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九章:赶赴兽真
    虎头统帅的故意挑衅的确奏效了。

    凡川来到南异,本就是为了寻找宛灵,可如今只有一步之遥,凡川真的不敢轻举妄动,但是凡川又不能急切的表现出来,这让凡川很是难过。

    就在此时,刚刚疗伤了一会儿的狮头统帅又再次站出了身,对着凡川怒吼道:“来啊!你不是仙人吗?来啊!杀了我们!”

    凡川咬牙切齿,恨极了这种被人掌控的感觉,在强装冷静之后,凡川淡淡的出声道:“既然如此,暂且留你们一条狗命又如何?我刚巧找不到去往那个什么兽真城的路线,你们能来带我去,权当让你们多活一会儿以作谢礼了。”

    “哈哈,仙人也有这种德行?哈哈哈……”狮头统帅狂妄的嘲笑道。

    可一旁的虎头统帅却冷静的制止了狮头统帅的嘲讽,示意无需多言。

    凡川虽然内心很上火,但表面还要装作不以为然,于是接着淡淡的出声道:“好了,你们可以让下面那些兽兵们停止进攻了吧?我现在就跟你们走。”

    “停止攻击?哈哈,你开什么玩笑?兽王大人让我们来有两条命令,一是带你回去,二嘛,则是杀光那些没用的奴役!”狮头统帅依旧狂妄的大笑道。

    “不行!不能杀他们!他们都是些无辜之人,碍着你们什么事儿了?”凡川生气的吼道。

    狮头统帅则是冷笑道:“这个嘛,你得去问我们兽王大人,我们只执行命令。”

    凡川则同样冷笑道:“好,你们若敢杀了那些奴役,我就屠了你们整个兽族!”

    “哎呀,这么厉害!可惜呀,已经晚了。”狮头统帅冷嘲道。

    “什么?什么晚了?”凡川有些疑惑,但是心却跳的很快,有了一种很强烈的不详预兆。

    狮头统帅则是竖起食指向着地面之下指了指,出声道:“你下去看看就知道了。”

    一阵寒意从凡川的背后升起,凡川的身体甚至都在微微的颤抖。中计了,这是凡川此时心头唯一的想法。

    来不及多想,凡川随即转瞬消失,等再现身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地面上,可是入眼的一幕,却让凡川久久无法动弹。

    因为此时映入凡川眼帘的是,遍地的尸体错综摆放,鲜血浸满了整个大地,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血腥味和一股股腐臭的燃烧味道,在这一片乌云下,早已没了一丝丝生机,有的只是无止境的杀戮和屠残。

    整个兵营里的凡人和修真者,全都惨死在了兽兵的利刃之下。

    而此时在凡川的脚下躺着的,正是之前那个抗议的络腮胡,只见他的嘴角被利刃划开,面目全非,鲜血肆意,能让人认出来的,只有一脸的络腮胡了。

    凡川的心跳开始加快,双眼中火光四射,白色的长发也随风扬起,牙齿更是咬的咯咯作响。

    深呼了一口气,凡川望着前方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兽兵们,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更加入了道道仙气,愤怒的嘶吼道:“住手!”

    这一声“住手”震慑天地,四方空间为之颤动,上空的乌云更是被瞬间驱散,一些石室更是被声波给完全震碎,四下尘土飞扬,压力高涨。

    随着怒吼声的徘徊,凡川又举起了寻隐枪,对着上空瞬间扔出,同时又怒吼一声“住手”,接着寻隐枪便开始在上空中快速旋转,寻隐一式触发,漫天的仙气幻化成枪刃,如倾盆大雨一般,全洒在了苍茫的大地上。

    惨叫声不绝于耳,正在杀戮的兽兵们全都停止了攻击,地面上除了凡人和修真者的尸体之外,又叠加了一层兽兵们的尸体。

    收回了寻隐枪,凡川再次深呼了一口气,此时,北语不知从何处隐现在了凡川的身边。

    看着此时气喘吁吁的北语,以及身上有些凌乱的衣服,凡川一把将北语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躺在凡川怀里的北语小声说道:“凡川,我尽力了,没能保住……”

    “别说了,语儿,辛苦你了。”凡川打断了北语的话。

    此时上空中再一次涌动一番,那两个兽帅统领从天而降,刚好降落在了凡川的正前方。

    凡川没有理会,只是淡淡的看着遍地的尸体,有些恍神。

    狮头统帅率先开口道:“走吧!我们兽王大人可等着你喝酒呢!”

    凡川有些心灰意冷,深知现在已经无法挽回局面,一切都已经发生了,再多的愤怒和怒火只能压制在心内,这笔账,凡川记下了。

    接着,凡川将北语从自己的怀中挪开,对着狮头统帅淡淡的出声道:“好啊,带路吧。”

    很平静,凡川的异常平静让两个兽兵统帅有些诧异,但急于交差,两个兽兵统帅也无多言,便号召了兽兵们开始收兵回城。

    在行走的路上,凡川将已知的消息告诉了北语,其中就包括为何不杀两个兽兵统帅的原因。北语则表示凡川做的很对,这也让凡川不安的内心里,稍微多了一丝温暖。

    在启程的一刻,两个兽兵统帅竟然还召集了几十名兽兵抬来了一架会利用兽元力移动的庞然大物,让凡川和北语两人坐了上去,开始向着兽真城的方向移去。

    而此时就在凡川和北语,以及成千上万的兽兵们离开了南异边界兵营之后,此时凌乱不堪还在燃烧着烽火的兵营里,突然闪现出来了一名道人。

    此道人身着青色道袍,手持一把破旧拂尘,几根稀疏的胡子挂在下巴上,有些滑稽,但又有一种让人猜不透的深厚。

    此道人正是和凡川有过很多次面缘的道长徐玑。

    只见徐玑挥动着手里的拂尘,漫不经心的踏着遍地的尸体,自言自语道:“很好,南异,就是你的开端,老道等着你。”

    话音落,只见一道青烟浮现,徐玑的身影便消失不见了。

    而此时正在加速行进的凡川和北语,则是很安静的坐在那架庞然大物上,不过凡川倒是挺佩服这架叫不上名字的庞然大物,竟然能利用兽元力驱动,而且速度极快,比修真界的御剑飞行要快上百倍,想必九万里的路程,用不了多久。

    安静之余,凡川看着北语,心疼的帮北语整理了一下头发,温柔出声道:“语儿,让你跟着我受苦受累了,你说说你不好好的做你的妖主,干嘛要这么辛苦的跟着我,哎……”

    北语则是“哼”了一声,坚定的出声回道:“这是我的选择,你管不了,还有,这些苦难算不得什么,本妖主经历过的大生大死,想必你都想象不来!”

    “是是是,您是妖主,您厉害!”凡川尴尬的干笑了两声,随即又出声道:“我只是觉得很亏欠你,我……我有不止一个女人,而且还让你跟着我去救另一个女人,所以我……”

    听到凡川说起,北语饶有兴趣的回答道:“情人之间,没有亏欠,付出都是自愿的,哪怕你以后不要我了,大不了我再回我的妖界,做我的妖主就是了。”

    听到北语的话,凡川一把用力的将北语揽入了自己的怀中,生气道:“瞎说什么!只有你不要我的份,没有我不要你,这是一句永久的承诺。”

    “笨男人这么认真,我逗你的嘛!”北语逗趣道。

    “你才是笨女人,以后别这样逗我,我会不安的。”凡川同样认真道。

    “好好好,不逗了不逗了……我再也不逗你了行了吧!”

    正在凡川和北语两人打情骂俏之余,本来率领在前方的虎头统帅,突然调转方向,来到了凡川和北语的身前。

    虎头统帅的到来不合时宜,凡川有些生气,但还是轻轻的将北语从自己的怀中挪开,然后看向了虎头统帅,等待着对方接下来的话。

    虎头统帅则是面无表情的出声道:“前面不远处就要进城了,倘若你敢耍什么花招,那女人一样会被你间接害死。”

    凡川淡淡的笑了笑,出声道:“你觉得我会这么傻?别磨叽了,快点吧。”

    “呵呵……”虎头统帅冷嘲了一声,继续出声道:“还说你跟那女人没关系?简直可笑。”

    “你有完没完?”凡川唰的站起了身,指着前方,厉喝道:“滚!”

    “你……你等着瞧!”虎头统帅有命令在身不敢动凡川,也打不过凡川,只好气急的离开了。

    凡川深知对方的苦楚,刚好就这样来出出自己内心的恶气。

    随着蹄声的逐渐放慢,正北方的不远处,开始朦朦胧胧的出现了城池的模样。

    这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城池,只不过与修真界和魔界妖界的城池不同,眼前的城池乃是全用巨大的重石堆垒而成,其间缝隙很大,足可以藏下一人。城墙的高度也不比在修真界的高,着实符合兽族的野蛮性格。

    而在城门之外依旧是万年不变的把守,只是这些兽兵把守很奇特,他们以人字行列开,从内而外扩展,好像是特别的看重城门的出入。

    前方带路的数不清的兽兵开始四下分散开来,密密麻麻的像蜂拥一般散开,虽然喧闹声不断,可兽兵们的步伐却很整齐,而且每一次的分散列阵都显得很有气势,这也证明了兽兵的军规,极其严格。

    待大部分兽兵全已散开之后,唯独留下了几十名将领,以及两个兽兵统帅。

    只见那虎头统帅再次掉头来到了凡川和北语的身前,让凡川和北语走下了庞然大物,并命人撤走了庞然大物,且撤掉了凡川和北语的军防。

    接着只见那虎头统帅指着城门处出声道:“进城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