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五章:人质要挟
    凡川不为这名统帅的讥讽所动,那统帅见状,愣了一下,随即挥手示意那些兽兵安静,接着只见那统帅又出声道:“哼,本帅还以为是什么大人物,原来只是一个白头发的毛头小子,那些败在你手下的兵将真是饭桶!”

    听着这名统帅的继续讥讽,凡川依旧是不为所动,这让这名统帅好像感觉到了有那么一丝尴尬,接着只见那统帅突然猛地跺了跺脚,地面再一次颤动起来。

    “小子,在东固星球杀不了你,如今你却自投罗网,竟然来我南异星球,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哈哈!”这名统帅说着说着再次大笑出声,接着目光突然凌厉的锁定在凡川身上,用着怪异的语气继续出声道:“对了,临死前要让你死的明白,本帅乃是元郎兽王大人座下四大统帅里排行第三的天丙统帅,你一定要记住了!”

    凡川微微笑了笑,淡淡的出声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你……好小子,今天就让你试试本帅的摧残之力!”说着话,只见天丙统帅猛然向着凡川奔袭而来。

    可凡川见状,并没有立即做出应对措施,反倒是闪身一动,来到了刚刚放出的那名镇魂护法前,一把再次锁住了镇魂护法的脖子,随之,将镇魂护法拉到了天丙统帅奔袭的正前方,仅仅只是随意的挥了挥手,那镇魂护法就像是一根被弃置的稻草一般,快速的飘向了天丙统帅。

    而此时正奔袭的天丙统帅根本不顾镇魂护法的阻拦,反倒是依旧冲向前,在接触镇魂护法的一瞬间,一双大手凛冽的插进了镇魂护法的胸口之中。

    “啊!”

    接着只见那天丙统帅仰天一吼,双手间猛然用力,一道黑色烟雾便从镇魂护法的胸口中喷涌而出,接着便是“嘶”的一声声响传来,只见那镇魂护法的身体顺势被天丙统帅给撕成了两半,弃置在了地面上。

    那镇魂护法甚至在临死之前都没能叫喊出声,就这样被自己人给结束了性命。

    凡川见到这一幕,还是有些吃惊,凡川本想着用镇魂护法的性命来延缓天丙统帅的进攻,从而自己可以找个机会问清楚事情的前因后果,凡川不想见面就动手,可结果非但出乎了凡川的意料,就连凡川身旁的北语,也是瞪大了双眼。

    天丙统帅的进攻还在继续,如今的凡川其实只需要微微动一动手,便可以以着强大的仙气之力压制住对方,可凡川想要从其口中探知消息,万一下手重了,那不就无从得知了。

    不到万不得已,凡川还不想立即杀了这名叫天丙的兽族统帅。

    一旁的北语见状,像是猜到了凡川的心思一样,突然抽身而动,一袭柔软之意降临,轻飘飘间仿佛能融化所有坚硬。

    “让我来会会这只禽兽。”北语淡淡出声道,随即看了一眼凡川,眸中尽显柔情。

    接着只见北语双手不停的比划了起来,身体更是轻轻的升起,周身的白芒异常的刺眼,随着白芒的汇聚,一双动人的黑色翅膀,再次隐现在了北语的后背之上。

    而此时正在进攻的天丙统帅,突然刻意缓慢了进攻速度,笑嘻嘻的盯着空中的北语出声道:“呵呵,有意思,竟然还有一只妖,这翅膀……啧啧啧,妖主吧?”

    “废话少说。”北语皱了皱眉,随即抬手对着天丙统帅甩去了一道白芒,白芒幻化成了一把剑的形状,寒意瞬间而至。而在白芒飞去的瞬间,北语的身体也紧跟着白芒而去,同时在策划着连续二次攻击。

    天丙统帅见状,有了一丝慌乱,但仗着自身庞大结实的躯体,以及在场那么多观众的注目之下,便想硬撑下这一招。

    可现实远远超出了天丙统帅的想象,只见那似剑的白芒被天丙统帅硬生生的抵挡下之后,可随后只见北语的身体突然间向下降落,五根手指合并,一把渗着鲜血的利刃竟从北语的手指中长了出来,狠狠的划向了天丙统帅的肚子之上。

    “呲……”

    像是在割掉一块棉布一样,北语手指上那利刃齐整整的在天丙统帅的肚腰上划了一个圈,而鲜血便顺势从伤口的细缝中流出。

    一击成功之后,北语则立即抽身而退,回到了凡川的身边。

    凡川愣了愣,看着北语,本想试问北语有没有受伤,但看北语那坚定的眼神之后,凡川放弃了试问。

    而北语则是附在凡川的耳边,小声道:“不用担心,我割的伤口只有一指深,不足以让这禽兽死亡。”

    凡川点了点头,出声回应道:“以后这种先斩后奏的事儿,少干点……”

    而此时被北语一击得逞的天丙统帅,明显面子上很是罩不住,但其毕竟身为四大统帅之一,自然有其强大的本事,且兽族拥有的兽元力本就是恢复最快,这点凡川亲身试过。

    只见天丙统帅先是“呸”的一下吐了一口陈年老痰,接着双手突然向着左右伸开,瞬间道道黑芒凝聚在了其双手周围,接着天丙统帅便缓慢的将双手抚摸在了伤口之处,片刻之间,伤口处的鲜血便凝固了,伤口也在快速的恢复着。

    待其收回了兽元力之后,便怒视着北语道:“臭娘们儿,竟然敢偷袭本帅!”

    “我呸!”凡川也学着天丙统帅的样子,吐了一口唾沫,接着出声道:“自己技不如人,硬说是偷袭?不怕让人耻笑?”

    “哼,凡川,你不要得意的太早,你离死期不远了。”天丙统帅依旧在逞强的叫嚣。

    凡川不以为然的回应道:“得了吧,死不死的跟你没关系,既然身份都已明确,你现在就带我们去找你们的什么元郎兽王去吧,我赶时间!”

    “哼哼,就凭你也配面见我元郎兽王大人?真是可笑!”天丙统帅依旧出声讽刺着。

    凡川很是无奈,摇了摇头出声道:“你说说你们兽族,怎么可以这样?我来这里,是来解决问题的,你们又不是我和我媳妇的对手,还特么不让去见你们那个破兽王,到底是想干什么?”

    “解决问题?哈哈,那就先过了本帅这一关!”天丙统帅说着话,突然转身对着身后的兽兵大喊道:“押上来!”

    只见两名兽兵立即走向了石室之内,接着从石室中押解出来了一位少年。

    凡川定睛看去,竟然就是那之前告诉自己消息的少年,怪不得没有在死人堆里找到他的尸体,原来是早就被兽兵们给控制起来了。

    凡川有些担心,毕竟对方只是一介凡人之体,如今却遭受到自己的牵连,心里很是不安。

    于是凡川便向前走了几步,对着天丙统帅出声道:“放了他!有什么要求你说!”

    看到凡川的样子,天丙统帅得意之行暴露无遗,只听其放声大笑道:“哈哈,你让本帅放人,本帅就放?笑话!不瞒你说,本帅便是要在你面前,将这小子撕裂!”

    “你敢!”凡川怒吼道。

    “哈哈,本帅有何不敢?告诉你,你若敢轻举妄动,本帅即可将其处死!”天丙统帅像是抓到了凡川的把柄一样,极其猖狂。

    凡川不再作声,而是眯着眼睛,紧紧的盯着那少年,想要找到一丝破绽,可迅速营救对方。而一旁的北语也在轻轻的拍着凡川的肩膀,示意凡川稍安勿躁。

    可由于和对方还是有一定的距离,若是贸然上前,怕是救不了少年,还会害了对方,这让凡川甚是忧虑。

    接着只见凡川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着天丙统帅再次出声道:“说吧,你有什么条件?只要可以放了这孩子,我都可以答应你。”

    天丙统帅眉头间皱了皱,随即出声道:“好啊,既然你这么想救他,那本帅就给你说个条件,条件就是,你给本帅双膝跪地,然后让本帅砍去你的脑袋,再粉碎你的灵魂,让你灰飞烟灭!”

    听到对方的条件,凡川搔之以鼻,冷冷的出声道:“就凭你?让我灰飞烟灭?恐怕你做不到。”

    “哈哈哈!”天丙统帅听到凡川的话后,先是放肆大笑,接着出声道:“依本帅的微薄之力,自然是杀你不得,但是有人可让你灰飞烟灭!”

    说着话,只见天丙统帅突然抬头向着上空望去,接着双手并拢,微微躬身,很是虔诚尊敬的出声道:“仙尊何在!”

    待天丙统帅的话音刚落,天色瞬间风起云涌,狂风骤起,大地一片苍茫,众人皆微微的闭上了双眼,以防沙石进入眼内。

    待风声渐小之后,凡川立即向着上空看去,突然一道金芒瞬间闪过,接着只见一位身着银色铠甲,手持利刃的仙人从天而降。

    感受着那熟悉的仙气,凡川可以肯定的是,来者自然是仙人,只是敌我双方的能力却无从知晓强弱。

    仙人的出现,不仅仅是让众人感到惊讶,就连身为仙人的凡川自己,也甚是感到惊讶。

    但为了防止有变,凡川立即也抽出仙气护体,同时将北语拉到了自己的身后,静静的等待着接下来的变化。

    待那仙人全然降落至地面之后,只见天丙统帅立即迎上前去,躬身道:“仙尊,就是那个人,便是兽王大人所要毁灭之人,此人名叫凡川!”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