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四章:周而复始
    因为晶涟羽戒里存储着多套衣物,凡川便想还是先找到一身衣物穿上,免得尴尬,可是一个新的问题又出现在了眼前,那便是晶涟羽戒属于修真界之物,如今自身没了真气,那该如何开启晶涟羽戒?

    一番思索无果,凡川便试图利用仙气开启晶涟羽戒,于是在凡川的心念动处,突然金芒闪现,华丽如霞光一般,准确的刺在了晶涟羽戒的表体上,接着只听“砰”的一声巨响,一阵刺鼻的青烟升起,晶涟羽戒破裂了。

    随着青烟的消散,凡川看到晶涟羽戒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连同之前南雅锦所赠的相思之戒,也随之消失不见了,而在凡川的脚下,则罗列出了一堆挨着一堆的物品。

    有着多把冷兵器,还有多套衣物,更有着诸多件凡川叫不上来名字的修真法宝,以及一些修真心得等等之类的杂物,满满的堆满了地面,凡川连抬脚的缝隙都没了。

    “我去,这……这是什么鬼!”

    凡川惊呼了一声,愣了一下,心想道:“难道是仙气过于霸道,直接毁了这修真界的储物戒指?这些东西全是戒指里的?”

    对于初次接触纯正仙气的凡川而言,这一切的答案都是模棱两可,凡川也没有那个心情过于追究,毕竟眼下这些琐碎的事情不值得留恋。

    凡川也没有多想,毕竟当初晶涟羽戒也是由自己在孤真派的师尊言慕岸所赠,如今自己已为仙人,留着这晶涟羽戒也已无用处,自我安慰了一番之后,凡川便挪动了一下脚步,闪开身,在地上挑了几件合身的衣物,身上穿了一套朴素的青色长衣,其他几套则被凡川存放在了绝殃所赠的锦囊之中。

    而地面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修真法宝和修真心得,凡川则无心顾忌了,随之只见凡川抽身闪动,一道金芒从凡川的手指之中闪现,如一闪即逝的星辰一般,瞬间将至在了不远处的地面上,接着又是一声巨响,只见那地面在仙气的压力之下,陡然出现了一处深陷的坑洞。

    接着凡川便将那些零碎的修真法宝和修真心得,以及那些冷兵器和杂物全都埋进在了深坑之内,等所有杂物全都埋进了深坑之后,凡川这才为深坑填满了土,一切看起来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待处理好了这一切之后,凡川则潜心的盘坐在地,再次利用神识打开了绝殃所赠的锦囊,试图从中找取一丝关于仙术的修炼心得。

    果然,在凡川的不懈努力之下,真的从中找到了一丝蛛丝马迹,那是一块类似灵集简的物品,只是相比较之下,比灵集简华丽的多了。

    凡川小心的取出这件物品,收回了神识,然后利用仙气将其开启,瞬间,以凡川为中心的四周开始浮现出层层如波纹的金芒,在金芒的簇拥之下,凡川像极了得道的圣人一般,华丽而高贵,只是凡川这一身朴素的长衣有些出入。

    随着金芒的层层闪现,在凡川双眼的正前方,突然空间出现扭曲,随之类似一幅画出现,如卷轴一般,一页一页的打开,而一些密密麻麻的文字,也逐渐进入了凡川的视线之内。

    看到有文字出现,凡川立即聚精会神,生怕错过一丝机会。

    如卷轴的第一页则是写着八个醒目的大字:“得道成仙,方有始终。”

    接着,卷轴的第二页开启,那些密密麻麻的字好像是在跳动,只是存在几秒钟,便会消散,不过虽是这仅仅的几秒钟,已足以让凡川一字不差的记了下来。

    这卷轴的翻动足足历经了三天两夜,而凡川则盘坐在了原地三天两夜,直至第三天的晨光破晓,卷轴这才无声无息的消失不见,从而化为了那块看似灵集简的物品。

    凡川揉了揉双眼,缓缓的站起身,深呼吸了一口气,像是睡了一个懒觉一般,身上的关节噼噼啪啪的作响,待气息安稳了之后,凡川这才如释负重的点了点头,脑海中深记下了那些密密麻麻的字。

    原来这类似卷轴的物品,其效果真的和修真界的灵集简差不多,正是记载仙界之术以及仙阵运用的技巧,还有仙人修炼的境界之别,可谓是仙界的百科全书。不觉间,凡川很是深深的感激绝殃,若没有绝殃所赠这锦囊,凡川真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之好。

    由那类似灵集简的卷轴之中,凡川得知,原来仙人的修炼分为五个境界,第一境界便是初仙境界,第二境界为浮仙境界,第三境界为隐仙境界,第四境界为净仙境界,而最高的第五境界则是所谓的仙帝。

    但是从卷轴其中凡川得知,如今的仙界之内,还未有哪位仙人突破到第五境界,从而高居为仙帝,最高的也就是第四境界隐仙之境,且整个仙界之内只有两名仙人有此境界,卷轴之中还有备注,能拥有净仙之境,那便拥有仙君之位。

    只是有一点让凡川搞不懂,这仙君之位和仙帝之位,又有何区别?

    在凡川的仔细思考之下,凡川还从中得知了绝殃身为仙人时的境界,乃是隐仙之境,而绝殃的徒弟齐亢,则是浮仙之境。凡川也知道自身如今的仙人修炼境界,正是仙界最低等的初仙之境。

    看来仙人的修炼极为艰难,想要突破一层境界,甚至需要花费千年的时间也不在话下,也许,修炼至尽头,都没有突破一层境界。

    不觉间,凡川对绝殃更多了一份敬畏之心,而对绝殃的徒弟齐亢,也多了一份崇拜之心。

    从此卷轴中,凡川更多的还是了解了仙术修炼以及仙阵运用的技巧,毕竟这些才是凡川当下所必须得知的。

    但是关于仙术修炼以及仙阵运用的记载过于繁多,不是一时间便能全都领悟得了的,当务之急,凡川只从其中挑出了自己当下所需之术,那便是仙术挪移,类似于修真界的瞬移,但远比瞬移要强大的不是一星半点。

    从手法开始,凡川便按部就班的进行着,随着一道道仙气从凡川的手指之中流走,凡川便看到了希望,于是心念之间便开始确定自己的目的地,那便是当时自己和北语分散的位置,位于东固星球神源门的边界之地。

    随着仙气的打量汇聚,凡川开始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轻浮了起来,飘在空中迎风而动,像是一片叶子一样,完全没有自主控制能力,只能顺应四周的变化而变化。

    凡川有些担忧,因为凡川记得,以前在看到齐亢布阵仙术挪移的时候,在齐亢身体的上空之中会出现一个类似漩涡的存在,可如今凡川抬头看了看,不仅没有类似漩涡的存在,而且自己的身体还在不受控制的摇摆不定。

    着急之下,凡川赶紧紧闭双眼,仔细的回忆着卷轴里所记载的步骤,生怕自己做错了某一步,可任凡川如何思来想去,就是找不出一丝出错之处,这让凡川有些慌乱了。

    正在这慌乱之下,凡川耳边突然响起了嘶哑的风声,以及从天而降汹涌的力量,凡川立即睁开双眼,向着上空望去,果然,只见凡川紧皱的眉头松开了,英俊的脸上浮现出了笑意。

    那类似漩涡的存在终于出现了,而那嘶哑的风声以及汹涌的力量便是从漩涡之中传来,凡川想都没想,迫不及待的将身体钻入了漩涡之中。

    在临进漩涡的一瞬间,凡川只是感觉到了身体猛然一紧,随之便恢复正常。

    凡川记得,之前齐亢在带自己仙术挪移的时候,还特意把自己的身体用仙气禁锢了起来,生怕受不了这仙术挪移之中的强大压力,连同凡群真人一样,只是进了仙术挪移之后,便失去了知觉。

    可是,此时的凡川却是异常的清醒,不仅没有感受到压力,且如履平地,只是有一点不同的是,耳边嘶哑的风声一直未断,忽大忽小,像是在穿梭之中一样。

    凡川仔细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已没了实体的环境存在,全是虚无缥缈,和之前的天劫灵境很是相似,只是不同的是,天劫灵境里全是刺白的颜色,而在这仙术挪移之中,四周的颜色却在快速的转变,时明时暗,应接不暇。

    好奇之下,凡川伸手触碰了一下四周的虚无,惊讶的是,表面看起来虽是虚无,可凡川的手指之间却感受到了凛冽的风,有些刺骨,更多的是由风而刮出来的疼。

    随着时间的流逝,凡川明显的感受到了体内的仙气也在快速流逝,不过与真气所不同的是,虽然仙气在体内流逝,可却是源源不断,凡川并没有那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反而有种初次使用纯正仙气的舒畅之感。

    凡川记不得过了多久,但印象中也许只有短短的几分钟而已,随着眼前的虚无逐渐变化为真实,凡川好像看到了什么。

    耳边的风声逐渐小了,而四周那些虚无也逐渐被真实取代,凡川低了低头,发觉到自身正在半空之中飘荡,眼下已看得清所有地貌,绵延不绝的山脉,以及密密麻麻的树木,还有不远处模糊的城池,这一切对于凡川而言,很是熟悉。

    此地正是当时凡川与北语分别之地。

    惊喜之余,凡川迫不及待的抽身闪动,瞬间,便已真真实实的踩在了地面上,熟悉的味道,熟悉的天地,熟悉的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