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章:重石军营
    凡川看了看,随即出声道:“直说吧,我的女人呢?我要先见到她!”

    虎头统帅笑了笑,出声回应道:“你把本帅当傻子吗?你还没有见到我们兽王大人,就想见那女人?先省省吧。”

    对于虎头统领的回答,凡川心里早已猜到,只是随意一问而已,既然如此,凡川也只好暂且让自己冷静。

    “行,别磨叽了,带路吧。”凡川假装笑了笑。

    其实此刻凡川的内心几乎早已翻江倒海,宛灵消失了那么久,一点音信都没有,如今得知被抓到这遥远的南异星球,凡川有着太多的疑问,同时也对宛灵有着太多的思念和心疼。

    一时间,各种思绪涌上心头,凡川脑海里开始快速的回忆着夜月门的一切,以及关于宛灵的一切。

    还有一种不可言喻的激动,凡川虽知这元郎兽王让自己来兽真城肯定没有什么好事,但只要是关于宛灵的线索,即使刀山火海,凡川也在所不辞,这是一种对当初淮臣的承诺,也是凡川对自己和宛灵的一个交代。

    在临进城门之时,北语自然的挽住了凡川的胳膊,像是在示意凡川不要太激动,要时刻保持冷静。

    凡川领会到了北语的意思,心里越发的佩服这个女人,善解人意。

    “没事,我没事,我能沉住气。”凡川看着北语笑道。

    北语摇了摇头,出声道:“你有没有事只有你自己的内心知道。”说完,北语还鬼魅的微笑了起来。

    凡川苦笑了一番,心想着这女人又对自己使用读心术。

    可凡川不知,北语根本没有使用读心术,而是从凡川的一举一动早已看穿一切,这便是久伴成深知了吧。

    绕过了巨石垒起的城墙之壁,在狮头和虎头统帅的带领下,凡川见识到了一个新的国度,与此之前截然不同,种族部落以及风俗人情都象征着这个立于南异的强大种族,势必有着其存在的道理。

    城内的一片繁荣也是出乎了凡川的意料,依次而建的石室长相参差不齐,有的甚至自带窗户般的缝隙,各种野兽的皮料以及骨制品在街面上贩售,一片繁荣祥和,完全没有战争前的恐慌,这一点倒是让凡川有些好奇。

    而且那些兽族里的老人和孩子的脸上也都呈现着安详和天真的笑容,这让凡川对待兽族部落只有蛮力的看法,稍稍有了一些改观。

    可等这个改观还未深入之时,一段路程的出现,让凡川的这个改观又暂时停留在了蛮力的边缘。

    这段路程则是走出了刚刚那片热闹繁荣,仅仅只有数千米,眼前突兀的出现了原始山石,四周一片空旷,只有时不时若隐若现的兽族军旗在不知名的方向招摇。

    凡川有些好奇,于是便看向了北语,可北语同样好奇的耸了耸肩,表示也不知情。

    而此时一旁的虎头统帅似乎看出了凡川和北语的好奇,便用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口气出声道:“刚刚咱们走过的是闲市,是供那些老人和孩子,以及曾经战斗过,现在退役的兽兵生活的地方,年轻气壮的自然是要进军处,听从兽王大人的调遣!”

    凡川假装不以为然道:“噢,想不到你们还有点良心。”

    “哼,别废话,过了这段禁区,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招!”虎头统帅微怒道。

    “好好好,我的女人在你们手里,我能耍什么花招?”凡川无奈道。

    虎头统帅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应道:“你知道就好!”

    正寻思着虎头统帅所说的禁区为何,不一会儿,一块插在地底之下的重石便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重石上面用着凌乱的字体浮雕着八个字“军处禁地,擅闯着死。”

    果然,还未等凡川一行人靠近,从重石后方就跑出来了四名兽兵把守,奇怪的是,四名把守在自己的地盘里,竟然还戴着面具,这面具凡川太熟了,当初在孤真派就亲眼目睹过。

    只见四名戴着面具的兽兵把守一句话也不说,直接对着虎头统领伸手,像是在索取什么。而虎头统帅也习以为常,干净利落的从怀中掏出了一块令牌递了过去。

    兽兵把守看了一眼令牌,只是淡淡的躬身施礼一番,随后就再次闪身回到了重石之后。

    虎头统领向着身后的几十名随从挥了挥手,那几十名随从便四下散开,站在了原地,不再继续跟着前行了。唯剩下了狮头统帅和虎头统帅带着凡川和北语继续前进。

    过了重石,又是一段路程,只是这段路程却很奇特,一路上迷蒙蒙的看不太清楚,空气中有着一层莫名其妙的薄雾笼罩,很是诡异。

    一行四人穿过了薄雾之后,眼前豁然开朗,薄雾尽数消散,入眼的是戒备极其森严的军营,不出奇的是,军营的建设依旧采用重石为根基,只不过不同的是,重石的叠加高度却显得让人生畏,且,这些重石的建设一眼望不到边,每每一座堡垒前,全都站立着持械的兽兵把守不下于百人。

    而且每一座堡垒都有自己的一番旗帜,旗帜的材料基本选用兽皮制作,凡川认不得太多的兽族字体,但大致分为几种兵类,以及传报消息,分配兵器,等等微小的职位,全都予以看重,分配有秩,的确让凡川惊呼不已。

    凡川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军营里的任何变化,反而是狮头虎头统帅有些兴奋不已,好像是在证明自己已经顺利的完成了任务。

    还在凡川不知道接下来去哪里之时,两名兽兵从别处快速的跑了快来,然后对着狮头虎头统帅简单施礼之后,便走向了凡川和北语。

    那兽兵先是打量了凡川一眼,随即出声道:“兽王大人有请,请跟我来。”

    凡川不知所以,便看向了虎头统帅,只见虎头统帅掩饰不住的奸笑之后,不耐烦的出声道:“看我干啥?跟着去面见兽王大人啊!我和我大哥我俩就用不着去了!”

    凡川没再搭理虎头统帅,随即带着北语跟着兽兵向着兵营深处走去。

    越走,凡川的心里就越慌,不知道是为什么,也许是因为马上就要见到宛灵而激动,或者是面对接下来的未知劫难不知方向,总而言之,凡川自己最清楚,此刻的心绪已经不能正常冷静下来了。

    一股股烟熏的味道传来,好像是有兽兵在烤肉,渐往里走,烤肉香便带着另一股刺鼻的酒味传来,凡川虽早已辟谷,但是闻到这种原始的味道,还是不免想起来了自己在深山陪伴镜爷爷的日子。

    正在凡川回忆泛滥的时候,突然一种异样的气息让凡川不觉间颤动了一下身体,凡川自认为有着超高的敏锐力是保全自己最好的技能,于是便轻轻的停下了行进的脚步,试图仔细的追寻一下那道异样的气息。

    看到凡川突然停了下来,北语不解的看向了凡川。

    “嘘……”凡川做了一个手势。

    可当在前带路的兽兵看到了凡川的手势之后,立即挥动起来了手中的长枪,直指着凡川,同时厉喝道:“你要干什么!”

    凡川笑了笑,轻轻的抬手将兽兵的枪刃挪向了一旁,笑嘻嘻道:“这位大哥,我就是突然有点累,想要休息片刻,不会耍什么花样的。”

    “没有时间给你休息,兽王大人正在等着你!进了军总处再休息吧!”兽兵生怕出点差错。

    “好好好,我走,我走就是了。”凡川举手投降。

    凡川假装笑嘻嘻的走着,却悄悄的将北语拉到了自己的身旁,小声道:“语儿,一会儿小心点,这里有仙人。”

    北语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疑惑道:“你怎么知道?”

    凡川再次作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小声道:“感觉,还有现在我们说话都有可能被人听到,所以……”

    “我懂……”

    “那就好。”

    没用多久,兽兵便将凡川和北语带到了一处巨石建筑前,为何称为巨石建筑,因为眼前这座建筑虽也是用重石垒起,但是每一块重石都大的惊人,且像是被人打磨过一样,巧夺天工,但却又像自然生成一样,随性豪放。

    且不得不说的是,巨石的搭垒高度足足有几百米之高,且毫无缝隙可言,给人的感官刺激不言而喻,更有一种威严和庄重。

    而在垒起的第三块光滑重石中间,则浮雕着三个醒目的大字:军总处。

    看来眼下便是元郎兽王的所在地。

    凡川的心绪开始有了不规则的涟漪。

    接着,带路的兽兵离开了,凡川和北语两人四目相对,不知道接下来是推门而入,还是等着什么召唤。

    正在两人不解之间,只听身前突然传来了“轰隆隆”的声响,接着只见那巨石门被缓慢的打开了。

    一股深厚的兽元力则从巨石门内传了出来,与此夹杂的,还有道道若隐若现的仙气,只是这仙气并不明显,好像是有仙人在刻意收敛而为。

    凡川伸头向里看了看,光线有些暗,但石墙上相隔数米便有一盏油灯照亮。可能是凡川在外面待久了,突显这种光线才会觉得幽暗。

    随着“轰隆隆”的声响渐落,巨石门内传来了一声醇厚的嗓音喊话。

    “来者可是凡川?请进!”……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