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四章:庙宇之怪
    看到小庙的出现,凡川顿时惊喜不已。

    “北语,你快看,那里有一座小庙。”凡川指着密林处,兴奋的对着身旁的北语出声道。

    随着凡川所指的方位,北语也看到了那座小庙,同样一番惊喜过后,北语出声道:“走,我们去看看。”

    “好的,不过一会儿你在我身后,万一再有什么危险。”凡川关心道。

    “恩,我知道啦,等我伤势痊愈了,我再保护你。”北语羞涩的出声道。

    凡川无奈的笑了笑,随即便带着北语闪身而走,瞬间便来到了小庙的近前,但是凡川并没有急着进入小庙,因为未知的原因,凡川不敢鲁莽的冒险。

    “北语,你先在这里稍等一下,我飞上去看看。”凡川神色凝重的出声道。

    看到凡川的样子,北语乖巧的点了点头。

    一个闪身,凡川瞬间飞上了半空,缓慢的移动到小庙的正上空,凡川看到,眼下的这座小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庙宇,反倒像是一处紧闭室,四面围着并不高的石墙,内里一片平坦,唯有一处引起了凡川的注意,便是在小庙的正中央所放的一口大钟,大钟的高度甚至已经超出了石墙,不过大钟的宽度却有些不尽人意,窄小的好像只能容下一人的站立。

    凡川思索了一番,以往见过的庙宇里,但凡有大钟,大钟都会被挂在悬梁上,以用来撞敲警示,可眼下的这个大钟,不但没有被悬挂,反倒是钟口紧接地面,奇怪至极。

    寻着大钟的方位,凡川又降低了悬空的高度,试图再仔细的查看一番小庙内的情况,可就在凡川准备降低高度的时候,直接北方的大河边,突然波涛汹涌,只见一浪接着一浪,浪浪皆高,像只发疯了的猛兽一般,冲破了堤防,向着小庙的位置冲击而来。

    凡川见状,想都没想,立即闪身而去,来到了北语的身前,一把将北语抱在了怀中,接着再次飞上半空,而且这次凡川飞升的高度很高,为的就是防止大水的冲刷。

    身在凡川怀里的北语明显也看到了这一状况,于是满怀惆怅的出声道:“凡川,这大水怎么说来就来呀?族长他们都避开了吗?”

    “我想他们应该都已经避开了,放心吧,我已经找到了一些线索……”凡川出声应道。

    “什么线索?”北语好奇的出声道。

    凡川指了指脚下小庙内的那口大钟,出声道:“你看到那个大钟没?摆放的很奇怪,不像是自然而然的产物,很像是有人刻意为之。”

    “恩?只是一口大钟而已,出现在庙宇里很正常啊。”北语不解的出声道。

    “不,你没听懂我的意思,我是说这口大钟的摆放很不正常。”凡川出声道。

    “摆放能有什么不正常?也许只是因为庙宇被废弃,所以这口大钟也被废弃了吧!”北语出声道。

    “不对,事情远没有这么简单,你试想啊,庙宇里的大钟对一座庙来说,很重要,既然庙宇被废弃,大钟就不应该再出现在这里,所以……”

    “所以,你怀疑这口大钟是有人刻意放在这里的?”北语抢断道。

    “是的。”凡川点了点头。

    “那水势现在这么汹涌,我们怎么下去查看?”北语不解道。

    “等一下,静观其变。”凡川严肃的出声道,目光却一直紧锁在大钟上。

    “呼呼呼呼……”

    河里的大水汹涌上岸,拍打着巨石,扫动着树木,发出阵阵声响,甚至有一些瘦长的树木被连根拔起,带着压力的困扰,向着烟都的方向,奔涌而去。

    由于河面上的狂风骤起,所以每当一道道大水冲击上岸的时候,都会激起千层浪花,凡川和北语悬浮在高空上,都会时不时的被河水打湿双腿。

    震耳欲聋的响声,气势恢宏的奔流,万物归一的霸道,让这次灾难看起来越发的不简单,似乎像是冥冥之中早已注定的一般,却有给人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因为面对自然之力,人类总显得太过于渺小。

    凡川认真的审视了一会儿,感觉不能再这样死等下去,如今的水位这么高,万一那口大钟被冲走,刚有的线索可就断了,为了这份未知的答案,以及遥遥无期的盼望,凡川决定尝试冒险一次。

    “北语,我想下去看一看。”凡川看着自己怀中的北语,温柔的出声道。

    北语用着惊恐的眼神看着凡川,回应道:“不行,这样的大水,你会被瞬间冲走的!”

    凡川笑了笑,接着出声道:“你小瞧我了吧,我可是仙人呢,这点水还奈何不了我。”

    “可是……”北语欲言又止。

    “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凡川再次出声道。

    北语终于像是想通了一样,随即点了点头,出声道:“那好,我陪你一起去。”

    “呃,不行,你如今还重伤在身,怎能冒险!”凡川一口回绝道。

    北语反倒是机灵的回应道:“可是你走了,我去哪里?我现在又没翅膀,妖气也不能正常支撑,我怎么办?”

    “呃……这……”凡川竟然忘了这个最为主要的问题,但仅仅思索一番,凡川便接着出声道:“那好,你跟着我下去,但是你必须一直站在我身后。”

    “恩,我知道啦!知道啦!怎么这么磨叽!”北语嬉笑道。

    随后凡川便紧抱着北语,开始缓慢的向下降落,由于大河里的水位在不断增高,所以当凡川降落的高度越低,便接触的河水越多,等到凡川和北语两人还未近距离接触小庙的时候,凡川和北语两人的身上以及头发,已经被河水全部打湿了。

    由于河水的汹涌,周围全是噪音,凡川便对着怀里的北语大声喊道:“你没事吧?”

    北语摇了摇头,将小脑袋藏进了凡川的怀里。河水还在肆虐,远比凡川想象的要艰难许多,虽然河水的冲击对自身造成不了什么伤害,可是视线却被完全的阻隔,从上往下看去,根本看不到任何实物,全是汹涌的河水以及水面上迷蒙的水雾。

    “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凡川在心里想着,突然灵光一闪,凡川腾出了右手,金芒闪现,寻隐枪赫然的出现在了凡川的右手中,事不宜迟,凡川先是将仙气融入到寻隐枪内里,随后便猛然间将寻隐枪扔了下去。

    像是一把开山的弯刀一般,泛着耀眼的金芒,从天而降,而且在枪体的四周形成了一层薄薄的仙气防御圈,带着无匹的压力快速接近大水。

    “呲呲……”

    一声低沉的响声响起,只见被放大了无数倍的寻隐枪,瞬间淹没在大水之内,虽然河水浑浊,但是依旧可以看到水底下的金芒,接着奇异的一幕出现了。

    就在寻隐枪沉入大水之内后,之前在寻隐枪四周形成的仙气防御圈,突然闪现了出来,瞬间便将以寻隐枪为主体的四周的水给挡开,顿时掀起滔天大浪,凡川赶紧转身将北语紧紧的搂住,任由水浪狠狠的击在自己的后背上。

    等水浪过后,凡川再转过来身看,只见在寻隐枪四周的仙气防御圈里,已经没有了一滴水,像是自成的一个空间一样,身在水中,却不沾湿半分,而让凡川期待的那座小庙,则刚好被嵌入在防御圈内,那口大钟依旧在原地巍然不动。

    见状,凡川一阵暗喜,随即便抱紧北语,一个闪身,便进入到了仙气的防御圈内,瞬间摆脱了大水的肆虐,抬头望去,可以清晰的看到,仙气防御圈之外,是极速流淌的河水,而环顾四周,更是奔流不息的河水,不过在仙气防御圈内,却是异常的安静,呼吸声都可清晰入耳。

    相比较防御圈之外的漫天大水,防御圈内反倒像是另一个世界,安逸且安全。

    “哇,凡川,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北语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惊喜的出声道。

    凡川笑了笑,出声应道:“没什么,只是用仙气做了屏障,隔开了大水罢了。”

    话音落下,凡川转身取回了寻隐枪,单手握紧,随后便小心谨慎的接近那口大钟。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大钟,凡川越发的感觉到诡异,先不说大钟出现的诡异,就说此时,凡川竟然从大钟内感觉到了有气体波动,既然有气体波动,那么也就是说,大钟内可能存在着什么。

    想到此处,凡川立即停下了身,而走在凡川身后的北语完全没防备,一头撞在了凡川的后背上。

    “啊!好疼!凡川,你干什么呀!”北语出声责怪道。

    “嘘……”凡川转身对着北语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随后伸手指了指大钟,小声道:“小点声,我怀疑这里面有东西……”

    “什么!”北语吓得赶紧缩在了凡川的身后。

    “别怕,有我在呢。”凡川出声安慰道,接着便再次起步,缓慢的接近大钟。

    似乎像是在回应凡川的猜想,就在凡川和北语两人快要可以伸手触摸到大钟的时候,突然,只听大钟里传来了一声声响,像是有人在钟内撞击大钟内壁,加上大钟本身的传音质地,这声“咣”的声响在凡川这个小小防御圈里,来来回回徘徊了许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