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六章:斩杀天丙
    被天丙统帅奉承的所谓仙尊,有着年轻男人的模样,眉宇间却多了一分冷漠,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虽谈不上器宇轩昂,但是英姿飒爽还是够量的。

    凡川初为仙人,虽从绝殃的赠品卷轴里得知仙界的修为境界之分,但并不知该如何探知其他仙人的境界,这让凡川有些蛋疼。

    “该来的始终躲不过……”凡川心想着,随即向着那位所谓的仙尊看去。

    只见那所谓的仙尊同时也在盯着凡川看,两人的眼神交错,目光中都透着一丝异样的情节。

    两人全都不动声色,这让一旁的天丙统帅等着急了,只见天丙统帅先是推搡了一下那位所谓的仙尊,然后附耳小声道:“仙尊,您是元郎兽王大人请来的吧?兽王大人是要杀了这小子还是怎么?您倒是说句话呀!”

    尽管天丙统帅的声音很小,但是对于凡川而言,如同近身在讲,字字清晰入耳。

    接着只见那所谓的仙尊一把将天丙统帅推至到了一旁,同时甩给其了一个冷眼,然后目光再次看向于凡川,微微皱了皱眉,出声道:“你就是凡川?”

    “恩,我是,怎么?”凡川不动声色的回答道。

    “噢,修为进步挺快的呀,没想到已经位列仙班了。”那所谓仙尊有些冷嘲热讽。

    凡川不以为然,回声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有架快打。”

    “呵呵,不知所谓的小子……”那仙尊冷笑道,随后竟向着凡川径步走了过来,与此同时,地面开始有了一丝丝微弱的晃动,尘土四起。

    凡川感受着对方所带来的震慑力,但凡川并没有因此退缩,反而是先让北语退后了几步,远离自己,随后凡川二话没说,手掌间开始聚集仙气。

    随着金芒的大幅汇聚,忽然“嗖”的一声冷响,寻隐枪赫然的紧握在凡川的右手之中,震慑之力瞬间压过了那所谓的仙尊的气息。

    “什么!仙器!”寻隐枪的出现让那所谓的仙尊惊的大张起了嘴巴。

    这种情况凡川之前在天劫灵境里面见到过,那灵境接引在见到寻隐枪第一面的时候也是此等表情。不过这倒是让凡川很诧异,难道说寻隐枪在仙界里很厉害?

    其实凡川不知道的是,身为仙人能拥有一件属于自己的仙器,那是万年也求之不得的,非得需靠缘分才有机会拥有。所以凡川这初仙修为境界的仙人拥有一把攻击仙器,实属出乎那所谓仙尊的意料,不过接下来凡川的一举动更让那所谓的仙尊吓了一大跳。

    凡川疑惑道:“仙器?难道你没有吗?我这还有一件……”

    凡川说着话,拍了拍胸膛,随即周身一道金芒刺眼的闪现,连接着条条华丽的银线缠绕全身,凡川又拿出了泫滇战甲。

    泫滇战甲的出现直接让那所谓的仙尊吓的倒退了几步,之前的气势瞬间消于无形。

    “什……什么!防御仙器!你……你从哪里得到的?”那所谓仙尊惊呼道。

    那所谓仙尊的惊呼让凡川有些摸不着头脑,不就是一把枪,一件铠甲嘛,至于这么惊讶?殊不知,哥之前就开始使用这仙器了。

    虽然事情的发展让人有些啼笑皆非,但凡川依旧不以为然的回声道:“我没有那个义务告诉你吧?怎么?要试试吗?”

    说话间,凡川将寻隐枪的枪刃直指向了那所谓的仙尊。

    “别!我……我……”那所谓仙尊挥动着双手,支支吾吾的不知该怎么办,场面一度很是诡异和尴尬。

    这出人意料的场面让一旁的天丙统帅瞪大了双眼,但兽人的本性在于攻掠,接着只见那天丙统帅好像不再指望那所谓仙尊了,随即一个转身,伸出了厚实的双手,将那被押解在兽兵手里的少年给举了起来。

    “啊!你放开我!”那少年被举在半空中,努力的挣扎着,可身子却被牢牢的锁住,动弹不得。

    凡川立即将寻隐枪的枪刃指向了天丙统帅,用着冷冷的声音出声道:“我劝你,赶紧,放了这孩子,不然……”

    “不然怎么?在我们的地盘你敢怎样?那本帅就守着你的面,杀了他!”

    说话间,只见天丙统帅突然抬起了右腿,然后双手用力向下甩去,那少年的腰部刚好落在了天丙统帅的膝盖之处。

    只听“咔”的一声刺人心头的脆响传来,那少年甚至都来不及喊一声痛,就这样被天丙统帅给打碎了骨头。

    凡川目睹了这一切,抬起的右脚还没来得及落下,这一切就这样发生了,凡川无论怎样都没有想到兽人会如此疯狂,竟然干脆利落的杀了唯一的人质,不留一丝退路,何况那还只是个孩子。

    这一下狠狠的冲击了凡川的心灵。

    接着只见凡川先是闭上双眼,轻轻仰起头,然后深呼吸了一番,随即淡淡的出声道:“这,是你们自找的。”

    话音落,只见一道金芒犹如霞光一般瞬时闪过,凡川的身影已从原地消失不见,带着无匹的战意和愤怒,四周的压力更是层层迭起,那些兽兵被迫的倒退了数十米,就连刚才那所谓的仙尊也被凡川强大的仙气给压制的倒退数步。

    等再现凡川的身影之时,只见凡川已经出现在了天丙统帅的身后,且凡川的左手正死死的掐着天丙统帅的脖颈。

    因为凡川的身高只能到天丙统帅的胸口之处,所以此时凡川的身体是腾空而起的,且居高临下的看着天丙统帅。

    被死死掐着的天丙统帅,呼吸开始困难了起来,面色也从青红变成了紫黑。

    “你……你偷袭本……帅,敢……不敢真正的打一架!”天丙统帅试图挣脱凡川的压制,但无论他怎样费尽体力,依旧无法动弹,于是开始用语言挑衅凡川。

    凡川此时双眼冒火,根本听不进天丙统帅的话,左手依旧在持续发力,只见那仙气幻化的金芒在不断的大幅汇聚。

    接着只见凡川附耳道:“我给过你机会,你不要。你不是喜欢听骨头碎裂的声音吗?好,我成全你。”

    随即凡川闭上了双眼,掐在天丙统帅脖颈上的左手间突然一道金芒四射,接着就是“咔”的一声骨头碎裂的声响。

    天丙统帅也由此带着惊慌的表情停止了反应,庞大的身体随着凡川的松手瘫趴在了地上。

    因为兽人有着惊人的恢复力,凡川虽不知兽元力能否治愈骨头断裂,但凡川还是送佛送到西,接着又举起了寻隐枪,一枪刺进了已经没了反应的天丙统帅的胸口之处,一滩黑血洒落一地。

    解决掉了天丙统帅,这无疑震慑住了那些胆小的兽兵以及监守,四下开始逃窜了起来,场面一度失控。

    凡川定睛看了看局势,无心多管,随即转身走向了那个所谓的仙尊身前,此时的那所谓仙尊已经对凡川心生了一丝怯意,盯着凡川,没有主动说话。

    凡川率先开口道:“你身为仙人,不在仙界待着,怎么会跑到南异兽族来?而且看你的意思,你好像在帮衬兽族。”

    那所谓仙尊先是点了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出声道:“呃,凡……凡川仙友,我本该是在仙界,但……你也知道,此时的仙界动荡不堪,大战在即,像……像我这样的初仙,不止我一个,早都跑出仙界了,都是为了在下界逞一时之快,有人供奉,也……也没人管。”

    “什么?大战在即?什么大战?”凡川诧异道。

    面对凡川的诧异,所谓的仙尊更为诧异,只见他皱了皱眉,接着出声道:“难道你不知道仙界之乱?”

    “仙界之乱?”凡川疑惑道,但随即又表现出自然,凡川不想让对方察觉到自己刚入仙界,甚至连真正的仙界都没去过,于是凡川强装镇定的继续出声道:“噢,这个我只有一些耳闻,因为我很久很久以前就离开仙界了,是……是仙君大人托付我去修真界办事,所以,很久没有回仙界了。”

    说完,凡川还点了点头,对自己的瞎编谎话似乎很满意。

    听完凡川的话,那所谓的仙尊竟然相信了,只见他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出声道:“噢,原来是这样,是仙君大人托付你办事呀,那……那仙友你是属于仙界东宫还是仙界西宫?”

    “啊?这……这个……”凡川一时回答不上来,没想到仙界还有这么多区分,但凡川随即灵光一闪,反问道:“你怎么老是问我,你呢?你属于东宫还是西宫?”

    “呃,不好意思啊,我……我属于仙界东宫。”那所谓的仙尊出声道。

    “哦?是吗?这么巧,我也是属于仙界东宫。”凡川机灵的抢答道,凡川这样列入一个阵营,也是在为自己考虑,人生地不熟的,能不树敌尽量不树敌,何况对方还是个仙人。

    “哦?凡川仙友也是属于仙界东宫?这还真的是很巧。”那所谓仙尊终于不再紧张,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凡川见对方已经卸下防备,于是出声问道:“说说你吧,即使仙界大战在即,你为了舒服而下界,可你助谁不好,非要助这帮没有人性的兽人?”

    听到凡川的话,那所谓仙尊无奈的摇了摇头,出声道“凡川仙友,实不相瞒,我也不想啊,只……只是,说出来你不准笑话我啊,只是我还没有找到去往修真界的通道,然而刚好路过南异兽族的时候,这里也正准备着战争,所以这里有我的用武之地,于是……于是我就……”

    “于是你就天人下凡,顺水推舟,坐上了他们的仙尊,是吧?”

    “不不不,凡川仙友可别这么折煞我了,什么仙尊啊!都是他们瞎叫的!我……我名讳叫征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