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王室血统
    “什么?叔……”

    凡群真人的这一句彻底的震惊了凡川,只见凡川猛然从座椅上抽身站了起来,双眼死死的瞪着凡群真人,任凡川如何也不敢想象,凡群真人竟然是自己的叔叔。对于凡川而言,这简直是荒谬至极。

    不过等凡川回头冷静的想了想,如果按照是这层关系而言的话,那么之前凡群真人所做的种种,那都可以顺理成章的说的过去了。不过话再说回来,凡川从记事的那一刻起,便是跟在镜爷爷的身边长大,凡川何曾知道,在遥远的另一个星球上,还有自己的一个叔叔。

    凡川没有想过,也不敢想,更没有那个勇气去接受。

    此时一旁的凡群真人在看到震惊的凡川依旧在沉默不语,似乎还是很难接受这个现实,于是凡群真人接着出声道:“凡川吾侄,老夫知道你还很难接受这个现实,不过,你仔细想想,以为你的体质,真的就只是一个出生在深山里的野孩子吗?这么多年了,你有没有曾想过关于你自己的身世?”

    情绪逐渐冷静下来的凡川,此时显得有些木讷,在听到了凡群真人的话后,凡川只顾着无助的摇头,口中一直在喃喃自语道:“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是镜爷爷抚养我长大,是镜爷爷抚养我长大……”

    凡川此时的语气甚至有些兢兢业业了。

    一旁的北语看到凡川这个样子,很是心疼,便忍不住站起身来,依靠在凡川的身边,不需多言,只是想要用这种靠近的温暖,来缓和凡川的情绪。

    看到凡川这个样子,凡群真人似乎也很心疼,想要说出口的话,却又咽了回去,只静静的等待着凡川的自我调节。

    终于,在这片异常的安静过去了一刻钟的时候,凡川突然仰天深呼吸了一口,随即缓缓的坐下,但左手却不知不觉的紧紧的握住了一旁北语的右手,握的很紧,很紧。

    接着只见凡川抬起头,盯着凡群真人,缓缓的出声道:“真人,您说您是我的叔叔,有什么证据可言吗?”

    凡群真人楞了一下,随即出声道:“恩,有是有,但老夫想等你心态平静了之后,再慢慢告诉你。”

    “我现在很平静,请讲。”

    “恩,好,这件事说起来很是久远了……”凡群真人的声线很温和,顿了顿继续出声道:“在很久以前,我们的先祖不知什么原因,便加入了南异兽族的部落之内,随后时间越来越久,我们人类修真者便出现了和兽族女性通婚,后来慢慢的繁衍生息,直至到后来南异星球上发生了一件老夫并不知晓的大事,之后人类修真者便想要脱离南异兽族,但是遭到了后起兽王的拒绝,逐渐,修真者便违逆兽王,自主脱离了兽族部落,也正是因为那次脱离,才有了如今的神源门和隐宗。”

    凡群真人像是在回忆一件漫长的事情,继续出声道:“后来,南异兽族便遣兵来扰,试图收回修真者,但是遭到了修真者的顽强抵抗,像这一次的袭击,在很久以前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而我们的家族,正是南异兽族争夺的主要对象,也是想要消灭的主要对象。”

    “为什么?”凡川不解道。

    “因为在南异兽族没有分为两派之前,我们家族的族长和当时唯一的最高统领的兽王的女儿通婚了,这才有了我们后来的家族延续。自然,这也就解释了,我们的身体上为何会拥有兽元力,这便是遗传。”

    “可是,按照你这么说的话,南异兽族不仅不会为难我们,反而该是会礼待我们啊?可为何如今南异兽族会袭击神源门呢?还有,按照你的消息来说,为何会抓走灵儿呢?”凡川不解的出声问道,凡川虽然听的津津有味,但是凡川依旧还是无法接受现实。

    听到凡川的话,凡群真人突然唉声叹气了起来:“唉,你说的有道理,但是在面对权力之时,一切的人情世故都显得极其卑微。”

    凡群真人再次站起了身,继续缓缓的出声道:“后来,南异兽族发生了一次很大的政变,也正是老夫刚刚所说的我并不了解的大事件,不过这件政变大事件的结果,我是知道的,结果就是,当时唯一的最高统领兽王全族被杀,且因当时我们家族的族长已经和兽王的女儿通婚,所以遭到牵连,同样被杀,而我们,则是在战乱之时,有幸存活下来的传承人。”

    “后来,南异星球上便陷入了长达几百年之久的动乱时期,而我们家族幸存下来的人,则开始了隐姓埋名的生活,直至到动乱时期结束,南异兽族便分为了两派,一派以本觉兽王为首,一派为元郎兽王为首,老夫记得,隐宗的前身应该是属于本觉兽王部下,而神源门的前身则属于元郎兽王的部下。”

    听到此处,凡川忍不住出声打断道:“真人,既然按照你这么说,我们家族已经隐姓埋名了,可为何还有后来……”

    “你听老夫慢慢说……”凡群真人抢断了话语,继续出声道:“后来,我们人类修真者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下,因为没了当初的兽王照顾,如今的两位兽王民族观很强,但凡是兽人,都会歧视人类修真者,且最苦最累的活,都抛给我们人类修真者,而他们,则是位居在上,对我们处处欺压,这才导致了我们人类修真者的主动脱离。”

    “再后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两位兽王竟然知晓了当初的唯一兽王还有后人残孽,也正是所指我们的家族,于是两位兽王便想要对我们实施抢夺,或者消灭。”

    “但是这其中有一些不得不说的矛盾存在,因为我们家族是当初最高统领兽王的传承人,所以我们的血统在南异兽族是最正统的王室血统,如今的两位兽王想要把我们抢夺了过去,一是可以借助我们的王室血统,实现南异兽族的统一,二是即使不能借助我们的血统,也可以将我们永久的关押起来,以防止我们家族后人的崛起。”

    “但说到想要消灭我们,其实两位兽王都想要消灭我们,但是两位兽王谁都不愿意率先动手,因为不管哪位兽王率先动手杀了我们,那么另一位兽王便会以此为由,借助屠杀王室正统的罪名,号召南异全族兽人去批判那位兽王。也正是因两位兽王的相互挟持,我们家族才能延续这么久。”

    “不过话说回来,即使两位兽王明面上不会大肆动手,但是暗地里可是毫无人性,只要不会被曝光,那么我们家族传承人的性命对于他们来说,简直不值得一提。”

    “凡川,老夫说了这么多,你明白吗?”凡群真人突然停了下来,看着凡川出声道。

    听到凡群真人突然的问话,凡川愣了一下,但脑海中在快速的消耗着凡群真人刚刚所说的所有话,虽是很震惊,但是已经历经了诸多的人情冷暖,此时的凡川还是可以缓慢的接受的,对于那些未知,凡川一直保持着向往且肯定的心态,只是凡川没有想到,真相的背后,却是这么的沉重。

    待情绪稍稍稳定之后,凡川回声应道:“恩,我明白,不过真人,您既已说出我们的家族延续,只是还有一个人……”

    “老夫知道你说的那个人。”凡群真人以着肯定的口气打断了凡川的话,接着继续出声道:“你的父亲,也正是老夫的兄长,他在那场动乱之下,也存活了下来,也正是他,为了不让你在刚出生之后就受到家族动乱的侵扰,所以才把你送往了遥远的北原星球上的紫金大陆的深山里……”

    “不过后来本觉兽王还是发现了你的踪迹,于是便派兵前往了北原星球的紫金大陆,杀了你所说的镜爷爷,却没有找到你……”

    “什么!你……你是说镜爷爷是惨死在兽人手下?”

    听到此处,凡川突然跳将了起来,震惊与愤怒终于同时爆发,身上的紫芒和金芒几乎同时乍现,四周的压力也因此剧增,而在凡川身后的那把木椅也瞬间被压力所粉碎。

    几乎可以看到,此时的凡川身上正燃烧着熊熊的愤怒火焰。

    凡群真人看到凡川的样子,有些担忧,便立即出声道:“凡川,你先消消气,别动怒……”

    “我不动怒?我怎么可能不动怒?啊?真人,你告诉我!我怎么可能不动怒?镜爷爷只是一介凡人!知道吗?他只是一介凡人!为何要这样?为什么!啊!”

    凡川接着大声厉喝了一声,随即闪身而动,右手紧握拳状,向着空旷的房壁便是凌空一拳,只见一道泛着紫色火焰的真气闪现而逝。

    “砰……”

    只听一声震耳的响声响起,再看那空旷的房壁已出现了一个赫然的大洞,而在洞口的边缘,还在“滋滋”作响的燃烧着火焰。

    “凡川,你冷静下!你再这样,只会让我看不起你!”此时一旁一直未出声的北语,突然厉喝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