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零一章:元郎兽王
    话音里带着深厚的兽元力,大有震慑之意。不过对于凡川而言还好,毕竟此时的凡川已是仙体,对于兽元力乃是不痛不痒,可凡川身旁的北语则显得有些吃力了,身体禁不住的倒退数步。

    凡川见状,立即拉住了北语的手,且紧紧的握住,不再松开。

    “是我。”

    凡川象征性的回应了一句,随即牵着北语便走进了巨石门内。

    刚入巨石门,凡川警觉性极高,生怕有暗算,每一步都走的格外小心,然而此时的军总处内也是异常的安静。

    凡川定睛环顾了一下四周,一共有四排重石雕刻成的独座,由巨石门前,呈一字型排开,直至排到石室内的深处中心,而石室内的深处中心则有一座由三块重石垒起,且雕刻花纹的独座,可以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的四排独座。

    凡川大概的算了一下,整个石室内,足足有六十座独座,算上深处中心的那一座,则是六十一座,而此时,只有不到二十座独座上坐着人,其他独座都是空着的。

    借着石壁上的火光,凡川看清楚了这不到二十人的面相以及身份,除了坐在深处中央三层独座上像似兽王的除外,还有十几位像是兽族的统帅级别,不过最让凡川惊讶的是,在三层独座的两侧,竟安然的坐着四位仙人。

    没有给凡川可以准确查看周围情况的时间,只听从那三层独座再次传来一声喊话。

    “凡川,欢迎你来到本王的兽真城。”

    果然,三层独座上的人,便是南异星球独霸一方,兽真城的主人,元郎兽王。也是让凡川吃尽了苦头的元郎兽王。

    确定了四周没有什么致命的埋伏之后,凡川这才淡淡的出声回道:“噢,你就是元郎兽王?久闻不如一见。”

    可就在凡川的话音刚落,坐在中间的一位兽人统领突然站起身,伸手指着凡川怒喝道:“放肆!兽王大人的名讳岂是你想叫就叫的?”

    凡川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喝搞得晕头转向,于是依旧淡淡的回应道:“不是你们元郎兽王请我来的吗?怎么?不欢迎?”

    凡川的语气虽是不温不火,可凡川内心的焦躁和期待只有凡川自己知道。

    话音落,只见元郎兽王立即站起身,先是对着那兽人统领厉喝道:“谁让你说话的?坐下!”随即,元郎兽王便从三层独座走了下来,向着凡川缓慢的走了过来。

    直至走近了凡川的身边,凡川这才看清楚了元郎兽王的模样。

    身材高大威猛,比凡川之前见过的几名统帅还要厚实,且身着一张完整的兽皮,腰身间还佩戴着一把锋利的剑,双肩和双膝上则有厚厚的一块骨制品作御物,给人一种霸气凛然的直面感觉。

    值得一提的是,元郎兽王的头颅则和凡川之前见过的虎头统帅一样,拥有一颗虎头,只是凡川之前见过的统帅是黑虎头,而元郎兽王的虎头却是白色,且在渗人的白色虎头之上,还戴着一顶不太合适的头盔。

    走到了凡川身前的元郎兽王,先是仔细打量了一番凡川,接着出声道:“凡川,本王找你找的好苦呀。”

    “呵呵……”凡川冷笑了一声,本想出言讽刺,可如今还没有见到宛灵的身影,且在不远处就有四位仙人,凡川只好收敛着,继而出声道:“元郎兽王……大人,我已经来了,现在能让我见见我的女人了吗?”

    “哈哈哈,凡川兄弟何故这么着急?不妨先与本王畅饮几杯?”元郎兽王大笑道。

    凡川搔之以鼻,苦笑道:“兽王大人真是抬举我凡川了,你觉得我现在有心情饮酒吗?”

    元郎兽王楞了一下,继而又笑道:“哈哈,是是是,是本王愚钝了!”接着只见元郎兽王的眉间皱了一下,接着出声道:“那不知凡川兄弟是想先见你的哪位夫人呢?还是说,想先见你的叔……伯?”

    “什么?哪……位?叔伯?”凡川不知所以,惯性的疑惑道。

    凡川的疑惑也让元郎兽王跟着疑惑了一下,但随即只见元郎兽王便恢复正常,继续出声道:“是呀,本王这里有你两位夫人,一位……堂妹?恩,还有一位叔伯。”

    “两个女人?堂妹?叔伯?不是灵儿吗?”凡川在心里默念道,但怎么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可凡川的心跳却急剧加快,凡川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总觉得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

    终于,这种极其不好的预感被验证了。

    就在凡川还在苦思冥想的时候,只见元郎兽王对着不远处的仙人举起双手示意拍了拍,随后只见四位仙人中的两位仙人便站起了身,转身走进了内阁,不一会儿,两位仙人的身后便走出来了三个女人,和一个老头。

    凡川定睛一看,吓得差点没有跳起来,且心跳已经达到了一个巅峰,十分着急和十分疑惑下,还要强装镇定,凡川这一刻犹如心如刀绞。

    因为在两位仙人身后走出来的,竟然是刚阔别没有多久的疯老,南雅锦,樱白,以及凡若。

    这个戏剧性的转变,让凡川根本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且就算有心理准备,凡川也无论如何没有办法接受,原本好好待在东固星球祈神大陆神源门里的人,怎么就会突然出现在了遥远的南异星球,任凡川如何联想,也找不到一条合理的解释。

    此刻的凡川内心已经完全崩溃,有着诸多的疑问,有着诸多的担忧。本来宛灵的线索就很渺茫,现在倒好,又牵扯进来了几位自己的心上人。凡川一时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强压着内心火急火燎的暴动,凡川依旧强装淡定的出声道:“兽王大人,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可凡川的问话还没来得及等到元郎兽王的回答,只见南雅锦一行人便接近了凡川,且看到了凡川的身影。

    一时间,整个石室内,充斥着南雅锦等人的话音。

    “小凡川,你怎么在这里?老头子我没能保全你的女人和妹妹,我……我……”此刻疯老慌张的样子和平时截然不同。

    可还没等疯老说完,南雅锦的声音便响起:“凡川,我们是来找你的,可是……可是……”这个自信的女人,此刻竟也有了片刻的语塞。

    然而樱白和凡若就不同了,只见两个人蹦跳着想要更接近凡川,却被两位仙人给阻拦了下来。

    “凡川,是他们这帮兽人先动手的,他们抓了我们来要挟你!你千万不要上当啊!”樱白时时刻刻还在为凡川担忧考虑着。

    而凡若更是与平时完全两个样子了:“凡川……哥哥,我爹爹让我们离开神源门,来这个什么南异星球找你,可我们……你快救救我……们。”

    听到几人的话,凡川是听在耳中,痛在心里,就到了此刻,凡川仍然还是不敢相信,怎么好端端的几个人,转眼就被抓到了南异星球,而且是敌对的元郎部落。

    这让凡川之前精心计划的一切全都泡汤了,凡川本来以为元郎兽王的筹码是宛灵,可如今却是四个人,那宛灵在哪里?凡川此刻也没有这个能力再去分心思了,只能先解救了南雅锦她们再说了。

    凡川的着急和恐慌尽收在了一旁北语的眼底,北语深切的了解凡川,于是只见北语先是晃动了一下凡川握着的自己的手,随即又将另一只手搭在了凡川的手上,示意凡川不要冲动,要冷静。

    凡川自然知道北语的示意,于是便看着北语苦笑了一番,接着转身看向了元郎兽王,出声道:“兽王大人,你还没有回答我,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过分?哈哈,凡川兄弟,你这话就言重了吧,本王乃是看他们,噢不对,本王乃是看你的夫人,妹妹,叔伯他们初来南异不熟悉,所以本王这是在帮助他们,先替凡川兄弟你款待一下他们呀!”

    “放屁!”凡川终于忍不住了,抬手直指元郎兽王的鼻子,怒吼道。且同时,周身的仙气开始不规律的汇聚起来。

    可就在此刻,不远处一直还在坐着的另两位仙人突然站起了身,而站在南雅锦等人身前的两位仙人则是径步向着凡川走了过来。

    见状,凡川生气的咬牙切齿,可凡川深知自己根本不是仙人的对手,且不说自己根本不熟悉仙术以及仙法,而且眼前站着的是四位仙人,那更不用说了。而之前遇到的征牢仙人,则是被自己的仙器给震慑了,论实力斗争,凡川也没有把握。

    见四位仙人正怒视着自己,而北语还在不停的拉着自己的手,且最重要的是南雅锦她们还在对手的掌握之内,凡川只好将伸出的手指收了回来,生生的咽下了这口恶气。

    而此时的元郎兽王却依旧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的一样,依旧心平气和的出声道:“凡川兄弟,干嘛这么着急嘛!有什么事情,咱们慢慢谈呀!本王又不是心胸狭隘之人,你说对不对?”

    “呵呵……”凡川冷哼了一声,假装云淡风轻的出声道:“好啊,你说吧,怎么谈?或者说,你需要我做什么你才肯放了她们?大家都是男人,痛快点!”

    “啪啪啪啪……”

    元郎兽王鼓起了掌,以一种虚假的赞赏的口吻出声道:“好好!本王佩服这句男人!那好,本王也就有话直说了,凡川兄弟,你若能助本王一统南异,你说的那些事,根本不算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