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尊卑相认
    在凡川三人消失之后,本来包裹小庙在内的仙气防御圈,瞬间破碎,奔涌的大水瞬间将小庙给吞噬,那口大钟,也随着大水被冲向了远方。

    瞬移出了大水的困扰,凡川三人来到了烟都后山的山顶之上,凡川记得这里是之前族长老者所说的咱避大水之所。

    站在了山顶之下,向下望去,可以一览无余的看到下面的大水,正在汹涌的流淌,肆意的席卷着陆地上的一切物种,不过让凡川惊奇的是,在烟都的位置,那些连在一起的木房,却并没有动摇半分,沉浸在大水中,像是一位位孤胆的勇士一般,屹立不倒。

    事不宜迟,为了早些消除和离湮魔尊之间的隔阂,以及早些找到控制大水的阵法,凡川当下便带着离湮魔尊和北语,快步的走进了山顶右侧,那里有着一个山洞,随着接连不断的脚印,凡川很快便找了族长老者以及那几百名魔人居民的暂避之所。

    凡川的到来,无疑让这些魔人居民兴奋异常,所有人都像是看到了保护神一般,对凡川的态度更是异常的崇敬。

    “恩人啊,您可算来了,怎么样?老朽说的没错吧?这大水如期的来了吧!”族长老者迎面走了过来,目光紧盯着凡川。

    “恩。”凡川点了点头,放眼看了一下四周的魔人居民,随后出声问道:“族长,没发生什么意外吧?”

    族长老者的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出声应道:“没有没有,大家早都来到了这山洞,没有一人受伤。”

    “恩,那就好。”凡川很是欣慰,随后伸手拉住了族长老者的胳膊,严肃的出声道:“族长,我带您见一个人……”

    “见一个人?见谁啊?”族长老者一脸疑惑。

    “您自己看。”凡川说着话,便将身子闪到了一旁,而北语也配合的闪到了另一旁,离湮魔尊则完完全全的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

    离湮魔尊的出现,并没有让众魔人居民激起多大的反应,而且看族长老者一副面带愁容的样子,似乎并没有立即认出离湮魔尊。

    难道是因为离湮魔尊此时满脸灰尘?凡川这样想着,正准备出声介绍,意图打破尴尬,可此时族长老者却发话了。

    “恩人啊,这位是……”族长老者的表情很奇怪,时而疑惑,时而惊恐,捉摸不定。

    凡川见状,只好无奈的出声道:“噢,族长,那我来给你介绍,其实这位是……”

    “长槐族长!”

    凡川话说到一半,离湮魔尊突然惊呼道,打断了凡川的话,而且此时可以明显看到,离湮魔尊的身体正在剧烈的颤抖,表情也在发生着不一样的变化。

    凡川不解,于是自言自语道:“长槐族长?这个,这个……”

    “魔尊大人!”

    凡川的话说到一半,再次被打断,而这次打断凡川的话的是族长老者,而且此时也可以明显看到,族长老者的身体也在剧烈的颤抖,和离湮魔尊一样,表情在发生着不一样的变化。

    不过,两人各自出声打断凡川的话,凡川并没有因此恼怒,反而是意外的惊喜,看来族长老者和离湮魔尊终于认出了对方。

    随后根本不用凡川多说什么了,只见离湮魔尊和族长老者几乎在同一时间,两个人同时迎上前去,相互握住彼此的双手,情绪激动的开始寒暄了起来。

    “长槐族长,真的是你!”离湮魔尊激动出声道。

    “恩恩……恩,魔尊大人,您终于回来了,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您……”族长老者同样激动的出声道,以至于语气都有些哽咽了起来。

    族长老者的名字原来是叫长槐。

    “长槐族长,你……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里离千叶城应该很远啊!”离湮魔尊关心道。

    “魔尊大人,您有所不知啊,说来话长,咱们先不说这个了,魔尊大人,您这些年到底去了哪里啊?我们找您找的好苦啊……”长槐族长激动的简直无法形容了。

    听到长槐族长的问话,只见离湮魔尊自顾自的叹息了一声,接着出声道:“唉,这个也是说来话长,我当年是被千叶魔和师存魔给封禁了……”

    “啊?千叶魔和师存魔竟如此之恶?”长槐族长惊呼道,同时也了解到了,怪不得多少年过去了,都找不到离湮魔尊,原来是被封禁了。

    “唉……一切都是罪过!咳咳……”离湮魔尊叹息道,因为情绪过于激动,牵引伤口撕裂,不禁的再次剧烈咳嗽了起来。

    长槐族长见状,立即出声道:“魔尊大人,咱们赶紧坐下来说!”

    “恩,好。”离湮魔尊点了点头,准备随着长槐族长走进山洞深处。

    这时,身在山洞里的几百名魔人居民,几乎同时双膝下跪,且声音极其洪亮的出声呐喊道:“我等拜见魔尊大人!”

    由于山洞本来就具有回音的功能,此时这么大声的呐喊,便一直在山洞里来来回回的徘徊,声音之洪亮,甚至有些刺耳了。

    离湮魔尊看着眼前一众魔人居民,不禁的流泪满面,两行滚烫的泪水划过了脸上的灰尘,留下两道明显的泪痕。

    “大家赶紧起来吧,起来吧,起来吧……”离湮魔尊的声音越说越小,说到最后几乎都听不到声音了。

    长槐族长见状,赶紧上前,拉住了离湮魔尊的手,拐弯抹角的走向了山洞的深处,身影消失在了众人的面前。

    见到长槐族长和离湮魔尊进去山洞深处谈话,凡川英俊的脸上闪现了一丝微笑,凡川并不介意长槐族长和离湮魔尊忽略了自己这个大恩人,最起码对整个魔界来说,凡川的确算得上是大恩人,不仅除去了千叶魔和师存魔,而且救了几百名魔人居民,甚至找回了离湮魔尊。这些功劳在魔界里来说,绝对先拔头筹,无人可比。

    凡川不仅不介意,反倒是为长槐族长和离湮魔尊,以及整个魔界,感到庆幸,感到高兴。

    此时一旁的北语看到了凡川的微笑,于是不解的出声道:“凡川,你笑什么呢?”

    “呃……”凡川有些慌乱的看着北语,接着出声道:“我没笑什么呀,只是为了魔界感到高兴。”

    可是此时的北语的表情却突兀的阴沉了下来,接着只听北语淡淡的出声道:“呵呵,但愿离湮魔不要有任何想要进攻妖界的想法,不然……”

    “呃,好了好了,不会的,不会的,北语,你相信我,一定不会的。”凡川赶紧出声制止了北语的话,同时主动牵起了北语的小手,给予信心和承诺。

    “但愿和你说的一样。”北语依旧淡淡出声道,好像北语对离湮魔尊的第一印象并不是很好。

    为了不让北语再胡思乱想,凡川随即提出了出去走走的想法,而北语也答应了,于是凡川和北语两个人,便走出了山洞,沿着悬崖峭壁,看着山下的滔滔河水,开始漫步了起来。

    因为凡川双腿上的寒霜的问题,两个人走的很慢,而北语也乖巧懂事的扶着凡川。

    “北语,魔界的事情算是完成了,接下来我要去东固星球了,你确定要跟着我?离开西解星球?离开你的故乡?”一番感触,凡川看着身旁的美人,淡淡的出声道。

    听到凡川的话,北语先是一愣,停下了脚步,用着一双真诚的明眸,看着凡川,语气坚定的出声道:“我意已决,你不用再说这些赶我走的话了。”

    “呃,不是,北语,我没有要赶你走的意思,我只是怕你会不舍……”凡川赶紧出声解释道。

    “不会的,你不用担心,我既然决定跟定你了,就不会后悔,如今妖界里也已没有我所牵挂之事,我只想待在你的身边。”北语真诚的出声道。

    凡川很是感动,心中不免荡起一些涟漪,于是深情的看着北语,出声道:“恩,那我给你一个承诺,从此以后,我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听到凡川的承诺,北语没有说任何话,只是眼泛泪光,轻轻的靠进了凡川的怀里。

    两个人站在山顶之上,吹着从河面上袭来的凉风,望着没有尽头的远方,听着汹涌的水声,风声,两个人互相爱慕的看着彼此,此时纵有千篇甜言蜜语,也抵不过一个深情的拥抱。

    这个拥抱持续了很久,直至山下奔涌的河水荡起一层层浪花,打湿了两人的衣角,两人这才暂时失去了这个拥抱,彼此深情对视,一丝会心的笑容爬上两人的脸颊。

    一番温存之后,北语出声问道:“凡川,那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里?等他们聊完吗?”

    “恩。”凡川点了点头,接着出声道:“等他们聊完,我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请教一下离湮魔尊。”

    “恩,什么事情?”北语不解道。

    凡川指了指自己双腿上的寒霜,接着出声道:“关于这个,你还记得吗?当时我和师存魔交战的时候,后背中了一箭。”

    “恩,我记得,当时我还看到了那把怪异的弯弓呢。”北语应声道。

    “那把怪异的弯弓现在在我这里。”凡川出声道。

    “什么?怎么会在你这里?那到底是一把什么样的弯弓呀?会有如此神力?”北语不解道。

    凡川点了点头,出声道:“这正是我所要请教的事情,我在猜想,我现在带着的那把弯弓,绝不简单,应该是……传说中的神器!”

    “什么!神……神器!”北语瞬间膛目结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