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七章:镇魂护法
    随着凡川手中冷兵器的一阵颤动之后,一名身躯同样庞大的兽人,便从冷兵器中闪现出来,这名兽人,正是凡川之前在隐宗所封印的兽人,只是和眼下这名兽人不同的是,这名兽人所属的部落乃是本觉兽王,而眼下这名兽人则是所属元郎兽王,两者相敌对。

    “这……这是哪里?”本觉兽王麾下的兽帅统领有些晕头转向,四下里不停的张望。

    凡川笑了笑,对着兽帅统领指了指唯剩的那名兽人,然后出声道:“看那里,你去杀了他,我便放你独自离开。”

    “恩?”兽帅统领转身看向了那名元郎兽王麾下的兽人,表情很是诧异,但随之便被惊恐取代,庞大的身躯竟有些哆哆嗦嗦。

    “不不不……我不会遵照你的命令,要杀要剐随你便。”兽帅首领情绪有些慌张的出声道。

    “哎?”凡川有些费解,费解堂堂一名兽帅统领会恐惧一名不同阵营的兽人?但接下来那名元郎兽王麾下的兽人出声之后,凡川这才窥得其中一些疑惑。

    只见那兽人对着兽帅统领埋汰的点了点头,轻笑出声道:“呵呵,身为兽帅统领,还会被人俘虏?真是给你们的本觉那老头丢人现眼。”

    “你……你竟敢出声污蔑我本觉兽王大人,你……”兽帅统领有些愤怒,但明显的底气不足。

    “我?我怎么了?我就是骂你们的本觉老头怎么了?怪不得你会被俘虏,因为你的上头根本就是窝囊废!”唯剩的兽人开始尽情的埋汰。

    这时的兽帅统领有些急了眼,然后怒指着那名兽人,出声厉喝道:“哼!本帅被俘虏是本帅学艺不精,跟本觉兽王大人毫无瓜葛,倒是你,身为元郎的五大镇魂护法之一,还会被打的满地找牙,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哈哈,好啊,好一个笑掉大牙,那就先把你打的满地找牙!”唯剩的兽人说着话,便向着兽帅统领奔袭而来。

    唯剩的兽人原来是元郎兽王麾下的五大镇魂护法之一,凡川虽然不知道镇魂护法是做什么的,但是单单能力而言,也绝对不简单,怪不得凡川第一眼见到那两名兽人的时候,有种压抑的强烈气息。

    本来凡川只是想让两名不同阵营的兽人来相互厮杀,这样自己不仅可以消磨自己心中的仇恨,还能随手解决争斗,可此时的情况有些出乎凡川的意料,凡川没有想到本觉兽王麾下堂堂一名兽帅统领,都会有胆怯的时候,看来这一场争斗的胜负已然很明显了。

    不过凡川自然不会任由元郎兽王麾下的那镇魂护法任性的乱来,于是就在镇魂护法还未冲到兽帅统领身前的时候,凡川则巧妙的闪身挡在了两者中间,而镇魂护法也不得不急停而立。

    看来这镇魂护法也已经开始畏惧凡川的实力了。

    凡川前后看了两眼两名不同阵营的兽人,然后出声“这样吧,你们不用打了,全跟着我回南异星球好了。”

    “什么?”首先惊讶是镇魂护法,只见镇魂护法先是错愕了一番,随后便连忙摇头道:“不行不行,我的任务没有完成,绝对不能回去,而且我的兄长也已惨死你的手下,想让我乖乖跟你去南异,那是不可能的!”

    “哈哈……”听到镇魂护法的话后,凡川很想笑,随即出声道:“我说你这个什么破镇魂护法,你是不是有毛病?我没记错的话,之前是你要带我回南异星球吧,如今又不走了?”

    凡川的话将镇魂护法给问住了,只见镇魂护法瞪大着双眼,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而此时,上空中突然风起云涌,似有大片乌云袭来,地面上的光线再一次开始变暗。

    凡川感受着这突兀其来的变化,生怕其中有怪异,但就在此时,站在凡川身后的本觉兽王麾下的兽帅统领突然悄悄的挪动了身子,借着乌云密布,似乎是想要逃离。

    果然,在凡川还未转身之际,只见那名兽帅统领突然闪身跳跃,向着不远处阵法的破裂之口疯狂逃窜而去。因为阵法的破裂之口衔接着外界,看来这名兽帅统领真的是急眼了。

    “凡川……”

    “嘘……”

    一旁的北语看到了逃跑的兽帅首领,刚想出声提醒凡川,却被凡川给制止了。

    而此时站在凡川正对面的镇魂护法自然也看到了兽帅统领的逃跑,可让镇魂护法更讶异的是,凡川竟然不制止兽帅统领的逃跑。

    其实在兽帅首领走动的那一刻,凡川就已有所察觉,只是凡川很惋惜,看来兽帅统领这是自寻死路,本来凡川还未曾想过要杀了他,只是将其带回南异以便寻路,如今看来,只好干净彻底的处决了。

    气息越来越远,凡川感觉兽帅统领的位置已经接近了阵法裂口,再不动手估计会出差池,于是屏息间,凡川突然闪身而动,消失在了原地,几乎是在瞬间完成,凡川的身影已然出现在了兽帅统领将要奔去的方向,正悠然的等待着兽帅统领的到来。

    “啊……”

    兽帅统领看到凡川出现的这一刻,惊恐的不禁大喊出声,哆哆嗦嗦的身体刚想要转身逃脱,却被凡川一把给拽住了。

    只见凡川打出了一道仙气,仙气金芒变幻成了一条长长的绳子,在兽帅统领周身缠绕了几圈,将其锁在了原地。接着凡川又稍稍的移动了一下手指,便将兽帅统领庞大的身躯给带回到了原地,也正是北语和镇魂护法所在的位置。

    接着,守着镇魂护法的面前,凡川利索的将兽帅统领给摧毁了,将其化成了一团黑色烟雾而散,自此,一名南异兽族的兽帅统领便消失不见了。

    凡川的利索明显触及到了镇魂护法的情绪,只见镇魂护法此时不仅以惊恐的眼神看待凡川了,反而是格外的恐惧,以至于整个庞大的身躯都在不知不觉的颤抖。

    待时间过去了一刻钟,凡川心中的仇恨和愤怒还是没有完全消除,京允之死对凡川造成了挺大的心理伤害,但是凡川迟迟没有动手杀了镇魂护法,其实凡川还有自己的一个小心思,那便是从其口中探知宛灵的线索。

    不过当下凡川还有一个疑惑,那便是虽然知道了宛灵的下落,但是凡川并不能完全的确认宛灵的所在,而且南异兽族分为两派,凡川更不知宛灵所在哪一部落。

    可是单从眼前的这名镇魂护法口中得到线索,想必不是那么简单,而凡川之前所展现的计谋,实则是在击溃镇魂护法的心理防线,从而在其口中得到有利的线索,这是凡川从一开始便有的心思。只是这份心思让凡川没有十足的把握,只能但且一试。

    随后,凡川便走近唯剩的这名镇魂护法的身前,缓缓的出声道:“镇魂护法?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怎么?如今还要与我对战吗?”

    镇魂护法没有立即回答凡川,而是缓了一下出声道:“我不是你的对手。”

    “呵呵,不是我的对手?可是我把你当成我的对手了,怎么办?”凡川轻笑道。

    镇魂护法听到凡川的话后,眉眼间跳动了一下,随后出声道:“你本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杀了我们兄弟俩,可如今你却要这般行事,想必你是想要从我身上得到什么吧?你不妨直说,我看不惯你这种拐弯抹角而且善于偷袭的人!”

    “哈哈……”这次换凡川爽朗的大笑出声:“好好好,看来你也不傻,既已如此,那我就直说了,但是说之前,我要先给你开出条件,一个让你可以心动的条件。”

    “你……你说。”

    “恩,是这样的,如果你老老实实的回答我的问题,我不仅会放了你,而且会屈身跟着你回南异星球,这样一来,你不仅获得了性命,而且你也可以在你们的兽王面前邀功,说抓到了我。怎样?”凡川淡淡的出声道。

    “你……你到底想要知道什么?”镇魂护法的语气有些慌张了起来,却没有利索的接受凡川的条件。

    “哈哈,你也是个聪明人,这一刻我倒是有点对你刮目相看了。”凡川笑了笑,接着出声道:“我只问你一个问题,你可以回答,也可以拒绝回答,而两者所衍生的后果,你需自己心中有分寸就好。”

    没等镇魂护法有所表态,凡川接着立即出声道:“我想知道,在你们的部落里,有没有一名女性修真者,名字叫宛灵,应该是被你们抓去的,有吗?”

    “宛……宛灵?”镇魂护法皱着眉头像是在苦苦思索。

    凡川也不着急,也不催促,就是这么淡然自若的等待着镇魂护法的回答。

    终于,没过一会儿,镇魂护法摇了摇头出声道:“在最近几年里,南异兽族确实抓了不少修真者送往南异做苦工,可是大多数都是男性修真者啊!你说的这位叫宛灵的姑娘,我……我是真的没有见过,也没有听说过。”

    在镇魂护法回答的同时,凡川一直紧盯着对方的眼神,同时凡川还给北语抛了一个眼神,北语也会意的点了点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