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七章:知错能改
    “恩?你了解过吗?北语。”凡川看北语的反应很强烈,于是出声问道。

    北语默默的点了点头,出声应道:“我之前曾听人说起过,说魔界里存在着一把神器,但是只是传说罢了,我也没有见过,可……可是怎么会是那把弯弓呢?”

    凡川摇了摇头,出声道:“我也不太确定,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我这腿上的寒霜,便是拜那弯弓所赐,如果那把弯弓真的是传说中的神器:照月神弓,那么,这一切便可以解释的通了。”

    “照月神弓?可你说的解释的通了,是什么意思?”北语依旧不解的问道。

    “恩,这名字也是我听来的,是这样的……”

    接着凡川便将从长槐族长那里听来的传说,全都给北语复述了一遍,包括当年千叶魔和师存魔与离湮魔尊大战的事情,以及这其中和神器相关的联系。

    听完凡川的复述,北语妖主这才恍然大悟,若有所思的出声道:“原来是这样……”

    “恩,所以,我才要请教离湮魔尊,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答案,或者说能不能帮我驱除这寒霜。”凡川出声道。

    “对对对,那我们就去请教,一定得帮你将腿上的寒霜去掉了!”北语着急的附声道,看来北语对于凡川双腿上的寒霜,也是时时牵挂于心。

    看到北语急切的样子,凡川笑了笑,出声道:“好了,北语,我也只是问问而已,如果真的找不到答案,那也不碍事,我们去东固星球,我再去请教一位前辈。”

    “恩。”北语点了点头。

    凡川看了看天色,差不多临近黄昏时分,但由于河水的泛滥,以及乌云遍布,此时的天色看起来相对之下给人一种早早步入黑夜的错觉。

    “好了,北语,我想他们该聊完了,我们去看看吧?”凡川出声道。

    “恩,好的,凡川,你放心,等会儿面对离湮魔的时候,我尽量不带任何情绪。”北语乖巧的出声道。

    “哈哈,北语真好。”凡川大笑着,随即便带着北语走下了山顶,沿着悬崖峭壁,再次来到了魔人居民暂避的山洞内。

    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就在凡川和北语两人刚刚走入山洞内时,刚巧长槐族长陪伴着离湮魔尊便从山洞内里走了出来。

    此时的离湮魔尊已经洗漱干净,而且换了一身新的白色长袍,没有耀眼的点缀,仅仅只是一件普通的长袍,和那些魔人居民所穿的相差无几。不过,焕然一新的离湮魔尊还是让凡川和北语惊艳了,第一直观感受,与之前相差的太多了,此时的离湮魔尊异常的英俊,和明远妖主很有的一比,而且在离湮魔尊的英俊之中还不少一丝硬气,这一点明远妖主就没有。

    因为凡川和北语,以及对面的长槐族长和离湮魔尊同时现身于山洞,所以也同时四目相对,凡川和北语只顾着欣赏离湮魔尊的英俊,忘了脚下的步伐,两人齐刷刷的停在了原地。而对面的离湮魔尊,却是用着飞快的速度来到了凡川和北语的面前。

    离湮魔尊的突兀出现,让凡川和北语吓了一大跳,谨慎已成习惯的凡川,立即撤开了身,有些防备之意。

    离湮魔尊见状,笑了笑,接着竟突然对着凡川单膝下跪,且双拳紧抱,随即用着感激的语气出声道:“离湮拜见凡川大恩人,之前多有误会,尴尬长槐族长已经将所有的事情告诉了在下,只怪在下有眼无珠,不识大恩人尊容,还望大恩人大人有大量,不和在下一般计较。”

    离湮魔尊说完,便等待着凡川的回音,而且依旧是在单膝跪地,似乎并没有想要起身的意思。

    被离湮魔尊这么一来,凡川傻了,这特么前前后后转变也太大了吧,别说凡川没有想到,北语也没有想到,而且在场的几百名魔人居民更没有想到,任谁也不会想到一界之尊竟然说下跪就下跪。

    离湮魔尊这一招剑走偏锋,彻底的将凡川给拿住了。

    凡川见状,也不好意思让离湮魔尊一直这么跪着,而且自己等会儿还有求于对方,于是,凡川便立即闪身接近,伸出双手便将离湮魔尊给扶了起来,同时语气有些慌乱的出声道:“魔尊大人,你这是说的哪里话,我……我怎能承受魔尊大人如此大礼,你……你这不是折煞我嘛!”

    听到凡川的话,离湮魔尊却大笑了起来,随之出声道:“哈哈,大恩人果然气度非凡,气宇轩昂,胸怀万千山河,实在是令在下惭愧啊……”

    “呃,魔尊大人,你……你这……”

    “大恩人,千万不可再称在下为魔族大人了,直呼在下的名字即可,离湮。”离湮魔尊打断了凡川的话。

    “可是,这……好吧,离湮兄。”凡川想了想,感觉再推辞的话,反倒是自己太小家子气了,而且自己对魔军确实有着大恩,于是凡川也想通了,接着,凡川又继续出声道:“那离湮兄也别称我为什么大恩人了,直接称呼我的名字即可,凡川。”

    “啊?这个,这个……”离湮魔尊有些为难。

    “别这个那个了,你这样,让我很不习惯。”凡川直言无讳道。

    “哈哈,好!”离湮魔尊再次大笑道:“凡川兄!”

    “恩,这样就好了嘛,哈哈!”凡川同样大笑道。

    从与离湮魔尊这么简简单单的几句交流之后,凡川对离湮魔尊的印象来了一个大转变,凡川心里还在想,怪不得千叶城里的所有魔人居民都在期盼着离湮魔尊的归来,这其中自然有它所存在的道理,那这道理便是,离湮魔尊身为一界之尊,并没有什么高高在上的空架子,反而是十分亲民,平易近人。而且单从刚刚那单膝跪地,也可以看得出来,离湮魔尊能屈能伸,知恩图报,实为真正的上上之人。

    一界之尊可以做到这种地步,也是世间罕有。

    如同凡川之前所想,与离湮魔尊之间的隔阂已经完全消失了。

    这时的离湮魔尊注意到了站在凡川身旁的北语,于是又对着北语躬身施礼道:“北语妖主,还请原谅在下之前的冒犯,多有得罪,多有得罪……”

    “没事,毕竟不知者无罪。”北语淡淡的出声道。

    气氛有那么一丝的尴尬,离湮魔尊明显也感觉到了,于是只见离湮魔尊对着北语再次躬身施礼道:“北语妖主,刚刚长槐族长也将之前战争一事告诉了在下,在下感到很是抱歉,只痛恨没有亲手杀了那千叶魔和师存魔,结果让他们得逞,给妖魔两界带来了如此之大的灾难。”

    离湮魔尊继续出声道:“不过北语妖主你放心,这件事的错全在我身上,等在下回到千叶城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去往贵妖界,登门道歉,另外能补偿给贵妖界的,在下定然会尽力去补偿,还望我们妖魔两界以后还能和平共处。”

    离湮魔尊的这番话,说中了北语的心思,而且离湮魔尊这般屈身下位的诉说方式,更是消除了北语心中最后一丝芥蒂。

    “离湮魔尊言重了,我也只是想两界和平共处就好,战争,只会带来灾难。”北语的语气有些缓和的出声道。

    “是的是的,在下与北语妖主的想法一致,而且这一次北语妖主还能设身处地的去救出在下,在下实在是感激不尽。”离湮魔尊立即附声道。

    “是凡川要救你,不是我,我只是跟着凡川。”北语淡淡出声道,随后便不再出声,站向了凡川的身旁。

    凡川听着两人的对话,心中不免多了一份欣慰,看来自己的努力是没有白费的。能换来妖魔两界的和平,便是对凡川最大的鼓舞和赏赐。不知不觉,凡川已经将妖魔两界,甚至整个西解星球,都放在了自己的心里。

    一切解释清楚,一切冰释前嫌,一切恢复正常。

    这时,离湮魔尊又看向了凡川,很是欣赏的出声道:“凡川兄,你快说说,当时你是如何斩杀千叶魔和师存魔的?还有,你当时是如何将千叶城里这么多的居民转移到烟都的?还有还有,你和北语妖主是如何找到封禁在下的那座封禁庙?”

    “恩?离湮兄,你怎么知道的这么多?”凡川有些不解,于是将目光看向了离湮魔尊身后的长槐族长。

    长槐族长立即站出了身,对着凡川出声道:“恩人啊,是老朽告诉给魔尊大人的。”

    “恩?族长,那您是怎么知道这么多的?”凡川继续不解道。因为凡川知道,在自己击杀千叶魔和师存魔的时候,都是在战场上,而当时长槐族长不是在千叶城里,便是在烟都,这么远的距离,怎么会知道的这么清楚。

    接着只见长槐族长幽幽的出声道:“是这样的,恩人,之前有魔界的残兵,从千叶城的方向溃逃到烟都这里,所以,老朽便都知道了……”

    “噢,原来是这样。”凡川点了点头道,疑神疑鬼的毛病终究是改不了了。

    这时山洞之外的水声再次传来,响彻山洞,从山洞内向外看,甚至可以看到汹涌的河水翻起的浪花。

    凡川像是想到了什么,看着离湮魔尊,立即出声道:“对了,离湮兄,这河水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有什么阵法存在?”……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