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章:以牙还牙
    可能由于仙人先天性的压力所致,四周的空气开始缓慢的凝结,静的出奇。

    狼形真体在看到凡川的突变之后,不仅没有退缩,反而是在逆流而上,似乎已经杀红了眼,对于对手的剧变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

    此时凡川的双眼内都充斥着金芒,从远处来看,只有凡川的长长白发在低空下飞扬,真人的形体已经被速度取代,从而模糊不堪。

    “喝……”

    一声怒吼从凡川的口中脱出,接着只见凡川就像是一只毫无规律的沙尘一般,不仅不会消散,反倒是会见缝插针,处处逢源,没一会儿,就把狼形真体给搞的晕头转向了起来。

    狼形真体在上下左右的防御,可始终难以触碰到凡川一丝一毫,这不禁让狼形真体时不时的仰天嘶吼,但却都无济于事。

    金芒突然停住,距离狼形真体十米之外。

    “如此之煞,那便送你上路。”

    凡川轻轻出声,随即一个跳跃飞起,手中的寻隐枪被抛向了空中,枪刃被调转,随即三百六十度的旋转起来,寻隐一式便被触发。

    顿时,上空中下起了流星雨,道道金芒如刺蕊一般,看似诱人,实则要命。

    “唰唰唰唰”的响声不断,直至金芒将整个庞大的狼形真体包围至水泄不通,凡川这才收手,从而闪身瞬移,来到了狼形真体的身前。

    由于此时的狼形真体已经被凡川所击出的仙气给禁制在了原地,所以无论凡川如何挑衅狼形真体,此时的狼形真体只有被折磨的份,再多声的嘶吼,只会让凡川的折磨愈演愈烈。

    一丝凉风吹起,浮卷起了丝丝尘土,凡川的长长白发被风吹起,遮挡住了脸颊。凡川先是将寻隐枪倒插在地面上,然后将头发用发卡束起,英俊的脸上浮现出来了久违的邪笑。

    随即在众人不可思议的状况下,只见凡川突然动身,寻隐枪被带动,地面上掀起了几丈高的尘土,而寻隐枪的目标,正是狼形真体的左前腿。

    “砰!”

    先听到一声脆响,接着只见一道金芒冲上云霄,而凡川正站立在狼形真体的左前腿下,目露凶光,杀气横生。

    “啊呜……”

    随即便是狼形真体的惨叫声,声音极其刺耳,听者无不悲从心来,接着只见狼形真体庞大的身躯开始向着左前方倒去。

    因为凡川刚刚一击,彻底打断了狼形真体的左前腿。

    而就在这让人膛目结舌的一幕还未结束之时,只见凡川突然再次闪身而动,先是向右转身,寻隐枪出刃,随即便是向着后左方,后右方出击,寻隐枪所释放出的仙气,让人胆颤心惊。

    接连着便是三声清脆的“砰”响声,随后便是一声比之前还要惨烈的嘶吼声。

    金芒开始加速闪动,只见凡川的身体顺势抽离开来,距离狼形真体数十米之远,而狼形真体本来要向左前方倾斜的身躯,却在一瞬间直直的跌落而下。

    凡川将狼形真体的四条腿全都打断了。

    失去了腿的支撑,狼形真体犹如砧板上任人宰割的肉一般,痛苦且无助的趴在了地面上,再配上四周被扬起的尘土,这画面看起来,确实有些寒酸,与之前狼形真体的狂妄比较起来,简直有着天壤之别。

    断了狼形真体的四条腿,凡川还不解恨,或者说还不满足,于是只见凡川再次飞身而起,准备来一场更血腥的动作,那便是要砍掉狼形真体的狼头。

    可就在凡川刚刚飞身而起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杀不尽的急切呼声。

    “凡川少侠,手下留情,且听老夫一言!”

    听到杀不尽的呼喊,凡川有些诧异,遂放眼看去,只见杀不尽正被两名隐宗弟子搀扶着,向着自己招手致意。

    凡川有些无奈,但眼下的狼形真体已经残废了,何况此时这副残躯还被仙气禁制着,凡川也不着急,于是便向着左方闪身而动,瞬间便来到了隐宗的属地。

    而就在凡川落地之后,之前一直凌空观战的北语,也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了凡川的背后。不等凡川察觉,北语便深情的搂住了凡川的胳膊,等待着杀不尽接下来的话。

    “凡川少侠,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将其杀之啊……”杀不尽紧张的出声道,同时视线望着残废的狼形真体,眼神里有着些许恐惧和担忧。

    凡川微微一笑,本来脑海中对杀不尽的印象就不是太好,如今自己帮了他,不仅不感恩自己,反倒碍手碍脚。

    “呵呵,杀宗主,你没有被打傻吧?就是这只怪物,之前可是要屠了你的隐宗啊,偌大的一个修真门派,要给你全部消灭了啊,你现在告诉我不能杀它?你到底什么意思?”凡川不悦的出声道。

    听到凡川的话,只见杀不尽顿时慌了起来,随即竟“噗通”一声跪在了凡川的面前,接着苦口婆心的出声道:“凡川少侠,老夫不是这个意思,还恳请少侠听老夫解释一番。”

    “有话快说,有屁……哎,快说快说。”凡川不耐烦的出声道,毕竟之前都在被狼形真体打压,好不容易夺回了面子,却受到‘自己人’阻挠,任谁谁都会生气。

    杀不尽却像是得到了赦免一样,立即出声解释道:“是这样的,凡川少侠,这其中有些牵连,老夫想必少侠不知其情,怕少侠惹祸上身,他……他可是南异星球上本觉兽王麾下的兽帅首领,少侠如今杀了他,我怕,我怕……”

    “你怕那什么本觉兽王会找我麻烦?哈哈,杀宗主,忘了告诉你,其实我这趟前来,就是为了去南异星球,对了,有件事不好意思,殷二兄弟在魔界被杀,不过我已经为殷二兄弟报了仇,杀了魔尊。”凡川抢断了出手道。

    凡川的话并没有让杀不尽引起不适,相反,杀不尽显得很是平静,接着只见杀不尽对着凡川挥了挥手,无奈的出声道:“少侠,这个暂且不提了,其实,老夫早已猜到了,殷二这么久没有回来,答案自然知晓。不过,少侠,你难道从来没有想过,我隐宗为何知道前往南异星球的路线呢?”

    被杀不尽这么一问,凡川确实有些懵了,的确,之前因为救人心切,凡川自问好像确实不太清楚其中的缘由,如今听杀不尽这么一说,难道其中还有什么隐情?

    “杀宗主,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你们隐宗和南异星球有什么……”

    “少侠,老夫正是要给你解释清楚其中的缘由,怕你此时鲁莽,为将来铸成大错,所以老夫才会冒犯的制止了您,老夫记得少侠是要去南异星球救人吧?如今,您若是杀了这兽帅首领,我怕……”

    “行了,我知道了,既然如此,那暂且留着这只畜生的性命,可是,那些兽兵怎么办?”凡川说着话,指了指不远处对立的几百名之多的兽兵。

    杀不尽看了看,低头沉思了一番,随即出声道:“这样吧,少侠,把他们先交给我,事后再慢慢处理。”

    听到杀不尽的话,凡川错愕了一番,看了看隐宗内的伤残弟子,不好意思的出声道:“可是你这弟子们……”

    “放心吧,少侠,他们兽帅大人在我们手上,他们是不敢妄动的。”杀不尽肯定的出声道。

    “那好吧。”凡川点了点头。

    接着,杀不尽便下达了命令,抽出了上千名的修真弟子前去处理那几百名兽兵,而又派出了几百名之多的修真弟子前去看守狼形真体的残躯,剩下的一些修真弟子,重伤的前去休息,轻伤的则负责修缮隐宗,还有一些闲杂人等,则去凌水城安抚城内凡人居民,顺便帮助居民们修缮家园。

    凡川对于杀不尽的安排很满意,没想到杀不尽身受如此重伤,竟然还能条理不乱的下达命令,这确实让凡川对杀不尽另眼相看了一番。

    等这一切安排完了之后,杀不尽则在两名修真弟子的搀扶下,带着凡川和北语走进了隐宗主殿。

    此时的隐宗主殿虽然有些破损,但无伤大雅,只是一些小损坏罢了。再次走进隐宗,凡川脑海中便想起来了之前和南雅锦以及樱白,三人同在隐宗的美好时光。那条溪流,那间竹楼,依旧让凡川很是神往。

    刚刚落座,杀不尽便迫不及待的出声道:“凡川少侠,感谢您的再次出手相救,老夫携隐宗所有修真弟子,对您表示感激不尽,您的大恩大德,老夫……”

    “行了行了,杀宗主,别说这些废话了,直奔主题,说说你们隐宗和南异星球到底有什么联系?”凡川直截了当的出声道。

    “恩,好。”无奈之下,杀不尽只好点了点头,但随即视线看向了凡川身旁的北语,眼神间有些猜疑和不解,遂不好意思的出声道:“少侠,这位要不要……”

    “不用,你直接说吧。”凡川明白杀不尽的意思,杀不尽是怕北语是外人,听不得这些消息,看来这消息确实很机密。但为了消除杀不尽的顾虑,凡川又补了一句:“对了,杀宗主,我还没有给你正式的引见一下,这位姑娘乃是我的娘子,名叫北语。”

    听到凡川的介绍,杀不尽确实打消了顾虑,随即便站起身来,对着北语躬身施礼道:“北夫人,老夫有礼了……”

    “噗嗤……”

    北语没忍住,轻轻笑出了声,口中喃喃自语着:“北夫人……北夫人……”

    接着,只见北语调节好情绪,对着杀不尽微笑示意,待要落座之时,只见北语的小手偷偷摸摸的伸到了凡川的腰部,两根手指头掐住了凡川腰间的一块肉,猛然用力。

    “哎呦……”凡川忍不住疼的出声。

    这时,杀不尽开口了。

    “凡川少侠,是这样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