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离湮魔尊
    凡川和北语两人立即站立在了原地,一动不动,而且与此同时,凡川将寻隐枪稍稍抬起,融入仙气,以防有变。突兀的状况,让凡川和北语两个人大气都不敢出。

    可是在两人静待了一会儿之后,钟内再无任何声响,这让凡川有些不解了起来,莫非之前那声声响是幻听?或者是某种自然现象?犹豫之下,凡川决定,不能再这样干等下去了,必须要果断出击,最起码要把握住主动权,不然万一有什么突发的变故,根本都来不及作出反应了。

    一番思索之下,凡川开始缓慢的抬起寻隐枪,然后试着敲了敲大钟的钟面。

    “砰……”

    一声悠远的响声瞬间响起,徘徊在小小的仙气防御圈内,久久未能散去。

    静待一番,没有结果。凡川便又使用寻隐枪撞击了一下钟面,“砰”响声瞬间响声,也许是因为凡川的着急所致,导致这次的撞击力度明显加大,而且寻隐枪枪体内本来就有仙气涌动,所以这次撞击,最终导致大钟颤抖了一番,左右摇摆了几下,再次盖回原地。

    不过,这一次,钟内有反应了。

    就在大钟再次盖紧之后,接着只听钟内突然一阵躁动,接着便是各种各样的声响响起。

    “砰砰砰……磅磅磅……”

    声响不绝于耳,好像是有人在钟内奋力的敲打着内里钟壁,而且响声接连不断,如果猜测真的是有人在钟内的话,便可以预想到,此人此时应该很着急,似乎很想要逃脱大钟的束缚。

    由于凡川使用仙气缔造的这个防御圈太小,所以当接连不断的响声传出之后,便一直在防御圈内回荡,来来回回的徘徊,格外的刺耳,格外的扰心。

    北语已经忍受不住了,躲在凡川的伸手,双手紧紧的捂住了耳朵,完全不想听到任何声音。

    凡川见状,很是理解北语,因为凡川自己此时也在经受着这种折磨,于是一气之下,凡川再次扬起寻隐枪,再次击在了钟面上,而且这一次,凡川不自觉的加大了力度,更有道道仙气从寻隐枪内涌出。金芒掠过钟面,随着“砰”的一声巨响过后,只见大钟被凡川一击给打飞了。

    飞起的大钟迎向了凡川事先设置下的仙气防御圈,被完完全全的阻挡,只好再次落向了地面,只是这次落地的位置已经不是原来的位置了。

    也就是在大钟飞起的那一刻,凡川立即抽身撤退,紧抱着北语,撤退到了仙气防御圈的边界之处,同时寻隐枪直直的指着刚刚大钟离开的位置。

    “别动手!”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大钟的内里真的盖着一个人。

    平白无故的出现了这么一个人,此人身着一袭白色长袍,只是可能由于时间的漫长或者环境的不堪,致使白色长袍已经完全变成了灰色长袍,一块一块的黑斑和破破烂烂的衣角,足以说明,此人应该是在钟内被压制多年了。以及此人的长发,同样凌乱不堪,发梢突兀的炸起,看来此人应该经历了不少的折磨。

    衣着和总体外貌看过,凡川和北语便注意到了此人的长相,因为脏乱不堪的原因,此人看起来有些邋遢,不过细看之下,还是可以看得出此人生的相当俊俏,鹰勾的鼻尖,薄薄的嘴唇,模棱有角的脸庞,若是洗漱干净之后,肯定和明远妖主的英俊到俊俏的程度有的一拼。

    视线再往上挪移,凡川突然浑身一颤,接着便是目瞪口呆,因为凡川里看到,在此人一双诱人明眸之上,竟然还有一只眼,刚好完美的镶嵌在额头中央。

    “魔……魔尊!”凡川喃喃的出声道。

    北语自然也注意到了此人额头上的第三只眼,于是同样的喃喃出声道:“难道是离湮魔尊?”

    “你身为妖界之主,不认识离湮魔尊吗?”凡川看着北语诧异的问道。

    北语摇了摇头,出声道:“我没有见过,不过我师哥见过,在妖魔战争没发起之前,我们妖界和魔军是和平相处的,当然,也是互不往来。”

    “呃……”凡川只好再次疑惑的看向此人。

    不过凡川和北语两人虽然万分疑惑,但是两人并没有直接上前,而是在等着对方先开口。

    可是此时在凡川和北语面前的这人好像很憔悴,而且浑身遍布伤口,甚至有些伤口都已经腐烂了,黑乎乎的极其恐怖。此人在大钟开启的那一刻,只说了那一句话,如今却异常的安静了下来,对凡川和北语更是不闻不问,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此时仙气防御圈外的大水还在疯狂的肆虐,凡川简单的思索了一番,不能在此浪费时间了,既然真的是一个人被困在大钟之下,那么必然有原因,若此人真的是离湮魔尊,那么便是值得庆幸了,得来全不费工夫。

    在此之间,凡川已经试探过了对方的能力,只是隐隐约约的有气体波动,感觉上和魔气很是相似,但是凡川也不敢过于肯定,不过凡川可以肯定的是,此时自己可以打得过对方。

    于是接着凡川便缓慢的向前走了几步,再停住,随即出声问道:“喂,你是谁?怎么会在这大钟之下?”

    听到凡川的问话,此人终于正视了凡川和北语一眼,接着浑身便颤抖了起来,似乎是因为伤口的疼痛,又或许是因为看到了什么,情绪有些激动了起来。

    “你……你是仙人?”此人艰难的出声道。

    “恩。”凡川点了点头,心中一阵暗喜,既然可以交流,那么至于身份的事儿,一会儿便能知晓,于是接着凡川便再次重复出声问道:“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大钟之下?”

    “我?我……”此人好像很痛苦,语气有些哽咽,慢条斯理的继续出声道:“我……我是离湮,是被千叶和师存压在这大钟之下,咳咳……”

    原来真的是离湮魔尊。

    凡川顿时激动了起来,忍不住走上前去,近距离的站在离湮魔尊身前,兴奋的出声道:“你……你真的是离湮魔尊?”

    听到凡川的话,只见离湮魔尊抬头看了看凡川,眼神中有些轻蔑,随后便苦笑了起来,自嘲着出声道:“恩?魔尊?呵呵,那是以前,现在不是了,怎么?千叶和师存还不死心?压了我几百年,现在想通了?所以派了你一个仙人来杀我?咳咳……”

    “什么?你这都是说的什么跟什么啊?”凡川不解的出声道。

    只见离湮魔尊一愣,好奇的出声笑道:“呵呵,难道你们不是千叶和师存派来的杀手吗?还是仙人呢,千叶和师存现在的能耐可真够大的!”

    离湮魔尊的这句话终于让凡川听懂了,敢情离湮魔尊以为自己和北语是千叶魔和师存魔派来的杀手,前来除去他,所以才有了这番自嘲式的埋汰。

    没等凡川再出声,一旁的北语忍不住了,闪身在前,盯着离湮魔尊出声道:“呸,你这人怎么这样想?我们是好心来救你的!你再这样怀疑我们,我们可不管你了!”

    “救我?呵呵……”离湮魔尊自嘲道,好像已经失去了对生命的渴求,随后只见离湮魔尊看了看北语妖主,又看了看凡川,出声问道:“这位是?”

    “她是北语妖主。”凡川爽快的回答道。

    “妖主!”离湮魔尊的情绪出现了变化,只见离湮魔尊先是猛的转身盯着北语,随后又向着凡川张望,一时间像是拿不定主意了一般,语气有了些缓和,用着不可思议的表情出声道:“你……你们到底是谁?”

    凡川笑了笑,回应道:“不是给你说了嘛,她是妖界的一界之主,北语妖主,我呢,就是一名微不足道的仙人,我叫凡川,很高兴认识你……”

    说着话,凡川对着离湮魔尊伸出了一只手。

    而离湮魔尊则是兢兢战战的握住了凡川的手,似乎终于发觉到了凡川和北语两人并没有任何坏意,这才摆脱了刚刚的自嘲,情绪开始激动了起来。

    “你……你们真的是来救我的?”离湮魔尊激动道。

    “恩,是的。”凡川点了点头。

    “那……那你们是应了谁的请求前来此处?”离湮魔尊的思路还是很正常的。

    凡川再次笑了笑,出声应道:“没有谁的请求,只是碰巧发现了你,说来话长,我们先出去再说吧。”

    “恩……好。”离湮魔尊想了一下,终于还是答应了。毕竟离开此处,远比留在此处要好。

    而凡川的提议,其实只是为了更快的消除彼此间的隔阂,凡川在想,不需自己过多的解释,只需将离湮魔尊带到族长老者的面前,一切隔阂便可以自然而然的解开了。

    不过此时还有一个难题摆在凡川的眼前,那便是此时的离湮魔尊伤势好像很重,身体状况很是疲惫,若是这样贸然的带出仙气防御圈,势必会遭受到外围大水的侵害,而且还有重伤在身的北语,为了免去这种不必要的侵害,凡川则在思索着一个周全的办法。

    突然凡川脑海中灵光一闪,既然可以使用仙气做出这种防御圈,那么将这种防御圈缩小,自然也是可以,于是接着凡川便抽出寻隐枪,将仙气融入到寻隐枪内,随后在寻隐枪的作用下,两个小小的仙气防御圈,便出现了,如同水泡一般,将离湮魔尊和北语两人裹在了其中,随后凡川便再次抽出真气,环绕三人周身,转身瞬移,便消失在了小庙之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