,但境况如此,也只能这样了。

    凡川考虑了许久之后,便出声道:“行,我答应你,但是,剩下的两颗解药不能等到战争结束,我不想参与你们南异兽族的战争,但我可以尽力保全你们部落,待我尽到最后一丝力气之时,你便要将解药给我。”

    元郎想了想,点了点头道:“好,那一言为定。”

    凡川不得不承认元郎这一招的确狠毒。

    接着只见元郎兽王伸出了手掌,手间忽然一道黑色兽元力升起,奇幻之下,随着黑色烟雾消散,便赫然从其手掌中出现了两颗药丸。

    “凡川兄弟,你先行拿去这两颗吧!”元郎兽王将手掌伸到了凡川的眼前。

    凡川皱了皱眉道:“慢着,我怎么确定这便是解药?若是你给我的是另一种毒药呢?”

    元郎兽王愣了愣,随即又展开左手,又是一道兽元力拂过,再现一颗药丸,而元郎则是直接将其吞咽下肚,以此证明给凡川看。

    见状,凡川这才放心的从元郎手中接过解药。

    接过解药之后,凡川便立即转身走向了南雅锦等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