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九章:寒毒之殇
    凡川不仅仅震惊这神器的怪力,而且还在纳闷神器为何会出现在西解星球上,不过任凡川想了一会儿之后,和预期一样,没有任何结果,毕竟对完全没有任何认知的事物来讲,任何人也不会想出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答案。

    而且经过离湮魔尊这么一说,凡川也感觉出来了这件所谓的神器照月神弓,对于离湮魔尊,以及整个魔界来说,是有多么的重要。

    凡川没有多想,便缓缓的走近了离湮魔尊的身前,伸出手,轻轻的叩击了一下离湮魔尊的后背,出声道:“离湮兄,照月神弓的丢失,责任并不在你身上呀,别太自责了。”

    离湮魔尊转过身,对着凡川出声应道:“凡川兄,你不了解,照月神弓对于我们魔界来说,极为重要!”

    说着话,只见离湮魔尊又突然站起了身,再次像是中了魔怔一般,自言自语道:“不行,我得去妖界找,直到找到照月神弓!”离湮魔尊说着话,作势就要冲出山洞。

    凡川在这一刻以着极快的速度挡在了离湮魔尊的身前,面带笑容的出声道:“离湮兄,不用找了,我已经帮你带过来了。”

    “什么!凡川兄,你……你没有骗我吧?”离湮魔尊脸上挂着惊恐的表情,完全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

    凡川继续笑了笑,接着伸手指了指一旁的长槐族长,随即出声道::“不骗你,这个还要多多感谢长槐族长,当初若不是长槐族长告诉了我关于神器的传说,我想,我也不会将那弯弓带回来。”

    话音落下,凡川随即抬手,戴在手指上的晶涟羽戒瞬间闪现出耀眼的紫芒,随即那把拥有一个人之高的高度的怪异弯弓,便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内。

    怪异弯弓的出现,瞬间将整个山洞内的温度降至零度,更有阵阵刺骨的寒风吹起,而且在一些凸起的峭壁上,更是结出了一层一层的寒霜。再看怪异弯弓的本体,浑体闪现着莹白之色,似有流水在弓体上游动,在幽暗的山洞内,极其的耀眼。

    “是它!就是它!照月神弓!”

    此时的离湮魔尊在看到怪异弯弓的出现后,像是疯了般的大呼大叫着,接着竟突兀的对着弯弓双膝跪地,同时情绪激动到了极点,恨不得一把将弯弓收进囊中,却又害怕用力过度碰坏了弯弓,只好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弓体,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离湮兄,这就是你所说的照月神弓吗?”凡川不禁出声问道。

    听到凡川问起,只见离湮魔尊立即站起了身,一个闪身来到了凡川的身前,点了点头,出声道:“凡川兄,正是照月神弓!”说着话,离湮魔尊突然再次对着凡川单膝下跪,接着出声道:“凡川兄的恩情,对在下来讲如同再造,我……我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凡川兄了,凡川兄,你……你想要什么?或者想要在下做些什么?只要是在下能办到的,纵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呃,离湮兄,你这是干嘛?快快起来,我没有什么想要的,也不会让你去做些什么,我只是想……”凡川刻意的停顿了一下。

    刚刚站起身的离湮魔尊立即出声道:“凡川兄请讲!想怎么?”

    凡川想了想,出声道:“想请教你一件事情。”

    “恩?凡川兄太客气了,请教真是谈不上,有话但说无妨!”离湮魔尊客气道。

    “恩,那还好,是这样的,离湮兄,我想问你一下,若是被这照月神弓击出的箭给刺中了的话,该怎么办?”凡川满怀期待的出声问道。

    “被照月神弓箭中?”离湮魔尊诧异了一番,随即回答道:“若是被照月神弓箭中的话,想必中箭之人早已形神俱灭了。”

    “啊?可……可是,若是中箭之人没死呢?”凡川继续出声道。

    “没死?”离湮魔尊想了想,继续出声道:“若是中了照月神弓所击出的箭,而没死的话,那必定是射箭之人出了问题,或者说中箭之人有着异于常人的体质,不过,我所说的异于常人的体质,可不是简单的异于常人,而是完全可以凌驾于神器之上的体质。”

    听到离湮魔尊的解释,凡川有些疑惑,但凡川猜想自己的情况应该属于第一种,便是师存魔在操控照月神弓之时本身的问题,而至于离湮魔尊第二种的解释,凡川不是太懂,而凡川也不想去懂。

    思索一番,凡川便直截了当的出声问道:“离湮兄,若是我中了这照月神弓所击出的箭,而没死的话,还有得救吗?”

    “什么?凡川兄,你……你中箭了?”离湮魔尊惊呼道,同时视线在凡川的周身上下游走个不停。

    凡川苦笑了一番,尴尬的出声道:“离湮兄,别找了,伤口在后背上,可是我这双腿上怎么……”

    凡川说着话,伸手指了指自己双腿上布满的寒霜。

    当离湮魔尊看到凡川双腿上的寒霜之后,先是惊讶了一番,随即便又释然的出声道:“凡川兄,真的委屈你了,不过,凡川兄,你的体质真的是异于常人,竟然连神器都不能拿你怎样!”

    “恩?离湮兄这话是什么意思?”凡川不解的出声问道。

    离湮魔尊仰天思索了一番,接着出声问道:“凡川兄,你回想回想,你身上有没有一些阴寒之物?或者说,有没有经常接触一些阴寒事物?”

    “阴寒之物?这个……”凡川仔细的想了想,接着出声道:“我身为修真者之时,体质乃是属于寒体,这个算吗?”

    离湮魔尊突然大笑道:“哈哈,想必就是这个原因了。”

    离湮魔尊的话说的凡川越来越迷糊,而且让凡川完全没有什么认知,苦于解除寒霜,凡川也没有多想,便再次直截了当的出声道:“离湮兄,你只需告诉我,我这腿上的寒霜可以驱除吗?”

    离湮魔尊点了点头,自信满满的出声道:“可以,放心吧,有我在,肯定会帮你驱除的。”

    “呃,那就好……”凡川欣慰的出声道。

    这个结果确实有些出乎了凡川的意料,本来凡川并没有抱多大的期望,只是为了找寻一丝线索,从而再找寻破解的办法,可没想到,在离湮魔尊的口中,驱除寒霜却是极其的简单,这不免让凡川看到了希望。

    于是接着凡川便急切的出声问道:“既然如此,那离湮兄,需要怎么驱除呢?”

    离湮魔尊摆了摆手,出声道:“凡川兄不必如此着急,让在下来告诉你,其实方法很简单,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也就是说,想要驱除你腿上的寒霜,其实该叫做寒毒,想要驱除寒毒,必须还得依靠照月神弓。”

    “恩,你继续说。”凡川点了点头。

    离湮魔尊则继续出声道:“其实像凡川兄这种情况,若是换做了别人,想必早已被冰封,从而形神俱灭了,说起冰封,原因则是因为照月神弓本身所带有寒气,进入了人体之后,会从双脚之处,开始向上延伸,从而冰封整个躯体。”

    离湮魔尊说到重点,继续出声道:“所以说,想要驱除凡川兄双腿上的寒霜,也就是寒毒,那便需要将凡川兄体内的寒气全部抽出来,从而达到痊愈效果。”

    凡川点了点头,终于明白了其中的原因,于是着急的出声道:“原来是这样啊,离湮兄,那好,我们开始吧?”

    看到凡川如此着急的样子,离湮魔尊却突然不出声了,反倒是有些尴尬的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凡川很是诧异,于是再次出声催促道:“离湮兄,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听到凡川再一次的催促声,离湮魔尊终于深呼吸了一口,抬起了头,面对着凡川,一字一字的出声道:“凡川兄,是这样的,若是想要完全的驱除照月神弓所带来的寒毒,还需要一个不可缺少的步骤。”

    “恩?什么步骤?离湮兄,你怎么这么磨磨唧唧,有话直接说了不就得了。”凡川有些不耐烦的出声道。

    离湮魔尊看到凡川不耐烦的样子,似乎感觉自己确实有些太矫情了,于是当下便直截了当的出声道:“这不可缺少的步骤就是,你必须要在照月神弓的辅助下,与一名女处子的身体结合,借用女处子体内的极阴之气来彻底驱除你体内的寒毒。同样,若是一位女子中了寒毒,那么就需要一名处男来身体结合,从而借助处男体内的极阳之气来彻底驱除寒毒。”

    离湮魔尊说到此处,接着自顾自的点了点头,继续出声道:“这就叫做阴阳护体。”

    听到离湮魔尊的话,凡川久久未能回神,直至离湮魔尊刻意提醒,凡川这才突然被惊醒过来,很是尴尬的摇着头,同时语气很是羞涩的出声道:“呃……怎……怎么会这样?这……这一步骤可不可以去掉啊?离湮兄,去掉这一步骤,你一定还有办法的对不对?”

    看着凡川慌乱的样子,离湮魔尊笑了笑,随即摇了摇头,否定了凡川的建议,接着出声道:“凡川兄,这个我刚刚就说了,是不可缺少的步骤,所以,你必须经过和女处子的身体结合,才能彻底的驱除寒毒……”

    凡川很是无奈,而且越想越不靠谱,而且凡川自认自己对男女那方面的事情,根本一无所知,如今却为了驱除一个寒毒,而将自己的第一次送出去,凡川有些难以应从。

    “离湮兄,既然如此,那算了,我不驱除这寒毒了,我又不是动不了。”凡川想了想,终究还是逾越不了这个坎。

    听到凡川的话,离湮魔尊很震惊,紧急之下,出声阻止道:“可是凡川兄,你若是不驱除的话,久而久之,身体会出大问题的!”

    “我不在乎。”凡川坚定出声道。

    “我在乎!”

    此时站在凡川身后,久久没有出声的北语,却突兀的出声喊道……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