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五章:爱之满溢
    四个人两张床,的确有些尴尬。

    南雅锦缓慢的站出了身,轻声道:“要不这样,你们休息吧,我不用了,我盘腿而坐,闭目修炼就好了。”

    一旁的樱白也跳了出来,举着手出声道:“是呀,我也可以像南姐姐这样……”

    “不行!”凡川一声厉喝,随而接着出声道:“这地面潮气很重,你们不能接触地面,全都去石床上休息。”

    见气氛有些尴尬,最懂人心的北语立即跳了出来,上前便拉住了南雅锦的小手,然后在南雅锦的耳边小声嘟囔了几句,随后只见北语和南雅锦两个人像是密谋了什么一样,笑的花枝乱颤。

    “你俩说……”

    “你别管我俩说啥了,这样吧,我来安排,我和南妹妹睡一张石床,你和小白妹妹睡一张石床,小白妹妹最小,你可要照顾好她!”北语打断了试图说话的凡川,接着便转身带着南雅锦走向了一张石床,且挪动着屏风挡住了石床的视线。

    仅仅一瞬间,屏风之外就只留下了凡川和一脸羞涩的樱白。

    凡川看了看樱白,又看了看唯剩的一张石床,不知觉间,也有些害羞了起来。心跳也开始急剧加快。

    “小白,我们……”

    “恩……”樱白害羞的转过了身。

    凡川深呼吸着,平复着跳动的心,缓慢的走近了樱白的身后,接着便从樱白的背后伸出了双手,抱住了樱白。

    那一瞬间,凡川感觉到了樱白的身子猛然间的一阵颤动,凡川也是有些不知所措,于是便将脸颊轻轻的搭在了樱白的香肩上。

    感受着樱白身上独有的香味,同时感受着彼此的心跳,凡川这一刻脑中只剩下了一个想法,那便是好好的疼爱樱白。

    “小白,我们休息吧……”凡川亲昵的出声道。

    “恩……”樱白害羞的点了点头。

    得到了樱白的同意,凡川便缓慢的将樱白转过来身,而樱白则是低着头藏进了凡川的怀里,不说话。

    见状,凡川便在樱白的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接着牵住了樱白的小手,向着石床缓慢的走去。

    “小白,你先上去休息,我去把屏风挪一下。”凡川温柔道。

    “恩……”樱白害羞的躺在了石床上,背对着凡川。

    凡川则是马不停蹄的挪动屏风,迅速的将石床的围挡做好,随后凡川也轻轻的躺在了石床之上。

    凡川感受着激烈的心跳,闻着樱白身上独有的香味,一瞬间忘乎所以。

    随即凡川又轻轻的将樱白的身子转了过来,看着闭着双眼呈娇羞状的樱白,凡川这一刻男性的荷尔蒙空前迸发,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凡川便将樱白一把揽进了自己的怀中,将自己的左臂枕在了樱白的脖颈下,感受着樱白身上传来的敏感,以及对爱情升华的一种期望。

    “小白,你好美……”凡川看着怀中的樱白,温柔道。

    “恩……”樱白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话。

    凡川笑了笑,继续出声道:“等咱们从这里离开了,你想去哪里玩,我都陪着你,好不好?”

    “好……”樱白依旧很是害羞。

    见状,凡川一把将樱白的小脑袋抬起,嘴巴前倾,立即吻在了樱白的诱唇上,同时凡川一头白色的长发披散了下来,将凡川和樱白两人的脑袋都给围了起来。

    被强行吻住的一瞬间,樱白的身子只是微微一颤,随即便不再动了,任凭凡川如何亲吻,樱白只发出了诱人的娇喘声。

    可能是内心的*十分旺盛,需要及时的压制,于是凡川在亲吻了一会儿之后,便缓慢的离开樱白的诱唇,平躺在了石床上,深深呼吸了一口。

    而此时的樱白则是满脸通红,娇羞状淋漓尽致。

    “凡川……”樱白小声喊道,随即缓慢的爬在了凡川的身上,将嘴巴贴在了凡川的耳边,继续小声道:“你……你要了我吧。”

    听到樱白的这番话,是换做了凡川的身子猛然间一颤,但凡川此刻的内心却是无比汹涌的,于是只见凡川伸出双手,揽住了樱白的细腰,同样贴在樱白的耳边,大喘气的出声道:“怎么要?”

    凡川这是故意在挑逗樱白,结果惹的樱白一个娇嗔,然后在凡川的腰间狠狠的掐了一下。

    “哎呦……”

    凡川疼的*了一声,可就在凡川的*声还未落,樱白的诱唇却主动吻上了凡川的嘴唇。

    而且此时樱白的双手还在不停的帮凡川宽衣解带。

    凡川享受着,激动着,并幸福着。

    既然是自己的女人,何必需要这些无用的遮掩呢,凡川偷偷的在心里乐出了声,随后便也学着樱白的样子,轻轻的拉开了樱白腰间的长裙系带。

    这是凡川第二次将要和自己的女人发生关系,第一次给了北语,第二次准备给了樱白,凡川很乐意,同时更感动樱白的付出,这样的女人,已经根深在了凡川的心底。

    由于石床四下里有屏风相隔,且凡川还特意的使用仙气做了一套屏障,石床之外是听不到任何声音的,**的安全可以保证。

    这是凡川第一次见到樱白的**,滑嫩的肌肤极其的雪白,让人仅需一眼便可以沉醉于此。

    这一次,凡川享受到了什么叫人间仙境,什么叫共浴爱河。凡川感激着樱白,同时更深深的爱着樱白。

    凡川不曾想过会在这兵荒马乱的南异星球,不曾想过会在这里遇到樱白,更不曾想过会在这里,得到了樱白的身体。

    有一瞬间,凡川甚至还有些感谢兽兵送来的酒。

    一夜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凡川这一次真的是睡着了,甚至进入了梦想,对于之前长久的奔波而言,此刻凡川终于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温馨。

    等凡川再睁开眼之时,外面的天色早已亮了,通过厢房石壁上的缝隙,还有缕缕阳光照射过来。

    “小白……”凡川呢喃出声,却在石床上没有见到樱白的身影。

    但是凡川相信昨晚的事情是真实的发生了,肯定不是一场梦,于是凡川便穿好衣服起身,刚巧就看到了樱白正在挪动屏风,似乎想要离开石床,但由于屏风之下还有凡川使用仙气做的屏障,这才导致樱白没办法离开。

    看到樱白气的跺脚的样子,凡川笑了笑,随即一个闪身来到了樱白的身后,伸出双手便抱住了樱白。

    “哎呀,你吓死我了!”樱白试图挣脱凡川的拥抱,但无论如何,却也动弹不了。

    凡川将嘴巴放在樱白的耳边,笑嘻嘻道:“怎么了?睡了你的男人,就想逃跑啊?”

    “哎呀,你讨厌!”樱白挣扎了一下身子。

    “好了好了,不闹了,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昨晚用仙气隔离了这儿……”凡川笑道。

    “哼!你……你欺负我。”樱白娇嗔道。

    “哎呀呀,怎么算是我欺负你了?是你欺负我吧!”凡川继续笑道。

    “你还说……”樱白转过来身就想掐凡川。

    “好了,不闹了!”凡川假装正经起来。

    随即抽离了仙气屏障,而此时那几面屏风之外,正站立着两个偷看的女人,正是北语和南雅锦。

    待凡川和樱白两人见到北语和南雅锦之后,就已经看到了北语和南雅锦两人脸上的坏笑。

    “哼!你们两个……”樱白跺着脚跑到了北语和南雅锦的身后,低着头害羞了起来。

    而北语却对着凡川仰了仰头示意道:“凡川,以后可要对我家小白妹子好一些咯!”

    “那是自然,不仅是小白,还有你和雅儿,都是我的心头肉。”凡川嬉笑道。

    “哎呦,小嘴这么甜呢!”北语架着手臂笑道。

    “这是肯定的。”凡川坚定道。

    “好好好,你说什么我们都信。”

    “对了,疯老前辈和凡若呢?”凡川忽然想起来了这间厢房里,还有两个人。

    北语愣了一下,随即出声道:“噢,他们已经去了军总处,是元郎派人来请的,本来是要我们都去的,但是你这家伙布了仙阵,我和南妹妹只好在这等你们,他们俩人就先去了。”

    “噢,是这样……”凡川沉思了起来:“那他们有没有说是要去干嘛?”

    北语摇了摇头,回应道:“没有,但元郎又派人来说不让打扰你,让你好好休息,看来并不是什么着急的事儿。”

    凡川点了点头,继续沉思了一会儿,出声道:“此地不宜久留,还是尽快离开为好,走吧,我们一同前去,看看所为何事。”

    “恩,好。”

    接着凡川便带着北语,南雅锦和樱白三人一同走出了厢房。

    来到了厢房的巨石门处,果然,那两位仙人还在,生怕凡川会逃跑。

    “哟,两位仙尊还在啊?我们现在出去是元郎兽王请的,你们总不能还要拦着吧?”凡川假装笑道。

    两位仙人却不理会凡川,径直的向着军总处走去。

    “次奥,看不起我啊!”凡川怒道。

    北语在一旁拍了拍凡川的肩膀,笑道:“你别刺激他们了,他们要是看不起你,早就破了你的仙阵,还能让你睡这么久。”

    “呃,那倒也是,不过,这不是元郎请我们呢嘛!”凡川争辩道。

    “那不是因为元郎需要你做事嘛!不然……”

    “好了,凡川,北姐姐,你们两个别说了,咱们还是快些走吧,看看疯老和凡若在不在那里呢。”一旁的南雅锦出来制止了争辩。

    这时,不远处便跑来了两名兽兵,待跑到凡川近前,出声道:“兽王大人有请。”……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