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八章:天衣无缝
    然而此时的凡川和北语,已经在跟着先锋队伍北进了许久。

    踏过荒原草地,趟过冰山河流,辗转反复,几个日夜,凡川早已迷失了方向,但是尽管兽骥的速度再快,凡川沿路都在设置属于自己的记号,那便是将一丝仙气注入地面之下,若是需要之时,便可以找出仙气的位置,以此寻路。

    这一动作并没有被领头的那仙人察觉,当然,从那一次试探后,凡川再也没有跟那仙人有过一次交流。

    天色逐渐暗淡了下来,那仙人再次命令队伍停了下来,说是兽骥需要整顿休息。

    凡川注意到,此时身处在一片峡谷之中,而五百名兽兵加上兽骥,已将整片峡谷围堵成了个水泄不通。

    待凡川还未跳下兽骥之时,那仙人突然一跃到半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所有人,出声道:“明日清早,便可抵达本觉部落的边境之处,切记,我们此行只为勘察战局,不为战斗,目的达到,便可回去,一切都要听从于我的命令。”

    “遵命!”众兽兵齐声回应道。

    随后那仙人便自行找了一处安静之所,开始盘腿而坐,闭上双眼修炼。而大部分兽兵更是倒头便睡起了大觉,还有个别兽兵生起了火堆,烤上一些兽肉充饥。

    兽兵也只是兽族里的凡人,并没有辟谷一说。

    见状,凡川便拉着北语也来到了一处安静之所,确认四周没有其他人之后,凡川便依附在北语的耳边,小声道:“本觉的部落已近在咫尺,我想,我可以给你说一下我的计划了。”

    北语点了点头。

    “是这样……”凡川清了清嗓子,出声道:“我想让那个仙人和这支五百兽兵的队伍彻底消失。”

    北语惊讶的瞪大了双眼,小心翼翼的出声道:“彻底消失?你在想什么?首先,你有能力打败那个仙人吗?还有,就算你有那个能力,可是他们彻底消失了之后呢?你想做什么?”

    北语的一连串疑问其实凡川早就猜到了,凡川笑了笑,慢慢解释道:“别着急,你听我慢慢说,首先呢,打败那个仙人的确是第一问题,我也想了,通过之前的试探,我再使用寻隐枪和泫滇战甲的辅助,我想是有胜算的,而且,这不是还有你呀!你我合力围攻,胜算极大,相信我。”

    “你要指望我啊?他可是仙人呀!”北语有些错愕。

    “嘘……小点声。”凡川示意道:“这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也是仙人呀,你只管相信我就好了,我只需要你来扰乱他,就足够了,并不是让你和他针锋相对,再说了,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会忍心让你受伤呢。”

    “哼,这什么鬼主意!”北语娇嗔道:“好好好,那就算我们胜了,然后呢?”

    “然后?你是说那些兽兵?切,那些兽兵根本不值得一提,让他们彻底消失,真的不费吹灰之力。”凡川自信道。

    北语却摇了摇头道:“不,我是说他们彻底消失了之后呢?”

    “恩,接下来就有点赌运气了……”凡川沉思了一会儿,接着出声道:“我这样想的,让他们彻底消失之后,你我便立即回到元郎部落,当然,路线我都记着呢!等我们回去之后,尽量装作很慌乱,就骗元郎说,说本觉部落已经出兵了,而且杀了先锋队伍,包括那个仙人。”

    “恩,那再然后呢?”

    “再然后……不管元郎信与不信,那个仙人和他的先锋队伍是没有了,他自然会慌张的调集兵力准备迎战,而剩下的那五个仙人肯定会参战,且作为元郎的王牌参战,等到那时候,我们就可以趁战乱带着雅儿她们离开了。”凡川信誓旦旦道。

    北语沉思了一会儿,疑惑道:“你是在想要争取主动权?”

    “对!”凡川干脆的点头。

    可接着只见北语却用力的摇头道:“不可,你这计划中有着很多矛盾。”

    “恩?矛盾?你说来听听。”凡川不解道。

    北语想了想,出声道:“你想啊,咱们暂且不说本觉部落到底有没有出兵,但当时的境况之下,元郎只会更加的看管住你,因为先锋队伍里只有你我两人回来了,自然需要从我们这里知道更多的战局情况,还有,若是本觉部落没有出兵,且元郎知道了真实情况,那么,事件的趋势只会往更糟糕的方向发展,说不定南妹妹她们……”

    这一次换凡川陷入了沉思,北语说的不无道理,凡川之前也没有仔细的去深究过,急于求成看来终究是不行的,这其中的每一处破绽都可能是致命的,凡川瞬间有些懊恼和烦闷。

    看到凡川这样略显自责的样子,一旁的北语轻轻的趴在了凡川的肩头上,依附在凡川的耳边,轻声道:“你先别着急,你这个趁战乱逃离的想法是好的,我们只需要从中确保那些细节的天衣无缝,便可以实施。”

    这一刻,久经沙场的北语的才能,全然盖过了涉世还不算太深的凡川。

    凡川平复了一下心情,带着学习的态度,紧盯着北语,轻声道:“语儿,那你说,我们该怎样缝合这些细节呢?”

    北语笑了笑,抽开身,拍了拍凡川的脸颊,笑道:“怎么?这就萎靡了?”

    “不是不是,我只是没有想到这另一种情况的发生,我本以为……”

    “行了,我明白,你让我想一想……”北语打断了凡川的话,开始闭上双眼思考了起来。

    凡川见状,也闭上了双眼,从脑海中再一次将计划的每一步重新滤过,仔细的考究着每一个小小的细节。

    两人仅仅闭眼了片刻,便突然同时睁开了双眼,且带着兴奋的表情,齐声道:“出兵!”

    “对,你也想到了?只要本觉部落出兵,这个计划便可实施。”北语兴奋道。

    凡川同样兴奋的点了点头,出声道:“是的,而且,如果本觉能越快的出兵,效果就会越好,你说呢?”

    “嘿,可以嘛,脑子比刚刚清醒多了。”北语笑道,随而接着出声道:“而且,有了本觉出兵的这个前提之下,我们也不用将这支先锋队伍消失,带他们回去,更能打消元郎的疑心,只是……”

    “只是什么?”凡川急切的追问道。

    北语皱眉道:“只是那个仙人,你想啊,为了做到让本觉出兵这个前提,我们就需要和本觉的部队交锋,然而却不能恋战,为的只是发动战争,可刚刚那个仙人说不能发起战斗,只是勘察,所以……”

    “那好办,让他彻底消失不就得了?”凡川说道。

    北语沉思了一番,点了点头,出声道:“恩,也只能让他消失,只是,我们需要在隐蔽的地方动手,不能让这些先锋队伍里的兽兵知道,这个难度有点大,如果……”

    “如果什么?”凡川再次追问道。

    北语看着凡川,出声道:“如果……如果能借对方之手让其消失,那是最好不过了,只是,如今我们并不知本觉部落里的情况,不知本觉部落里有没有可以匹敌那个仙人的对手。”

    北语又沉思了一番,接着出声道:“而且,这里又出现了两种情况,如果本觉部落里也有仙人,且可以杀了那个仙人的话,那么我们的撤退想必也是困难重重,搞不好恋不恋战都不是我们能主宰的了,那第二种情况就是,如果本觉部落里没有仙人,当然,这个可能性会比较小,没有仙人的话,我们只能自己动手了。”

    凡川摇了摇头,出声道:“第二种情况应该不会发生,元郎部落里有六位仙人,却先要派遣先锋队伍勘察,这说明什么?这便说明本觉部落里的实力不容小觑,那么也就是说,本觉部落里,也很有可能会存在仙人,且实力可能大过于元郎部落。”

    “恩,你这个分析是对的,所以说,我们眼下主要任务便是发动战争了,只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也并不简单,且不说本觉会不会怀疑这次发动战争的动机,就单单我们前去挑衅交锋这一点,就是危险重重了。”北语冷静分析道。

    凡川点了点头,出声道:“恩,事在人为嘛,本来元郎和本觉的大战之期已不远矣,我们只是需要做到加速其进程罢了,从而掌握主动权,脱离这里。”

    北语想了想,点了点头出声道:“恩,如此只能这样了,你也别太着急了,你目前对元郎来说还是有用的,所以你不用太担心南妹妹她们的人身安全。”

    听到北语这番话,凡川将北语的一双小手紧紧握住,深情道:“语儿,谢谢你,谢谢你陪我冒险,谢谢你在我每个关头之前陪在我身边。”

    北语笑了笑,回应道:“不是让你别跟我说谢谢了?难道忘了?别这么深情了,我懂你,所以,我愿意。”

    “恩……”凡川深深的点了一下头。

    北语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出声道:“好了,我们也休息一下吧,待天亮之时,我们随机应变就好了,不能保证完美无缺,但尽量做到尽心尽力。”

    “恩,听你的,尽心尽力。”凡川笑了笑,同时内心始终感激着北语,这是一种深爱中的感激,一种不可离去的感激……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