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灵魂扭曲
    由于眼下的局势过于紧张,凡川无心像对待樱白那样逗南雅锦,而是短距离的瞬移而动,瞬间便来到了南雅锦的身边。

    熟悉的人,陌生的场景,只是这一切来的是那样的不谋而合,凡川不曾想过,只是想要将这份感情深埋于心,便是最终的答案。

    “雅儿……”凡川站在南雅锦的身边,轻轻的出声道。

    本来正忙着列阵的南雅锦和之前的樱白一样,没有第一时间发觉到凡川的到来,而在凡川出声后,南雅锦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快速的转身,当在与凡川的眼神交汇的那一刻,与樱白一样,整个人几乎是定住了,随之身体便开始微微颤抖了起来。

    看到这一刻,凡川毫不在意周围的人的看法,上前便紧紧的拥抱住了南雅锦。而南雅锦先是错愕了一番,随后也放下了全身的防备,将小脑袋藏在了凡川的怀里,悲喜交加。

    且在南雅锦看到凡川一头的白色长发后,不知不觉的轻轻的啜泣着。

    而此时,在南雅锦的身后还站立着一名男性修真者,从此人的着装上来看,应该是神源门的修真弟子,但此人看待凡川的眼神里却有些怪异,没有丝毫善意,反倒是多了些厌恶和抵触,且在凡川将下巴放在南雅锦肩膀上时,此人的双手竟然握成了拳状。

    而此时的凡川和南雅锦只沉陷在想念里,哪里会发觉到此人的异常。

    温情过后,凡川轻轻的将南雅锦从自己的怀中推开,和之前对待樱白一样,凡川先是小心的将南雅锦眼角的泪痕拭去,随后又在南雅锦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吻。

    这时天色已经越来越暗,南雅锦的情绪也逐渐冷静了下来,和之前一样,凡川依次对南雅锦介绍了北语,也对北语介绍了南雅锦,所幸的是,南雅锦并没有太过于惊讶,只是愣了下神,随后便对北语笑容满面。

    毕竟是比樱白大,南雅锦的为人处世显得格外的冷静和沉稳,在有外人在的情况下,南雅锦是不会为难凡川的,反而是会将凡川的面子顾忌的很好,让旁人看不出一丝纰漏。

    只是唯有一点不同的是,南雅锦好像很在意凡川一头的白色长发,且时不时的便会黯然神伤,面对温情,南雅锦好像对待凡川更多的是担忧。

    天色已经越来越暗,对于兽族再次袭击的时间好像已经不多了,凡川抬头看了看天色,随后便对着南雅锦出声道:“好了,雅儿,你先带着小白离开这里,这里由我和北语负责,等击退了来犯的兽族,我再回去神源门找你们。”

    听到凡川的话,南雅锦失去了往日的平静,反而是频频的摇头否定,接着出声道:“不行不行,你刚刚回来,并不熟悉那些兽族,而且这次列阵的负责人是我。”

    看来南雅锦并不知道凡川已经和兽人有过亲密接触了,但是眼下并不是聊这些事情的时间,眼前南雅锦的决心很坚定,凡川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随后出声道:“既然如此,那这样,你带着小白退守到阵法之外,但别离开我的视线,这样总行了吧?”

    可南雅锦还是不停的摇头,且用着一副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凡川,这一下就让凡川的心都融化了。

    “好了好了,你们在这里可以,但别出手,一切交给我。”凡川信誓旦旦的出声道。

    就在凡川这声话音刚刚落地,之前那名用着异样眼光看待凡川的神源门修真弟子突然站出了身来,挡在了南雅锦和凡川的中间。

    此人站出身后,随即便对着凡川没好气的出声道:“你是谁啊?这里所列的一切阵法都是由南阁主全权指挥,你说交给你就交给你,我们偌大的神源门里的所有修真者的性命,难道都交给你这个外人吗?”

    此人这番话说出以后,凡川顿时就楞了,久久未能回神,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回应此人。

    不过凡川不出声,并不代表其他人不出声,也就是在此人的话音刚刚落地,南雅锦便伸手推开了此人,然后用着指挥者的话音出声道:“京游,闭嘴,既然凡群真人将权力交给了我,那么这里就是我说了算,目前还轮不到你指手画脚。”

    原来此人的名字叫京游。

    可在南雅锦的话音落地之后,京游似乎有些闷闷不乐,且有一副并不想听南雅锦指挥的意思,随即便出声反驳道:“南阁主,你要知道,我们这些人跟着你在此列阵,可是费劲了心血,你可不能随随便便就将指挥权交给一个外人呀!你……你这样做可是要负责的!必须要提前通知门主!”

    这一次没轮到南雅锦出声,一旁的樱白却看不下去,随即便抽身来到了凡川的身边,然后对着京游生气的出声道:“喂,你怎么说话的?什么叫外人?他可是我们神源门的司空大人,怎么就成了外人了?啊?”

    樱白的气势虽然很强硬,可京游似乎并不理会樱白这一套,依旧自顾自的出声道:“司空大人不假,可我们大家都知道,他并不是我们神源门的修真弟子,所以,他还是外人!”

    “你……你放肆!”樱白气急败坏的指着京游厉喝道。

    凡川看情况愈发的有些想要出状况,不能再沉默了,于是凡川先将樱白拉到了一旁,让北语负责看着樱白,随即对着京游出声道:“这位仁兄,不好意思啊,我先对自己之前的话感到抱歉,我的确没有权利随意调动你们的指挥者,也没有权利将神源门所有修真弟子的性命交在我手里,说到底,我的确是个外人,不过,我只是想帮助神源门度过这一关。”

    凡川的这席话说的很是得当,不仅不会让他人找出毛病,且显得凡川知书达理,温文儒雅,不过京游似乎对待凡川从根本上就有一种抵触,于是在凡川的话音落地后,京游先是冷哼了一声,随后便看向了一旁的南雅锦。

    “南阁主,能不能麻烦你跟我来一下,我有件事想要给你说。”京游看着南雅锦出声道。

    南雅锦皱了皱眉头,出声道:“有什么话不能在这里说?”

    京游却不依不饶的出声道:“真的是急事,不能在这里说。”

    南雅锦虽有些反感,但眼前毕竟是在神源门,且大战在即,南雅锦只好勉强的顾全大局,但在南雅锦临跟着京游走向一旁之前,南雅锦却先是来到了凡川的身边,然后将娇艳欲滴的小嘴唇附在了凡川的耳边,小声道:“凡川,你别生气,我是你的女人,你说的话,我听。”

    凡川微笑着出声回应道:“傻女人,这有什么,没事儿的,去吧,看看他有什么要紧事。”

    “恩,你等着我,我马上回来。”

    南雅锦说完话便跟着京游走向了一旁一处安静无人的角落。

    在京游和南雅锦走后,凡川看着京游的背影,英俊的脸上闪现过了一丝坏坏的邪笑,因为凡川自成仙之后,听觉是相当的厉害,而距离京游和南雅锦这点距离,对于凡川来说,随随便便都可以听的一清二楚。

    凡川一动不动,只是竖起了耳朵。

    而此时的京游和南雅锦来到了角落之后,京游上前便拽住了南雅锦的双手,但被南雅锦猛然用力的给甩开了。

    “京游,你干什么?放尊重些!”南雅锦嗔怒道。

    “南阁主,你是知道的,从我见到你的第一面,就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你……你怎么会跟那个小子呢?”京游激动的出声道,双手还想再触摸南雅锦,却被南雅锦使用真气给隔开了。

    “京游,如果你叫我前来,就是说这些的话,那么不好意思,我没空奉陪,走了。”南雅锦说着话,转身就欲离开。

    “站住!”京游大声道,随即身体都在颤抖着出声道:“雅锦,你知道我的真心的!我是真的爱你啊!为你……我甚至可以连命都不要,只唯独爱你一人,可你看看那小子,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左拥右抱还不够,还想把你霸占了去!实在是太可恶了!”

    “你给我闭嘴!我的名字不是你可以随随便便叫的!还有,如果你敢再诋毁凡川一句的话,我可以在不禀报真人的前提下,杀了你!”南雅锦已经不能冷静了。

    可此时的京游已经近乎疯狂了,本来哀求的面目突然转变,变的有些狰狞了起来,闪身上前就想要拉住离开的南雅锦,却被南雅锦巧妙的躲开了。

    “你不能跟那小子,你不能!你只能跟我!跟我在一起!”京游已经疯了。

    而南雅锦看待京游这副状态,没有怜惜,只有恶心,随即便不再理会京游,而是闪身而动,回到了凡川的身边。

    而京游和南雅锦的对话,也全都听进了凡川的耳朵里。

    凡川自然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看着身边的南雅锦还有些惊魂未定,似乎受到了惊吓,凡川什么都没说,只是温柔的轻抚了一下南雅锦的秀发,随即让南雅锦站在了北语的身边,而自己,则转身而动,微笑的看着不远处正向这边跑来的京游……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