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四章:狂兽之群
    慌乱之下,凡川看到了最不想看到的一幕,正是在惨叫声传来位置,凡川亲眼看到京允竟被那高大的兽人活活撕成了两半,躯干分裂,而京允仅仅只有那一声惨叫,随后便再没了任何动静。

    凡川甚至可以看到,只剩下上半身的京允的双眼在怒睁着,死不瞑目。而鲜血则顺着京允被撕烂的锦衣下,快速流淌,仅仅只是一会儿,地面上的泥土便被鲜血给染红了。

    而此时那高大的兽人得逞之后,竟放声大笑间将京允被分成两半的躯干给分别扔向了两个不同的方向。

    “砰……”

    落地声响起,凡川像是木怔了一般,猛然间醒来,心中的怒火被彻底点燃,同时,凡川也在恨着京允的弟弟京游,凡川没有想到,在死亡面前,两人的差距会有这么大,人心果然是最毒辣的存在。

    没等凡川有所动作,狂妄的兽人随手将此时已经脸色苍白的京游给扔了过来,刚好准确的砸在了凡川的面前。

    “我们说到做到,只杀一个!哈哈!”不远处是兽人狂妄的笑声。

    而这边的京游,却如行尸走肉。

    “我……我不要死……”身体哆嗦不停的京游,口中呢喃着,挣扎着站起身,目光很呆滞。

    凡川见状,怒从心来,上前一把便抓住了京游的脖子,然后厉声质问道:“你个废物,不配做修真者,竟然送着自己的亲哥哥去死,好,我现在就结束了你,省的你以后再去祸害他人!”

    说着话,凡川抬起了寻隐枪,作势便要刺穿京游的身体,这时,一旁的北语突然闪身而动,上前拉住了凡川欲抬起的手。

    “凡川,你不能杀他。”北语出声道。

    “不能杀?这种废物留着只会荼害他人!”凡川厉喝道。

    北语则不慌不忙的出声解释道:“凡川,他的命是他哥哥用自己的命换回来的,即使他再废物,我们也不能伤了他哥哥的心,留着他的性命,权当是帮他哥哥了。”

    听到北语的解释,凡川冷静了下来,的确,京允肯以死来相救,那么自己也不能随意杀之,况且自己也没有那个权力可以结束京游的性命。

    再三思索之下,凡川松开了抓住京游脖子的手,随后恍惚之间,反手便给了京游狠狠的一巴掌。

    “啪……”

    一声清脆的响声响起,凡川盯着京游一字一句的出声道:“我告诉你,你现在立刻回到神源门里,我不杀你,赶紧滚!”

    京游则像是一个游魂一般,摇摇晃晃的目光呆滞着,口中喃喃道:“我没死……我不用死……我滚……我滚……”

    看到京游这个样子,凡川压抑着心中的怒火,深呼吸了一下,随后抬脚便踢在了京游的后背上,由此,京游的身体则不由自主的向着神源门的方向挪移而去了。

    待京游走后,凡川那叫一个恨的牙痒痒,还好北语在一旁不停的安慰着凡川,毕竟大敌当前,没有冷静的心态,是无法战胜敌人的。

    “哈哈,悲情戏码演完了吧?可以跟我们去南异面见兽王大人了吗?”不远处再次传来兽人的笑声。

    这一刻,凡川强使着内心冷静,随后缓步走向了兽人,而寻隐枪则在凡川的右手中持续的四散金芒,枪刃链接着地面,火花四射,压力四起。

    北语则是安安分分的走在凡川的身后,不过备战的状态不差凡川半毫。

    走近之后,凡川这才感觉出来,眼前的两名高大兽人绝对不简单,但从气势上来比较,这两名兽人也绝对是凡川见过最凶狠的兽人,且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凡川可有感受的到对方身上充沛的兽元力,估计在充沛兽元力的支撑下,所爆发的力量也将是无可比拟的。

    而此时在两名高大兽人的左后方,正是之前出现光柱的位置,此时正有着数不清的兽兵在穿过阵法,且全都披金带甲,战事汹涌,所向披靡。

    而且这数不清快速涌动的兽兵,目的地很明确,正是神源门的所在,而眼前这两名高大的兽人,似乎是这些数不清的兽兵的统帅,遥遥指挥。

    战事极其吃紧,凡川没有多少时间了,但有一个问题,凡川还是想要彻底搞清楚,因为凡川知道隐宗和神源门当初所属的兽族部落并不是同一部落,如今这些兽人来犯,前提最起码要先知道来者何人。

    于是,凡川便抬起手中的寻隐枪,直直的指着眼前高大的兽人,出声道:“跟你们回南异?你们是谁啊?我为什么要跟你们回去?”

    “哈哈……”两名高大兽人再次放声大笑,接着出声道:“本来这次任务只是收复神源门,没想到最主要的你出现了!哈哈!”

    两名兽人大笑间,接着出声道:“因为你是凡川,是我们兽王大人要找的人,所以,你必须要跟我们回去南异星球。”

    听到对方的话,凡川心中暗叫不好,看来对方是有眼线的,不然不可能直呼自己的名字,而且如此之断定。

    既然无法隐藏,凡川也只好点了点头,然后出声道:“如果,我不跟你们回去呢?”

    “那就得罪了!”两名高大兽人作势便要动手。

    凡川抢先出声道:“你们的兽王是谁?”

    “元郎兽王!”高大兽人说着话,随即抽身而动,庞大的身躯移动起来反而显得很是轻巧。

    “哼,那就杀到你们家门口!”说着话,凡川也动了。

    只见寻隐枪突然闪现,凡川一个转身瞬移,便移出了兽人的视线以及攻击范围,而北语更是灵巧的展开黑色翅膀,瞬间飞上半空,同时向着地面上的两名高大兽人施压。

    看到北语展翅而飞,正在寻找凡川身影的两名兽人停下了身子,抬头看了看北语,讥笑道:“这下有意思了,竟然还有一个妖主,还是个女人!哈哈……”

    兽人的讥笑声传到了北语的耳朵里,只见北语眉头瞬间紧凑,随之出声道:“瞧不起女人是会付出代价的!”

    话音落,只见北语的双手间突然白芒闪现,如一把利刃一般,划破了天空,扭曲了空间,向着地面上的两名兽人疾驰而去。

    压力骤起,虽然北语这一击很强势,但却被两名兽人机巧的给躲避了过去,同时两名兽人双手间颤动,一道道黑色烟雾的兽元力如同脱缰野马一般,向着白芒便迎头撞去。

    “嚓……”

    一声怪异的声音传来,只见兽元力正在快速的吞噬着北语所击出的白芒,形势极度夸张,几乎是在一瞬之间,北语的力量便被兽元力给完全化解了。

    北语很是惊讶,但是猝不及防之间,依旧是在准备着第一次攻击,但为时已晚。此时地面上的两名兽人已经开始反击,兽元力四散之中,道道压力全都逼上了半空,北语因此不得已又上升高度,试图躲避道道连续的攻击。

    局势紧张之下,刚刚转身消失的凡川突然出现了,虽是出现在地面之上,但却是在两名兽人的背后,且距离很近很近。

    凡川没有多想,抬起寻隐枪,便向着其中一名兽人的头颅刺去,凡川可以肯定,这一击自然会收到应有的效果。

    可是结果往往出乎人的意料,就在寻隐枪的枪体快要接近兽人的头颅之后,突然一阵类似乌云的烟雾顺势而下,如同一张影幕一般,准确无误的卡在了凡川和兽人之间,由此凡川的视线里便失去了目标,但是凡川可以感受到对方的气息,于是毫不犹豫,枪刃依旧向前。

    可结果还是落了个空,凡川只感觉到目标的气息有所移动,但距离并不是太远,可没等凡川抽回寻隐枪,突然只感觉到腹部一阵疼痛。

    “呃……”

    凡川低眼看去,一只黝黑的拳头正抵在自己的腹部之中,狂怒之下,凡川抽回寻隐枪,手握寻隐枪中间,便向着那只拳头斩去,可这一次依旧落空,拳头只在一击得逞之后,立即收回了。

    眼前还是那道黑色的影幕,凡川这一刻才后知后觉,看来是自己太过于轻敌了,而且对方的招式之类的,自己竟完全不知,所以,吃亏那是自然的。

    急忙之下,凡川没再逗留,而是快速后退,拉开与黑色影幕的距离。

    待凡川站定身子之后,只见黑色影幕蠕动了几下,两名高大的兽人便从影幕之后走了出来。

    “小子,想偷袭我们?你还嫩了点,哈哈。”两名兽人狂妄的大笑道。

    凡川咬着牙,怒火中烧,周身的金芒开始大放。

    可这时的兽人却毫不畏惧凡川的能力,而是依旧悠然自在的出声道:“这样吧,你先过了狂兽群这一关,再来挑战我们吧!哈哈……”

    说着话,只见两名兽人突然抬起厚大的手掌,在半空中用力的拧了几下,顿时,兽人身后的那道黑色影幕开始剧烈的泛动了起来,随之,一头接着一头的四脚猛兽,从泛动的黑色影幕里钻了出来。

    一头接着一头,没用多长时间,地面上便多出了几十只猛兽,且各个青面獠牙,凶神恶煞。

    “狂兽们!去吧,尽情的撕咬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