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八章:伊人伴侣
    凡川的厉喝起到了作用,两个女人立刻停止了争吵,北语很温柔且乖巧的站在了凡川的身后,而凡若则显得有些焦躁不安,一双水灵的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凡川,小嘴微微撅着,似有火发不出。

    “这有什么好吵的?凡若大小姐,小白怎么样,用不着你来教训我,你现在只需告诉我小白在哪里,我去找她。”凡川看着凡若,冷静的出声道。

    “哼!本大小姐为什么要告诉你?你……你你你有本事就对我动手啊!杀了我啊!”凡若虽是依旧趾高气扬,但是嚣张的气焰却少了许多。

    “我不会对你动手。”凡川淡淡的出声道。

    听到凡川的话,凡若却“哼”的一声跳将了起来,指着凡川出声道:“本大小姐就知道你不敢对我动手,不然你就会死的很难看,哼哼。”

    面对凡若的无理取闹,凡川很是无心应酬,只好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牵着北语的小手,作势就要离开房间。

    “凡川,你站住!”

    身后却传来了凡若的制止声,这让凡川开始有些厌烦了。

    凡川虽听话的站住了身,但是并没有回头去看凡若,只等着凡若接下来的话。

    “凡川,你能不能告诉我,我爹爹为何会如此礼待你?你到底哪里有让他特别满意的地方?”凡若突然平静的出声道。

    凡川有些讶异,转身看着此时较为平静的凡若,淡淡的出声道:“恩?好像这个问题你不能问我吧?该去问真人才是。”

    “好像是哦,算了,你走吧。”凡若有些奇怪的出声道。

    “呃……”凡川错愕了一下,但是想到樱白,还是迫不及待的带着北语走出了房间。

    刚刚走出房间,凡川和北语便迎面碰到了疯老,这时的疯老同样也有些奇怪,盯着凡川上下打量个不停,就像是在观赏一件稀有的事物,眉宇间不乏疑惑之色。

    “疯老前辈,你在看什么?”凡川不解的出声问道。

    疯老噘着嘴出声道:“嘿,小凡川,我怎么感觉你变了?和刚刚见你给人的感觉都不一样,恩……是不是凡群给你说什么了?”

    “啊?疯老前辈,咱俩这才未见面没多大会儿吧!怎么可能变了呢,恩,真人没跟我说什么呀!”凡川疑惑道。

    “不对不对!”疯老却像是察觉到了一丝蛛丝马迹一样,依依不饶的出声道:“凡群一定告诉你什么了,你现在的状态完全不同!”

    “哈哈……”凡川爽朗的笑道:“好了,疯老前辈,别闹了,这个咱们以后再谈,你不是想知道我头发怎么变白的吗?那就去准备些您老人家的佳酿,我来告诉你。”

    “嘿!你这个臭小子,还惦记着我这个老头子的佳酿呢!不行不行,小白现在都不给我这个老头子酿酒了,老头子的佳酿谁也不给喝了,自己喝都不够呢!”疯老像是个顽皮的小孩子一样,顽皮耍赖。

    凡川也只是跟疯老开个玩笑,当下凡川的心情怎么会在酒上,但从疯老口中得知小白的消息,于是凡川便迫不及待的出声道:“疯老前辈,您说小白……为何不给您酿酒了呢?”

    听到凡川的问话,疯老恨得牙痒痒,有些焦躁的出声道:“鬼知道啊!自从上次你走后,小白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慢慢的就不给我这个老头子酿酒了,还说什么别让我这个老头子沉醉上了她的佳酿,说什么以后万一她离开了怎么办!嘿,小凡川,你说说,这像话嘛?不给我这个老头子酿酒就算了,还要走!哼,真是女大不中留!”

    “走?去哪里?”凡川立即惊呼道:“疯老前辈,小白现在在哪里?”

    “我这个老头子哪里知道她要去哪里?”疯老抱怨道:“恩,她现在应该在后院帮忙列阵呢吧!”

    “那好,疯老前辈告辞了,回头慢慢叙旧!”

    凡川说完话,便紧握着北语的小手,一个闪身消失了。

    “嘿,你这个小凡川,怎么说走就走啊!”独留的疯老在自怨自哀道:“呜呜,现在都没人陪我这个老头子了,我真的老了吗?”

    此时神源门的列阵已经接近了尾声,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神源门修真弟子正在布置最后的防线,每个人脸上依旧是惶恐不安,人群虽是并肩接踵,但却没了往日的熙熙攘攘。

    而且在神源门修真弟子的人群中,还穿插着一些服装与神源门修真弟子不同的修真者,这些修真者衣着颜色偏为浅色,虽同为修真者,但是明眼人都可以看得出来,这些修真者并不是神源门的修真弟子,但是这些修真者所做的事情,却和神源门修真弟子相同,都在紧张兮兮的帮忙列阵,无一偷懒之徒。

    而此时的凡川和北语再次现身,已来到了神源门的后院,神源门的后院并接着连绵起伏的山脉,也正是凡川第一次来到神源门之时,所在的揽月阁醉酒之地,如此再次回来,给凡川的却是另一番感触。

    以往的神源门后院都是人迹罕至,但如今却是人头攒动,络绎不绝,形形**的修真者很多很多,且在半空中闪现的尽是真气所扩散而来的青芒。

    不过即使这般情景,凡川还是一眼便看到了身在人群中的樱白,此时的樱白依旧穿着那件丝纱质感的绿色长裙,较之前不同的是,绿色长裙的腰间多了一条塑身的腰缠,而樱白那诱人的长发,此时也被一根简洁的发簪束起,看起来虽是素朴,却不失本有的雅气。

    看到樱白的这一刻,凡川激动异常,脑海中全是樱白可爱的模样,以及当初在地宝界,以女侠的身份来帮助自己的形象。

    感触颇多,情感溢出。

    从凡川的视线里,一旁的北语自然也注意到了樱白。不过凡川无时无刻不在顾忌着北语的感受。

    只见凡川先是缓缓的收回视线,随后便深情的看着身旁的北语,出声道:“北语,我现在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哼哼……”没等凡川说完,北语却抢断道:“凡川啊凡川,你还真不简单呢!不用你说了,我已经从你的眼神里看到了答案。”

    “啊?什么……什么答案?”凡川有些惊慌,竟一时间忘了北语会读心术。

    而北语似乎猜到了凡川怎么样,于是便有些邪魅的出声道:“好了你,不用猜了,我没有对你用读心术,我说了,是从你的眼神中看到的答案。”

    “呃……北语,你知道……”

    “我知道那个身穿绿裙的女人,也是你的女人吧!”北语斩钉截铁的出声道。

    “呃,北语,你听我说……”

    “不,我才不听你说呢!加上眼前这位美丽的女人,还有之前你说的灵儿,烟紫姐姐,恩……算上我,你老实告诉我,还有没有?索性让我一次性知道,省的老是跟我惊喜!”北语娇嗔道。

    “呃……”凡川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口中嘟嘟嚷嚷着道:“其实……其实还有一……”

    “什么?凡川!你……你你你,竟然还有一个!行行行,我真是服了你了。”北语看似气急败坏,但给人的感觉并不是生气。

    这一刻,凡川的尴尬上升到了极点,但是凡川知道,当自己在面对其他四位女人的时候,心情也是一样的,凡川无法拒绝,更没有想过会拒绝,因为情感这个玩意儿,谁也说不清楚。

    待尴尬的气氛稍稍缓和,凡川歉意的看着北语,温声道:“北语,别生气了……我确实不该瞒你,我……我只是……”

    “哈哈,好了,我逗你的,只要你开心和幸福,我怎样都行,毕竟我是你的女人,你是我的男人,这就够了。”北语的态度来了个大反转。

    听到北语这么说,凡川内心一阵感动,忍不住便上前抱紧了北语,随后在北语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吻。

    凡川本来还想再多抱一会儿,因为北语身上的香味实在过于诱人,可北语却一把推开了凡川,然后伸手指着不远处的樱白,出声道:“再这样,你的那位小美人可要等着急喽!”

    “呃,好好好,我们去见她。”凡川作势要走,却被北语拦住了。

    北语出声道:“对了,凡川,你还没有告诉我,那位妹妹叫什么名字?”

    “恩?哦,她叫樱白,就是之前我们见到的那位疯老前辈的弟子。”凡川应声道,接着凡川又疑惑的出声道:“嘿,北语,你怎么就知道你比她大呢?上来就称其妹妹?”

    听到凡川的话,北语瞥了凡川一眼,出声道:“本妖主都修炼了快上千年了,难道年龄还没她一个修真者大?”

    “呃……”凡川低头了,喃喃道:“好好好,你最大,你最老!”

    “凡川,你想死!”

    就这样,在一阵阵的嘻声笑语中,北语追赶着凡川,两个人向着樱白所在的位置跑去了。

    而此时的樱白,正专心的忙着列阵,完全不知凡川的到来,更不知道凡川已经接近了自己的身后……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