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二章:以毒攻毒
    北语笑了笑,转过头看着凡川,深情的出声道:“有你在,一切都是好的。”

    凡川和北语两人已经习惯了彼此之间的感情交流,已经不需要遮遮掩掩了,内心最深处想要表达什么,都可以表达的出来,不忌讳外人在场,更不在意外人的目光。

    此时观察了照月神弓许久的离湮魔尊,终于在凡川的催促下点了点头,接着只见离湮魔尊让长槐族长带着山洞内的魔人居民先外出避一避,随后又将北语安排在了山洞的一个角落处,而那把照月神弓则遮挡住了北语的整个身子。

    “北语妖主,要委屈你一下了,一会儿闭上眼睛,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睁开眼睛,可以做到吗?”离湮魔尊看着北语出声道。

    “恩,可以。”北语坚定的点了点头,随即便闭上了双眼,安静的等待着。

    接着离湮魔尊又看向了凡川,出声道:“凡川兄,如今之计,我只有催动照月神弓,然后试着帮助北语妖主疗伤,不过这期间,因为神器的力量压制,北语妖主可能要承受一些疼痛折磨,你确定她可以坚持的住吗?”

    凡川点了点头,出声道:“不管能不能坚持的了,那都要试一试,不过,我相信北语,她一定可以坚持下来的。”

    离湮魔尊不再说话,而是认真的点了点头,随即便闪身躲开,然后立在照月神弓之前,双手开始打出各种各样的招式, 每逢一招出现,便有一道魔气顺势浸入照月神弓内,但因离湮魔尊此时自身也有伤,所以只见离湮魔尊在触发照月神弓的同时,还在不停的咳嗽,而且气喘吁吁。

    凡川有些担忧,可眼下是最为当紧的时候,凡川也不知道该如何自处,只好握紧拳头,为离湮魔尊祈祷,更为北语祈祷。

    终于,凡川的祈祷像是生效了,只见离湮魔尊在最后一丝力气枯竭之下,终于触发了照月神弓,只见照月神弓隐现出了常人难以寻味的白芒,刺眼之时,更带着一种极其怪异的力道,快速的便将北语周身给围拢起来。

    与此同时,身体虚弱的离湮魔尊转身跑近了凡川的身边,二话没说,便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

    凡川见状,虽没有出声问候,但却是在离湮魔尊的周身打出了一道结界,一是可以辅助离湮魔尊休养生息,二是万一有什么变故,这道结界还可以起到防御作用。

    等结界打好了之后,凡川的目光便聚集在了北语的身上。

    此时的照月神弓不仅不时的隐现出怪异的白芒,而且弓体开始出现凹凸的小点,一高一低的像是**在动,很是诡异,而之前那些围拢在北语周身的白芒,在凹凸小点每一次的上下运动之时,便有一道白芒刺入北语的身体,而每当一道白芒刺入北语的身体,北语便会仰头咬着牙,似乎在忍受着极其大的痛苦。

    凡川看的很是揪心,想要上前帮助北语,却丝毫没有任何办法,想要替北语承受痛苦,却深知这是北语自己的造化。紧急之下,凡川只能心提到嗓子眼,时时刻刻的为北语担忧着。

    终于,围拢的白芒全都刺入了北语的身体之内,可此时的北语却因承受不了过多的痛苦,反而晕阙了过去,小脑袋垂在胸前,身体却是直直的站立着,一动不动。

    凡川见状,顿时慌乱了起来,于是便转身看向一旁的离湮魔尊,着急的出声问道:“离湮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北语晕了过去呢?”

    离湮魔尊无力的摆了摆手,示意凡川放心,接着出声解释道:“凡川兄,你不要着急,这是成功的第一步,因为神器的强大力量,任谁也承受不了如此痛苦,晕过去很正常,而且你看,此时北语妖主的身上在由内向外闪现白芒,那便是在疗伤。”

    “闪现白芒是疗伤?什么意思啊?”凡川不解的出声道。

    离湮魔尊苦笑了一番,继续解释道:“当初北语妖主与师存魔交手之时,既然师存魔已经受到了照月神弓的辅助,那么师存魔的攻击里便有照月神弓的影子,而北语妖主被击败,说到底,其实是败给了照月神弓,如今我们再用照月神弓来治疗,实为以毒攻毒,照月神弓不仅不会再次伤害北语妖主,反而是会将北语妖主体内所有和照月神弓有关的伤势全部治愈,也就是说,照月神弓会带走照月神弓所制造出来的所有伤害。你听懂了没?”

    凡川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虽然还不算是完全的理解,但是心中悬着的大石头已然落地,于是接着凡川的目光,再次聚焦在了北语的身上。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从北语体内闪现的白芒越来越多,而且闪现的速度越来越快,让人目不暇接,终于,等到白芒停止闪现了之后,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夜,山洞外已经是第二天了。

    而山洞外那些奔涌的河水也都停了下来,如长槐族长和离湮魔尊所说,此时山洞外的天气是格外的晴朗,阳光普照,微风徐徐,而那些如同猛兽的洪水也已经神奇般的干涸,烟都,再一次隐现在众人的视线内。

    烟都内的木房都没有变化,唯一变化的便是地表上再次多了一层光滑的泥土,而更为神奇的是,那些光滑的地面上,铺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较之前的烟都比起来,更为迷人。

    北语也苏醒了,照月神弓也在北语苏醒的瞬间,失去了光泽。

    离湮魔尊看到这一切,兴奋的冲着凡川出声道:“凡川兄,我们成功了!”

    “哈哈!多谢离湮兄!”凡川同样的兴奋不已,随即便撤掉了离湮魔尊周围的结界,接着便同离湮魔尊走近了北语的身前。

    “恭喜你,北语妖主,你的伤势已经痊愈了。”离湮魔尊看着北语妖主,欣慰的出声道。

    北语则是很有礼貌的对着离湮魔尊躬身施礼,这是北语第一次对离湮魔尊躬身施礼,难免让离湮魔尊有些措手不及。

    “多谢离湮魔尊的相助,北语感激不尽。”

    “北语妖主客气了,在下只是尽力而为,而且这一切的功劳应该算在凡川兄身上,若是凡川兄没有带来这照月神弓,在下……不是一样没有办法嘛!”受宠若惊的离湮魔尊同样回礼道。随即离湮魔尊便收起了照月神弓。

    凡川很高兴,伸手一把抱住了北语,深情的出声道:“北语,感觉怎么样?背上还疼吗?”

    藏在凡川怀里的北语用力的摇着头,出声道:“不疼了,而且我还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神清气爽,嘿嘿……”

    “那就好。”凡川欣慰道,随即松开了怀里的北语,转身看向了一旁的离湮魔尊,继续出声道:“离湮兄,这一切都得要谢谢你,你帮我治愈了北语的伤势,我们……算是两清了!”

    听到凡川的话,离湮魔尊却连忙摆了摆手,急切的出声道:“凡川兄这是说的哪里话,什么叫两清了?你对我魔界有着天大的恩情,而在下只是做了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不能两清,以后凡川兄若是还有其他差遣,在下定当尽心竭力。”

    “哈哈,离湮兄别这么客气了。”凡川伸手拍了拍离湮魔尊的肩膀,大笑道。

    接着,三人又相互寒暄了一番,随后便走出了山洞。

    此时山洞外汇聚着几百名魔人居民,大家似乎都在紧张的等待着凡川和北语,以及离湮魔尊的出现,等到凡川三人全都完好无缺的出现后,大家便不由自主的欢呼了起来。

    随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下了山,来到了再次焕然一新的烟都。

    刚刚步入烟都,凡川再一次被惊艳,而且不仅仅是凡川,包括北语和离湮魔尊在内,以及几百名魔人居民,都被惊艳到了,任谁都没有想到,这洪水的来去竟然如此自如,而且洪水不仅没有给烟都留下灾难,反而是留下了一片迷人的新天地。

    所有人都很开心,特别是那几百名的魔人居民,他们已经深深的爱上了这片叫做烟都的土地。

    一番唏嘘和感叹之后,几百名魔人居民便聚集在了烟都的入口处,似乎像是在等待着什么。凡川见状,不知其情,便想要出声问长槐族长,可这时,离湮魔尊却闪现在了凡川的身旁。

    接着只见离湮魔尊先是对着凡川再一次的躬身施礼,随即便出声道:“凡川兄,不用好奇了,这都是在下的安排,是在下让这些居民们聚集的。”

    “恩?离湮兄是要说些什么吗?”凡川猜想道。

    离湮魔尊点了点头,接着出声道:“是的,不过在说之前,在下想先问一下凡川兄之后有什么打算?”

    “我?恩……是这样的,我接下来要去东固星球。”凡川不假思索的出声道。

    “东固星球?凡川兄去东固星球是有何贵干?”离湮魔尊不解道。

    凡川想了想,不想将去往南异星球一事告诉离湮魔尊,生怕出现什么变故,于是凡川婉拒道:“一些个人私事罢了。”

    离湮魔尊则是理解的点了点头,随即又转身指了指烟都,接着出声道:“凡川兄,在下做了一个决定,那便是让你做这烟都的主人。”……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