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再临神源
    等凡川和北语的身影再次闪现的时候,出现在了隐宗主门之外,正是刚刚的主战场处,此时主战场上一片混乱,烽烟还未燃尽,多数隐宗修真弟子都在忙碌着清扫战场。

    隐宗修真弟子在看到凡川的到来之后,都很自然的对着凡川躬身施礼。凡川看在眼里,并未触动到心里,因为这种现象,凡川已经看得太多了。

    重回到主战场,凡川其实只是想要带走兽帅首领,正是此时的狼形真体,不过此时的狼形真体似乎受到了极其大的挫败,正奄奄一息的卧躺在地,一动也不动,眼神中甚是迷离,且体型已缩小至正常,没有了庞大的身躯,也不再显的那么威风凛凛了。

    待走近后,凡川对着负责看守狼形真体的隐宗弟子随便说上了一句,便撤走了看守的隐宗弟子,随即,凡川便从晶涟羽戒中拿出了一把冷兵器,这些冷兵器全是当初言慕岸留下的,此时凡川使用这些冷兵器,其实是想要将狼形真体封印到冷兵器内,以方便带走。

    随着一道紫芒的闪现,只见凡川手中的冷兵器颤动了一番,接着狼形真体不见了,一切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空气里还残留着血腥的味道。

    收起了封印狼形真体的冷兵器之后,凡川深情的看着北语,出声道:“北语,我们现在要去神源门了,因为同样有一位很重要的人在那里,我不能置之不理。”

    听到凡川的话,北语貌美的小脸上浮现出了一丝邪笑,接着便调戏的出声道:“哼哼,怎么?又是一位你心上的姑娘?”

    “呃……我……”凡川有些尴尬,不知道该怎么说,不过当下只有一个心念闪现,那便是拥抱住北语,什么话也不用讲。

    “嗯……”

    被凡川突然抱紧,北语轻哼了一声,这一刻诸多猜忌和郁闷全都消失了。

    待安抚了北语的情绪之后,凡川便开始定位神源门的具体位置,因为之前曾走过神源门到隐宗的路线,且距离并不是太远,虽然不在同一个大陆上,但只要是在同一个星球上,这种距离对于此时的凡川来说,都不算是多远的距离了。

    但由于凡川还不熟悉仙术挪移,只能用真气来操控瞬移,但是以修真者来讲,凡川还是做不到一次瞬移便到达神源门,不过凡川此时的修真境界为大道之期,真气可源源不绝,所以多瞬移几次并不是什么难事。

    “北语,我们该走了。”

    “恩,好,我都听你的。”

    随即凡川望着祈神大陆的方向,眼神间有些恍惚,只听空气中传来“噗”的一声低沉的响声,一道绚丽的紫芒划过,像是一阵烟一般,凡川和北语两人的身影便消失在了原地,远离了隐宗。

    就在凡川和北语离开之后,只见杀不尽从隐宗的主殿内走了出来,身躯略显佝偻,依附在了主殿的竹楼边,叫来了几名隐宗的修真弟子。

    从境界上看,被杀不尽叫来的几名隐宗修真弟子的修为境界都不低,最起码也要在玄真期上下,想必也是隐宗的元老了。

    只见杀不尽看着几名修真弟子,语气缓慢的出声道:“你们几位现在就立即赶往南异星球一趟,将那几百位兽兵送回本觉兽王的部落,再告诉本觉兽王,他们的兽帅首领被凡川所擒,不过,因为我们隐宗的好心劝说,凡川将会前往南异星球,这也算是我们隐宗为本觉兽王最后一次效力了,望本觉兽王以后不再为难我们隐宗。”

    听到杀不尽的话,几名修真弟子无不惊呼出声。

    “啊?宗主,您……您这样做,会不会让凡川少侠……”

    “是啊,宗主,您这不是算计了凡川少侠嘛!”

    “住嘴!”杀不尽突然一声厉喝,像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气喘吁吁不停,接着出声道:“事到如今,只能这样了,我们隐宗不能灭亡,再说了,凡川少侠本来就是要去南异星球,我们这样借水推舟,不伤天理。”

    几名修真弟子听后,全都低下了头,默默的想着什么,但在杀不尽的一再催促下,几名修真弟子只好转身离去,前去了关押兽兵的地方,押解兽兵,前往南异星球。

    而就在几名隐宗修真弟子押解兽兵离开了隐宗之后,此时在隐宗的后山上,正迎风站立着一位身着青色道袍的人,此人左手中持着一把破旧的拂尘,右手正在捋着并不直顺的胡须,脸上时不时的浮现出诡异的笑容,此人正是道长徐玑。

    仅仅只是暂留一会儿,徐玑便向着祈神大陆的方向飞身而去。

    而此时经历过第一次瞬移的凡川和北语,则出现在了祈神大陆和椋极大陆的交界处,虽是遍地的花草树木,但凡川的心情并没有因此变好,反而是越靠近神源门,心情越沉重,凡川在担忧着,生怕发生什么事。

    一旁的北语自然看出了凡川的心事,于是便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凡川长长的白发,深情的出声道:“亲爱的,不要过多的担心,不会发生什么的,你要稳定好自己的情绪。”

    听到北语的安慰,凡川抿了抿嘴,仰头深呼吸了一番,随即在北语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深深的吻。

    心念动处,再次瞬移,这一次凡川加速了真气的输出,两人再现身的时候,已然到了祈神城的界内,不远处便是神源门门派的所在了。

    凡川先是注意到,祈神城内并无出现什么异样,还是和往常一样,热闹非凡,人群依旧熙熙攘攘,街市依旧车水马龙。这让凡川悬着的心,稍稍的放松了一下,最起码现在可以断定,神源门不会遭到像隐宗那般,整个凌水城都被糟蹋了。

    既已到了近处,凡川没有任何心情想要暂留,于是便带着北语,向着神源门的方向飞行而去,这一次凡川没有瞬移,实则是想要看清楚一路上的变化,况且祈神城距离神源门门派的位置并不远。

    飞行的一路上,凡川是回忆翻涌,往日的各种各样的画面都在脑海中浮现,祭祀天神日,还有祈神客栈,还有地宝界,等等等等,凡川在回忆着,同样也在唏嘘着,不知何时,凡川已经在修真界位居高峰,这样的一段修真之行,让凡川不再是以前那个山里的毛头小子,而是看透了世间人情冷暖的行尸走肉,只是这份人情冷暖过于沉重。

    随着距离的越来越近,一路上凡川并没有发觉到什么异常,反而是随着接近神源门,却异常的宁静了下来,不仅没有风波,且这份宁静极其的诡异。这不得不让凡川再次生出疑心。

    一旁的北语再次看到眉头紧锁的凡川,不禁的钻进了凡川的怀抱内,试图缓解凡川紧张的情绪,但终究无济于事。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就在凡川快要接近神源门的时候,终于发觉到了明显的异常,因为以往的神源门是热闹非凡的,即使没有特殊的聚会,在神源门的方圆五十里内,都会随即可见神源门的修真弟子在活动,可此时的情景是,凡川不仅没有发现一名神源门的修真弟子,而且是安静的出奇。

    只有微风拂动树叶,只有鸟兽鸣叫天空,这一切看似太诡异了。

    凡川不禁再次加快速度,几乎赶得上瞬移了,飞行的极其之快,让一旁的北语都有些适应不了了。

    终于,几乎是用了一瞬间,凡川和北语便降落在了神源门的主门之外,当凡川看到神源门主门之外的情景之后,整个人彻底的愣住了,呆立在了原地。

    因为眼前的情景曾在凡川的记忆中出现过,那便是在北原星球上的孤真派,和那一次兽人袭击孤真派一样,主门之外零零散散的躺着残肢不全的尸体,随处可见被真气和兽元力打穿的墙壁,以及地面上层起彼伏的洞口,还有那刺鼻的血腥味在空气中肆虐,冲击着每个人的嗅觉。

    不远处时不时的隐现出几名负伤的修真弟子,在匆忙且艰难的打扫着战场,一切的凌乱似乎都可以找出原因和理由,只是这个原因和理由很沉重,压在人的心头喘不过气来,凡川此刻便是这样,心里很是压抑。

    “我一定要杀了那些畜生!”凡川忍不住出声厉喝道。

    看到凡川的样子,一旁的北语很是心疼,但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凡川,只好轻轻的拍着凡川的肩膀,出声道:“凡川,你别这样,目前是什么情况,我们还没有彻底搞清楚,要不我们先进去?”

    “嗯。”

    凡川点了点头,随即向着神源门狂奔而去,就连北语也不管不顾了,不过此时的北语同样感慨万千,不仅没有对凡川置气,反而是心疼凡川。

    就在凡川跑到了神源门的主门的时候,有几名神源门修真弟子发现了凡川,当这几名修真弟子在看到凡川的第一眼之时,竟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只见几名修真弟子还在用着双手用力的揉眼,生怕是自己看错了,但当听到凡川的声音后,几名神源门修真弟子几乎同时双眼睁大,惊喜之意溢于言表。

    “司……司空大人?是是是!是司空大人!”

    “啊!司空大人回来了!”

    “真的是您啊!司空大人!”

    “快……快快快,快去禀报门主,司空大人回来了!”

    看到激动的几名神源门修真弟子,凡川并没有理会,而是象征性的点了点头,随即便冲进了神源门主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