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一章:天劫来临
    在凡川的嘴唇碰到南雅锦和樱白的额头之时,两个女人都紧闭起了眼睛,也就是在两个女人闭起眼睛的这一刻,凡川腾出了两只手,轻轻的点在了两个女人的后背上,只见一缕淡淡的金芒闪现,如清水泛起涟漪一般,与此同时,两个女人的眼睛便没有再睁开,且身体也软软的趴在了木桌上。

    凡川使用仙气将两人致昏。

    凡川的这一动作并没有惊动北语,反而北语格外的安静。

    随后凡川便起身望向了揽月楼的左后方,轻声道:“宫大哥,可以出来了。”

    随着凡川话音的落下,只见宫汘从揽月楼的左后方跳将出来,神情有些慌张,但步伐却很稳健。

    “凡川兄弟啊,你……你这样做不好吧?”宫汘走近了出声道。

    凡川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道:“我也没有办法,这一遭实在过于艰险,我不想连累她们。”

    宫汘认同的点了点头,出声道:“是啊!哎,兄弟我还真为你担心,若不是你这次急着离开,兄弟我真想与你再大醉一场。”

    “呃……”凡川有些尴尬的出声道:“宫大哥,等我从南异回来,定然陪你大醉一场,只是如今,就拜托你要照顾好雅儿和小白了……”

    宫汘拍了拍胸膛,坚定的出声道:“放心吧,交在我身上。”

    “如此,便多谢宫大哥了……”说着话,凡川欲躬身施礼,却被宫汘给拦住了。

    “兄弟之间怎么这么客气!去吧,知道你着急。”宫汘松开了架着凡川的手。

    凡川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了北语,眼神交汇之后,北语点了点头,随即站起了身,随着凡川离开了揽月楼。

    出了揽月楼之后,凡川没有再去找凡群真人,也没有再停留于神源门,毕竟兽兵的侵袭已经落幕,只是对于凡川而言,多了些伤感罢了,有些留恋,但却不得不前行。

    “语儿,你跟着我去南异,害怕吗?”凡川看着身边的北语,温柔的出声道。

    听到凡川的话,北语先是错愕了一下,随即出声道:“嘿嘿,你很少叫我语儿啊!挺好的,你既没有拒绝我跟你去南异,那么便说明了你相信我不会害怕,不是吗?”

    “呃……”凡川点了点头,继续出声道:“看来什么都瞒不过你……”

    “哈哈,你才是个傻男人!”北语笑着,转头看向了远方,有些感伤的出声道:“亲爱的,我自从西解星球跟你出来之后,便以你为家,你不用担心我什么,毕竟我之前还是一界之主,没有你想的那么脆弱,只要是能在你的身边,我便是最大的知足了。”

    听到北语的话,凡川沉默了许久,心中是倍加感动,但在某些时候,那些感动却又无法用言语表达。

    “语儿,谢谢你,谢谢你的不离不弃。”

    “傻男人,你就是傻男人!”

    随着凡川和北语两个人的一番感触和唏嘘之后,凡川便带着北语离开了神源门,准备踏上了去往南异星球的旅程。

    这一次的南异之行,凡川不再依靠隐宗的帮忙,因为凡川之前还封印了一名元郎兽王部落的镇魂护法,此时由他前来带路,那自然是再好不过。

    不再停留,凡川便打开了晶涟羽戒,取出了那把封印着镇魂护法的冷兵器,但由于所属晶涟羽戒里的物品,都需用真气开启,于是凡川便收回了仙气,准备抽出真气前来开启冷兵器。

    可是,就在凡川刚刚抽出仙气,一道紫芒刚刚闪现之时,突然,在凡川的四周出现了异样,以凡川的身体为中心,四下里全是闪现着道道刺眼的金芒,且光芒极其之刺眼,这是凡川从来没有遇见过的景象。

    “这……这是什么?”

    凡川不自觉的出声道,可是当凡川这句话说完之后,只见原本站在凡川身旁的北语却突然被金芒给隔开了很远的距离,像是过强的压力将北语给顶开了一样,气氛一瞬间变的极其诡异。

    凡川知道自己此时根本没有使用仙气,为何会出现金芒,这让凡川很是费劲,可接下来的改变,让凡川更为费解。

    随着四下金芒的溃散,越来越多的汇聚已经将四周照亮,而且凡川在不知不觉中,意识竟然开始模糊了起来,不知道原因是什么,手中的冷兵器也随之掉落在地,凡川最清晰的感觉便是,浑身无力,抽不出一丝力量,身体已经完全不受控制。

    这一刻,凡川开始害怕了起来,面对着未知的境况,凡川竟无计可施。

    眼看着北语离自己越来越远,最为关键的是,凡川可以看到北语在努力张嘴说着什么,可却听不到任何声音,自己的听觉竟然在一瞬间濒临了空白,四下里开始安静了起来,只有仙气“唰唰”的涌动之声,凡川感觉自己就像是处在了一个无人之地一样。

    在这万分紧急之下,凡川突然像是想到什么,身体想要挣扎,却是没办法触动分毫,不知不觉间,只见凡川的双眼开始微微的闭了起来。

    四周处于一片死寂,凡川的眼睛彻底的闭了起来。

    一切就像是梦境,完全没有给人任何的准备,凡川便像是被这梦境自由摆弄的玩偶一般,什么都不知道,便沉沉的睡去了。

    时间过去了很久。

    在凡川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竟发觉自己来到了一处荒芜之境,四周包括天空和地面,全是一体的刺白,什么都没有,如同处在云雾之中,轻盈中却是实体存在。

    凡川第一眼便觉得当下的场景似曾相识,细细回想之后,凡川突然一拍大腿,惊恐的出声道:“这……这不是天劫灵境嘛!”

    是的,就在凡川的潜意识里,对这个场景极其的熟悉,那便是之前在北原星球夜月门的时候,淮臣曾以散仙之体渡劫飞升的场景,便是这等天劫灵境,也是在那次天劫灵境,凡川得到了那个随身的伙伴,灵境神兽小黑,只是如今小黑在流澜剑里修行,而流澜剑则在南雅锦的手上。

    看到天劫灵境的出现,凡川起初是很诧异,但当想起自己已为仙人之体后,便冷静了下来,毕竟身为仙人便需要经过天劫灵境的考验,只是让凡川疑惑的有两点,那么就是一为何之前没有遇见天劫灵境,而是在这里遇见,二则是通过天劫灵境之后,是不是就会去往仙界,从而来不得这修真界,如果真的是那样,凡川更不愿去往仙界,毕竟当然救宛灵是凡川的心头大事。

    但眼下的情况而言,并不是凡川想要什么,便可以得到什么,但且不说去不去往仙界,但说这能不能通过天劫灵境的考验还是一回事,或者说,不通过天劫灵境的考验又会如何?

    “现在该去哪里……”

    凡川自言自语着,却不知下一步该如何,回想着当初淮臣的遭遇,凡川略感惆怅,不单单说当初看到淮臣的那种痛苦,时至今日,凡川还是无法理解,这天劫灵境到底是做什么的,不过事已至此,惆怅已惘然。

    带着无比忐忑的心理,凡川缓慢的行进着,因为四下里全是迷雾,凡川找不到任何临界点,也不知道下一步该去向何处,这种迷惘只能缓慢的行进,却不知道目的地。

    随着凡川步伐的加快,凡川注意到,在这个诡异的环境下,还是有一点可以寻摸的,那便是空气中迷雾,因为凡川注意到,随着自己的行进,迷雾总会跟着自己的身体游走,自己若是停下来,那么迷雾也跟着停了下去,很是奇怪。

    为了一探究竟,凡川试着从体内抽出真气,可是凡川奇怪的发现,真气已然消失,体内只有仙气,以及兽元力和化魂之力。

    真气的无缘无故消失,让凡川有些慌张,但眼下气氛的诡异,凡川又不知道从何处找到突破点,只能盲目的行进。

    缓慢的,凡川突然发觉到了一种奇怪的现象,那便是四下里的刺白开始转变颜色,从起初的刺白,缓慢的转变成了灰暗色。

    像是明媚的天空中,突然多出了乌云一般,像是想要下雨的节奏。

    凡川不敢鲁莽,于是便停下了脚步,想要一探究竟,就在此时,突然一阵狂风吹来,凡川措手不及,身体不自觉的向后倒退了数步,随之,凡川看到,在不远处,竟飘来了一团类似棉絮的东西,丝丝条线缠绕的棉絮。

    一瞬间,凡川只感觉到了后背一凉,想起来了当时淮臣的样子,便是被不知情的东西缠绕着。

    一时间,惊慌之下,凡川便想要躲闪,可是任由凡川如何躲闪,那丝绵便是跟着不放,似乎是下定决心想要缠绕在凡川的身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和体力的流逝,凡川明显的感觉到了体力不支,已经不能再作动弹,而那类似丝绵的东西,依旧在不依不饶。

    凡川看到这一幕,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该愤怒些什么,于是便什么都不再想,停下了身体,闭上了眼睛,静静的想着什么,任由那丝绵缠绕在身。

    “簌……”

    一声响声响起,类似丝棉的东西,缠绕在了凡川的周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