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六章:精神折磨
    “可恶,胆小如鼠!”两名兽人大喊大叫着,可却就是寻不到凡川的身影。

    不过凡川的这一计划却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便是北语还在。

    果然,就在两名高大兽人被凡川兜了很多圈之后,愤怒无从发泄,体力却消耗过快,几乎在同一时间,两名兽人将目标定在了不远处观战的北语身上。

    “兄长,我们现在就去解决了那个妖女!看那小子还不出来!”其中一名兽人对着另一名兽人愤怒道。

    另一名兽人虽然点了点头,却神色不安的出声道:“兄弟,这妖女也不简单,我们需小心才是,万一……万一这妖女的布置也是在那小子的计划之中怎么办?”

    看来两名兽人已经识破了凡川的计谋,且对所有事物都有些惶恐了,这倒是出乎了凡川的意料,凡川没曾想到,会收到这样的效果。

    “兄长提醒的是啊!这样吧,待兄弟先前去试探一番,兄长只需一旁观看,然后随机应变。”其中一名兽人出声道。

    另一名兽人有些为难,但最终还是勉强的点了点头,出声道:“那兄弟可要处处小心啊!”

    “放心吧!兄长,兄弟我去去就回。”兽人说着话,便向着北语飞奔而去。

    留在原地的兽人却不知,他的兄弟这一去,便是永别。

    因为凡川始终都盘旋在两名兽人的四面八方,所以刚刚两名兽人的谈话,凡川尽数听入耳中,所谓计划需随变而变,凡川只好将毫不知情的北语加入到了计划之中。

    心意已决,凡川没再理会留下的这名兽人,而是一个闪身瞬移去向了北语的身后。

    为了计划的完美施行,凡川刻意将地面上的尘土,利用真气拂扬而起,飘散在漫天空中,由此一来,最起码可以稍稍阻隔留下的那一名兽人的视线。

    待尘土飞扬之后,凡川瞬间来到了北语的身边,趁着北语惊慌失措的一瞬间,凡川抱紧了北语的细腰,然后将耳朵附在北语的耳边,小声说了一番话。而随后只见北语不停的点头。

    此时那名前来试探的兽人已经快要接近北语,凡川只好抽身离开,身体悬空,漂浮在了布满灰尘的半空中,俯瞰着地面上将要发生的一切。

    就在负责试探的兽人走近了北语身前数十名范围之内后,只见北语突然惊慌失措的大喊大叫了起来。

    “是谁?出来!是凡川吗?”

    北语的突然出声制止了试探兽人前进的脚步,凡川则是在半空中加大灰尘的飞扬,致使所有人的视线越来越模糊。

    见没人回应,北语则继续出声道:“到底是谁?说话!”

    依旧是没有回应,且那名试探的兽人竟然呆立在了原地,静静的听着接下来的动静。

    “凡川!你在哪里啊?凡川!你快点出现啊!不是说好了有人靠近我的时候,你会出现来救我的吗?我现在身上有伤!你快点出现啊!”

    “凡川,你别想骗我,你是不是在故意耍我?”

    北语则开始一通接着一通的发泄式怒吼,声音很大,以至于方圆数十里基本都可以听到北语的怒吼,气氛开始变得很诡异。

    试探的兽人有些傻眼了,呆立在原地一动不动。而这时,留守的兽人开始有些不安了,急躁的想要跟上前去,却又迟迟不动。

    “凡川!这里有那只兽人,快出来杀了他!”这时,北语突然向着留守兽人的方向大喊了一声,随即便故意上下蹦跳不停,以故意吸引注意力。

    留守的兽人终于坐立不安了,于是便飞速的冲向了北语声音来源的方向。此时漫天的尘土几乎已经笼罩了半个天空,巧妙的是,上空中竟然逐渐的升起了乌云,以至于地面上的光线迅速变暗。这也让凡川的计划锦上添花。

    此时的两名兽人都受到了精神上的冲击,情绪极其不稳定,行动也显得比较慌乱了起来。这便是凡川计划的目的。

    待留守的兽人快要冲到北语近前的时候,凡川感觉时机已经来临了。迅速的,凡川从半空绕了过去,绕到了留守兽人的背后,收起自己的气息,用尘土掩藏自己,感受着兽人的气息,逐渐的靠近。

    庆幸的是,此时已自乱阵脚的兽人根本毫无察觉凡川的靠近,依旧是在慌乱的寻找北语声音的来源,试图找到之前去探索的兽人,得以汇合。

    渐渐的,凡川已经距离眼前前来寻找的兽人只有几步之遥,四下里只有风声与尘土的沙沙声,气息很是诡异。

    凡川稍稍的深呼吸了一口,什么也不再多想,突然飞身而起,寻隐枪顺势出手,自身的仙气金芒瞬间前进攻击,不可思议的是,仙气虽盛,但带动了四周的尘土飞扬,以至于仙气的破空之声被完全掩盖,不仔细听,完全听不到动静。

    也正是这悄悄的一击,凡川的偷袭得逞了,寻隐枪瞬间便刺入了兽人的后背,枪刃完整无误的从兽人的胸口前刺出,与此同时,凡川腾出的左手立即封住了兽人的嘴巴,以防止兽人大喊大叫,但由于凡川的身高不低兽人,凡川只好将双膝腾空的顶在了兽人的后背之上,以此还可以防止兽人转身还击。

    凡川的左手甚至可以感受到兽人的痛苦,面部都在剧烈的抽搐,但凡川依旧是紧紧的按住,毫不松手。

    而紧握寻隐枪的右手也没闲着,第一击成功之后,凡川便将寻隐枪从兽人的体内抽出,生怕寻隐枪的金芒过盛,引起另一名兽人察觉,凡川随即收回了寻隐枪,接着右手充斥仙气,从兽人背上的伤口而入,仙气瞬间进入了兽人的体内,凡川操控着仙气,开始从兽人的体内打碎他的五脏六腑,以及破坏兽元力的存在。

    几乎没用多久,凡川左手上便没有了抽搐的感觉,兽人也逐渐的安静了下来,凡川利用神识感觉到,兽人体内在被自己仙气的毁灭之下,几乎已经成了一个空壳,什么也没有了。

    凡川这才放心了,随后便悄悄的落地,然后将兽人的尸体缓慢的放在了地面上。

    不做停留,凡川继续前进,因为还有另外一名兽人,正是先前那名前来试探的兽人,此时同样心神不宁,在北语的语言暗示下,唯剩的这名兽人正在不停的四面八方的张望,以怕遭到偷袭。

    凡川这一次在靠近了这名兽人之后,不像之前那样悄无声息,反而是突然大喊出声。

    “北语,别怕!我来救你了!”

    “北语,你在哪里!”

    连着两声大喊之后,凡川故意往四个方向不停的跳动,故意制造出了多种动静,其实凡川的目的很简单,那便是故意给唯剩的一名兽人制造错觉,让其的心神更加的慌乱。而之前北语突然的大喊大叫,也正是凡川所要求北语来做的,事实证明,很有作用。

    所谓战争,冷静永远可以击败浮躁。

    这时听到了凡川的回话之后,不远处的北语同样开始用之前说话的语气来回应凡川,两个人一唱一和,彻底的击溃了兽人最后的心里防线。

    “你们这群胆小如鼠之辈!别躲躲藏藏了!速速现身,与我决一死战!”兽人开始发泄自己的压抑和愤怒。

    其实此时的凡川完全可以光明正大的击败唯剩的这名兽人了,但是凡川偏偏没有这样做,因为凡川的心里有愤怒,那便是京允之死所带来的挫伤,凡川不想让这名兽人死的这么利索,凡川心底的阴暗出现,便是想要其挣扎着死去。

    “想死啊?可以,我来与你决一死战。”凡川对着天空大声喊道,随即周身仙气出体,四下刮起了狂风,漫天的尘土瞬间被吹走,一切恢复到了原来的样子,视线也开阔了,只是较之前不同的是,死了一名兽人而已。

    尘土消散,凡川冷眼看着此时已经慌乱不堪的兽人,出声道:“来吧,我陪你练练。”

    “受死吧!啊!”唯剩的兽人在看到凡川出现之后,愤怒的大声嘶吼着,随即便向着凡川猛冲而来。

    看这气势,像是要破釜沉舟了,不过就在这紧急关头之前,凡川却突然又一次大喊出声道:“忘了告诉你,你兄长已经先走一步了!”

    “什么!你……”猛冲的兽人瞬间停住了脚步,顺着凡川所指的方向,看到了刚刚死去的兽人的尸体。

    “你……你这个阴险歹毒的小人,竟敢用计谋偷袭我们,还害死了我的兄长,我要撕碎你!撕碎你!”兽人已经接近疯狂,嘶吼声伴着沉重的脚步声,迅速向着凡川再次冲来。

    看到疯狂的兽人,凡川则是悠然自得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待兽人快要冲到自己身前的时候,凡川则是很轻巧的挥手击出一道仙气,仙气带着无匹的战意立即便将猛冲的兽人阻隔在了原地,随后凡川又轻巧的击出了一道仙气,这道仙气便将兽人给彻底击飞,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凡川看到,落地后的兽人,嘴角开始溢出了鲜血。且凡川还注意到,此时这名兽人看待自己的眼神,非常的惊恐,非常的害怕。

    凡川轻笑了一声,随即从晶涟羽戒中取出了一把冷兵器,然后对着刚刚站起身的兽人出声道:“等着,我找一个伙伴来陪你玩玩。”……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