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同一问题
    熟悉的清香窜入凡川的嗅觉里,凡川看着近在身前的樱白,爱意浓浓。

    凡川并没有直接喊出樱白的名字,而是搞怪的从樱白的背后伸出双手,捂住了樱白的双眼,且同时收起自身的气息,以防止樱白感受到。

    “什么……什么人?”樱白惊慌失措的出声道。

    凡川没有出声应答。

    被凡川突然袭击之后,樱白似乎开始有些不安了,情绪从最初的惊慌转变成了愤怒。

    “是谁!放开我!”樱白的叫喊声惊动了场下多名正在列阵的修真弟子,因此引来了多名修真弟子的围观。

    凡川依旧没有出声回应,而是做了一个更大胆的动作,身体前伸,将下颚放在了樱白的香肩上。

    就在接触的一刹那,凡川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樱白的身躯猛然的颤动了一番,似乎很是紧张。可就在这一刹那过去之后,凡川却遭到了樱白的攻击。

    “敢戏弄本姑娘?还不出声是吧?找死!”

    樱白这声厉喝刚刚落地,只见樱白的右臂便猛然向后击去,同一时间,凡川只感觉到了肚子上一阵阵的绞痛。

    “呃……”凡川惯性的闷哼了一声,在承受一道带有真气的攻击肚子,任谁也会特别的疼。

    也正是凡川这声闷哼声,引起了樱白的注意,本来还想要用力挣脱的樱白,竟在突然间冷静了下来,娇弱的身躯竟然开始微微的颤抖起来。凡川甚至可以听到樱白急促的呼吸声。

    围观的修真弟子越来越多,凡川怕耽误了列阵之事,只好结束继续作怪,稳定了一番情绪之后,凡川放松了捂着樱白双眼的手,接着双手下移,放在了樱白的双肩上,然后慢慢慢慢的将樱白的身体转过来面对自己。

    就在两人眼神相遇的那一刻,凡川已经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之情,但碍于四周围观人数太多,凡川只好对着樱白深情的微笑,同时出声道:“小白,我回来了,我想你了……”

    凡川的这番话的确是发自肺腑之言,这一刻凡川希望可以停留的时间更长,因为凡川想要静静的多看一眼可爱的樱白。

    可就在凡川这句话刚刚落地,此时全身颤抖不安的樱白却突然间眼泪掉落,随着泪水的流淌,樱白的哽咽声也传入到了凡川的耳朵内。

    见状,凡川有些着急了,凡川是最见不得女人落泪,特别是自己在意的女人,因为凡川始终认为,自己的女人落泪,那便是自己做的不够好,伤了对方的心,但是对感情有些木讷的凡川却不知,此时樱白的眼泪却是幸福的眼泪。

    “小白,你……你怎么哭了?是我哪里做错了吗?呃,我知道了,对不起,小白,刚刚我不该跟你开玩笑的……你别哭了好不好?”凡川急切的出声道。

    可是樱白不仅没有出声回应凡川,而是依旧热泪滚烫,但却对着凡川用力的摇头,似乎并没有怪罪凡川之意。

    但是樱白久久不说话,这让凡川更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但是对待感情木讷的凡川却有一个自认为不错的绝招,那便是深深的拥抱。

    这一刻凡川也不再多想,身体再次前伸,张开双手,一把便把樱白抱进了自己的怀中,紧紧的抱着。

    “呜呜……”

    就在抱紧的这一刻,樱白终于失声痛哭了起来,再也没有任何隐藏,哭的就像一个孩子一样。没一会儿,凡川的胸前的锦衣便被樱白的眼泪给浸湿透了。

    “好了,小白,咱不哭了……”凡川再次试着出声安慰。

    这一次樱白终于出声了。

    只见樱白放声痛哭的同时,还躲在凡川的怀里,用双手不停的捶打着凡川的胸膛,且用着嘶哑的嗓音出声道:“臭凡川!死凡川!你知道我和南姐姐有多担心你吗?你知道吗?”

    凡川任由着樱白的发泄,不出声,但却更抱紧。

    樱白则是继续哽咽道:“从你离开之后,我……我和南姐姐曾派人去北原星球打听你的消息,却得到你……你失踪的消息,我……我和南姐姐紧张死了,可却找不到你半点消息,我们本来都准备启程去北原星球寻找你的,可……可是如今兽人来袭……”

    “好了,小白,我知道了,过去的都过去了,现在不宜说这个,等以后我慢慢告诉你我去了哪里好不好?让你和雅儿担惊受怕是我的错,不过,我现在回来了,而且将会一直陪着你们……”凡川轻轻的拍着樱白的后背,深情的出声道。

    “呜呜……你……你知道我和南姐姐这些年有多么的煎熬吗?”樱白的发泄还未结束。

    凡川听在耳中,却疼在心里,但凡川注意到在四周围观的修真弟子已经越来越多,总体上已经耽误了列阵的进度,凡川不想因为个人的儿女情长而耽误了大局,于是凡川只好轻轻的将樱白从自己的怀中推出。

    然后看着此时娇弱不堪,且哭的梨花带雨的樱白,凡川伸手轻轻的将樱白的眼泪给擦拭干净,随后在樱白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吻。

    “傻白,全是我的错,过去了,咱们就别说了好么,等我以后慢慢的补偿你和雅儿,好吧?”凡川深情的出声道。

    樱白虽然还有些伤心,但是眼泪却已经制止住了,用着哭红了的双眼看着凡川,默默的点了点头。

    凡川见状,很是开心,于是便牵起了樱白的小手,走到了北语的身前。

    凡川看了看眼前的两个女人,虽然北语的姿色更胜一筹,但是樱白也有自己独特的美丽之处,凡川很欣慰,自然,也很幸福。

    “小白,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凡川说着话,手指着一旁的北语。

    “恩?你说。”樱白乖巧的点了点头,情绪已经有所恢复。

    “这位是西解星球上的妖界之主,北语,如今……她也是我的女人,和你一样,都是让我魂牵梦绕的女人,我和北语的相识,也得以我这次从北原星球上的失踪。”凡川淡淡的解释道。

    听到凡川的话,只见樱白的脸上闪过了一丝诧异,但随即还是过多的疑惑。

    “你是说……她是妖?”北语低着头小声道。

    “嘘……”凡川伸手做了嘘声状,随即将嘴巴附在了樱白的耳边,小声道:“她虽是妖,但心地却比有些人还要善良,她曾帮助过我。”

    “恩,是这样啊!”樱白点了点头,然后什么也不说,很乖巧的走近了北语的身边,躬身施礼道:“樱白见过北姐姐。”

    北语被樱白这么一说,不仅心中没了郁闷,更多的是姐妹之间感情的泛滥,和之前南雅锦和樱白的情况一样,没用一会儿,两个女人便搅在了一起,她一句我一句的,聊的不亦乐乎。

    此时,凡川注意到,在四周围观的修真弟子开始逐渐的退下,似乎大阵已经列好。在神源门的周边,道道泛动着的青芒直上云霄,阵法已经开始起作用。

    但是在这其中,凡川却发现了诸多不是神源门的修真弟子,不单单从衣着上来看,就单从气息来说,凡川就敢笃定,这其中有些不是神源门的修真弟子。

    待气氛缓和之后,凡川忍不住向着身边的两位女人出声道:“小白,那些人是干嘛的?也是列阵的吗?可是我怎么看都不像是神源门的修真弟子呢?”

    樱白先是点了点头,随即出声道:“恩,那些的确不是神源门的修真弟子,而是清雨阁的修真弟子。”

    樱白这句云淡风轻的话,却引起了凡川的轩然大波。

    “什么?清……清雨阁?”凡川惊呼道。

    “是啊,就是清雨阁啊,是南姐姐带人来的,为的就是助我们神源门解除兽人侵袭。”樱白简简单单的出声解释道。

    凡川愣了一下,出声道:“意思也就是说,雅儿也来神源门了吗?”

    樱白点了点头出声道:“是啊,不然这些清雨阁的修真弟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那好,小白,你能不能……”

    “能不能带你见南姐姐?”樱白抢断了道。

    “嗯嗯嗯,是……”凡川不停的点着头。

    待凡川点头之后,樱白有些红红的脸上却闪现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

    见到这个笑容,凡川不觉得心头一紧,总感觉有个小灾难要降临。

    果然,就在凡川这个想法刚刚过后,只听樱白出声道:“凡川,你先跟我来……”

    无奈之下,凡川只好跟着樱白走到了一旁人少的地方,刚刚走到位置,凡川只感觉道腰间猛然一阵疼痛,低眼看去,只见樱白的小手已经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掐在了凡川的腰上。

    “哎呦哎呦,小白,你这是干什么啊?”

    “哼,你玩个失踪都可以拐回来一个女人,老实说!你到底还有多少女人?”樱白紧盯着凡川,凌厉的出声道。

    听到樱白的问话,凡川顿时头大了起来,心中只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个问题好像北语之前刚刚问过,如今樱白又来问,凡川估摸着,回头见到了南雅锦,想必也难逃一问。

    尴尬之下,凡川摸着头,出声道:“小白,你听我解释……”……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