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一章:神弓之奇
    “嗯……嗯……”

    北语轻启皓齿,发出了缠绵的呢喃声,一丝丝热气,扑向了凡川的脸颊。

    凡川眼神迷离的看了一眼北语,随即再次压低身子,再次亲吻住北语柔软的朱唇。舌尖再次挑动,这一次北语做出了回应,学着凡川的样子,让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了一起,阵阵酥麻的感觉,顿时让凡川浑身打颤。

    一番温存之后,凡川起身褪去了北语的黑色长裙。

    此时的北语,娇羞异常,虽然用着双手捂着脸,但却捂不住一声声的轻吟和急促的喘息声。

    凡川已经无法冷静,不过凡川在潜意识里告诉自己,此时不需要冷静。

    “北语,疼的话就告诉我,我会慢点……”凡川看着北语,深情的出声道。

    “恩……慢点来,我怕疼……”北语有气无力的呢喃道。

    两个人一起坠入了永无止境的情意绵绵。

    而此时在凡川和北语两人身旁的照月神弓,正隐现着一道道弱弱的白光,白光轻抚在了凡川的后背上,接着又从凡川的后背上向下移动,直至流到了凡川的双腿上才静止,像是在吸附着凡川体内的寒气,而凡川却丝毫没有任何感觉。

    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山光悦鸟性,潭影空人心。万籁此俱寂,惟余钟磬音。

    随着时间悄无声息的流逝,随着山洞结界出现微微的波动,随着照月神弓的白光越来越淡,凡川和北语两人缠绵在一起的身体终于分开,已经满身大汗的凡川顺势躺在了北语的身边,将北语的小脑袋枕在了自己的右臂之上,转过头,再次亲了亲北语的额头,随即深情的出声道:“北语,我爱你,一生一世,我都会陪着你。”

    “嗯,我也爱你……”北语轻吟一声,随即便将小脑袋埋进了凡川的怀中。

    一番缠绵,一番细语,一番温情,此时的凡川和北语两人,说是最幸福的一对,也不为过。

    为了不让在山洞外守候的离湮魔尊和长槐族长等候太久,凡川和北语则相继起身穿好了衣服,因为北语的黑色长裙需要从背后将缠绳给系上,凡川则自告奋勇的站在了北语的身后,轻轻的将北语身上的长裙缠绳给系紧了,随后凡川又伸出双手,从北语的身后,紧紧的抱住了北语,然后将嘴巴附在了北语的耳边,轻声道:“北语,你好美……”

    “噗嗤……”

    北语笑出了声,如银铃般的笑声传遍了整个山洞的所有角落。

    “你以后可不准欺负我!”北语转过身,看着凡川娇嗔道。

    凡川笑了笑,伸手勾了一下北语的鼻尖,笑道:“我爱都爱不及呢,怎么会欺负你呢,真是个傻女人……”

    “嘻嘻……”北语幸福的笑着,踮起了脚尖,吻在了凡川的嘴唇上。

    这是凡川第一次彻底的表达出自己的感情,也是第一次正式的对待自己的感情,由此,这份感情,也在凡川的心里深深的扎了根。

    再次一番不舍的舌尖缠绵之后,凡川松开了怀里的北语,牵着北语的小手,转身收起了地面上的那十多条纱巾,凡川看见了,在其中一条纱巾上,还有着鲜红的血迹。

    趁着北语不注意,凡川赶紧将纱巾再次收进了晶涟羽戒中。不是凡川为了保护环境,而是凡川想要作为一个纪念而留下那些纱巾。

    一只手牵着北语的小手,凡川则是单手破开之前那些结界,准备走出山洞,可就在两人还未走出山洞之时,北语突然停下了脚步。

    “凡川,你转过来身,让看看你的双腿。”北语着急的出声道。

    说起双腿,凡川才想起来,与北语的身体结合,说到底是为了驱除寒毒,凡川这一兴奋,竟然忘了寒毒之时,不过此时凡川有个清晰的感觉,那便是双腿极其的轻松,如此说来,想必那寒毒已褪。

    果然,在凡川和北语两人的注目下,只见凡川双腿上的寒霜早已不见了踪影,而凡川又立即神识入体,检查后背上的伤口,一番观察之后,如愿,后背上的伤口也早已消失不见,而且没有留下一丝痕迹,凡川记得当初自己只是使用兽元力弥补了伤口,但是痕迹还很明显,可此时,不仅痕迹消失了,皮肤反倒还光滑了不少。

    凡川欣喜之下,便收回神识,情不自禁的抱紧了北语,同时不停的出声道:“北语,谢谢……谢谢你……”

    北语则是娇嗔道:“你是我男人,我是你女人,你跟我说什么谢谢!以后不许说了!”

    “恩……”凡川点了点头,一种油然而来的幸福感充斥全身。

    就在凡川准备收回拥抱的双手之时,凡川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左手竟然也痊愈了,当初因为仙气的冲击而留下的伤口,此时竟然也神奇的痊愈了,丝毫痕迹都没有落下。

    “北语,你快看,快看,我的左手也好了!”凡川惊喜的出声道。

    “是吗?我看看!”北语同样惊喜的握着凡川的左手,上下翻看了一下,欣喜的出声道:“真好,咱们应该谢谢离湮魔尊了。”

    凡川点了点头,出声道:“恩,是的,我们走。”说着话,凡川再次牵上北语的小手,准备离开山洞。

    可就在凡川刚刚踏出三步之时,却又突然停了下来。

    北语不解的出声问道:“凡川,怎么了?怎么不走了?”

    凡川转过头,神色凝重的出声道:“北语,既然我左手上的伤口都可被照月神弓治愈,那便说明这照月神弓真的有神效,既然是这样,那你的伤势能不能也被这照月神弓给治愈呢?”

    听到凡川是在关心自己的伤势,北语面露喜色的出声道:“这照月神弓只能驱除寒毒,怎么可能会治愈我这伤势呢,别瞎想了,我们出去吧!”

    凡川想了想,还是对照月神弓很有期待,既然期待,那必须前去请教离湮魔尊,才能找到答案,于是接着,凡川便拉紧了北语的小手,快步的走向了山洞的洞口。

    等两人来到山洞的洞口之时,只见离湮魔尊和长槐族长真的就在洞口两边守着。在看到凡川和北语手牵着手出来的时候,离湮魔尊的脸上闪现出了一丝笑意。

    “凡川兄,恭喜你已经驱除了寒毒,而且抱得美人归!”离湮魔尊看着凡川大笑道。

    凡川则是礼貌性的回礼一番,随即便急切的出声道:“离湮兄,我还有一事,想向你请教!”

    “恩?什么事儿呢?凡川兄但说无妨。”离湮魔尊点了点头。

    凡川点了点头,随即转身抽出一道仙气,顺势打向了山洞内,随着一声声凌厉的声响,以及时隐时现的压力,只见照月神弓在凡川仙气的作用下,快速的从山洞内里飞到了凡川几人的身边。

    随后,凡川又将北语拉到自己的身前,出声道:“离湮兄,照月神弓如此神奇,可否帮北语治疗一下伤势?”

    听到凡川的话,只见离湮魔尊用着惊讶的表情看向北语,接着出声道:“北语妖主也受伤了吗?也是照月神弓所致?”

    只见北语摇了摇头,出声道:“不,我的伤是出自师存魔之手。”

    “出自师存魔?那北语妖主能否说说当时师存魔的状态?就是凡川兄之前提到的变异?是正常状态?还是变异状态?”离湮魔尊急切的出声问道。

    北语则是仰着头仔细的想了一番,最终果断的点了点头出声道:“应该是在变异的状态下,因为当时在我去到我们妖界的边防城的时候,师存魔已经率魔军攻陷了边防城,那时候的师存魔便已展现出异常的能力。”

    听到北语的话,离湮魔尊脸带笑意的点了点头,却没有说话。

    凡川见状,着急的出声道:“离湮兄,你这笑一笑是什么意思?这照月神弓到底可不可以治疗北语的伤呀?”

    离湮魔尊看了看凡川,同样笑了笑,出声回应道:“凡川兄,你别急,我来慢慢给你说。”离湮魔尊说着话,随即伸手将照月神弓拉到了自己的身旁,单手抚摸着照月神弓的弓体,继续出声道:“只要是和照月神弓有半点牵连的伤害,照月神弓皆可以治愈,刚刚听北语妖主所说,在于师存魔交手的时候,师存魔已经变异,那便是说明了师存魔事先就已接触了照月神弓。”

    凡川顿时兴奋道:“那意思就是说,北语的伤可以治愈了?”

    “恩,是的。”离湮魔尊微笑着点了点头。

    得到了离湮魔尊的肯定,凡川恨不得亲上离湮魔尊一口,于是便急切的出声道:“离湮兄,那还等什么?快些帮北语治疗呀?”

    “恩恩,好,凡川兄对我魔界,以及在下个人都有着天大的恩情,凡川兄要在下做什么,在下都会义不容辞!”离湮魔尊真诚的点了点头,随后便开始研究起来了照月神弓。

    凡川惊喜之余,更为北语感到庆幸,接着凡川便走近北语的身旁,伸手双手,将北语紧紧的抱进了怀中,再次将嘴巴附在北语的耳边,轻声道:“北语,真好……”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