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九章:方得始终
    “反……反正你就是不能走。”明远妖主的情绪逐渐冷静下来,准备死缠烂打了。

    “你……你管不着!”北语妖主很是生气,但是生气中更多的是无奈。

    明远妖主和北语妖主两人就这样无缘无故的僵持了下来,让身为看客的凡川在一旁不知该如何劝解,说来说去,好像两人的原因深处都是因为自己,这让凡川有些尴尬了。

    不过再不出声,凡川怕事情再闹大了,到时候再耽搁一段时间,凡川便就会觉得自己罪孽深重了。于是趁着两人都在沉默的当下,凡川刻意的咳嗽了一声,随即出声道:“我说,你们俩能不能别吵了,有什么事不可以好好的谈吗?”

    “你闭嘴!”

    “你闭嘴!”

    北语妖主和明远妖主两人几乎同一时间出声,让凡川闭嘴,凡川这算是彻彻底底的吃了一个闭门羹,而且看两人气势汹汹的样子,若自己再多嘴,想必不会是语言争吵这么简单了。

    不过说到底,这倒是和凡川最初的计划没有误差,不带着北语妖主,反倒可以轻松了自己,而且可以让北语妖主安静的养伤,思索之间,凡川故作害怕的对着两人摆了摆手,随即出声道:“行,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再见。”

    说着话,凡川便转身离开,可就在凡川刚刚走出两个台阶的时候,身后便传来了北语妖主的厉喝声。

    “凡川,你站住!”

    凡川真的站住了,但还未开口,北语妖主的声音再次传来。

    “凡川,我们一起走!”

    话音落下,凡川只感觉到身后传来一阵凉风,而且夹杂在凉风中的,还有淡淡的清香。随后,北语妖主娇弱的身影便出现在了凡川的左侧。

    凡川不想参与妖界内部的事情,也没那个心情去参与,既然之前答应了北语妖主可以跟着自己,那么凡川也不会食言,于是接着凡川准备继续行走,可这次凡川仅仅只走出了一个台阶,身后便传来了明远妖主的声音,不过这话音而是对北语妖主说的。

    “北语!你别走好不好!我……我喜欢你!我想娶你为妻!”

    听到明远妖主的话,凡川差点没栽个跟头,这特么都什么鬼跟什么鬼,看来纯洁的师兄妹感情果然是不复存在的,这剧情太特么雷人了。

    可此时的北语妖主,却在听到明远妖主的这句话后,静静的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出声。

    凡川见状,有些尴尬的绕到北语妖主的身前,对着北语妖主挥了挥手,小声的出声道:“北语,你……师哥还在等着你呢……”

    “恩……”北语妖主点了点头,随后便转身看向了明远妖主,此时可以看得很清楚,北语妖主的双眼间,有着些许泪痕。

    凉风拂起,几片不知何处飞来的花瓣,轻轻的落在了台阶上,空气的安静,像是在安抚着三人各自的心理,同时又衬托着三人各不相同的心思。

    北语妖主终于开口了,只见北语妖主站在距离明远妖主有三节台阶的位置,温柔的出声道:“师哥,我想你误会了,说实话,你很好,而且对我很好,但是,在我的心里,你我只是师兄妹的感情,我把你当做一个知心的哥哥,却从来没有过男女之间的想法,也许,我们之间早已超出了友情,逾越了爱情,只剩下亲情了,我可以肆无忌惮的向你耍脾气,因为我知道你会容忍我,但却是以着哥哥的身份容忍我……”

    “师哥,希望你理解我……”北语妖主深情动人的同时,眼泪哗啦哗啦的掉落着。

    听到了北语妖主的这一番动人言语,明远妖主瞬间也沉默了下来,情绪不再那么躁动,神色也相对比较释然了。

    随着凉风再一次的吹起,只见明远妖主拨弄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深沉的出声道:“原来是这样,北语,对不起。”

    说到此处,明远妖主的语气有些哽咽,继续出声道:“可是北语,你为何要跟凡川离开?可以给我一个让我死心的理由吗?”

    “恩。”北语妖主点了点头,看了凡川一眼,依旧温柔的出声道:“我记得,我和凡川第一次相见,是在他杀了千叶魔之后,我当时还不知道他是仙人,本以为妖界里出了一个勇士,可相见的瞬间,我便发觉到了异常,于是我便对他使用了读心术,从那以后,我便开始了解他了……”

    “他杀了千叶魔,后来又杀了师存魔,如今又肃清了三位师伯,以及三位师伯的党羽。他救过我很多次,而且每一次我对他的读心,我都读到了真心,没有任何杂念,单纯是付出,这让我很感动,这便是我内心深处期盼已久的大英雄……”

    “他不苟言笑,却可以坦然相待,依我之后对他的慢慢了解,我发现,我已经深陷在了他的身影里,无法自拔了。”

    北语妖主说着说着,眼泪再一次不争气的掉落,哗啦哗啦的打湿了整节台阶。

    听到此处,明远妖主像是有些感触,不禁的深呼吸了一口,看向北语妖主,继续出声问道:“这……便是你的理由吗?”

    北语妖主点了点头,出声道:“是的,我想要嫁给他。”

    北语妖主说完这话,便转身看向了凡川,这一下让凡川彻底乱了阵脚,本来凡川刚刚从北语妖主的深情动人的话语中抽离出来,这一下彻底被打回了原形,任凡川如何也没有想到,北语妖主竟对自己如此痴情,这一刻,凡川不知是喜是悲了。

    气氛再一次超出常态的异样,凡川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了北语妖主,话到嘴边又咽下。

    沉默一会儿之后,只见明远妖主像是终于想通了一样,再次深呼吸一口,任性的甩掉了眼角让人难以察觉的泪水,随即大步的向着凡川走来。

    由于谨慎,凡川不知明远妖主是要做什么,只好惶恐的等待着,还好北语妖主及时的挡在了凡川的身前,阻挡住了明远妖主的去路。

    “哈哈,北语,你这是做什么?我只是想送你们一程。”明远妖主笑着出声道。

    听到明远妖主的话,凡川和北语妖主两人都惊讶不已,完全不敢相信,首先还是北语妖主出声道:“师哥,你……你的意思是,同意我和凡川一起离开了?”

    “哈哈,不同意又能怎么办?我还不了解你的脾气?到时候万一你生气再杀了我,我可是没地儿伸冤啦!”明远妖主释然的笑道。

    “呃……师哥,你这说的什么话,我……我怎么会向你动手呢!”北语妖主有些不好意思了起来。

    “好了好了,北语,我想和凡川兄弟单独说上两句话,你先回避一下好吗?放心吧,我不会动手的,再说了,就算动手,我也不是凡川兄弟的对手呀!”明远妖主爽朗的出声道。

    “恩,好……”北语妖主点了点头,随后便自顾的走下了台阶,在一片空地之处等候凡川。

    待北语妖主走后,只见明远妖主笑嘻嘻的靠近凡川,随后又突然变得极其严肃的出声道:“凡川,这一刻,你我不再是兄弟,但也不会是敌人,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句话,若是以后你敢欺负北语,我敢保证,我就算拼掉整个妖界,也要让你人头落地。”

    “呃……明远兄……妖主,我保证,我绝对不会让北语受到任何委屈。”凡川举手发誓出声道。

    “哼,那就好,你最好别忘了你的誓言。”明远妖主严肃道。

    “恩,我不会忘。”凡川再次点头。

    “好了,你们走吧。”明远妖主挥了挥手,可就在明远妖主的手刚放下之际,突然像是又想起来了什么,继续出声道:“对了,你等一下,这件长裙是我专门托人做的,已经在我这里放了很久了,你帮我转交给北语吧,就说是你送给她的,别说是我。”说着话,明远妖主从怀中拿出了一件白色的碎花长裙。

    “为什么?”凡川不解的接过长裙,出声发问道。

    “没那么多为什么,赶紧走吧!别再让我看到你!”明远妖主厉喝了一声,随后便转身背对着凡川。

    “呃……明远兄……妖主,告辞了。”凡川抱拳辞别,随后一个闪身便来到了北语妖主的身旁。

    当北语妖主看到凡川手中的白色碎花长裙后,不禁的出声问道:“凡川,这……是什么?”

    “噢,这个……是你师哥让我转送给你的长裙,拿着吧。”凡川出声应道,将长裙放在了北语妖主的手中。

    北语妖主捧着手中的长裙,看着远处台阶上明远妖主的背影,一阵心酸,缓缓的出声道:“谢谢师哥,再见了……”

    而此时背对着凡川和北语妖主的明远妖主,正默然的掉落眼泪,一个大男人终于泣不成声。

    为了缓解这种离别的伤痛,凡川随即挡住了北语妖主的视线,对着北语妖主轻声道:“北语,快将裙子收起来吧,你现在还有伤在身,不能穿白色的衣服,不然伤口崩裂会染红了裙子的,你现在这一身黑色的长裙就很漂亮了。”

    “嘿嘿,那就听你的,我收起来。”北语妖主乖巧的将白色碎花长裙收进了自己的怀中。

    凡川欣慰的点了点头,再次放眼看了一遍妖界的样貌,随后将嘴巴附在北语妖主的耳边,轻轻的出声道:“北语,还留恋吗?我们真的要离开了。”

    北语妖主轻轻的摇了摇头,出声道:“我早就准备好了,凡川,我们走吧。”

    “恩,好,希望你跟着我不会后悔……”凡川温柔的出声道。

    “我不会后悔,凡川,咱们接下来去哪里?”

    “魔界……”

    话音落地,凡川突然抱紧了北语的***,伴随着北语的小脸绯红之下,凡川一个闪身瞬移,两人的身影便彻底的消失在了妖界之内……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