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四章:水落石出
    刚刚的一番异常安静突然被打破,疯老明显没有反应过来,身体猛然间颤抖了一番,哆嗦着出声道:“小……小凡川,你……你这是怎么了?”

    凡川缓解了一下个人的情绪,先是对着疯老躬身施礼,接着便出声道:“疯老前辈,刚刚若有冒犯,还望恕罪,只是在下有些过于着急了。”

    听到凡川的话,疯老只是木讷的点了点头,接着便出声道:“小凡川,我……我没怪你啊,我这个老头子怎么会怪你呢?我只是在惊讶你怎么突然出现了?还有,你前段时间都去了哪里?怎么这么些年不见,头发都白了?”

    凡川当即摆了摆手,出声道:“疯老前辈,这个咱们暂且不说,你先告诉我,神源门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除了真人,大家都没事吧?”

    疯老依旧有些木讷,但随即表情闪过一丝怪异,嘟着嘴,磨磨唧唧的并没有回答凡川。

    凡川见状,有些气急败坏的催促道:“疯老前辈,你倒是说话啊?”

    “这个……这个这个,哎呀!”疯老一拍大腿,表情释然,随声道:“算了,这有什么说不得的,反正你也是自己人,早晚都得知道,我这个疯老头子就先告诉你好了。”

    “恩?前辈请讲。”

    “就是……就是前些日子,南异兽人来袭,重伤许多弟子,包括凡群也身负重伤,恩,就是这样啦!”疯老话语间,有些掩饰。

    凡川眉头略微皱起,继续出声问道:“南异兽人为何来袭?”

    “这个这个……就是因为某些关系啦!”疯老看来不愿多讲了。

    凡川则是心中闪过杀不尽的话,直截了当的出声道:“是不是元郎兽王要收回你们?”

    “啊!你……你你你!”疯老开始结巴了起来,随后用着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凡川,继续出声道:“你……你怎么知道?”

    “呵呵……”凡川笑了笑:“我怎么知道?疯老前辈,您就不用对我这么遮遮掩掩了吧,我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帮助神源门。”

    “我知道,我知道,你这个臭小子的心思,我当然知道,别看我疯疯癫癫的,可是我可不傻,只是……只是凡群……”

    “真人不愿让我知晓?”凡川抢断道。

    疯老立即挥手摆动着出声道:“这个可不是我说的。”

    “前辈你……”

    “好了,都别说了,疯老和京允你俩先出去,凡川留下……”

    就在此时,熟悉的声音传来,只见刚刚还在闭目疗伤的凡群真人,此时竟睁开了双眼,缓缓站起了身。

    见到凡群真人站起,疯老和京允无不惊呼,唯有凡川淡然自若。

    “哎呦,凡群,你……你这是恢复好了?”

    “门主,您这是……”

    只见凡群真人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身上的衣物,拍了拍身上的灰尘,继续温和的出声道:“好了,老夫没事儿,疯老,京允,你们先出去守着,有什么情况再来通报,我要跟凡川说些话。”

    疯老和京允在带着惊讶的表情下,缓缓离开了房间。

    待疯老和京允走后,凡群真人仔细的看着凡川,眼神间很是慈祥,但当凡群真人看到凡川的白色长发之后,无奈的深呼吸了一口,接着温声道:“孩子,你受苦了,回来就好。”

    “恩?真人……”凡川很是错愕,感觉眼前的凡群真人跟以前很是不同,好像话语间多了些关心,不过这种突兀的关心,让凡川有些诚惶诚恐。

    凡群真人则是依旧云淡风轻,接着只见凡群真人转身走过,从房间的一个小角落里拿来了几把小小的椅子,让凡川和北语两人落座,这情况看起来是要促膝长谈了。

    果然,待凡川和北语刚刚落座,凡群真人便指了指北语,对着凡川出声道:“怎么?凡川,不愿意介绍一下吗?”

    “啊?呃……”凡川尴尬的摸了摸头,随即便出声道:“真人,这位乃是西解星球辰妖大陆上的北语妖主,如今也是……也是我的女人。”

    “哈哈,好,好好好,连高高在上的妖主都甘愿臣服你左右,凡川啊,老夫很欣慰。”凡群真人爽朗的笑声响起,弄的凡川和北语都尴尬了起来。

    而北语也极其乖巧的站起了身,先是对着凡群真人躬身施礼,接着便出声道:“见过真人,小女子有礼了。”

    见到北语躬身施礼,凡群真人也匆忙的站起了身,有些惊慌失措的出声笑道:“哈哈,不用拘于这些礼节了,来到了神源门,大家就是一家人。”

    听到凡群真人的这番话,凡川更甚费劲了,虽然以前便觉得凡群真人很有亲和力,可只是这些年不见,反而亲和力更甚,且抛开其他的不说,单单这种做派就会让人不自觉的遐想连篇。

    待北语和凡群真人两人双双落座之后,凡川便迫不及待的出声道:“真人,在下有诸多疑惑,还望真人一一解答。”

    凡群真人笑了笑,淡然自若的出声道:“好啊,凡川,你如今问什么,老夫都会如实的回答你,包括任何问题。你这一次回来,老夫明显感觉到了你的不一样,就你的气息而言,老夫竟然连一丝一毫都琢磨不到了,大道之期之上,莫非你已经窥视到仙了?”

    凡川默认的点了点头,却不想在境界上多说,因为眼下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困扰凡川已久的疑惑。

    凡川倒也直截了当的出声道:“真人,恕在下冒昧,真人对我如此礼待,这让我有些难以适应,从当初清雨阁第一次遇见真人,这个疑惑便一直存放于心,敢问真人……”

    “这个问题放在最后,先问其他的。”凡群真人微笑着打断了凡川。

    “呃……”凡川虽有些错愕,但还是知趣的转移了话题,接着出声道:“那真人先说说这一次神源门遭到南异兽族袭击之事吧?还有,真人体内为何也有兽元力?”

    凡川虽然知道了神源门以及隐宗和南异兽族的关系,但是凡川并不会直截了当的说出杀不尽的原话,因为凡川始终不是太确信杀不尽的话,而从凡群真人这里,不仅可以印证杀不尽的话,也可以否定杀不尽的话。

    “哈哈,兽元力也知道,不错。”凡群真人爽朗的笑出了声,刚刚受过重伤的身体竟然没有任何牵连反应。

    接着只见凡群真人沉思了一番,随后缓缓的出声道:“其实,神源门和隐宗都是当初南异兽族的部下,只是那会儿还没有神源门和隐宗,说白了就是,创建神源门和隐宗的先祖,曾是南异兽族的部下。”

    凡群真人说完这一句,便停了下来,双眼注视着凡川,似乎在等凡川的反应,但是这些话凡川早在杀不尽那里听到了,但是为了响应凡群真人,凡川只好故作惊呼,连连表现出惊讶之意。

    见到凡川的反应,凡群真人笑了笑,继续出声道:“所以说,你知道当初为何隐宗的杀宗主可以助你去南异了吧!”

    “恩,这个我知道,他只是拿利益与我交换罢了,各有所取而已。”凡川点了点头出声道。

    “恩,是的。”凡群真人笑了笑。

    “可是,真人,我想您也知道去往南异星球的路线吧!况且灵儿被困南异星球这一消息,还是您告诉我的,所以我在想,您到底想要我做什么?”凡川再次直截了当的出声道,这一次凡川不再含蓄,而是直吐心中不快。

    “哈哈……”凡群真人却突兀的再次大笑了起来,笑声渐落,凡群真人接着出声道:“不错啊,凡川,你如今能有这番思路,老夫很为你感到高兴。”

    听着凡群真人的话,凡川越来越费解了,但当下还是只能慢慢的来解答疑惑。

    “真人,您有话就直截了当的说好不好?我想知道,您为何也有兽元力?”

    “因为老夫算是南异兽族的一部分,和你一样。”凡群真人坚定的出声道。

    “什么?真人,您这话是……是什么意思?”凡川不自觉的惊呼道。

    凡群真人笑了笑,出声道:“凡川,你怎么不问我既然神源门是南异兽族的部下,为何南异兽族要袭击我们呢?”

    听到凡群真人的话,凡川无力的点了点头,出声道:“好好好,那真人您说说,南异兽族为何袭击神源门?”

    “是因为我们的脱离,是我们自主的意愿,是我们身为修真者,身为人类的一个自主意愿。你理解吗?”

    “我理解,可是真人,既然您体内有兽元力,那为何又说是修真者?不是自相矛盾吗?还有,我体内的兽元力,想必真人也了解吧?”凡川算是铁了心想要知道最后疑惑了。

    “哈哈!”凡群真人再次大笑出声,接着只见凡群真人突然站起了身,姿态很庄重,神情很是严肃的出声道:“那现在,老夫就来回答你的第一个问题。”

    “洗耳恭听。”凡川也严肃了起来。

    “你的身份老夫是再熟悉不过了,从你第一次出现在北原星球紫金大陆上的深山里,老夫便知道了。”

    “为什么?”

    “因为我是你的叔叔。”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