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照月神弓
    只见离湮魔尊点了点头,出声道:“看来什么都逃不过凡川兄的慧眼,这的确是一个阵法所致,不过不用担心,这河水到深夜便会停止涌出,而且明日便会干涸。”

    “为什么?”凡川不解道。

    “因为这个阵法的阵眼便是在下本身,之前凡川兄触动了金钟,而且在下脱离了封禁庙,那么这个阵法就自然不存在了。”离湮魔尊解释道。

    “噢,原来是这样,那么说,这个阵法也是当年千叶魔和师存魔设下的了?”凡川出声发问道。

    “恩,是的。”离湮魔尊点了点头,似乎想起来了一段不堪往事,情绪开始有些低落。

    见状,凡川有些不知所措,感觉自己像是说错了话,于是接着着急的出声道:“对了,离湮兄,你不是想听我如何斩杀的千叶魔和师存魔吗?想听我怎么转移那么多居民到烟都吗?还有如何找到的那座小庙吗?我现在就告诉你。”

    果然,凡川的话题转移成功吸引了离湮魔尊的注意力,只听离湮魔尊兴奋的出声道:“凡川兄,快快讲来。”

    “恩,我们先说如何找到那座小庙的,很简单,我和北语前去查看河水一事,便在不经意间,找到了那座小庙,随后便发现了你,而至于转移这么多居民来到烟都,是我来来回回多次瞬移,才完全转移过来。而至于斩杀千叶魔和师存魔,这个要慢慢给你说……”凡川留下了一个悬念。

    其实凡川是故意要这么讲述,而且凡川不着急问起关于那把神器照月神弓一事,反而是想要再复述战争的同时,引出那把怪异的弯弓,但凡川也不会直接说明,只会仔细的描述,如果离湮魔尊在听过之后有了反应,那么便可以说明离湮魔尊了解那把怪异的弯弓,若是离湮魔尊没有任何反应,那么再刻意的去问,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说到底,凡川这么做,自然有着凡川自己的道理,凡川是在想,若是刻意的去问,反倒会让人觉得这像是一桩交易,凡川救魔界,离湮魔尊救凡川,这不是凡川想要看到的结果,不过说起来,就算凡川直截了当的去问,也不会有什么,只是凡川太过于和自己较真了,而且在凡川的内心深处,还是期待着离湮魔尊会了解关于那把怪异弯弓。

    接着,凡川和北语,以及离湮魔尊还有长槐族长一行四人,来到了一处僻静之所,又找到了一块光滑的大石头,坐了下来。这期间,离湮魔尊并没有注意到凡川双腿上的寒霜。

    接着,凡川便清了清嗓子,准备复述斩杀千叶魔和师存魔的过程。

    说起斩杀千叶魔,凡川并没有多加修饰,因为凡川想要复述的重点不是在这里,而是在后来的师存魔身上。

    而一旁的离湮魔尊却听的那叫一个津津有味,时不时的还会举起双手鼓掌,以表示对凡川的赞成。包括北语妖主在内,也会时不时的对着凡川饱含深意的点头,这无疑是增加了凡川复述的自信心,以及打消了复述的枯燥感。

    凡川越说越起劲,但是凡川并不会将自己说的多么多么高大,反而是轻巧的一句带过,不过智者皆可以听的出来,只有上上之人,才能做到这般深藏功与名。

    凡川终究将斩杀千叶魔的过程给复述完毕,收获到了离湮魔尊和北语妖主,以及长槐族长雷鸣般的掌声。

    “凡川兄,在下真的没有想到,你……你竟是如此勇猛,不瞒你说,在下初次见你之时,看你这一副偏瘦弱的身材,外加一头长长的白发,真……真的低估你了你,还望凡川兄不要见怪。”离湮魔尊立即出声道。

    凡川笑了笑,出声回应道:“哈哈,离湮兄过誉了。”

    离湮魔尊像是被提起了兴趣,颤动着身躯,继续出声道:“凡川兄,那……那师存魔呢?据在下了解,师存魔的能力可要远远的大于千叶魔呀!”

    “恩,是的。”凡川故作神色凝重的点了点头,像是在回忆一段痛苦的岁月一般,随即出声道:“哎,师存魔不仅能力强,而且还很狡猾……”

    接着,凡川便开始将与师存魔的对决,一五一十的复述了出来,这其中,凡川特意的多描述了魔军以着势不可挡的速度攻破妖军边防阵营,从而杀进妖界边防小城,加重了其中的危险色彩。另外,凡川将师存魔描述的过于强悍,其中多次提到变异。

    其实凡川这样做,只是为了引起离湮魔尊的注意,将离湮魔尊的关注点,引到之后出现的怪异的弯弓身上。

    果然,还没等凡川复述到怪异弯弓出现的时候,离湮魔尊便察觉到了其中的不对劲。

    此时,只见离湮魔尊神色怪异的伸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示意凡川暂停复述,接着出声道:“凡川兄,你稍等一下,你说这个师存魔变异?具体是怎么回事?”

    听到离湮魔尊问起,凡川先是故作一番疑惑,实则心中暗喜,看来已经成功引起了离湮魔尊的注意,于是接着凡川便刻意的停下复述,回声道:“离湮兄,你听我慢慢说……”

    随后,凡川便直截了当的提出了那把怪异的弯弓,而且这一次的复述,凡川更是将悬念推到了极致,不过接着离湮魔尊的反应,根本没有给凡川继续复述下去的机会。

    只见此时的离湮魔尊,在听到凡川说起那把怪异的浑体泛白的弯弓之后,突然猛地站起了身,而且神色极其惊慌,双眼中隐隐约约有一种似乎想要喷出火焰之势,而且满是伤痕的躯体在大幅度的颤抖着。

    凡川见状,立即同样站起了身,关心的出声道:“离湮兄,你这是怎么了?”

    听到凡川的问话,离湮魔尊突然像是释放了一般,激动的握住了凡川的双手,语气紧张的出声道:“凡川兄,你……你快说说,那把弯弓是怎么出现在师存魔手上的?”

    “呃,好像是凌空出现的吧,弯弓的高度几乎有师存魔一般的身高,而且那把怪异的弯弓在师存魔死后,本体竟然停留在了上空中,真是奇怪……”凡川极为认真的出声道。

    听到凡川的话,离湮魔尊像是魔怔了一般,用着低沉的语气,反反复复的自言自语道:“是它了,没错,是它了,没错……”

    “离湮兄,你在说什么?什么是它了?什么没错?”凡川出声发问道。

    离湮魔尊突然加紧握住凡川的双手,情绪依旧激动的出声道:“凡川兄,你告诉我,那把弯弓,现在在哪里?还在妖界里吗?”

    “恩,怎么了?离湮兄,你有话不妨直说,你这突然的激动,到底因为什么啊?”凡川在刻意的引导。

    果然,在凡川话音落地之后,离湮魔尊的情绪稍稍平静了一些,接着只听离湮魔尊出声道:“凡川兄,怪我太过于激动了,还望你别介意。”

    凡川摆了摆手,出声道:“无碍,不过看离湮兄如此激动,那么和这怪异的弯弓背后,一定有什么联系吧?”

    离湮魔尊点了点头,陷入了回忆中,幽幽的出声解释道:“恩,是这样的,凡川兄,如果在下猜得没错的话,师存魔使用的那把弯弓,正是当年从在下手中抢去的照月神弓,凡川兄,在下也不瞒你,这照月神弓,乃是一把神器。”

    “什么?照月神弓?神器?离湮兄,这……这神器是什么?”凡川故作惊讶,试图探寻神器中的奥妙。

    离湮魔尊接着幽幽的出声道:“凡川兄,不瞒你说,其实在下也不了解这神器,只是在很久很久以前,魔界的先祖们在创下魔界之时,这照月神弓便已存在于此了,后来,经过先祖们世世代代的钻研和考究,最终才证明,此照月神弓,正是神器。”

    陷入回忆中,离湮魔尊继续出声道:“后来,先祖们还发现,依靠这照月神弓,不仅可以快速的提升自身修为,而且在无意中,还会帮助魔界抑制各种自然灾难的发生。而等到照月神弓传承到在下这一代之时,在下已经研究出了如何浅层次的触动照月神弓,俗气点说,便是如何使用照月神弓。”

    “不过既为神器,在下自然不可能完全触动,只是为最浅层次的窥径,但是这最为浅层次的神器之力,杀伤力足以高过整个西解星球。不过,这自然要付出代价,那便是反噬力,这照月神弓的反噬力极其之强,甚至可以分秒要了人的性命,凡川兄,你所说的师存魔的变异,我想,应该就是照月神弓的反噬力起到作用了”说到此处,离湮魔尊突然叹息了一声。

    接着出声道:“可惜,恕在下无能,被千叶魔和师存魔给抢了去……“

    离湮魔尊说完,便不再出声,自顾自的转身,找到了一处阴凉之地,一屁股坐在了地面上,像是深深的陷入了回忆中,只是在这份回忆里,自责和伤痛占据了主体。

    听完离湮魔尊的复述,不仅仅凡川和北语极为震惊,就连身为千叶城魔人族长的长槐族长都感觉到了震惊,看来关于神器之说,在魔界里的流传都极为稀少,更别说流传到外界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