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八十章:使命使然
    “恩?请凡群?请他干嘛啊?”疯老不明的出声道。

    凡川微笑着,伸手推了推疯老的肩膀,故作求状的出声道:“疯老前辈,您就帮我这个忙好不好?相信我一次?”

    执拗不下,疯老只好有些灰头土脸的离开了,听从了凡川的要求,前去请来凡群真人。

    而此时的战场上,虽是剑拔弩张,但气氛却是多了几分怪异,就在凡川出声制止停手之时,战场上的敌对双方竟同一时间选择了停战,为这一举动,凡川在观察着所有人的面目神态,特别是兽兵统领,可惜的是,这些兽兵基本上都戴着黑色的面具,即使有个别没戴面具的,也是被神源门修真弟子给击落的。

    一番观察之后,凡川看向了身边的北语,轻声道:“北语,你刚刚与他们交手之时,可否发觉到异常?”

    凡川总感觉这次袭击的背后有着一个更大的阴谋,不像凡群之前所说的那么简单,不过只是一种感觉,凡川无法落实。

    北语沉思了一番,回声道:“恩?异常?没有吧!不过……”

    “不过什么?”

    “不过,这些兽兵好像势在必得,完全没有惧意,甚至有多名兽兵选择自灭来取得战事的进展。”北语认真的出声道。

    “自灭?也就是说,这些兽兵根本没有打算要活着回去吗?”凡川疑惑道。

    “恩,是的,是这个意思。”北语连连点头。

    得到了答案之后,凡川的疑惑更多了,看来之前北语从镇魂护法读心得知的并不假,镇魂护法根本没有想要带自己回到南异兽族的想法,反而就是想要就地歼灭,这种情况的发生与凡群真人所描述的有冲突,这其中,一定有原因。

    “难道南异星球上发生了什么?以至于……”

    凡川在心里想着,这时,身后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同时,凡群真人的声音传了过来。

    “凡川,这么着急找老夫来,所是为何?”

    听到凡群真人的话,凡川暂且收起了凌乱的思绪,回头看向了凡群真人。

    “真人,时间紧迫,我就长话短说了,这些兽兵暂且杀不得,不如全都俘虏起来,一一审问,我感觉,这其中好像有着更大的阴谋。”凡川直截了当的出声道。

    “噢?更大的阴谋?你怎么……”

    “真人,现在没有时间解释了,若是您肯相信我,那就听我的,全都俘虏,眼下我需得速速前去南异星球。”凡川打断了凡群真人的话。

    “这么着急吗?”凡群真人欲言又止。

    “是的。”凡川果断的点了点头。

    凡群真人沉思了一会儿,随后微笑着出声道:“那好,如今你的能力已在老夫之上,老夫不能帮你什么了,既已如此,多加小心。这里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了。”

    凡川再次转身看了一眼唯剩的兽兵,个个身心俱疲,在面对如此庞大的神源门威视之下,想必挣扎不久了,这也让凡川可以放心离去了。

    不过有些细节凡川还是想要提前说清楚,于是凡川再次看向了凡群真人,出声道:“真人,可否随在下去那里说话?”

    “恩,好。”

    在凡川的带领下,凡群真人来到了神源门的主殿之内,此时主殿里空无一人,略显空凉。

    见已没有外人在场,凡川先是对着凡群真人躬身施礼,随后出声道:“叔父大人,有一事,我必须提前说清楚。”

    “贤侄请讲。”

    “恩,是这样的……”凡川淡淡的沉思了一番,继续出声道:“在我看来,如今事态的发展并不是叔父大人之前所讲的状况了,我害怕兽族有着更大的阴谋,但具体是什么阴谋,这便是需要我亲自前去南异兽族,一探究竟了。”

    “可是,你心里……有什么打算吗?”凡群真人面露担忧之色。

    凡川摇了摇头,出声道:“没有打算,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不过,我有些担心……担心您……我怕……”

    “哈哈,贤侄多虑了,老夫虽不能主动进击,但固守还是没有问题的,这个,贤侄就无需多言了。”凡群真人自信的出声道,同时抬手捋着那几根稀松的胡须。

    凡川点了点头,虽然表面上认同了凡群真人,但是内心还是担忧不断,不过眼下又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这一刻,凡川真的感觉自身的使命感出现了,与使命感同时出现的,还有疲倦和有心而无力。

    就算不是为了凡群真人口中那个所谓的家族,单单只为了宛灵的性命,南异星球这一遭,凡川也是无从拒绝。

    “如此,那便不多言了,叔父大人保重便是。”凡川作揖后欲离开。

    待凡川刚刚起步,却遭到了凡群真人的阻拦。

    “贤侄,且慢……”

    “恩?叔父大人还有何事交待?”凡川疑惑的转过了头。

    凡群真人欲言又止,自我挣扎了许久之后,这才出声道:“贤侄,关于你父亲……”

    “停,叔父大人,这个话题我们就暂且不说了,我和赶时间。先行告辞了……”凡川再一次打断了凡群真人的话,随后便一个闪身离开了神源门的主殿。

    再次隐现之后,凡川已来到了刚刚的战场位置,此时战场上混乱不堪,看来疯老和枢老已经带着众弟子实行了凡川的计划,只是有些兽兵过于坚韧,怎么说都不愿被俘虏,从而选择自灭,造成了不小的修真者伤亡。

    甚至有些兽兵想要做着最后的反抗,只是在面对此时气焰过于强大的神源门之下,仅仅只是一番挣扎,便已缴械投降。

    凡川虽不懂得如何带兵打仗,但是凡川知道,士气非常重要,眼下便是最好的证明。之前在凡川出声制止停战的时候,兽兵的战势还处于相持不下,但仅仅只是一会儿的停战,气势便已在悄无声息之中改变。

    不过这一切早都在凡川的意料之后,毕竟当时的兽兵已在包围之下,只需短暂的停战,便可以让其看清四下的战况,从而触动心理的防线,这也是凡川的计划之一罢了。

    再无暇关注这些,凡川看向了北语,南雅锦,和樱白,二话不说,闪身来到了三人的背后,依次附在三人的耳边,轻轻传话一番。

    随后三个女人很听话的同时点头,接着便随着凡川离开了战场,来到了神源门的后山处,凡川记得这个后山,便是当初自己跟着宫汘第一次来到的揽月楼,也是在此遇到了凡若,而刚刚也是樱白在此布阵。不过此时这里一片寂静,一个人也没有,当然,兽兵也没有从这里的阵法行进,所以此时的揽月楼异常的清静。

    凡川什么都不说,便带着三个女人走进了揽月楼内,缓慢的,凡川让三个女人依次落座,最后自己也缓慢的坐下,神情严肃。

    樱白终于憋不住了,好奇的出声道:“凡川,你带我们来这里,到底是要干嘛啊?”

    樱白的话匣子打开了,南雅锦自然也随声道:“是啊,那边战事还未落幕,你不会只是想要带我们前来观景吧?”

    唯独北语没有出声,且此时的北语正深情的看着凡川,似乎凡川想要做什么,一切都已在她的掌握之中。

    毕竟北语拥有读心术。

    听到樱白和南雅锦的问话,凡川于心不忍,但是表现必须坚定和严肃,无奈之下,凡川只好出声道:“雅儿,小白,我……我又要离开了。”

    听到凡川的话,南雅锦和樱白不仅没有惊慌失措,反而是激动异常,两人兴奋的同时出声道:“真的啊?去哪里?我们终于可以一起离开这里了!”

    看来南雅锦和樱白是误会了凡川的意思,以为凡川会带上她们俩。

    凡川很是无奈和尴尬,但表现依旧是坚定严肃的出声道:“雅儿,小白,你们听我说,我这次要去南异星球,且此行异常艰险,你……你们俩不能去!”

    “什么?”

    “你!你又想抛下我?”

    南雅锦和樱白两人几乎同时站起了身,表情十分生气。

    见两人起身,凡川只好也站起了身,挨个走到了两人的身边,将双手放在两人的肩膀之上,依次的让其坐下。

    随后凡川再次入座,淡淡的出声道:“雅儿,小白,我有苦衷,但是现在不是我诉苦的时候,我不能让你们跟着我一起冒险,我还想和你们过一辈子,不能让你们受到哪怕一丁点的伤害,所以……”

    “所以你就要再次抛弃我?”

    “所以你就要再次让我傻傻的等候?”

    南雅锦和樱白两人似乎动情太深,泪水开始在两人的眼眶里打转。

    凡川这一生是最见不得女人的眼泪,特别是自己的女人的眼泪,见状,凡川迅速的再次站起身,走到了两个女人的中间,蹲低身子,双手展开,同时抱紧了两个女人。

    “雅儿,小白,原谅我不得不这样做,希望你们能理解我……”

    “我不理解,我不想再一次没有时间的等候,你知道我之前等你等的多难过吗?我不想再一次让自己重蹈覆辙,我也不管前路有何艰险,我就要跟你在一起,哪怕天涯海角……”樱白噘着嘴,泪如雨下的出声道。

    在樱白的话音刚刚落下,南雅锦同样语气哽咽的出声道:“凡川,我不知道这些年你到底经历了什么,或者说你有什么样的使命,但是,我和小白妹妹一样,只要能在你的身边,我便知足了。”

    听着两个女人的倾诉,凡川很难过,同时很伤心,有些痛恨自己,更痛恨这个纷扰的现实。

    随后,凡川缓缓的站起了身,什么也不说,便将身子前伸,吻在了南雅锦和樱白两人的额头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