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九章:于心不忍
    仙气就像一道刺破黑暗的霞光一般,在凡川的举手投足之间,已凌厉的消灭了诸多兽兵,兽兵的消失递增,以此空气中多出了道道黑色烟雾,真气的光芒闪现瞬间便被黑色烟雾给占据,不过这样来说,这是个好兆头。

    凡川的出现无疑成为了兽兵的首要压制点,但是任由兽兵如何增援,一切都是徒劳的,凡川就像是一个永不疲惫的战神一般,消灭这些兽兵,区区小事而已。

    凡川的所向披靡自然引起了南雅锦和樱白的关注,在凡川如同天降神兵之后,直接性的帮助南雅锦和樱白解了当下之围,因此南雅锦和樱白两人看待凡川的眼神里不仅多出了一份崇拜,更多的还是浓浓的爱意。

    凡川的英勇善战虽掀起了神源门主门之外的一阵风浪,而此时在神源门主门之内,同样正在掀起着一阵势如破竹的风浪,只是主人公不同,此时在神源门主门之内正在厮杀的而是北语。

    只见北语挥舞着一对黑色翅膀,手持着那把泛着淡淡光芒的法杖,忽上忽下的窜动于敌军之间,任由敌军再多敏锐,也难以寻得北语的半点踪迹,因此北语可以任性的击杀所有挡在身前的敌军,实乃女中豪杰,英姿飒爽。

    北语的强势杀入自然引起了疯老和枢老的注意。

    “哎,枢老,你看那姑娘不是小凡川……”

    “是是是,是随凡川少侠而来的姑娘,你看看她的出招和气息,感觉很不一般啊!”枢老抢先打断了出声道。

    疯老连忙点头,继续出声道:“是啊!是啊!很不简单啊,既不是修真者,又不是兽人,难道……”

    “行了,疯老头子,别瞎猜了,人家现在是在助我们一臂之力,我们应当感激人家才是,而不是猜忌人家的身份!”枢老微怒道。

    “是是是!是是是……”疯老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

    随即两人再次加入到了混战之中,不过此时的战况已经在北语的出现后,出现了大幅度的偏幅,神源门开始占据了上风。

    而此时在神源门主门之外的战场之上,战争几乎已经接近了尾声,凡川的所向披靡招招出奇制胜,四散的仙气更是气压全场,无人可敌,手中的寻隐枪更像是一把收割性命的利刃一般,半大的天空上早已被黑色烟雾充斥满,气氛看起来虽然有些压抑,但是每个身为神源门的修真弟子的心里都知道,胜利即将到来,欢呼即将到来。

    凡川几乎是一鼓作气而战,这一战下来斩杀的敌人数量已经不计其数,更不用说其中还有多名兽兵统帅,气焰十分嚣张,但凡川毕竟有自己嚣张的底气。

    “呃……”

    已经将进度拉至临界点之后,凡川停下了狂奔的脚步,停在了原地歇了歇,随即转身看向了不远处的南雅锦和樱白,看到两人还在,看到两人还在厮杀,凡川这才放下心来,随即一个闪身瞬移,便来到了南雅锦和樱白的身旁。

    本来南雅锦和樱白是分兵为战的,但是刚刚凡川的出现,直接性的吸引了大量的敌军火力,自成了一道火力,所以南雅锦和樱白这才会合兵而战。

    来到了南雅锦和樱白的身边之后,凡川这才发觉,南雅锦的秀发有些凌乱,而樱白娇嫩的脸蛋上多出了一道喷溅的血迹。

    “两个傻女人,干嘛这么拼命,说了交给我,真不听话……”

    凡川假装生气的说着话,但与此同时还是伸手将南雅锦的秀发给捋顺,接着又轻柔的擦去了樱白脸颊上的血迹,随后又在两个女人的额头上分别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吻。

    两个女人一阵阵的娇羞,同时钻进了凡川的怀抱之内,但由于当下是在战场之上,且战争还未完全结束,并不是你侬我侬的时间,于是凡川在各自拍了拍两个女人的后背之后,便劝慰两人起身。

    “好了,别再抱了,现在人这么多,还在紧要关头,让人看见了多不好。”

    “恩……”

    “好吧……”

    两个女人嘟着嘴不情愿的撒开了紧抱着凡川的手,双眼紧盯着凡川,似乎像是在等待着命令一般。

    凡川忍不住笑出了声:“哈哈,你俩这是干嘛?要等为夫给你们发布命令吗?”

    “恩……讨厌!”

    “哼,又欺负我们!”

    南雅锦和樱白娇羞的低下了头,但小拳头还在如同雨落的击打在了凡川的肩膀上。

    “好了好了,别闹了,这样吧,刚刚北语与我分别各自为战,如今她没有在这里,那么肯定在神源门里面了,你俩前去协助北语吧,这里交给我。”凡川有些严肃的出声道。

    “恩,好的……”两个女人同时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带着几十名修真弟子,飞快的赶回了神源门主门。

    看着远去的两名女人,凡川由衷的感觉到幸福,不知何时,凡川发现自己的身边已经汇集了那么多人,兄弟,朋友,伴侣,足以让自己深思许久了。

    简简单单的一番思绪过后,凡川转身向着四周看了一眼,此时这片战场上的兽兵已经濒临到尽头,唯剩的几十名还在苦苦的挣扎,面对持续不断的神源门修真弟子,这些兽兵这一刻的确是想要退缩了。

    凡川这一次没有瞬移,也没有飞行,而是徒步向着兽兵残余走去,渐渐地,每当凡川走上一步,脚下都会踩到一些断肢残躯,以及沾在靴底的凝稠的血迹。每当不远处吹来一阵凉风,风的气味走到这里都会变质,变的让人可怕,让人猝不及防,那种味道凡川不仅闻过一次,但每当闻上一次,凡川的心里都会留下一处很深的记忆。

    凡川一直都是在反对战争,却又不得不亲身参与到战争之中去,也许这就是宿命,凡川也不知道从何时开始,自己竟也相信宿命一说了。

    接着走了几十步之远,凡川实在无法忍受脚底的那种感觉了,于是只好转身瞬移而动。凡川这一次的现身,便来到了残余的几十名兽兵阵前。不过可笑的是,残余的几十名兽兵阵外,竟站立着几百名之多的神源门修真弟子来负责压阵。

    凡川想苦笑,不忍再出手,于是便从神源门修真弟子群中找来了一位权位还算德高望重的修真者。

    “这位仁兄,我现要去神源门里面汇合,这里就交给你们了,记得要速速清扫战场,不得怠慢。”凡川看着眼前的修真者,严肃的出声道。

    听到凡川的话后,只见那人立即抱拳躬身施礼道:“是,司空大人,属下遵命!”

    “司空大人?哈哈,好吧好吧,你们忙吧……”凡川终于还是苦笑出声。

    随后,在所有人的注目之下,凡川再次转身瞬移,便消失在了原地。

    待凡川离开之后,修真弟子群中跑出来了几名修真者,围拢在了刚刚与凡川对话的那名修真者身前。

    “师哥!你说司空大人是不是仙人啊?”

    “对啊,师哥,你注意没?司空大人所展现出来的能力,根本不是修真者可以完成的!”

    “对对对,司空大人一定是位列仙班了!真是羡慕啊……”

    “可是司空大人既已为仙人,为何不在仙界?而是在这里……”

    听到几名神源门修真弟子在七嘴八舌,此时被众人称为师哥的修真者突然厉喝出声道:“好了好了!都闭嘴!司空大人这才刚走,他老人家交给我们的正事难道就忘了?赶紧干活!”

    “司空大人哪里是老人家,虽然头发是白色的,但是人家比师哥年轻多了……”几名神源门修真弟子在低着头嘟声道。

    “滚!”

    被称为师哥的修真者一声怒骂,所有神源门修真弟子都跑开了,开始办起了所谓的正事,俘虏兽兵,清扫战场。

    而此时的凡川在一个短距离瞬移之后,便瞬间来到了神源门的主门之内,此时神源门主门内的战斗正进行的如火如荼,不过明眼人一眼都可以看得出来,神源门一方占据着绝对的上风,而上风之中,则是北语最为突出。

    凡川见到这一幕,虽是在意料之中,但还是为北语的能力感到吃惊,凡川可以肯定,就连凡群真人,估计都不是北语的对手,何况只是这区区兽兵,以及那几名所谓的兽兵统领。

    随着战局的快速变化,兽兵们开始做起了最后的反抗,但是这种反抗的结果,只会增加无畏的牺牲。凡川在旁看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了,便抽身飞行,来到了北语的身边,出声制止北语停手,同时利用真气传音,制止所有战场停战。

    凡川的突兀出现,让神源门主门内的战场上的所有人都很吃惊,不过凡川这样做,不是为了拔得头筹,而是为了不想增加过多的死亡,毕竟在兽人眼里的深仇大恨,在凡川的眼里并没有那么重,除了宛灵一事,是让凡川最为心头着紧的。

    北语很听话,不再动手,而是乖巧的站在了凡川的身边,与此同时,南雅锦和樱白也快步跑到了凡川的身边,在三位美丽女人的衬托下,此刻的凡川就像是所有人眼中的英雄。

    没一会儿,疯老和枢老也跑来了,疯老见到凡川第一句话便是:“小凡川,这都要胜利了,为什么要停下啊?”

    听到疯老的话,凡川很有礼貌的对着疯老躬身施礼,随即出声道:“疯老前辈,暂且听我一言,可否先将真人请来?”……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