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八章:并肩作战
    待镇魂护法的话音落地之后,凡川自认从对方的眼神中并没有看到掩藏和虚假。

    而且与此同时,一旁的北语走进了凡川的身旁,附在凡川的耳边,轻声道:“我刚刚一直在对他使用读心术,他说的这句话是真的,而且我从他的脑海记忆里确实没用找到有关宛灵的印象。”

    凡川点了点头,随即面带笑容的看向了镇魂护法,然后出声道:“你没有骗我吧?”

    “没,我知道就是知道,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如果你非要给我强加罪名,那么我也没有办法,如何处置,随你了。”镇魂护法此时的情绪已经平静了下来,说话也显得中庸了很多。

    凡川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在心里思索,如果前提说宛灵真的是在南异星球,那么不难推算,只有一种可能了,那么就是宛灵在本觉兽王的部落内,而不是被元郎兽王给抓去的。

    不过,此时凡川心中又萌生了一个新的念头,或是说新的计划,只是这个计划让凡川还不敢过早的做出决定。那便是留着这名兽帅统领,待到达南异兽族之后,可以借助元郎兽王的力量,前去打压本觉兽王,但是这个计划的前提是,要有足够的利益促成元郎兽王的帮助。

    但眼下元郎兽王正派兵来剿神源门,若是真按照自己的计划来办的话,那这就有些互相矛盾了,现实利益和内心感情起了冲突,难免让凡川多了些委屈。

    一番凌乱的思绪过后,凡川对着镇魂护法出声道:“好了,你既没有骗我,那么便相信你,我自然会放了你,但是你的回答没有让我得到我想要知道的答案,所以屈身跟你回南异这一条件,就没有了,而且,你还得跟着我回南异。”

    “什什么”

    “进来吧!”

    镇魂护法的话还没说话,便被凡川快速的给封印在了冷兵器里。

    待一切结束之后,凡川看了看不远处的阵法裂口,再看了看远处的神源门的方向,不免有些身心憔悴。

    因为凡川知道,在自己与两名镇魂护法周旋的时候,有大量兽兵全都从阵法裂口之处涌出,且全都冲向了神源门,想必此时的神源门正在激烈的混战之中,当然,这也是不可避免的混战。

    想起樱白和南雅锦,凡川虽有身心疲惫,但依旧是带着北语快速的赶回了神源门。

    和当初凡川进隐宗的时候一样,沿路废墟,烽火燃不尽,全是兽兵糟蹋之后留下的痕迹,凡川很是恼火,凡川更是想不通,为了一个虚无的权力争斗,竟然可以付出这么大的代价,世人之心难道都是这样吗?那未免也太恐怖了。

    一旁的北语似乎看穿了凡川的想法,不禁的在旁出声安慰,但凡川根本没有听进耳中,一心只想着快些赶回神源门,一是为了保住神源门,二是自己的两个女人还在神源门里,也不知道她们二人怎么样了。

    “北语,我们快些吧!”凡川看向北语出声道。

    北语会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出声道:“这样吧,我来带你赶路,你别瞬移,毕竟刚刚耗费了这么多体力,当下该是保存体力才是。”

    “恩,谢谢你,北语”凡川很是感动。

    “你跟我还说什么谢谢,傻男人!”北语娇嗔着,随即后背一阵颤动,一双黑色的翅膀便再次出现在后背上。

    没等凡川有所准备,北语随即伸手拉住了凡川的肩膀,翅膀挥舞起来,两人瞬间便升到了半空,开始加速向着神源门飞去。

    此时的神源门早已陷入了一片混战,大大小小的战场不计其数,局势虽然保持平衡,但是神源门所付出的代价要重的多,偌大的一个修真门派,此时看起来却显得那样不堪一击。

    凌乱的废墟,未燃尽的烽火,接连不断的尸体和空气中刺鼻的血腥味,以及那一声声充斥在空中的嘶吼声,一切的一切都在说明,战争所带来的惨痛代价,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承受的,自然,发起战争的人,可谓是可恶至极。

    而此时凡川所在意的那两个女人正各自带领着一队修真者,在神源门的主门之外,进行压制性的推进,战局虽是可观,但是随战的修真弟子却一直在递减,如此下去,想必乐观也会变成悲观。

    而在神源门的主门之内,则也分成了几处战场所在,首先是疯老和枢老的战场,两人带领的修真弟子众多,可谓是整个战事里战线拉得最长的一场战争,战局有些僵持,因为兽兵阵营有几名统帅在此指挥,所以疯老和枢老想要快速推进,则显得有些艰难,不过好在战场是在神源门主门之内,疯老和枢老可以得到源源不绝的援兵。

    而神源门的门主,凡群真人,不仅没有亲自带领修真弟子御敌,反而是轻松自身应战,只是凡群真人的战场多变,时时变化,以保证神源门的战事颓废,同样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四散的真气光芒,充斥着霸道的兽元力,整个神源门的上空已经积压许久,压力从天而降,将至所有人的身上,促使每个人都在为自己的生存而战斗,这一战,必将名震东固星球。

    而此时的凡川在北语的带领下,很快便飞到了神源门的上空,俯瞰下去,黑压压的一片,根本看不清敌我两方阵营,耳边充斥满了各种嘶吼呐喊声,空气中有股烧焦的味道,细闻之下,血腥味更重。

    “北语,这样,你听我的,我们先缓慢的降落,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伤害,我们最好是能盘旋在他们的头顶之上,你可以做到吗?”凡川双眼紧盯着地面上,语气略显紧张的出声道。

    这种场面凡川见识过,但双方各自阵营却不同,那便是当初自己在北原星球上之时,修真者与魔军的大战。现实就是这么爱捉弄人,两种类似的大战,全都发生在了凡川的身上,听起来很是滑稽,且很可笑。

    此时听到凡川的话后的北语,同样俯瞰了一眼地面上的战况,随即坚定的点了点头,出声道:“可以,我可以做到。”

    “恩,那就好,我们只需四下里探查一下战况,随后你便可以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我来应付这些就好。”凡川出声道。

    “哼”北语噘着嘴,继续出声道:“你别忘了,我可是一界之主,这种场面我见的比你多了去了,要是躲,还是你去躲好了。”

    “呃”凡川一时尴尬无言,但终究还是默认的点了点头出声道:“恩,那好,你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能有任何差池。”

    “恩,你放心吧。”

    随后,在北语的带领下,凡川两人便缓缓的降落下去,直至高度定位在所有人的头顶上方,两人这才停止了降落。

    这一次,凡川看的更清晰了,从高处看还不得知,原来整个战场的划分很多变,不仅仅只限于地面之上,也有很多修真者驾驭飞剑而战,也有个别修为境界略高的修真弟子凌空而行,总能给敌人来一个措手不及。

    这便是修真者的长处,不过话说回来,兽人虽然不会凌空飞行,但是兽人的灵敏度极其之高,且力量尤为见长,这也导致有些御剑飞行的修真弟子,在猝不及防之下,被强大的兽人力量给轰倒在地。

    总而言之,整个战场正处于一片的混乱之中,凡川虽然认得双方阵营的人,但是可恨的是,双方阵营在不断的变化,位置也在迅速的转移,凡川想要出手都生怕伤到了自己人。

    在神源门主门之外和主门之内盘旋了一圈之后,凡川最终还是决定,亲自上阵,速战速决,不能再拖,因为在凡川盘旋这一圈之后,得以总结,战况虽愈演愈烈,但是总得来说,神源门还是处于下风,毕竟兽人的修复能力极强,即使受到不同挫伤,但用不了多久,便会状态如旧,如此下去,神源门早晚毁灭。

    “北语,我们分开各自为战吧,但是我有一个要求,你必须要毫发无损。”凡川看着北语出声道。

    “恩恩,别再说这样的话了,你要相信我的实力,毕竟我”

    “好好好,毕竟你是一界之主!”

    “哈哈再见了,亲爱的。”

    空气中徘徊着北语清脆的笑声,但北语的人早已不见踪影,不远处的半空之上,只留下了北语走后的一道刺眼的白芒。

    “真是个傻女人,真是个疯女人。”

    凡川自己感叹着,随即右手中一道金芒闪过,寻隐枪便赫然而现,身体瞬间降落在地面上,仙气的瞬息而至,让以凡川为中心的四周数百米的范围,瞬间被清空,不管是兽人还是修真者,都在仙气无匹的压力下被推了出去。

    凡川的强势出现,自然成为了别人注目的焦点,凡川的第一战选择了在神源门主门外开展,原因有二,第一是自己的两个女人,南雅锦和樱白,正在此奋战,自己这也算是与她们并肩作战了。第二是等消灭了神源门主门之外的兽兵之后,那么就只剩下了攻进神源门主门内的兽兵,自己则可以上演一出前后夹击,瓮中捉鳖,不仅可以制敌取胜,更可以事半功倍。

    一念之间,凡川便转身盯住了几名兽兵,随即闪电般的速度,寻隐枪瞬时而至,届时,空气里传来了几声兽人的惨叫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