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秘密联系
    “杀宗主,请讲。”

    杀不尽点了点头,像是在回忆一件久远的事情一样,眉宇间略显惆怅,接着便出声道:“凡川少侠,其实,当初在祈神城祭祀天神日第一次见到您时,老夫便开始对您的身份好奇了起来,再看到凡群真人对您如此礼待,老夫便在心里有了个初步的认定。”

    “什么认定?”

    “少侠莫急,听老夫慢慢道来……”

    杀不尽继续出声道:“老夫的初步认定,那便是少侠您的身份肯定不简单,而也就是因为您的身份,老夫才愿讲这些告诉于您。”

    凡川点了点头,很认真的出声道:“杀宗主,别卖关子了,速速讲来。”

    “唉……”杀不尽却突然叹息了一声,接着出声道:“其实我们隐宗,还有神源门,在很久以前,是效忠于南异星球两大兽王麾下的,我们隐宗是在本觉兽王的麾下,而神源门则是在元郎兽王的麾下,但不知从何时开始,修真者与兽族便有了隔阂,后来通过局势的演变,这才有了东固星球上的神源门和隐宗两大修真门派,凡川少侠,您明白老夫的意思吗?”

    “呃……”凡川错愕了一下,随即急切出声道:“杀宗主,你是说隐宗和神源门,其实是南异星球上两大兽王的手下?是这个意思吗?”

    杀不尽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

    凡川更甚不解,于是便接着出声发问道:“可是,修真者,兽族,这……这怎么会在一起?还有,既然是手下,那刚刚那些兽兵又是为何要屠杀隐宗?”

    杀不尽再次叹息一声,出声回应道:“至于怎么会在一起,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统一,老夫乃是跟着先辈曾在南异星球上生活过一段时间,至于其他的,老夫也不清楚,而如今兽族来犯,实则是想收回我们的实力,也就是说收回隐宗。”

    “不对啊,你这话前后矛盾啊,既然你们是那个什么什么兽王的手下,他们收回你们,这不是很正常吗?怎么?”

    “凡川少侠,这其中有着很多关联,并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说完的,总而言之,当初修真者从南异星球脱离开来,是修真者的本意,而不是兽王的命令,所以……”

    “所以你们的脱离,其实是在违逆兽王,对吧?”凡川抢断道。

    “恩,大致意思是这样……”杀不尽再一次点了点头。

    凡川若有所思了一番,将其中的思路捋清,随后总结性的发言道:“意思也就是说,你们隐宗和神源门,原来都是南异星球兽王的手下,后来因为某些矛盾,然后你们身为修真者,主动逃离了南异星球,而今,南异星球上的兽王想召回你们,你们不从……是这样吧?”

    杀不尽再一次点了点头。

    “噢……”凡川恍然大悟的出声道:“怪不得你知晓通往南异星球的路线,敢情你本身就是南异星球上的人呀。”

    “不不不!”杀不尽突然激动了起来,双手摇摆个不停,接着出声道:“少侠,可别这么说,老夫是修真者,乃是人族正统,不是兽族,还望少侠别再这么说了。”

    “噢?人族正统?杀宗主,你这话何意?”凡川不解道。

    “没有什么,只是老夫也不知晓修真者为何会出现在南异星球,不过先祖曾告诫过我们,我们是修真者,终是要回到人族的地域里。”杀不尽解释道,情绪有些激动。

    “噢,杀宗主别介意,我只是想知道的更多一些,没有任何顶撞之意。”凡川连忙出声道。

    杀不尽摆了摆手,并不追究。

    一番思考过后,凡川对此消息虽是很震惊,但这其中还是有着诸多的疑点和疑惑,凡川并不敢尽信杀不尽的话,但是这其中的各种联系,又让凡川有种好奇心,为此探索的好奇心。

    “对了,杀宗主,既然按照你这么说的话,那也就是说,神源门也知晓此事了?哎,是不是凡群真人也了解此事?”凡川疑惑道。

    杀不尽点了点头,出声道:“那是自然,不过这其中还有一点联系,不知道少侠知不知晓?”

    “噗……”凡川突然泄了气,有些无奈的出声道:“杀宗主,我是什么都不知道,你有什么话,就赶紧说好不好,别再卖关子了。”

    “呃,不好意思,少侠,是这样的,刚刚老夫提起了两位兽王,本觉兽王和元郎兽王,我们隐宗原本是在本觉兽王的麾下,而神源门则是在元郎兽王的麾下,但有一点少侠务必要清楚,在南异星球上,本觉兽王和元郎兽王可是敌人,对立而存的两个部落。”杀不尽慢声慢气的出声道。

    听到杀不尽的话,凡川猛然的站起了身,惊讶之意,显而易见。

    “什么?对……对立?那要是这样说的话,你们隐宗和神源门不也就是对立的了吗?”凡川惊呼道。

    杀不尽则再次摇了摇头,出声道:“少侠你忘了,刚刚老夫说的已经很明白了,我们隐宗和神源门都是修真者,所以说,我们不存在对立的情况。”

    “噢,那就好,那就好……”凡川低下头自言自语道。

    就在此时,凡川身旁一直没有说话的北语突然站起了身,依附在了凡川的耳边,轻声道:“凡川,你既然什么都不知道,那南异兽族为何抓了你所说的那位姑娘呢?还有,是哪位兽王抓的呢?又所为何事?”

    听到北语这么说起,凡川立即狠狠的拍了一下大腿,大声道:“对啊,这……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他们为什么抓了灵儿呢?”

    “灵儿?灵儿……”北语转身坐下,自言自语了起来。

    而此时的凡川并没有顾忌到北语的感受,反而是向着杀不尽走了过去,待走到杀不尽近前之后,凡川则急切的出声道:“杀宗主,按照你所说的,我凡川和兽族有什么仇恨?他们为什么抓了我的人?而且之前还曾试图杀了我,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看到凡川如此激动,杀不尽伸出双手试图安慰,却被凡川给一掌打下,杀不尽只好有些尴尬的出声道:“呃,这个……老夫也不得知啊,只是……只是少侠你这消息从何处而来?”

    “什么消息?”

    “就是少侠所说您的人被抓去南异星球……”

    “哦,这个啊,我是从凡群真人那里听来的。”凡川如实的出声答道。

    听到凡川的回答,杀不尽满足的点了点头,继而出声道:“看来这个谜底您只能去问凡群真人了,老夫是帮不上少侠您什么了。”

    “噢?凡群真人……”凡川思索了一番,随即再次恍然大悟道:“是啊,唉,当初也怪我鲁莽,只是一味的遵从凡群真人的意愿,就连这其中的联系我都还没搞清楚,只是,这凡群真人为何对我这样呢?”

    杀不尽没有回答凡川,只是静站在原地。

    凡川思索了一番,依旧无果,只好作罢。但是凡川心底已经有了一个答案,那便是突破口依旧是在凡群真人身上,凡川回忆了一番与凡群真人的相识,如今竟有一种事先被安排好的感觉,好像冥冥之中自然会遇到凡群真人,而且这其中必然有着什么联系。

    事情绝非那么偶然,也绝非那么简单。

    凡川转身走开,走到了北语的身边,背对着杀不尽,淡淡的出声道:“杀宗主,你不让我杀了那头狼,是害怕南异兽王的报复吗?”

    “不不不,少侠,你误会老夫了,老夫并不畏惧本觉兽王,最坏的结果大不了也就是隐宗消失,但老夫也绝不会再回南异星球,况且,今日若不是少侠您的出手相助,我想隐宗已经消失了。”杀不尽急切的出声解释道。

    “噢?”凡川转过身看着杀不尽,继而出声道:“那杀宗主留着那头狼的用意是?”

    “老夫是在为少侠您考虑,您不是要前去南异星球救人吗?老夫虽不知道是哪位兽王抓了您的朋友,但是本觉兽王麾下这名兽帅首领,可在少侠面对本觉兽王的时候,成为少侠手中一点点的小筹码……”杀不尽细心出声道。

    “哈哈……”凡川鼓起了掌,随即出声赞叹道:“杀宗主啊杀宗主,怪不得你能做宗主,真不简单啊!如此,那便谢谢杀宗主的好意了。”

    话音落下,凡川欲转身离开,可就在此时,杀不尽突然剧烈咳嗽了起来。

    “咳咳咳……少侠,且慢……”

    “恩,如何?杀宗主还有什么话吗?若是没有的话,就早些去休息吧,你的伤势不轻。”凡川出声道。

    杀不尽摆了摆手,出声道:“多谢少侠关心,老夫暂且无大碍,只是老夫有一猜想,想要告诉少侠。”

    “恩,但说无妨。”

    “如今本觉兽王可派遣兽兵前来侵犯隐宗,实而让隐宗在巨大的压力下,重回南异星球,而且行事如此紧急,老夫猜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原因,想必是南异星球内部出现了矛盾,由此猜想,元郎兽王会不会对神源门……”

    “什么?对对对,我怎么忘了神源门!”凡川突然焦躁不安的出声道,随即转身快步走向北语,顺势拉起了北语的手,急切的就想要离开隐宗主殿。

    杀不尽则在身后出声道:“少侠,这只是老夫的猜想,之前老夫曾派弟子前去神源门搬救兵,只是……只是如今还没回来。”

    凡川有些生气的出声道:“那你现在还说个屁,不早说!我走了,去神源门!”

    随即,一个闪身,凡川和北语的身影便消失在了隐宗主殿,而此时凡川的脑海中,尽数都是樱白的影子,还有宫汘……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