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七章:征牢仙友
    “哦,征牢仙友,那你说说看,这兽族有什么值得你留下来助他们呢?”凡川学着征牢的语气试探道。

    凡川能耐心的跟征牢交流,实则也想从征牢的嘴里得知一些关于南异兽族的情况,如果能打听到宛灵的情况,那更是再好不过了。

    被凡川问起,只见征牢叹息了一声,回答道:“和我一起离开仙界的还有几位初仙,不过在下界的时候就分开了,当我一个人来到南异兽族的时候,这里正在修建兵营……”说着话,征牢用手指了指周围的兵营建筑。

    接着,征牢又哀怨的出声道:“我也不想在这里,但仙界是肯定不想回去了,不说仙界之乱,就一个私自离开仙界的罪名就足以让我魂飞魄散了,不像你,是仙君大人托你办事,你想回就可以回。然后……刚巧这里的兽王待我很是恭敬,于是我就……”

    “好,打住,后面的就不用说了,我能猜到。”凡川挥了挥手制止了征牢的继续。

    其实凡川也好奇仙界之乱,以及仙界东宫西宫区分之类的事,但眼下凡川所在意的只有宛灵,其他不敢多想,且,之前兽族敢明目张胆的进攻神源门,也说明留给凡川的时间不多了,凡川需得尽快找到宛灵。

    接着,凡川又假装若有所思的无意间问起:“对了,征牢仙友,那你对这南异兽族了解的多吗?还有他们兽王的消息?我呢,在临回仙界之前,仙君大人还托我来南异兽族找一个人。所以,征牢仙友能不能把你已知的消息告诉我一点点呢?”

    凡川对自己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能力也是佩服的够够的了。

    听到凡川的诉求,征牢并没有起疑,反而是毕恭毕敬的回声道:“既然是仙君大人的指令,在下自然将所知倾心相告。”

    “哎呀,仙君大人现在又不在这里,什么在下在下的,不用这么客气。”凡川打趣道。殊不知,仙界的上下等级非常严厉。

    征牢有点诧异,但随即还是调整好状态出声道:“是这样,我们现在所处的部落属于元郎兽王的部落,不过眼下已是在元郎部落的边界,而元郎兽王所在的兽真城城池则位于北部中心处,与此地相距差不多九万里。”

    征牢歇了歇口气,继续出声道:“至于南异兽族目前的战况,好像是非常紧张,听闻在南异星球的另一半大陆上也有一个兽族部落,两个部落相斥,战争一触即发,估计……快要开战了。”

    “还有吗?”凡川伸手指了指不远处地面上那些凡人以及修真者的尸体,意味深长的出声道。

    只见征牢连忙摆手道:“凡川仙友,这个我绝对没有参与,你也知道,无故屠杀凡人以及修真者,在仙界那可是犯了重罪的。”

    “呵呵,你还知道重罪,真是可笑。”凡川在心里想道,并没有说出来这番讥讽。

    征牢似乎没有看出凡川的心思,接着出声问道:“凡川仙友,仙君大人托你找人的事,是必须要面见到元郎兽王吗?”

    凡川摇了摇头,连忙又点了点头,出声道:“是是是,需要需要,能见到元郎兽王最好,因为据我的线索得知,仙君大人需要的人,元郎兽王知道。”

    征牢点了点头道:“那好,我可以给凡川仙友指明一条通道,只是这……”说着话,征牢看向了天丙统帅的尸体。

    “呵呵……”凡川尴尬的笑了笑,继续出声道:“如果征牢仙友能指明一条通道,那是再好不过了。至于在这里所发生的事,自然跟征牢仙友没有半点关系,你大可继续享受你的供奉,而且等以后我回了仙界,也绝不会对仙君大人说起此事。”

    “谢谢凡川仙友的谅解。”征牢抱拳施礼道。

    随后,征牢手中凸显一道金芒,一块类似灵集简的奇石,便出现在了其手中。

    “凡川仙友,这里便有去往兽真城的地图。”征牢将手里的奇石递到了凡川的手中,接着出声道:“那……我就先走了,当然,我不会与凡川仙友为敌。”

    凡川点了点头,虽然起初很讨厌征牢,但此时竟然有了那么一丝丝的好感,可能对方也是内心备受煎熬,才从仙界逃脱的吧。不觉间,凡川对于仙界的向往又多了几分。

    送走了征牢,凡川来到了北语的身边,将从征牢那里所得知的消息,全都告诉了北语一番,这让北语也是略微感到惊讶,没想到一个前一秒的敌人,在后一秒却成了队友。

    “那我们现在就要去往那个什么兽真城吗?”北语细声问道。

    凡川点了点头,回应道:“恩,我想尽快一些,时间不多了。”

    “时间不多了……”北语却突然神情黯淡了下来,小声的重复着凡川的这句话。

    凡川察觉到了北语的异样,于是便双手搭在了北语的双肩上,温柔的出声试问道:“语儿,怎么了?”

    北语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出声道:“是不是,我们找到了你的小娘子之后,你就要离开我了呢?你知道,我是妖,我根本进不了仙界。”

    “你真是个笨女人!”凡川摸了摸北语的头,苦笑道:“我为什么去仙界?我也不想去仙界啊,如果我可以选择,我肯定不去!”

    “真的?”北语淡淡的笑道。

    一个有过大风大浪经历的女人,似乎可以包容伴侣的一切。

    “真的!”凡川坚定道。

    “哈哈,你才是一个笨男人,我相信你,但我也尊重你的任何选择。”北语笑道。

    “好啦好啦,抱一个!”凡川作势就要抱紧北语,却被北语一把给推开了。

    “好了,你看看这周围,全是尸体,本妖主可没那个心情在这里跟你打情骂俏。”说着话,北语便转身望向了北方。

    “好好好,听你的,那么,我的大妖主,我们现在走吧?”凡川摇晃着手里的奇石出声道。

    “恩。”北语淡淡的点了点头。

    凡川知道北语的担忧,但对于此时的凡川来讲,凡川也没有任何能力可以给北语一个坚定的保障。

    临走之前,凡川看了看周围几个奴役区的情况,把守的兽兵们几乎全都跑光了,那些有些等级的监守更是早都没影了,其他奴役区正上演着躁动,被奴役的凡人和修真者似乎还没有搞清楚情况。

    凡川想了想,跟北语表明了自己的意思,于是带着北语挨个向着其他奴役区走去。

    在进入第一个奴役区之后,那些被奴役的凡人和修真者正一脸懵逼的看着凡川和北语,不敢说话,甚至身体也不知道该不该动,场面瞬间鸦雀无声。

    凡川深呼了一口气,对着众人出声道:“你们自由了,已经解脱了兽族的奴役了,接下来,你们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吧!”

    凡川只能这么说,因为凡川深知自己根本没有那个能力可以安置这些人,只能先给他们一些精神和心灵上的安慰。

    可在凡川的话音落下,场面依旧鸦雀无声,那些凡人和修真者只是瞪大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凡川,却没有任何的表态。

    这让凡川有些错愕,于是凡川又接着出声道:“各位兄弟姐妹,你们也看到了,我不是兽人,我和你们一样,也是凡人,也是修真者,虽然我不是专程来救你们的,但是那些兽兵和监守现在已经跑了,你们自由了!”

    凡川的这番话落后,终于有人站了出来,是一个中年男人,有着满脸的络腮胡,且是一个拥有着第二层灵真期修为境界的修真者。

    络腮胡站出来之后,对着凡川躬身施礼了一番,接着出声道:“我们自由了?可是这位大侠,我们要去哪里呀?或者说,我们能去哪里呀?”

    这一下倒是问住了凡川,凡川也不好回答。

    恰逢此时,凡川身旁的北语站出了身来,对着络腮胡点了点头,出声道:“你们从哪里来,就回哪里去呀,难不成你们还想留在这里?”

    络腮胡连忙摆手示意道:“我来自北原星球紫金大陆的未央城,师从纵始院,关键的就是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回去?因为我们大家都是被绑来的!”

    “你,是纵始院的弟子?”凡川惊讶道,没想到在这遥远的南异星球,竟然能遇到北原星球纵始院冷秦大哥的弟子,实属缘分。

    络腮胡不明白凡川为何惊讶,但还是点了点头道:“是啊,我师尊的名讳叫冷剑,难道大侠你知道纵始院?”

    “冷剑!呃,我知道,我知道……”凡川略显尴尬的出声道,毕竟冷剑的一条胳膊是被自己砍去的。

    听到凡川说知道,络腮胡明显激动了起来,连忙出声道:“那……那大侠能否带我回纵始院啊?”

    络腮胡的这番问话刚落地,场面开始躁动了起来,所有人都开始争先恐后的介绍自己,纷杂不一,场面一度失控。

    “大侠,还有我!我也是来自北原星球的修真者,我师从于寒逍遥城!”

    “还有我呢!大侠,我也是纵始院的,能带我一起回去吗?”

    “也带我回去吧!我是玄阴们的弟子!”

    “大侠,能不能也带我们回去?我们虽然不是修真者,但我们是来自东固星球祈神大陆天湛城的城民,不知道您是否……”

    “你们这些凡人叫什么叫啊!大侠没空带你们!大侠带我走啊!我是祈神大陆神源门的弟子!”

    场面一片嘈杂,众说纷纭,凡川也听不清,但看众人在对着自己和北语步步紧逼,凡川不得不抽出一丝仙气,对着天空大喊道:“安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