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二章:回忆泛滥
    说起上床睡觉,凡川向着仅有的那一张木床瞄了一眼,有些尴尬的对着北语出声道:“北语,就一张床,你睡吧。 ”

    “啊?那你怎么办?”北语有些害羞的出声道。

    “我不用睡了,以前修真的时候,就是经常不睡觉,现在也都习惯了,你身上还有伤,必须多多休息才是。”凡川关心道。

    “可是你身上也有伤啊!”北语也学着关心道。

    “我没事,你快去睡吧,我要潜修一下了。”凡川不想继续这种有些暧昧的话题,便试着转移话题。

    “噢,那好吧,你要是累了,想休息了,你叫醒我就好。”北语乖巧的出声道。

    “恩,去吧。”凡川点了点头,随后扶着北语走向了木床。

    因为木房的条件有限,凡川则是在晶涟羽戒里找了许久,才找到了一条稍微大点的轻薄纱巾,将纱巾铺在了木床上,双手扶着北语的肩头,缓慢的将北语躺在床上,因为北语后背上的伤势严重,所以只能侧着身子睡觉,在帮助北语的同时,凡川甚至都能清晰的听到北语的喘息声,有些急促,而且不知不觉的,温度开始上升。

    等北语睡好了之后,凡川立即撤回了身,强使自己冷静,差点没把持住。

    凡川在木床的一边地面上盘膝而坐,等待着北语睡着,凡川这才闭上了双眼,神识入体,开始检查自身的状况。凡川记得上一次检查自身状况的时候,还是在从六魔亡阵里逃出来的时候,相距此时已过许久,加上双腿上寒霜的困扰,凡川不得不重新审视自身了。

    神识里,凡川注意到真气和往常有些不同,似乎呈现出愈演愈烈的状况,仙气的主导位置开始出现飘忽,这让凡川很诧异,而另两道气体,化魂之力和兽元力,则还是老样子的存在,缩在一角,时隐时现。

    因为之前的匆忙,凡川没有认真的考虑过自身这种仙气和真气并存一体的情况,如今看来,好像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凡川知道,在之前的阅历中,曾听起过,想要飞升为仙,必须经历天劫,才算是真正的位列仙班。

    之前在夜月门的时候,身为散仙的淮臣便经历了天劫灵境,才重修了仙人之体。凡川回头想想,自己不仅没有经历过什么天劫灵境,而且对仙界完全是毫无认知,更不用说仙界在哪里,这让凡川开始有些担惊受怕了,既然不算是真正的仙人,为何自身又会拥有仙气?一系列的问题困扰了凡川太久太久了。

    实在是找不到解释,凡川倒是释然了,眼下的情况好像只能顺其自然,过于强求,反倒会节外生枝。

    想起双腿上的寒霜,凡川便将神识移动到自己的后背上,当初中箭的位置,仔细检查了一番,虽然伤口已经愈合,可是凡川还是察觉到了一丝异常,就在伤口的位置处,竟然结了一个冰渣,冰渣的颜色是白中有青,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看不到,十分奇怪。

    由于对那把弯弓的了解甚少,也不知道是不是传说中的神器,所以凡川也不得知这伤势如何治疗,凡川曾用兽元力试着安抚过,毫无用处,寒霜依旧是会遍布双腿。

    经过了这么久的寒霜困扰,凡川总结出来了一个经验,那便是如果自己的身体一直在动的话,寒霜便会生的很慢,若是静坐不动的话,寒霜就会疯长,甚至结冰,上次在妖主宫殿内室里便是如此。

    想到此处,凡川也不敢静坐太久,于是便收回神识,准备清醒过来。

    清醒的那一刻,果然如凡川所料,双腿上的寒霜再次遍布,还好清醒的及时,还没等到寒霜结冰,不过仅此这样,凡川想要站起身来就已经很费劲了。双腿毫无知觉,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凡川只好用双手撑地,艰难的站起身。

    等站起身之后,凡川便试着用仙气扫清了双腿上的寒霜,双腿上这才慢慢的有了知觉。

    一切恢复正常,凡川转身看了看北语,想必北语此时已经进入梦乡,紧闭着双眼,嘴角轻轻上扬,看起来和睡美人完全没有差别。

    凡川情不自禁的笑了笑,随后缓慢的走进北语身前,微微弯下身子,将脑袋靠近北语的脸颊旁,轻轻的吻在了北语的小脸上。

    凡川很知足,再次情不自禁的笑了笑,随即转身离开了木房,在木房外的台阶上,静坐了下来。

    皓月当空,夜风清凉,耳边不时的响起风吹树枝的声响,而且还有阵阵花草的清香扑鼻而来,四周极其的安静,一切看起来就像是隐匿在喧嚣之后的僻远之所。格外的安逸,让人很是留恋。

    凡川抬头看了看明月,脑海中不知为何,竟不自觉的想起了从前,想起了自己还未修真之时,待在木季城旁的大山里的生活,每日陪着镜爷爷谈笑风生,时间充足了,还可以拿着自己的小戟叉去往深山里捕猎,每当黑夜降临,凡川也和镜爷爷同坐在茅草屋前,看着天上忽明忽灭的月亮,吹着山里的凉风。

    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了那么久,镜爷爷也不在了。

    不知不觉,凡川的眼角流出了几滴泪水。

    凡川轻拭掉眼角的泪水,一声声叹息,不知该如何自处,也许前方还很远,但是凡川已经有些疲惫了,对于这大千花花世界,所幸的是,凡川的初衷从未改变过。

    “但愿一切都会如愿以偿吧……”

    凡川随即站起了身,准备走进木房内,看看北语的情况,可就在凡川此时刚刚站起身之时,凡川注意到在烟都的最北方,也就是挨近那条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大河旁,突然闪现了一道亮光,时间很短,仅仅只是一闪而过,随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凡川很好奇,怎么平白无故的闪现出了亮光,由于一贯的谨慎,凡川想要前去检查一番,别再是什么危险的存在,若真是那样的话,就会有着诸多不确定因素,可是凡川转念一想,此时北语有伤在身,若是自己一人前去的话,那么北语便成了孤身一人,万一是什么调虎离山之计怎么办?

    凡川想的太多了,这也不怪凡川,毕竟最近的战事已经让凡川麻痹了,这是自然而然的惯性反应。

    最终,凡川还是决定等明天一早再说,毕竟凭着自己一个人的能力,不可能将所有人都照顾好了,只能尽力罢了。

    凡川随即转身走进了木房,看到北语还在沉睡,凡川也没有想要叫醒北语的想法,只是再次靠在了木床边,苦苦的等待着天亮。

    由于之前凡川走出木房的时候,早已经是深夜过半,所以在凡川回到木房之后,没等多久,外面的天色便亮了起来,一缕缕和煦的阳光,通过木房间的缝隙,直直的照射到木房内的地板上,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的安详。

    凡川再次站起身,依旧没打算喊醒北语,而是自顾自的走出了木房,巧的是,在凡川刚打开木房的门,便远远的就看到了族长老者的身影,此时族长老者正被两名魔人居民搀扶着,向着自己这边快步赶来。

    看到族长老者的出现,凡川想着族长老者应该是要告诉自己他昨晚设下的悬念,于是凡川也不着急,静静的待在门口,等待着族长老者的到来。

    终于,就在族长老者快要接近的时候,凡川起身迎了过去。

    “族长,您起的这么早呀!”凡川出声道。

    “恩人啊,不是老朽起的早,是因为……”族长老者脸上闪现出了一丝为难。

    “因为什么?”凡川好奇道。

    “唉……”只见族长老者叹息了一声,接着出声道:“恩人,您还记得老朽昨晚说要今天告诉您一件事吗?”

    “记得啊,族长您请说。”果然如凡川所想,不过有一点让凡川很好奇,看此时族长老者的样子很着急,那为何昨晚不说,偏偏挑在这么个早晨。

    “是这样的,恩人,本来老朽不想如此之早前来打扰恩人的清梦,只是……只是昨晚那怪事又发生了!”族长老者愤愤的出声道。

    “什么?怪事?什么怪事?”凡川紧张的出声问道。

    只见族长老者将视线抛向了烟都最北方的大河边,幽幽的出声道:“想必恩人没看到,也不会了解,是在那个方位,昨晚再次闪现出了亮光……”

    “亮光?我……”凡川看着族长老者所指的位置,正是自己昨晚看到亮光的位置,此时族长老者又说起亮光,看来两者都是同指一件事了。

    “我看到了,族长,我本来今天还想要问您呢,确实有些奇怪。”凡川立即出声道。

    “恩人,您……您看到了?那就好,老朽本来还怕恩人不会相信老朽的话,现在好了……”族长老者感叹着,继续出声道:“恩人啊,那亮光何止奇怪,简直就是极其怪异……”

    “怪异在哪?族长,您有话就直说。”凡川催促道。

    “好的。”族长老者点了点头,接着出声道:“是这样的,恩人,起初我们并不在意那道亮光,本来大家都以为是河水上荡起的波粼,可是深夜里哪里来的光源?怎么会无缘无故的闪现波粼呢?于是我们大家便开始关注那道亮光……”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