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三章:大水之异
    族长老者有些担忧的继续出声道:“我们大家最后终于发现到了一些规律,那便是,每当深夜亮光闪现,那么第二天势必会发大水,大河里的水会无缘无故的涌出,然后向着这边汹涌而来,水位时高时低,随后第三天,又会是烈日当头,将昨天的大水给完全的蒸发。 ”

    “有这么奇怪吗?”凡川不禁的出声问道。

    “恩,是的,恩人,您看我们的这木房是完全连在一起的,其实,最开始并没有连在一起,但就是因为这大水的缘故,后来才连接在的一起,您再看这地面,极其的光滑对吧?其实都是一次接着一次的大水冲刷的。”族长老者认真的解释道。

    凡川越听越觉得奇怪,脑隐隐约约的感觉此事绝对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不下雨,却可以平白无故的发大水,这一定有外力所致,不然大河里的水是不可能自己跑出来的。

    “族长,那自从你们来到烟都之后,这里一共发过几次大水?”凡川出声发问道。

    “恩……”族长老者深思了一下。接着出声道:“一共六次了,如果今天的大水再来了,那就是第七次了。”

    “这么多次了?那你们……”凡川不禁的担忧道。

    “恩人,不瞒您说,每次大水出来之时,我们大家都会跑到后山上去,在那里暂避,等水位下去了,我们才会再回来。”族长老者出声道。

    “原来是这样,那以往每次的大水都会在第二天的什么时辰发?”凡川出声道。

    “每次大概都是在午时,好像刻意的留给我们时间躲避……”族长老者同样有些疑惑的出声道。

    凡川立即抬头看了看天空,依现在的时间算起来,到午时还有些时间,不能再等了,于是凡川先是对着族长老者点了点头,随后便转身跑进了木房。

    这一次凡川不得不忍心叫醒北语了,于是凡川快速跑到木床边,先是轻轻的坐在床边,然后伸手将北语的头发给盘起,露出北语完美的脸蛋,随后凡川便在北语耳边,轻轻的出声。

    “北语,北语,该起床了。”

    “北语,别睡了, 有要事缠身,需要离开。”

    “北语……”

    凡川叫了三声,终于看到北语有所动静,只见北语“哼哼唧唧”的打着哈欠,好像这一觉睡的很舒服,随后便缓慢的睁开了眼睛。

    “啊?凡川,你怎么这么早,你没有睡吗?”北语含糊其词的出声道。

    “恩,我没睡,北语,你要赶紧起来了,我们需要离开这里。”凡川不慌不忙的出声道。

    “离开这里?”北语忽的坐起身来,接着出声问道:“去哪里?”

    凡川指了指北边的方位,出声道:“去那里,河边。”

    “去河边干嘛呀?你不是要找离湮魔尊,然后接着要去东固星球吗?”北语不解道。

    凡川摇了摇头,出声道:“你先起来,跟着我就知道了。”

    “恩,好。”凡川乖巧的点了点头,随后便抽身站起,对着凡川便是一个大大的拥抱,然后将性感的嘴唇放在凡川的耳边,轻声道:“凡川,谢谢你,我昨晚睡得很香,赏你一个拥抱。”

    “呃……”凡川此时哪里有时间说这个,不过凡川又不想扫了北语的雅兴,于是缓慢的挣开北语的怀抱,接着出声道:“谢谢我美丽的妖主大人,不过,我们该走了。”

    “恩……”北语点了点头。

    随后凡川带着北语便再次回到木房的门外,族长老者和那两名魔人居民依旧在等候,凡川直截了当的出声道:“族长,你现在带领着族人们先去山上咱避,我和我的夫人先前去查看一番。”

    “那……那恩人您要格外小心啊。”族长老者担心的出声道。

    “放心吧,这点水还奈何不了我。”凡川笑道。

    “恩,那好,老朽先告退了,等候恩人的佳音。”族长老者说着话,便带着两名魔人居民离开了。

    此时一旁的北语有些疑惑,便出声问道:“凡川,什么去山上暂避?还有什么水?是什么意思啊?”

    “我们走着说。”凡川笑了笑,随后再次一把抱紧了北语的***,抽出真气,开始向着北方大河的方向快速飞去。

    期间,凡川便将刚刚族长老者告诉自己的话,完全的复述给了北语。听完了凡川的复述,北语以着不可思议的表情愣了许久,任北语如何也没有想到,在这西解星球上,竟然还有此等怪异之事。

    没一会儿,凡川和北语两人便来到了烟都北方的大河边,和凡川第一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一样,河面一眼望不到尽头,河里的流水更是在快速的翻涌,时不时的便会有着漩涡出现,给人的气势很强大,而且站在河边,感受着从河面上吹来的凉风,会让人不禁的精神抖擞。

    由于事先并不了解这种怪异之事,于是凡川便站在河边观察了许久,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被凡川察觉到了一丝异常之处。

    凡川在刚来到大河边的时候,曾注意到脚边的一支小树苗,起初水位只淹没在小树苗的根部,可此时水位竟然悄无声息的快要完全的淹没小树苗了,凡川不禁的一番惊恐,联想着河水的面积那么大,却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上升此等高度的水位,看来在这条大河里,肯定正在发生着极其不简单的事情。

    可是仅仅知道水位在快速上涨,但是凡川却找不到任何有关联系,这让凡川一时惆怅了起来,这时,一旁的北语看到了凡川的样子,不禁的出声道:“凡川,你猜猜看,会不会是这河水下面有东西?”

    “有东西?能有什么东西?”凡川不解道。

    北语抬头想了想,继续出声道:“这里是西解星球,自古便存在着妖界和魔界,但是在这西解星球上,还存在着诸多我们完全不了解的物种,便是指那些奇异的猛禽走兽,你说,会不会有某一个异兽存在于河底,然后造成水位快速上涨呢?”

    “这个……我想不太可能,你想啊,族长说,每次发大水之前,都会在前一夜看到有亮光闪现,若是真有异兽在此,它会这么有规律的给你提醒吗?不会。”凡川分析道,接着沉思了一番,继续出声道:“所以说,既然有规律存在,那便不是主动有思维的物种所造成的,可能是某种千年不变的自然之力,或者人为事先刻意制造的。”

    北语突然如梦惊醒一般,急切的出声道:“凡川,你说的对!我猜也是事先人为刻意制造的,你想啊,自然之力,那会持续几百年,或者上千年,但是之前我在妖界从未听说过魔界里有这等怪事,所以可以排除自然之力,那么剩下来的,便是事先人为留下的,想必应该是最近这些年才有的,你说,会不会是阵法?”

    “阵法?阵法!对,我想应该就是阵法!可是,如果真的是阵法所致的话,那么此地以前必定发生过什么事,可是会发生什么事儿呢?”刚刚有了一丝兴奋之意的凡川,又陷入到了沉思之内。

    “恩,你说的对,我来想想最近这些年魔军发生过什么……”北语同样陷入了沉思。

    两人就这样沉默着,思索着,不知不觉,时辰已经快要接近午时了,而且陷入沉思之后的凡川和北语都没有注意到,此时河水已经淹没了两人的脚踝,甚至有些河水已经越过了堤坝,开始向着烟都的方向流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就在这时,只见凡川和北语突然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两个人惊喜的同时抬头,然后同时大声出声道:“离湮魔尊!”

    “对对对,魔界这些年除了和我们妖界战争,就发生过一件事,就是离湮魔尊和千叶魔师存魔的对决,然后离湮魔尊被放逐!”北语惊喜的出声道。

    “是的,妖魔两界的战争是发生在魔界的最南方,所以排除战争,只剩下了离湮魔尊的消失!”凡川同样惊喜的出声道。

    “恩。”北语点了点头,接着出声道:“看来,这条大河的水位上升,一定和阵法有关,也一定和离湮魔尊的消失有关。”

    “既然是这样,我们先来找一找四周有没有阵法的痕迹。”凡川点头道。

    “恩,好的。”北语乖巧的点头道。

    随后,凡川便带着北语妖主开始在河边快速的穿梭,不惧河水的泛滥,两人依旧坚持如初,从东边穿梭到西边,再从西边穿梭到东边,来来回回不下十遍,但是依旧是没有找到任何阵法的痕迹,两人开始怀疑自己的猜想了。

    “凡川,难道,我们猜想的错了?”北语有些自我怀疑的出声道。

    而凡川则是摇了摇头,出声道:“凭我的知觉,不会错,可能是我们的排查方向错了,也许那阵法根本不在河边或者河面上。”

    凡川说着话,便将视线从河面上抽回,转身看向了河道最东边的一处密林里,由于此时河水泛滥,导致道道狂风从河面上直扑向密林,密林里的树枝在来回的摆动,从树枝摆动的间歇,凡川注意到,在密林之中,竟然有一座很不起眼的小庙……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