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洗心归一
    北语的一声厉喝的确起到了作用,本来还在愤怒放肆的凡川,缓缓的收回了真气,情绪开始逐渐的冷静了下来。

    北语看到凡川此时的样子,再想想凡川这些年的经历,以及这样悲惨的命运,很是心疼,于是只见北语走近了凡川的身前,什么都没再说,而是一个深深的拥抱,抱紧了凡川,这一刻,北语只想给凡川温暖。

    可是北语刚抱紧凡川没一会儿,便感觉到脖颈处有些湿哒哒的,抬起头一看才发觉,凡川此时已经泪如泉涌,滚烫的眼泪顺着脸颊一直向下滴落,全都滴在了北语的脖颈上。

    看到凡川掉泪,北语似乎更心疼了,接着只见北语撤开身,将小手伸进了怀中,拿出了一副纱巾手绢,轻轻的温柔的将凡川脸颊上的眼泪擦干。

    “凡川,你是个男人,不能流泪,特别是在女人的面前,特别是在我的面前,你更不准流泪,我不许你流泪。”北语用着有些哽咽的语气出声道。

    此刻的凡川已经逐渐冷静了下来,再听到北语的话后,凡川一把抓住了北语正帮助自己擦拭眼泪的小手,缓缓的出声道:“北语,谢谢你,我以后不会在你面前落泪了。”

    话音落下,凡川随即走向了凡群真人面前,先是对着凡群真人躬身施礼,接着出声道:“真人……噢不,叔父大人,侄儿还有一个小疑惑……”

    “凡川,你……你肯称我为叔叔了?”凡群真人激动的出声道。

    凡川则是微笑的点了点头,出声道:“称您为叔父大人是在下的内心决定,即使您不是我的亲叔父,但看在这些年您对我的照顾之下,这声叔父大人也是理所应当。”

    “哦哦,好好好……”凡群真人似乎有那么一丝丝的沮丧,但随即还是出声道:“你还有什么疑惑?尽管说来。”

    “恩……”凡川点了点头,出声道:“我刚刚回忆了一番,从当初灵儿失踪,和烟紫姐姐被伤,以及孤真派被袭,这一切都和兽人有关吧?说到底,灵儿和烟紫姐姐,以及孤真派,其实都是被我的身份给连累了对吧?如果没有我,灵儿和烟紫姐姐,以及孤真派也不会受到伤害对吧?”

    听到凡川的话,凡群真人很错愕,于是便出声道:“呃,凡川,你不能这么想……”

    “不,叔父,您不用劝慰我,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那么这一切也应当由我来结束它,您说对吗?”

    “呃,你……你想做什么?”凡群真人眉头紧皱,神情有些担忧。

    “我不想做什么,但是我想了想,当初叔父不肯告诉我去往南异星球路线,其实也只是想要考验我一番对吧?让我多些历练对吧?那么,接下来,侄儿我便接受这份考验。”凡川坚定的出声道。

    听到凡川的话,凡群真人瞬间慌乱了起来,于是着急的出声道:“不不不,凡川,你现在不能去,因为现下的局势和之前已经不一样了,如今兽族敢光明正大的来侵袭,那么也就说明了,我们家族此时已经处于危险境地,你如今前去,那岂不是自投罗网?”

    “自投罗网?叔父大人,您太小瞧我了。”凡川笑了笑。

    “不是老夫小瞧你,只是现下的局势变化万千,老夫需要等待你在仙界的的父亲大人指示,才能有所动作。”凡群真人顿了顿,急忙道:“对了,你如今不是已经修成仙体了吗?那你经过了天劫灵境了吗?位列仙班了吗?若是位列仙班的话,你可以去仙界请示你的父亲……”

    “停!我没有父亲!”凡川突然出声厉喝道,打断了凡群真人的话。

    凡川的这声厉喝彻底让凡群真人傻眼了,任凡群真人如何也没有想到凡川会这么说,更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

    气氛瞬间跌入了尴尬之地,空旷的房间内静的鸦雀无声,就连凡川急促的呼吸声都能声声入耳。

    待气氛稍稍缓和了一会儿之后,北语再次走近凡川的身边,握紧了凡川的左手,小声道:“凡川,你这是干嘛,正常点。”

    顺着北语的话音,凡群真人也出声道:“是啊,凡川,那是你的父亲……”

    “我再说一遍,我没有父亲,即使有,我也不会认,因为,要不是他,镜爷爷也不会死,镜爷爷的死,和他有直接关系!”凡川生气的出声道。

    凡群真人见状,深知不可再讲,于是巧妙的转移了话题,出声道:“好好好,咱们暂且不说这个,看现在的时辰来讲,距离夜幕降临已经没多久了,趁这一会儿时间,你快告诉老夫,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头发怎么都变白了?”

    凡川还在气头中,自然没有搭理凡群真人,但要是任着这种尴尬的气氛下去,早晚会出事,于是机灵的北语便开口了。

    “真人,这样吧,让凡川先冷静一会儿,他这些年的经历我都知道,让我来告诉真人您,好不好?”北语乖巧的出声道。

    北语的这番话,其实就是给凡群真人一个台阶下,凡群真人自然不能放过,于是只听凡群真人出声回应道:“好好好,太好了,有劳妖主了。”

    “哎,真人,您是凡川的叔父大人呢,以后就别称小女子为妖主了,小女子既是凡川的女人,那便同样称您为叔父,叔父称小女子语儿好了。”北语很是乖巧听话。

    “哈哈,好好好,那老夫也就不拘于礼节了,那语儿请讲吧。”凡群真人的尴尬得到释放,不由得大笑出声。但在这笑声中,旁人还是明显能听到尴尬之意。

    接着,北语和凡群真人两人便落座,开始讲起了凡川这些年在西解星球上的种种遭遇。

    而此时的凡川,则是在一旁站立着,心绪虽然很是紊乱,但是凡川的内心还是肯定了凡群真人的话,因为凡群真人的每一句话都可以说得通,且话音里并没有对凡川有所挟持,同样,也让凡川久久积压的心理,得到释放的同时,也重新担负起了一个新的责任。

    凡川还在疑惑,凡川还在震惊,凡川还在愤怒。

    凡川疑惑当初南异星球上的动乱原因是什么,凡川震惊自己的身世竟然在此揭开,凡川愤怒兽族的种种行为已经无时无刻的不在挑衅自己的底线。

    只是在情绪过后,凡川曾有那么一丝丝的期待,那位没有任何印象的父亲,还有眼前这位刚刚才有印象的叔父。

    只是在情绪过后,凡川在苦思冥想当初自己每走的任何一步,每次的化险为夷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当初的言慕岸为何会对自己倾囊相助,当初的仙魄绝殃又为何会对自己有所帮助?

    只是在情绪过后,凡川在担心着自己身边的女人和朋友和弟子,灵儿和烟紫姐姐已经受到南异兽族的伤害,那么南雅锦和樱白呢?还有北语,她们会受到伤害吗?北原星球上结识的修真同仁和兄弟会因此受到伤害吗?还有孤真派,夜月门,寒逍遥城,纵始院,以及仙云魅,他们会因此受到伤害吗?

    一切的一切,都还是未知,不过凡川此刻已经做下了一个决定,那么就是,凡川不想要这个未知出现,那么既然如此,凡川还是必须要前往南异星球。只是凡川不知道的是,自己的内心对于前往南异星球一事,其实一直都未改变过,因为灵儿,因为初衷,因为感情。

    如今身份揭开,不仅是因为灵儿了,还有自身家族背负的责任,这一切更让凡川笃定了,南异之行,不可或缺。

    思绪终于理清楚了,凡川的情绪也由此逐渐的冷静了下来,自然,凡川也接受了现实,虽有不甘,但内心已决。

    冷静了之后,凡川突然想起来了刚刚在神源门主殿处枢老所说的话,今晚兽兵还会前来袭击。

    这一次袭击,凡川认定了这是一个机会,凡川不会错过。

    凡川决定还是先向凡群真人请示一番,于是凡川便转身走向凡群真人,刚好此时北语和凡群真人的聊天结束,此时的凡群真人正笑意绵绵的鼓掌,口中赞叹不绝,都是在表扬且佩服凡川在西解星球上的举动。

    凡川没有心思听这些赞扬,于是便开门见山的出声道:“叔父,我之前听枢老前辈说今晚兽兵还会来袭击,是真的吗?”

    听到凡川主动问话,再看到凡川此时冷静的表情,凡群真人站起身来,慈祥的笑着,温声道:“恩,消息是真的,只是不知道兽人会不会按照套路出牌,老夫已命令众弟子列阵了,即使兽兵再来,我们也不会像第一次那样应付不及了。”

    凡川点了点头,坚定的出声道:“放心吧,这一次,我让他们有来无回。”

    “恩?难道你和兽兵已经交过手了?”凡群真人疑惑道。

    “恩,是的,就在隐宗……”接着凡川便将在隐宗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凡群真人。

    待凡川说完之后,凡群真人若有所思了一番,出声道:“看来你现在的行迹已经被兽族全线追踪了……”

    “呵呵,追踪又何妨?即使它们不来,我也要去找它们!”…………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