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三章:行迹暴露
    奴役们的议论纷纷,让凡川有些慌张,心想难道是哪里出了破绽?带着不安,凡川看向了一旁不远处的北语。 小?说 ??.?r?anen`

    北语自然也听到了那些议论,懂得凡川的意思,随即便来到了凡川的身前,附耳小声道:“他们是感觉不到我们的凶神恶煞,所以,你现在去恐吓他们一番。”

    “什么?又让我去?还是恐吓……”凡川有些拒绝道。

    北语再次瞪了凡川一眼,斥责道:“你不去,难道让我一个姑娘家去吗?你好意思?”

    “呃……我去就是了……”凡川嘴上这么说着,可心里却在想着:“你是姑娘?比我一个男人还厉害……”

    可还没等凡川的小心思想完,北语抬起手“啪”的一下打在了凡川的脑袋上,再次斥责道:“小心思想什么呢?我不是姑娘?难道你是啊!”

    “呃,我错了,我错了!我这就去恐吓他们!”

    凡川立即躲开了北语,向着奴役们走去了。

    会读心术的女人,简直可怕。

    待靠近了那些奴役之后,凡川先是故意咳嗽了一声,然后对着奴役们便是大声吼叫道:“看什么看!还不赶紧去干活!找死啊!”

    那些奴役立即吓得四下散开,各自忙活各自的去了。看来这些奴役们早已习惯了被虐,也许他们知道,无论如何,只有服从这一条了。反抗,也许只会白白的送了性命。

    凡川见状,也不再继续恐吓,而是转身离去,回到了北语的身前。

    “语儿,灵儿没在这里,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凡川有些不适的出声道。

    北语则是淡然自若的回答道:“急什么?我们先在这里等等看,看有没有什么有用的信息,待天色暗下来,再回去也不迟。”

    凡川想了想,的确如此,况且现在就回去那块区域的话,是在白天,行程定会多有不便。

    “可是,我们眼下该干什么呢?”凡川接着发问道。

    北语笑了笑,回应道:“我们想干什么干什么!”

    “语儿,你要知道,我们来这儿不是来玩的!”

    “你凶什么?我知道,你看那边,有情况了……”北语说着话,指向了我们来时的路线。

    随着北语所指的方向,凡川看到,此时有一小队兽兵把守,大概有十几人的样子,此时正匆忙的向着自己所在的这片区域奔来。

    看着来的这队兽兵把守们的脸色好像很慌张,像是在执行什么紧急的任务一样,步伐也是相当的凌乱。

    凡川见状,刚想将北语拉到了一旁,可却被北语给拒绝了。

    “语儿,我们还是先躲一下吧,这些兽兵们来者不善啊!”凡川嘀咕道。

    “来者不善?那又能怎样?咱们现在也是兽兵啊!你怕什么?”北语生气道。

    “呃……”凡川再次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看来是自己过于担忧了,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自来到这南异星球上之后,凡川每一刻的精神都未曾集中过。

    待那一队兽兵来到了奴役第一区之后,只见那领头的兽兵队长先是对着凡川和北语周身打量了一番,接着一把将凡川和北语推向了一旁,而他自己则成了众人目光凝聚的焦点。

    这一下,凡川内心有些紧张,生怕是这兽兵队长发觉到了自己和北语的异样,可北语却一直紧紧的握着凡川的右手,示意凡川冷静。

    接着只见这兽兵队长先是对着凡川和北语挥了挥手,出声道:“天丙统帅命我前来宣告一件要事,你们两个赶紧先让这些奴役停手!”

    还好,这兽兵队长并没有发觉到凡川和北语的异常,而就在这兽兵队长的命令下达之后,北语则率先出身,令那些奴役们全都停下了手上的活动,且全都聚集在了兽兵队长所在的大致范围。

    待全场安静下来了之后,只见那兽兵队长猛然间大吼了一声,像是在用气势恐吓住众人,接着只听出声道:“天丙统帅下发一条命令,自今日起,所有人不可擅自离开兵营半步,若有违规者,杀无赦!”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那兽兵队长又接着出声道:“还有,若是发觉到有异常的陌生人出现,立即禀报,若是禀报的内容有效,那么天丙统帅就会赦免禀报者终身奴役期,可放行离开兵营!”

    兽兵队长的话音刚落,众奴役便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有惊喜,有担忧,还有多数的视而不见,总的来说,兽兵队长这番话,顿时是让整片奴役区沸腾了。

    包括凡川和北语在内,虽是很是惊讶,但过多的还是疑惑。

    凡川趁着兽兵队长没注意,悄悄的点了一下北语的肩膀,小声道:“语儿,这是怎么回事?所有人不能离开半步?还有异常陌生人出现?该不会是我们的行迹暴露了吧!”

    北语暗暗点头,小声回应道:“有可能,先别急,看看再说。”

    正在凡川和北语交流的同时,只见那兽兵队长突然转身紧盯着凡川和北语,有些气愤的厉声道:“你们两个叽叽喳喳的说什么呢!别愣着了!你们现在全都跟着队伍去第九区,把那些奴役尸体清理了!快去!”

    兽兵队长说完话,随即伸手将凡川和北语拉进了队伍中,接着自顾自的带着队伍离开,而凡川和北语也就这样一头雾水的跟着队伍离开。

    在行走的路途中,凡川越来越疑惑,因为此时这行走的路途正是自己和北语昨晚前来的路途,只是在兽兵队长的带领下,没有碰壁而已。

    “难道兽兵发现了我们?再将我们送回原来的那个奴役区?可是不对啊,若是发现了,不是会立即将我们抓起来吗?”凡川自顾自的思索着,但心中却不知为何有了一丝丝的不安。

    终于,在兽兵队长急行的带领下,一队兽兵连带着凡川和北语终于来到了所谓的奴役第九区。

    凡川定睛一看,这第九区竟然就是自己和北语昨天待过的奴役区,可是和昨天不一样的是,此时第九区里异常的安静,没有奴役在干活,可当凡川的视线向地面上看去之时,背后瞬间一阵阴凉,因为此时地面上堆积着很多具奴役的尸体,散落在各处,血迹甚至还未凝固,全都横死在了这里。

    停下了脚步的兽兵队长,再次大吼了起来,对着一队兽兵包括凡川和北语,大声道:“这些奴役们窝藏敌人,已被全都处死,让你们来清理尸体,是天丙统帅的命令,意思是让你们这些监工都坚守好自己的岗位,如果发现可疑者入侵,立即禀报,否则,下场和他们一样!”

    兽兵队长说完话就离去了,剩下了诸区的监工们面面相觑。

    待兽兵队长走远之后,其中一名监工突然“呸”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哼,仗着自己是天丙统帅的一条走狗,竟然也敢命令我们,还让我们来清理这些下三滥奴役的尸体,哼,早晚有一天,老子弄死你这条走狗!”

    “对!我们平时这么尽忠职守,如今却让我们来清理尸体,还说什么连同我们也杀了的狠话,哼,我看这天丙统帅跟这条走狗一样,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行了行了,你们别说了,小心隔墙有耳!”

    “老子就说了怎么了吧!当初老子跟着兽王大人征战天下的时候,还特么从没有受过这份窝囊气!”

    几名监工开始相互抱怨了起来,可却从没有谁先站出来清理尸体,这让凡川和北语也很尴尬,不知是该附和叫嚣,还是老老实实的清理尸体。

    不过,凡川的心思并没有在此,因为在刚看到这些奴役尸体的时候,凡川就注意到了,这些奴役们正是昨天还活生生的人,怎么今天就成了尸体,在凡川的心中,这个疑惑过于牵绊,而且揪人心头,殊不知是自身暴露了连累了奴役们,还是如何。

    为了让自己冷静下来,凡川一直不停的深呼吸着,一旁的北语见状,没有说话,而是紧紧的攥着凡川的手,示意凡川不要冲动。

    接着,只见北语突然松开了凡川的手,向着那些监工走了过去,叉起了腰,故作男人状,压低着嗓音出声道:“各位兄弟,殊不知这些奴役是犯了什么错呀?怎么全都给杀了?这不是延误兵营的建设进度吗?”

    听到北语的问话,凡川的心都提起来了,生怕北语被对方给识破,不过还好,在北语的话音落地之后,只见那监工中的一名头领缓慢走出了人群,先是看了北语一眼,并没有怀疑和恶意。

    接着只听那监工出声问道:“兄弟,你竟然不知道怎么回事?敢问兄弟是管辖哪个区呢?”

    “噢,兄弟我管辖奴役第一区!”北语依旧压低着声线道。

    “是这样啊,那怪不得!”那监工点了点头,继续出声道:“你们在一区离得远,想必不知情,其实我也是听其他兄弟说的,说是这些奴役因为包庇敌人,而且还聚众造反杀害了本区的两名监工,这才遭到了天丙统帅的屠杀。”

    “敌人?什么敌人啊?”北语故作不知情的样子。

    那监工听到北语的疑惑,也是先沉思了一番,但接着又出声道:“具体嘛,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是说从外星球来的敌人,对方实力还挺强,要不然咱们天丙统帅怎么还会下达这样的命令,这命令下的连我们这些老家伙的面子都不顾了!哼,真是的!”

    听到这里,凡川心中已有定数,看来自己和北语的行踪早已被对方所知晓,可是让凡川疑惑的是,既然知晓,昨天为何相安无事?反倒今天连累屠杀了这些奴役呢?

    正待凡川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一旁的北语又出声问道:“既然咱们天丙统帅知道这敌人的行踪,为何不速速擒住呢?”

    …………

    

    领全额红包,拿万元大奖

    最新热销t>

    if(q.stora(\readtype != 2 && (\vipchapter < 0)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