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七章:寻机试探
    “自己需要就自己去取。”那仙人说了一句,便转身离开了。

    凡川在心里咒骂了其很多遍之后,这才肯带着北语前去挑选兽骥。

    对于兽骥,凡川又不了解,只好就近的选了两只,自己一只,北语一只,很轻松的便跳将了上去。

    起初兽骥还有些烈性的挣扎,但被凡川狠狠的拍了几下之后,便老实巴交了,那接下来就是等着那仙人指路了。

    没一会儿,那仙人骑着一只全身红色毛发的兽骥奔来,随后便对着众兽兵开始传呼道:“大家速度整理一下,即刻启程。”

    凡川没忍住,便瞪了瞪脚下的兽骥,向着那仙人靠近而去,接着凡川便故意高喊出声道:“喂,仙尊大爷,咱们往哪里去呀?就靠骑这么个玩意儿,得走到啥时候啊?”

    “闭嘴!”没想到那仙人先是对着凡川厉喝一声,随即又出声道:“我说过了,一切听我的安排,别再问东问西!”

    “可我以前的师尊教导我要不懂便问嘛!”凡川不依不饶道。

    “你!……”那仙人终于被凡川问得头都大了。

    只见那仙人用力的摇了摇头,随后紧盯着凡川出声道:“这是我最后一次回答你,听着,我们现在需要一直北进,直至靠近本觉部落的边境线,这兽骥可日行万里!好了,回答完了,如果你再敢问我,我保证,我连元郎兽王的面子也不给,也会杀了你!”

    “得得得,算你厉害,我以后不问了行吧?对了,仙尊大爷啊,您的名讳是什么呀?可否告知?”凡川假装一副天真无辜的样子,继续发问。

    果然,在凡川这一句问话还未落地,只见那仙人突然抽身而飞,从兽骥的身上跃起,停靠在半空中,双手间瞬间汇聚起了仙气,随之便很锋利的击向了凡川。

    “唰”的一声破空声响起,地面上的杂草被仙气覆盖的浑身颤抖。

    看到对方终于忍不住出手,凡川的嘴角不觉间升起了一丝丝旁人难以察觉的笑意。

    是的,凡川一而二再而三的挑衅那仙人,实则便是想逼到对方率先出手,这样凡川便可以知道对方的修为境界,究竟几斤几两了,知道对方的修为境界,那么以后做事便可以事半功倍。

    而凡川又不能率先出手,或者故意惹事,所以只能以此方法来让自己的心里对以后的事有个大概的判断。

    但对于那仙人会不会真的不顾元郎兽王的命令而解决了凡川,其实凡川自己也没有太大的把握,但是凡川有着自己的计策。

    于是在凡川闪身躲过了那仙人的一击,眼看着刚刚身下的兽骥被仙气撕裂了之后,凡川便双手合十对着半空中的那仙人施礼,同时带着哭腔大喊道:“仙尊大爷饶命啊!我再也不敢了!我保证以后在您面前一句话也不说,全听您的!”

    “哼,就你这样也配做仙人?最好记住你的话,没有下一次了。”那仙人缓慢的从半空中落下,再次骑乘到了那只红色毛发的兽骥背上。

    凡川这一招果然应效了,不过凡川自己内心也知道,那仙人刚刚那一击明显手下留情了,看来还是元郎兽王的命令在将其压制。不过凡川又纳闷了起来,元郎兽王到底有什么手段可以将仙人为其所用,且这么尽心尽力。

    但终究这一击让凡川获取了自己想要知道的答案,那便是眼前的这位仙人的修为境界并不算高,尽管刚刚其手下留情,但是凡川从其出手那一刻,便早已注意到了其修为的区别。

    但凡川终究并没有见过修为境界过高的仙人,除了之前的齐亢还行,而那有过一面之缘的征牢,凡川觉得并不是压力,而最重要的是,此刻凡川内心最真实的感受是,眼前这位仙人的修为境界和之前有过一面之缘的征牢的修为境界,应该是相差不多。

    于是凡川便得出了自己所谓的答案,若是拼上自己的两件仙器为辅,那么谁生谁死,还真的不一定。

    有了大概的判断之后,凡川的心绪也显得较为轻松了起来。

    “语儿,稍等我一下啊,我再找一只兽骥。”凡川对着一旁此刻表情还有些担忧的北语出声道。

    “你……快点。”北语催促道。

    看来北语并没有理解到凡川的心思。

    凡川也不急着解释,于是便再次随便找了一只兽骥,骑乘上去,陪在北语的身旁,便跟着那仙人开始北进了。

    此时凡川的内心,开始冒出了一个危险的计划,一个可以掌握主动权的计划。

    “凡川,你刚刚是干嘛啊?你知不知道,你让我担心死了。”北语见两旁没有别人了,便开始指责起了凡川。

    凡川笑了笑,伸手摸了一下北语的小脑袋,笑道:“天机不可泄露。”

    “你!是不是想挨打!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北语咬着牙齿出声道。

    “哈哈,好好好,不开玩笑了。”凡川笑了笑,随即向着四周瞄了一眼,确定没有他人耳朵之后,凡川又继续出声道:“我是在测试他的修为境界。”

    听到凡川的话,北语陷入了五秒的沉思,随后又皱着眉头出声道:“那你测试出了结果了吗?”

    凡川点了点头,回应道:“**不离十吧,最起码我还没有一种压迫感。”

    “那……也就是说,你会选择某个时间地点,然后……咔嚓?”北语端正手掌在自己脖颈处划了一下示意道。

    凡川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出声道:“恩,这个需要极其缜密的布局,稍有不测,雅儿她们……”

    “我了解,所以说,你有了这个想法了是吗?”北语追问道。

    “是的,你不是会读心术嘛,你读我心不就好了。”凡川笑道。

    “本妖主才懒得读你心,你哪里有心,你的心全放在女人身上了!”北语突然撅起了嘴。

    凡川会心的笑了笑,出声安抚道:“好啦,我的妖主夫人,等我有了完整的布局之后,再慢慢跟你说。”

    “恩,你……刚刚喊我什么?”北语瞪大了眼睛。

    “妖主夫人啊!难道你不是妖主吗?”

    “不是妖主这个称呼……”

    “噢,是夫人,我的夫人。”

    “谁是你夫人,你我又没拜堂成亲,我还不能算是你夫人。”

    “可是你跟我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了嘛,自然是我的夫人!”

    “你这是哪里来的歪理邪说,我……我那是为了救你,才不得已而为之的好不好!”

    “好好好,我知道啦,那等我们从这里离开了之后,我们就第一时间拜堂成亲,好吗?”凡川带着满怀期望的眼神出声道。

    北语却害羞的低下了头,只是小声回应道:“你可是答应我了……”

    “嗯,我答应你。”

    凡川和北语就这样有说有笑的北进着,却不知此时在元郎兽王的部落里,南雅锦等人正遭受着不一样的对待。

    还是在那一间厢房里,南雅锦和樱白以及疯老和凡若四人正在讨论着什么,厢房的巨石门却被突然推开,只见元郎兽王带着两名兽兵统领走了进来。

    “各位休息的怎么样呀?”元郎兽王笑道。

    南雅锦等人立即有了防范意识,皆都站起了身。

    只见疯老将三个女人推搡到了自己的身后,自己率先站出来,对着元郎兽王出声道:“怎么了?请问,有什么事吗?”

    元郎兽王摆了摆手,笑道:“也没什么事儿。”说话间,只见其从怀中掏出来了四粒黝黑的药丸,接着出声道:“这里有四粒补药,你们每人各服一粒吧。”

    疯老皱了皱眉,生怕其中有诈,便出声回绝道:“补药就算了,老夫就代她们先行谢过了,我们不需要。”

    这回换元郎兽王皱眉了:“不需要?怎么会呢?本王的赏赐岂是你们可以拒绝的?”

    “我们不需要……”

    “哈哈,好,既然如此,那么……”元郎兽王转身看了看身旁的两位兽兵统领,示意道:“去吧。”

    接着只见两名兽兵统领恭敬的点了点头,从元郎兽王的手中接过了药丸,随即双手间开始汇聚纯黑色的兽元力,然后便向着疯老等人走了过来。

    “你们想干什么?快住手!我们是不可能服下的!”疯老张开了双手护着身后的三个女人。

    且与此同时,南雅锦和樱白更是抽出了真气,试图阻拦。

    但效果微乎其微,那两名兽兵统领依旧带着强大的气场和压力,踏步而来。

    疯老似乎着急了起来,顺势抬起双手击出了一道纯厚的真气,可是当真气的青芒在遇到黑色的兽元力之时,却被兽元力给完全的吞噬了,完全没有丝毫影响到兽兵统领的前进步伐。

    疯老急忙大喊道:“你们答应了凡川,不能对我们怎样!”

    听到了疯老的喊声,元郎兽王却大笑道:“是啊,本王是答应了他不动你们一根毫毛,但本王现在是在赏赐给你们补药,这是赐福呀,怎么会对你们怎么样呢?”

    “你……失信于人!”疯老再次大喊道。

    “哎呀,本王怎么会失信于人呢?你这怪老头,怎么这点道理都不懂?”元郎兽王回应着,同时再次叮嘱那两名兽兵统领加快。

    “遵命!”

    两名兽兵统领已经将疯老等人控制了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