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九十章:兵营之谜
    “那好,语儿,接下来我都听你的,你让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凡川坚定的出声道。

    “你早该这样了,虎头虎脑的!”北语笑骂道。

    接着,凡川则跟着北语再次混入了劳作之中。这一整天的时间,凡川和北语两人不是搬运巨石,便是帮忙开垦荒地,一直忙到了夜幕降临。

    天色渐渐的黯淡了下来,此前都在劳作的劳役们也都缓慢的停下了手中的劳作,疲惫不堪的坐在原地,好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凡川和北语不知其然,但也随从着众劳役一样,抽身坐在了地面上。

    果然,就在众人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劳作之后,只见有几名兽族监工从人群中走了出来,接着对着众劳役出声大喊道:“今天到此为止,下面开始领饭,吃完赶紧滚去睡觉,明天一早还要开工!”

    监工的话音刚落,只见劳役们便蜂拥般的向着监工涌去,原来在监工的身后此时正推出了一辆石车,石车内有一个深陷的凹槽,凹槽里装满了食物,有肉有汤,还算是丰盛。

    可凡川却觉到,向石车涌去的劳役中大多数都是凡人,虽也有少量的修真者,但也是那些刚入修真的修真者。而拥有第二层灵真期和第三层天真期的修真者则对石车不屑于顾,反倒是自顾自的盘膝而坐,或是修炼,或者静养。

    凡川知道,那些不为石车所动的修真者,实则是在潜心修炼,想要使得自身可以辟谷,即使不用进食,也可用真气保身。

    眼下尴尬的是,凡川不知道自己和北语该不该前去石车领饭,带着这种疑惑,凡川看向了北语。

    只见北语先是对着凡川摇了摇头,随即学着那些修真者的样子,盘膝而坐,开始静养了起来。

    凡川明白了北语的意思,想必如今靠近石车,万一再被兽族监工觉异常,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倒不如学着那些修真者盘膝而坐,反正自身早已无需凡人的五谷杂粮来维持生命了。

    就这样,一直到了后半夜,那些吃完饭的凡人劳役早已跑去一间用巨石垒起的建筑内睡觉去了,而那些修真者也有个别数意志不坚决,只支撑了数个时辰,也都跑去睡觉了。凡川放眼看了一遍,唯剩下不多数的修真者,果然都是拥有第三层天真期的修真者。

    随着深夜的降临,那些兽族的监工和头领也都回到了帐内睡觉,只剩下了兽族的小兵小将负责守夜。

    趁着黑夜大部分人都去休息的当下,凡川缓慢的站起身,向着四面八方多看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顿时让凡川身心一惊,原来白天的时候只顾着劳作,并没有仔细的观察地形,如今四周空荡,倒也方便视线的挣脱。

    凡川看到,在方圆数百里之内,竟都有火把闪现,每隔二三十米就有一把火把闪现,按照十字方位双双排开,延伸之长视不可见,攘括的面积甚是庞大,很是震撼。而且在每一块火把聚集之地,必有兽兵严加把守,想必所护之帐内定然也是头领级别的人物。

    “看来眼下这帐内所睡的只是这一块的一个小小的头领和监工,本是不足为惧,可……白天幸亏没有动起手来,不然这……”凡川心想着,不觉间为此震撼不已。

    一旁的北语觉凡川正四处张望,便同样起身看了一眼,同样为此震撼不已。

    “语儿,你说兽族在这里大搞建筑,又同时开垦荒地,所是为何?还有,眼下这个兽族部落是属于哪位兽王的?灵儿又在哪里?”凡川一副求解的眼神看向北语。

    北语则是摇了摇头,出声应道:“你问我也是白问,我也是第一次来这里呀,不过,我虽然不知道这是哪位兽王的部落,也不知道你的小娘子在没在这里,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这里一定不是兽王所居住的地方。”

    “恩?此话怎讲?”凡川不解。

    北语先是叹了一口气,接着出声道:“之前真没想到,你怎么这么笨呢?你想啊,既然是兽王,怎会居住在这还未完工的地方?这四周又没有战乱的痕迹,所以说……”

    “所以说这里只是某位兽王所要新建的宫殿?”凡川抢答道。

    北语白了凡川一眼,出声道:“这会像是宫殿?说你傻你还真是傻,你再仔细看看这布局像什么。”

    凡川只好眯着眼睛,再次环顾四周,同时口中喃喃自语道:“像……像什么呀……好像是……是……”

    “是兵营!”一声干脆的声音传来。

    “对噢!好像就是兵营,这罗列的方位该就是兵营啊!哎……不对……”凡川自言自语着,随即迅的转身看去,竟看到一位浑身脏乱不堪的少年站在了北语的身后。

    而凡川刚刚那句“不对”实则是在说刚刚那句传来的“是兵营”的声音不像是北语,实则果然,这声音是从眼前这位少年口中所出。

    北语也甚是不解,但见这少年并没有敌意,于是则对着凡川挤了挤眼,两人便带着少年找到了一个隐蔽的所在,三人齐身蹲下。

    看着少年一脸质朴的样子,很是惹人怜爱,只是这一身脏乱不堪的打扮像极了一个小乞丐,想必平时也是受尽了折磨。

    不过凡川还是习惯性的探视了一下少年的气息,原来少年仅仅只是一介凡人之体,并不是修真者。一个凡人少年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下还可以坚持,也是让人有些敬佩。

    “小兄弟,你刚刚说这里是兵营?你是怎么知道的?”凡川看着眼前的少年,温和的出声道。

    少年先是对着凡川点了点头,接着出声道:“因为我在这里干活已经很久了,自然知道他们想要建造的是兵营。”

    “噢?你在这里已经很久了?有多久?”北语不禁出声问道。

    接着少年看了一眼北语,目光有一瞬间的呆滞,似被北语的容貌所吸引,但还是立即出声回答道:“我随爹爹前来,原是东固星球上瑾花城里的居民,但在之前,城里突然来了一群戴面具的人,把我们城里的壮年都给抓来了,然后就带到了这里干活!后来我才知道,那些戴面具的人就是那些兽头人身的妖怪!”

    “什么妖怪不妖怪的!妖是妖,兽是兽,别相提并论!”一旁的北语有些尴尬的斥责了一声,吓得少年赶紧躲在了凡川的身后。

    “好了,语儿,他又不懂。”凡川安慰了一声之后,随即转身看向少年,接着出声道:“小兄弟,你刚刚说你是东固星球上瑾花城里的居民?”

    少年点了点头。

    “瑾花城……我也去过。”凡川自言自语着,回想起来当初自己孤身一人刚到东固星球之时,也是在瑾花城里别过,当初自己还承蒙瑾花城居民指路之恩,如今想起来,难免有些感伤。

    “大哥哥,你也去过瑾花城?我……我怎么不知道。”少年瞪大着双眼盯着凡川道。

    “罢了罢了,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凡川挥了挥手,接着又看向少年出声问道:“对了,小兄弟,你爹爹呢?还有你的那些乡邻呢?他们都还好吗?”

    听到凡川的问话,少年默默的低下了头,然后又摇了摇头,出声道:“不好,我爹爹早些年便因过度劳累而去世了,而我那些乡邻也有一大半因此而死。”

    “这些兽族真不是东西!竟连凡人都要加害,实在是可恶!我现在就去杀了那监工!”凡川愤怒的作势就要站起身,可却被一旁的北语给拉住了。

    “语儿,你别拉我!让我去杀了那监工!”凡川生气道。

    “可以,你现在完全可以杀了那监工,你也完全可以杀了这兵营的所有兽兵,对你来说,都不费吹灰之力,可你想过吗?兽王并不在这里,你的灵儿也可能不在这里,你这样打草惊蛇只会害了你的灵儿,而且让我们接下来的路举步维艰!”北语好像真的生气了,语气间很是不留情面。

    凡川虽有愤怒,但深知北语话里的意思都是为了自己好,于是在略显尴尬之下,凡川再次蹲下了身,然后对着北语出声道:“语儿,对不起,我只是太生气了,而且还很担心,你知道吗?我的叔父大人凡群真人曾告诉过我,以前的兽族还会忌讳大兽王的皇室血统以及想要要挟皇室后人,可如今他们已经大肆进攻和屠杀了,我怕……我怕灵儿……”

    “我明白,这些你不用说,我都明白,因为早在之前,我又偷偷的对你用过读心术,你所说的这些我都了解,不过,你不用担心,我想那位挟持灵儿的兽王自然了解你此时的现状,他把灵儿留在手中对你来说,那是一个质子,一个可以随时送得出去的质子,所以他不会在见到你之前就伤害灵儿的,你懂我的意思吗?”北语细心的解释道。

    凡川沉默了一会儿,随即点了点头,表示了解。

    接着只听北语突然话锋转移,看着一旁一脸迷茫的少年质问道:“小兄弟,你可不可以说一说,别人都避我们而远之,可你却为什么要主动接近我们呢?”

    …………

    还在找”凡川之旅”免费?

    百度直接搜索: ”” 29万本热门免费看,用,看很容易!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