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五十章:云雨缠绵
    听到北语的喊话,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北语的身上。

    “北语,你……你在说什么啊?”凡川有些尴尬的出声道。

    “我说我不能让你一直承受寒毒的折磨。”北语坚定的出声道,随即小脸上升起了一抹绯红,娇艳欲滴。

    凡川甚至都可以感受的到北语身上的热度,加上四周突变而来的异样气氛,致使整个山洞内冷暖交加,一种说不上的气息正在蔓延。

    在场就北语一个女人,凡川又不傻,自然理解北语话里的意思,不过凡川始终难以做下决断,倒不是说凡川不喜欢北语,只是凡川觉得这样对北语来说,很不公平。

    为了不让这种尴尬的话题继续下去,凡川当机立断的出声道:“不可以,这寒毒我不驱除了,等我以后去了仙界,我还不信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凡川的话音刚落,离湮魔尊便出声道:“凡川兄,在下怎敢戏弄于你?只是……只是想要解除这寒毒,照月神弓和女处子,两者缺一不可。”

    “两者缺一不可?呵呵,我偏偏就一者都不用。”凡川有些生气了,转身欲离开山洞。

    正在凡川转身的瞬间,北语的厉喝声从凡川的身后传来:“凡川,你给我站住!”

    无奈之下,凡川只好站定住身,不过却没有转过身去面对北语。

    北语继续出声道:“凡川,你说过,我是你的女人,如今,你难道想否认吗?”

    “没,没有,北语,我真没有。”凡川背对着北语,着急的回声道。

    “那好,既然你不否认,那我现在就要做一个女人该做的事情,我要帮你驱除寒毒。”北语直截了当的露骨坦白道。

    凡川再次感到震惊,任凡川如何也没有想到,一个女人可以为了救治自己,而不怯守着众人,从而表达出内心的直白,这份爱意,也许只有北语自己懂得。但听在凡川的耳朵里,却也让凡川在心里波澜迭起。冲动和压抑,在感情中往往是个两难的选择。

    也许是从这一刻,凡川才算真正的了解了这个拥有一界之主身份的女人,因为她在自己面前,完全放下了身份和矜持,这正是对爱情的一种强烈表现。而这份爱,凡川也在尝试着完全接受。

    一番思索,凡川深情的出声道:“北语,我怕对你不公平。”

    “呵呵……”北语冷笑着出声道:“公平?在感情中谈何公平?你只要记着,我永远是你的女人,这就够了,哪怕你……”

    “北语,等等……”

    北语的话说到一半,便被凡川出声给打断了。接着只见凡川先是转过身,看向了离湮魔尊和长槐族长,严肃的出声道:“离湮兄,你告诉我在驱除寒毒之时,如何放置这照月神弓?麻烦你给我说一下步骤,说完,你和族长便可以先行离开此处了……”

    离湮魔尊会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出声道:“只需将照月神弓放在身旁即可,照月神弓会自行感受到寒气的波动,从而起到辅助作用。”

    离湮魔尊说完,便看向了长槐族长,接着出声道:“长槐族长,我们先出去吧。”

    “恩,好的,魔尊大人。”长槐族长站起身,又对着凡川躬身施礼道:“恩人,老朽先告退了。”

    “恩。”凡川点了点头。

    随后,在离湮魔尊离开之时,经过了凡川的身边,只见离湮魔尊将嘴巴附在了凡川的耳边,轻轻的出声道:“凡川兄,北语妖主可是绝色美人,在整个西解星球上都难以找到可以与其媲美的了,把握好机会,在下在外面帮你守门,静待你的佳音。”

    “去去去,赶紧走。”凡川不耐烦的出声道。

    离湮魔尊笑了笑,便带着长槐族长离开了山洞,守在了山洞外的出口处。

    等离湮魔尊和长槐族长走后,凡川随即转身打出了一道结界,将整个山洞封闭在内,这样结界外的人便不能进来山洞了,而且听不到山洞里的任何动静。

    结界完毕,凡川再次转身看向了北语,只见此时的北语好像明白了凡川的意思一样,低着头不敢与凡川对视,小脸红的不能再红了,而且娇弱的身子还在不时的颤抖着,与刚刚的状态完全不同,又让凡川看到了北语的另一面。

    见状,凡川也有些不自在,不仅仅羞涩,而且内心深处竟然涌现出了一股冲动,想要一把将北语搂在怀里的冲动。凡川不得不承认,北语绝对堪称绝色美人,就连此时娇羞的样子,都会让人忍不住的遐想翩翩。

    由于照月神弓的缘故,山洞内的温度很低,可凡川却感觉不到任何一丝寒冷之意,只是对于这种安静有些不安,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在凡川的心里,其实早已做下了决断。

    终于,凡川决定率先打破安静,只见凡川有些畏畏缩缩的走近北语的面前,深呼了一口气,艰难的出声道:“北语,你……你刚刚想说什么来着?我……我刚刚打断你的话,其实,是不想让离湮魔尊和长槐族长在这里听……”

    “恩,我知道……”北语轻轻地点了点头,继续出声道:“我……我只是想说,既然我是你的女人,其实……其实不管你对我做什么,我……我都愿意的。”

    北语说完话,便害羞的转过了身,背对着凡川。

    “呃……北语。”凡川楞是不知怎么回应,只好有些牵强的出声道:“我……我只是感觉这样对你来说,很不公平。”

    “我说公平就是公平!”北语坚定的出声道,语气中容不得凡川再有半点质疑。

    “呃……可……可是……”

    “别可是了,除非你不爱我!”北语的霸道再一次让凡川无话可说。

    凡川瞬间顿受打击,有些自惭,想想一个女人都可以这样对自己了,而且自己内心明明很想要得到,却逞强顾忌,如此片面之词,反倒是显得自己很无能的样子了。

    凡川下定了决心,要陪伴北语一生一世。而且主动权往往都是在男人这一方,凡川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随即只见凡川再次深呼吸之后,慢慢的贴近了北语。

    北语似乎感受到了凡川的靠近,在凡川每挪动一寸,北语的身子的颤抖幅度便大了一分。

    凡川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北语的紧张,同样,凡川自己更紧张。

    终于,在趁北语还未转过身之时,凡川伸出了双手,从北语的背后,紧紧的抱住了北语娇弱的身子。

    一瞬间,北语的身子便不再颤抖。

    而此时的凡川不知为何,心中全是火,有一股冲动在被凡川刻意的压制着,不过凡川能感觉的到,这股冲动应该压制不了多久,便会倾尽爆发。

    “北语……”

    凡川将脸靠在了北语的脖颈处,嘴巴触碰着北语的耳尖,轻轻的喃语。随着北语身子渐渐的酥软,凡川便缓慢的将北语的身子转过来,面对着自己。

    空气中充满着缠绵的味道。

    转过身后的北语,不再低着头,反而是仰着头盯着凡川,眼神中尽是爱意。不过此时的北语呼吸很是急促,伴随着北语每一次的呼吸,胸前更是波涛汹涌。

    “凡川……”

    “嘘……”

    凡川抬起右手作嘘声状,而左手却游到了北语的***上,接着左手用力抱紧,北语的身子则自然的上扬,脚跟踮起。凡川随即上身前倾,深深的吻在了北语性感柔软的嘴唇上。

    这一刻,北语的身子快要软化了,不过凡川已经管不了这么多了,接着便伸出右手,抱住了北语的双腿,几乎不费任何力气,便将北语给抱了起来。而北语,则娇羞的藏在凡川的怀里。

    抱起来了北语之后,凡川便向着山洞的深处走去,终于在找到了一处僻静隐蔽的分支洞口处,凡川这才停下了脚步。

    随即凡川先是抽出仙气将照月神弓从外围洞口拉到了身旁,接着凡川又打开了晶涟羽戒,从晶涟羽戒里找到了十多条纱巾,全都铺在了地面上。再然后,便是将怀中的北语缓慢的平放在了纱巾上。

    北语此时的状态格外娇羞,桃色掩面,婀娜多姿,楚楚动人。

    凡川笑了笑,伸出一根手指在北语的玉肌上滑动一番,随后便将北语环抱在胸口的双手给推下,慢慢的,凡川坐在了北语身边,上身趴在了北语的上身上,嘴巴再一次吻在了北语的小嘴上。

    凡川体内的冲动已经完全无法抑制,如同猛兽出笼一般。

    舌尖搅动,酥麻感侵蚀着凡川和北语两人的身体。肌肤相接,柔软感触动着凡川和北语两人的每条神经。

    随着感官的刺激,凡川好像已经不满足单一的亲吻了。

    接着只见凡川的舌尖离开了北语的嘴唇,缓慢的向下延伸,吻在了北语白皙如凝脂的脖颈上,北语的身体开始打颤,随着凡川每一次的亲吻,北语身体的热度便会上升。

    在亲吻的同时,凡川的双手则是不由自主的攀上了北语的双肩,缓慢的移动,轻轻的解开了北语肩上的缠绳,北语上身的衣裙便开始脱落,露出了北语脖颈之下的冰肌玉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