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七章:隐宗之变
    得逞之后的兽帅首领仰天狂妄大笑,完全没有把隐宗放在眼里,蔑视之意,显而易见。

    “怎么样?杀不尽老儿,本帅已经给过你很多次机会了。”

    “呵呵……咳咳,老夫誓与隐宗共进退!”

    “好好好,本帅成全你!”

    兽帅首领再一声厉喝之后,抽身飞转,以着一百八十度的上扬,身体倒立,极速飞向双膝跪地的杀不尽,闪现到无实影的右脚,瞬间便踢中了杀不尽的胸口。

    “砰”的一声震响过后,所有人都没有做出该有的反应,只见杀不尽的身体高高的飞起,鲜血在空中划出了一条弧度,以抛物线洒落,再次落回到了众修真弟子的身后,只是这次落地让人看着心寒。

    “宗主!”

    “宗主……”

    看到杀不尽落地,隐宗众修真弟子便围了上去,心疼和愤怒在这一刻被点燃。

    而刚刚一直在剑拔弩张的隐宗老者,在看到杀不尽受此劫难之后,突然紧咬牙关,颤抖着身体,一步一步的走上前去,与此时高大狂妄的兽帅首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兽帅首领看到隐宗老者的出现,很是错愕,楞了一下神,随即便出声嘲讽道:“怎么?隐宗只剩老家伙了?”

    隐宗老者没有搭兽帅首领的话茬,反而是一字一句的出声道:“你……欺人太甚!”

    “呵呵……”兽帅首领笑了笑,接着点了点头,出声道:“本帅就是欺人太甚了,那又如何?”

    “纳命来!”

    隐宗老者废话不多说,双手间大放青芒,同时一把权杖闪现入手,带着无匹的战意,如一道疾风一般,火速的冲向了兽帅首领。

    “小小把戏……”

    兽帅首领不仅没有紧张备战,反而是骄纵的闲来无事,只等待着隐宗老者的上前,只是细看之下才能发觉,此时兽帅首领的右手掌中,一道黑色烟雾正时隐时现。

    “砰……”

    一声巨响传来,只见隐宗老者手中的权杖准确无误的砸向了兽帅首领,只是这道凌厉的攻击并没有取得预想的效果,反而是被兽帅首领单手挡住了。

    正是兽帅首领那只散着黑色烟雾的右手,正紧紧的握着隐宗老者所打出的权杖,而随着时间的流逝,只见隐宗老者的权杖正被黑色烟雾快速吞噬。

    隐宗老者惊讶不已,想要抽回权杖,无奈为时已晚,此时整个权杖都已布满黑色烟雾,而接下来随着兽帅首领的一声邪笑传来,权杖突然消失了,化成了道道黑色烟雾,不径而飞。

    而隐宗老者的手中,已空空如也。

    “老家伙,这下满意了吧?去死吧!”

    兽帅首领突然怒吼出声,双手握拳,两道黑色烟雾如迸发的泉涌一般,瞬间压力骤起,接着只见兽帅首领将两只拳头狠狠的砸在了隐宗老者的脑袋上。

    “噗……”

    仅仅一声低沉的响声传来,没有预想中的鲜血四溅,而是悄悄的沉沦,隐宗老者的身体如同刚刚的权杖一样,快速化成了一道黑色烟雾,消失不见了。

    “啊……”

    隐宗众弟子目睹了这一切,无不发出撕心裂肺的怒吼声,但这迭起不断的怒吼声,并没有什么用处,只加重了兽帅首领的狂妄笑声。

    “哈哈哈哈,汝等杂碎,本帅今日便要让隐宗从此销声匿迹!”

    兽帅首领越来越狂妄,看着隐宗的一片狼藉,不仅没有丝毫收手之意,反倒要加剧毁灭。

    此时已经身负重伤且奄奄一息的杀不尽,在众修真弟子的护拥下,缓缓的坐起了身,干咳声不断,嘴角的鲜血更是一层一层的淹没血痕。

    只见杀不尽艰难的抬头看了一眼众修真弟子,大口喘息着出声道:“你……你们走吧,能走多远走多远……”

    “不,宗主,我们不走,我们要与隐宗共存亡!”

    “对,我们不走,我们要坚守隐宗!”

    “宗主,我们是不会走的!”

    杀不尽看着眼前慷慨的众弟子,不觉间,几滴浑浊的泪水从眼角滑落,为了刻意的掩饰伤感,只见杀不尽又转身看向此时依旧在狂妄不已的兽帅首领,目光中充满了愤怒与痛恨。

    兽帅首领看到杀不尽与众修真弟子一副生离死别的画面,不禁的干笑了几声,遂出声道:“杀不尽老儿,你手下这帮杂碎还真是忠心呢,哈哈,既然如此,那本帅就送你们一同上路,也好有个伴。”

    接着只见兽帅首领突然飞身而起,周身开始大放黑色烟雾,烟雾如同龙卷风般四处浮现,那些本来还在交手的兽族将士与隐宗修真弟子,此刻全然停手,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兽帅首领的身上。

    四周的压力越来越大,而那四处浮现的黑色烟雾,开始逐一的向着杀不尽所在位置飘去,而在杀不尽的四周,更是站立着多数隐宗修真弟子。

    兽帅首领的意图很明显,想要一击消灭杀不尽,包括站在杀不尽周身的多数修真弟子。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只见在隐宗的西南方上空,突然闪现一道紫芒和一道白烟。

    随着紫芒和白烟的出现,一声厉喝从上空中传来下来。

    “住手!”

    厉喝声还未消散,只见凡川和北语的身影,便突然隐现在了众人身前,而凡川的正前方则刚好对视着杀不尽,背对着兽帅首领。

    凡川的出现,可谓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这其中不乏多数隐宗修真弟子,因为凡川之前在隐宗的勇举,早已让拯救者凡川少侠这个身份,在这些隐宗修真弟子心中根深蒂固。

    而此时凡川的突然出现,正印证了隐宗修真弟子的信仰,拯救者总是会在危难之际现身。

    不过必须要说的一点是,此时的凡川较之前比起来,还要更为英俊,更为潇洒,这自然和凡川身为仙人之体有关,只是这些隐宗的修真弟子不知晓罢了。

    “恩人!”

    “前辈!”

    “啊啊啊!我们有救了!”

    “上天不灭我们隐宗啊!”

    众隐宗修真弟子沸腾了,欢呼雀跃声不断,每个人的表情从开始的惊慌失措变成了现如今的激动不已。

    唯有杀不尽一人,在看到凡川出现后,本来刚想要浮现出笑容,却又低下头唉声叹气了起来。

    而凡川第一眼便看到了半卧在人群之后,受伤严重的杀不尽,于是二话没说,便一个闪身来到了杀不尽的身前,蹲身在了杀不尽近前。

    “凡……”

    “先别出声。”

    凡川嘘声下令,随即抬起两根手指,一道道紫芒闪现,快速按在了杀不尽的胸口上。

    做完这一切之后,凡川这才缓缓的出声道:“杀宗主,许久不见,在下刚刚帮你封住了经脉,防止你充血爆体。”

    杀不尽感恩的点了点头,随即出声道:“少侠,你快离开此处吧,不安全。”

    听到杀不尽的话,凡川疑惑了一番,接着便出声问道:“杀宗主,我这才刚刚来到隐宗,你就赶我走?其他的就先不说了,就说说眼下的状况,到底发生了什么?”

    杀不尽叹息了一声,无力的摇了摇头,遂抬手指向了此时竟安静了下来的兽帅统领。

    凡川顺着杀不尽所指,看了过去,第一眼,凡川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可接着凡川却猛然周身一颤,突兀的站起了身,这一刻,万千思绪冲入脑海。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太熟悉了。

    曾在地下灵府里从烟紫记忆里看到的戴着面具的怪人,曾在北原星球孤真派主门之外大战的三位戴着面具的怪人,曾在孤真派里听到的兽人传说,曾听到凡群真人亲口所说宛灵的线索,这一切的一切,看似不曾相关,却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答案绝对没有那么简单,而这一切的背后,都有着那个神秘的种族,南异兽族。

    此时的杀不尽在看到凡川的异样后,急切的出声道:“凡……凡川少侠,您……您还是赶紧离开吧,这些怪人是……”

    “南异兽族。”凡川打断了杀不尽的话,一口决断的出声道。

    杀不尽楞了一下,错愕之余,遂又出声道:“凡川少侠,当初老夫虽然不晓得您具体为何要执意前去南异星球,但如今老夫不得不说,这些兽人想要对你不利,咳咳……”

    “呵呵……”凡川笑了笑,深呼吸了一口,转身看向了杀不尽,接着缓缓的出声道:“杀宗主,这些我都知道,不用细说了,在下现在只想知道,隐宗还有凌水城里的这一切,都是他们造成的吗?”

    “这个……”杀不尽吞吞吐吐了起来。

    “你就说是,还是不是?”

    “是……”

    “哈哈,那好,杀宗主,你就在这里歇息吧,待我前去问候一番。”凡川大笑出声,随即转身,欲走上前。

    可此时的杀不尽有些慌了,再次急切的出声道:“凡川少侠,别去啊,他们要找的人就是你!你……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呵呵,找我?那不更好嘛,刚好我就是要去南异星球。”

    话音落地,凡川不再理会杀不尽,而是自顾自的走上前去,在经过北语身旁的时候,凡川还对着北语笑了笑,牵起了北语的小手,一同迎着兽帅统领走了过去。

    北语不解,便附在凡川的耳边,小声问道:“凡川,这是怎么了?”

    听到北语的问话,凡川英俊的脸庞浮现出了一丝久违的邪笑,接着只见凡川竟低头在北语的额头上吻了一下,满怀深情的出声道:“让你看一场免费的好戏。”……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