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一章:人世繁华
    随着距离的缩短,凡川一路上不时的震惊,不时的赞叹,任凡川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些魔人居民居然有这等能力,可以将一座废墟之城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改善的如此之妙。

    凡川首先看到依次排开的木房,木房的搭建很有讲究,不仅外观独特,而且最引人注目的是这些木房的总体结构,所有木房都相接在一起,这种建造很奇妙,不仅可以使所有的魔人居民可以方便交流,最主要的是这样建造,可以使木房的牢固性能强大,任由风吹雨打,都不能撼动半分。

    其次便是木房前的通道,原来的坑坑洼洼的地面,此时已经被泥土填平,而且经过长时间的压制,显得地面极其平坦和光滑,而且在通道的两侧都栽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树木,不仅可以帮助木房遮阳,而且可以使入住的人赏心悦目。

    凡川不得不赞叹魔人居民的能力,太出人意料了,何况是在那种危险紧逼的情况下,可以做出这样的成绩,真的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不觉间,凡川是发自内心的佩服这些魔人居民,更敬畏族长老者。

    身在鸟语花香的环境中,凡川多次欲沉醉,怎奈北语一直在身旁说个不停,多数都是在赞美烟都景色,凡川也没太在意。

    “凡川,你快看!那一座房子,好别致!”北语突然拽着凡川的胳膊摇晃个不停,兴奋的出声道。

    “什么房子?”凡川顺着北语所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在这些排列的木房最顶端,一座面积明显大过于所有木房,而且造型更是极其独特的木房,闯进了凡川的视线内。

    凡川看到这座别致的木房,先是错愕一番,虽然和妖主宫殿,魔尊宫殿完全没法比,但是这座别致的木房出现在这里,便可以独领风骚,鹤立鸡群。

    带着疑惑,凡川看向了一旁的族长老者,出声问道:“族长,那座木房是怎么回事?莫非是族长您的榻下?”

    只见族长老者先是摇了摇头,接着微微的笑着,出声道:“恩人,不瞒您说,那座木房是我们给您建造的,就等着哪一天您回来了,可以暂且休息一番。”

    “给我?族长,你……你没开玩笑吧?”凡川很是错愕,不过凡川可以感受到这些魔人居民对自己的心意,凡川很感动。

    “恩人,老朽说的是真的,您若是不嫌弃……”

    “不不不,我怎么会嫌弃呢,我感激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嫌弃呢!”凡川抢断出声道,随后又对着族长老者轻轻施了一礼,接着出声道:“如此,便多谢族长了。”

    “哈哈,恩人您太客气了,若是没有您,我们可能早都没命了,这点小心意,恩人收下便是。”族长老者同样回礼道。

    “恩,谢谢族长了。”凡川点了点头,不再寒暄,随后便在四周又多看了一眼,看到如此巧妙的改善,凡川依旧还是很震惊。

    突然,凡川想起来了刚刚那片密林里的陷阱,于是不禁的出声道:“族长,外面那陷阱,是你们做的吗?还有,在这段时间里,你们怎么生存的?”

    族长老者点了点头,出声应道:“是的,恩人,那些陷阱正是我们做的,不仅仅那一个,外面还多着呢,一来是可以阻挡住那些吃人猛兽,二来我们也可以抓一些不具备杀伤力的野兽来充饥,在您上次离开后,我们便开始动手了,各司其职,建造木房和外出觅食。”

    凡川认同的点了点头,出声道:“你们做的很好,让我很意外。”

    “恩人,咱们别在这外面站着了,进屋去说吧。”族长老者提议道。

    “恩,好。”凡川点头同意。

    随后,族长老者便带着凡川和北语两人走向了那座为凡川准备的独特木房,这一路上有着多名魔人居民夹道欢迎,在他们眼里,凡川几乎和天神没什么区别了,救死扶伤,救苦救难,好像在凡川的身上都可以看到。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由于烟都的四周全是密林,还有最北方的一条河,所以在夜晚降临的时候,烟都里的温度很低,而且不时的有风声夹杂着水声穿梭于整个烟都内,更有远处若有若无的猛兽吼叫声,若是事先不知这里有人居住,感觉还真的挺渗人。

    没一会儿,族长老者便带着凡川和北语走进了那座木房。

    和凡川期待的相差无异,简单的木房里面放置着一张木床,而且还有一张木制的桌子,几只木制的板凳,木桌上铺满了树叶,树叶上放置着一壶茶水,两个小茶杯安然的配在茶壶两旁,而在桌角处,则摆放着一支从未点燃过的油灯。

    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的惬意,那样的安逸,那样的简朴,这正附和了凡川的习性,看惯了金碧辉煌,此时这般的温馨,却可以让凡川漂泊许久的心,暂时的歇一歇,像是找到一处避风港,温情中不失典雅。

    “族长,太谢谢您了,我很喜欢这座木房。”凡川忍不住出声道。

    “哈哈,恩人您喜欢就好。”族长老者开心出声道。

    这时的北语妖主明显也和凡川的心态相差不多,很享受当下的感觉,不停的在木房里看来看去,完全没有一丝疲倦之意。

    此时的族长老者终于发觉到了北语,于是抱着疑惑的表情,看向了凡川,接着出声道:“恩人,这位是……”

    “噢,这位是我的……女人。”凡川顿了一下出声道。

    听到凡川的话,本来正在因为好奇而四处走动的北语,瞬间停住了身子。

    听到凡川的话,族长老者被震惊了一番,接着便对着北语躬身施礼,语气有些慌张的出声道:“原……原来是恩人的夫人,老朽失礼了,还望夫人莫怪!”

    施完礼,族长老者又继续出声道:“老朽刚刚还在想只准备了一间房,是不是有点……不合适,这下好了,既然是恩人的夫人,那老朽就不用操心了。”

    听到族长老者的话,北语突然搞怪的出声应道:“族长,我还没答应嫁给他呢,嘻嘻……”

    “啊?这个……这个……那要不要再准备一间房?”族长老者顿时有些语塞了。

    凡川笑了笑,对着族长老者出声道:“族长,别听她瞎说,这一间房就够了。”

    “哼。”北语虽然假装生气,但是内心却是高兴的不得了。

    族长老者自然搞不懂凡川和北语的情况,只好再次躬身施礼,出声道:“那……恩人和夫人早些歇息吧,老朽明日再来讨扰,刚好有一件事情,想要和恩人说一下。”

    “什么事情?不妨现在说吧?”凡川好奇道。

    “不了,恩人,你们刚刚奔波一路,先休息吧,明日再说不晚。”族长老者出声道,随后便转身离开了木房。

    凡川有些好奇,但是看族长老者执意如此,自己也不好强求,只好任其离开了。

    等族长老者走后,木房内算是彻底的安静了下来,本来活蹦乱跳的北语,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变得安静了起来,而且像是有什么心事一样,坐在木制的板凳上沉思着。

    凡川见状,先是转身将木房的门给关上,随后缓慢的走近北语的身前,坐在了另一只木制板凳上,与北语面对着面。

    “北语,你怎么了?有心事?”凡川出声试问道。

    “恩,有。”北语倒也实诚,点了点头回应道。

    “啊?什么心事?说出来,我帮你听听。”凡川有些好奇道。

    只见北语突然抬起头看着凡川,神色极其认真的出声道:“凡川,你刚刚说……我是你的女人,是真的吗?”

    “呃……当然是真的了。”凡川此时也不再勉强了,干脆直接尊崇内心的真实想法,那便是想要得到北语。

    简单粗暴,有疗效。

    “真的吗?你真的愿意让我做你的女人?”北语突然又喜笑颜开的出声道。

    “恩,真的,我可以对天发誓,我绝对不会骗你。”凡川认真的出声道。

    “嘻嘻……”北语脸上升起一抹绯红,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继续出声道:“那你之前怎么老是拒绝我……”

    “我不是拒绝你,我只是怕你跟着我不安全,我不想让你受到任何伤害。”凡川深情的出声道。

    听到凡川的话,北语的小脸更加的绯红了起来,低着头害羞的出声道:“继续说……”

    “啊?说……说什么?”凡川有些木讷。

    “说你怎么喜欢我……”北语直接抬不起头了,四周的空气甚至都在跟着北语害羞。

    “呃……”凡川错愕了一下,但随即出声道:“那是我混进妖兵阵营中,在妖魔战场上是第一次见到你,我实话实说,当时我便觉得你是我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我当时便被你的容貌给吸引住了……”

    “后来,经过和你的第一次接触,你我敌对,其实,那会儿我挺烦你的,烦你以着妖主身份来压制我,而且不给我任何机会谈判,但随着后来的种种经历,我渐渐的发觉到,其实你在外人面前的强大,都是由于你内心的脆弱而激生出来的,我开始对你好奇了,直至知道你会读心术,当时我很诧异,但是对你的好奇,便又多了一分……”

    “正是在这种好奇催动下,我开始深陷了,沉醉在了其中,不怕你笑话我,我曾试着想过拥有你,但只是想想罢了,我不敢做出任何承诺,因为我害怕,我害怕我给不了你结果,所以我……”

    “所以你就拒绝我吗?”北语妖主突然插话道,但见此时北语红扑扑的脸颊上,划过了两行滚烫的泪水。

    “是的。”凡川点了点头,忽然看到北语眼角的泪水,有些不明其里,于是便着急的出声道:“北语,你……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北语对着凡川摆了摆手,出声道:“我没事,我这是感动的……”

    在凡川的错愕之间,北语突然站起了身,接着出声道:“好了,不说了,上床睡觉吧。”……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