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八章:不忘初心
    听到北语妖主的哭泣声,凡川顿时乱了阵脚,凡川最怕的便是女人在自己的面前哭泣,而且还是一个对自己生有情愫的女人。

    “北语,你别这样,有话我们好好说,你别哭呀……”凡川着急出声道。

    “呜呜……”北语妖主依旧在暗自落泪,背影有些憔悴。

    “北语,你……你听我说,先别哭了好不好?”

    “呜呜……”

    “北语,你别哭呀,你这样让我很为难的。”

    “呜呜……”

    “北语……”

    “呜呜……”

    “好吧,我答应你。”

    只见北语妖主猛然转身,擦掉了自己的眼泪,欣喜若狂的走近凡川身前,兴奋的出声道:“凡川,你肯带我离开了吗?”

    “不答应还能怎么办,你一直哭个不停……”凡川有种上当了的感觉,不过看到北语妖主哭的双眼通红,凡川并没有因此生气。

    “嘿嘿,凡川,我就知道你会答应我的,就像之前……我猜到你会救我一样。”北语妖主满带着幸福的喜悦,出声道。

    “好啦好啦,带着你,可以,但是,你必须什么都得听我的,出了妖界,你可就不是什么一界之主了。”凡川语气严肃的出声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听你的话。”北语妖主乖巧的点了点头。

    看到北语妖主乖巧的样子,凡川差点没有晕过去,敢情这北语妖主是什么类型的女人都可以随意转换,可成熟端庄,可冷酷高上,可小鸟依人,又可天真可爱。时不时的女强人,时不时的小女人,让凡川真的有些应接不暇了。

    虽是有些无奈,但凡川尊崇内心,内心并没有什么抵触,反而像是完成了一件积压心头已久的事情一般,轻松之间还有些喜悦。

    “恩,那我们天亮就离开。”凡川点了点头,可接着像是又想起了什么,于是便接着出声道:“对了,北语,你若是离开了妖界,那妖界谁来管?我一时还忘了,你如今重伤在身,不可长途跋涉呀。”

    只见北语妖主轻松的摆了摆手,出声道:“妖界可以交给我师哥管,如今已没了战争,想必我师哥不会太劳累的,至于我身上的伤,之前我就和你说好了,伤势无大碍,你都可以负伤在身,就不准我负伤在身呀!”

    “可是……”

    “别可是了,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你不是会疗伤嘛!”北语妖主打断道。

    “恩,好吧……”凡川无语了。

    两人相互之间一番沉默之后,北语看起来有些累了。

    “北语,你去休息会儿吧,明天我们就要离开了。”凡川关心道。

    “恩?”北语妖主先是楞了一下,随后便点了点头,出声道:“恩,那好,我就去收拾一下,你也休息休息吧,明天见。”

    “恩。”凡川点了点头。

    就在北语妖主和凡川擦身而过的时候,只见北语妖主突然转身,一把便紧紧的抱住了凡川。

    “不要动,让我抱一抱。”北语妖主小声道。

    凡川则真的一动不动,看着怀里的北语妖主,感受着北语妖主娇弱身子的柔软,闻着北语妖主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这一刻,凡川像是被迷惑了一般,沉醉在了北语妖主的拥抱中。

    直至北语妖主的撤身,凡川这才像是从梦中惊醒了一样,有些不舍的站在原地,惯性伸出的手,尴尬的停留在了半空。

    北语妖主看着凡川的样子,忍不住“噗嗤”的笑出了声,小脸蛋上升起一片绯红,随后便匆匆的逃离了妖主宫殿,带着一路芬芳而去。

    北语妖主走后,整个妖主宫殿内只剩下了凡川自己一个人,这一刻,才叫做真正的安静,凡川甚至可以隐隐约约的听到远处的小生灵窸窸窣窣的叫声,以及朦胧的月光映照在地面上的声音。这一切像是天籁之声,却又时刻的叩击着人深处的灵魂。

    凡川一个人走向了妖主宫殿外的台阶上,缓慢的坐下,脑海中开始翻涌起以往的种种,以及那未知的旅程,凡川也不知道自己这是第几次沉思了,只是在莫名的感叹时光荏苒,岁月如梭,万物总会在悄无声息中变化,即使很微小,却可以让人牵连甚久。

    镜爷爷佝偻的身子,烟紫姐姐的温柔,宛灵的天真可爱,以及已经不复存在的莫乾兄弟,还有北原星球上的一切,很是值得凡川怀念。而对于东固星球,凡川的脑海中始终占据着两个女人,那便是知书达理的南雅锦,还有意气风发的樱白,包括对自己有过恩情的神源门,这一切同样值得凡川怀念。

    凡川毫无睡意,便久坐在台阶上,唏嘘着,感叹着,天色已亮。

    这时妖主宫殿外与虚无之地之间的空地上,整齐列队的妖兵已经开始训练,不远处,凡川便已看到正向着自己奔跑来的北语妖主,凡川笑了笑,随即站起了身。

    起身之时,凡川这才发觉,自己的双腿上再次布满了寒霜,索性还好这一次没有被冰封,于是凡川便将双腿上的寒霜给扫清,准备迎接北语妖主的到来。

    与此同时,昨夜在妖主宫殿内室里休息的明远妖主,也醒了过来,只见明远妖主穿着一身脏乱的衣服,头发更是凌乱不堪,蹒跚的走出了妖主宫殿的主门,同样向着凡川走了过来。

    “凡川兄弟,你怎么这么早呀?”明远妖主出声问道。

    “恩,我不累,昨晚也就没睡。”凡川点头道。

    “你没睡啊,好吧,昨晚真是不好意思啊,凡川兄弟,我……我酒量不行,没有陪好凡川兄弟,实在抱歉。”明远妖主有些歉意的出声道。

    “哈哈,明远兄弟说的哪里话,太见外了。”凡川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明远妖主释然的走进凡川的身前,伸手拍了拍凡川的肩膀,接着出声道:“怎么样?凡川兄弟,考虑好了没有?大概可以在妖界停留多久?”

    “我今天就离开了。”凡川笑道。

    “什么?不是吧,凡川兄弟,昨晚我给你说那么多,敢情是白说了呀,你现在有伤在身,怎么可以随意离开?最起码先在妖界养好伤再说呀!”明远妖主假装有些生气的出声道。

    “哈哈,明远兄弟的好意,我心领了。”凡川同样伸手拍了拍明远妖主的肩膀,继续出声道:“可是,我有要事在身,真的不能再拖延了。”

    “可是……”

    “凡川!”

    正待明远妖主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北语妖主已经跑近了两人身前。

    “北语,你怎么也这么早呀!不好好的养伤!”明远妖主有些责怪的意思,看着北语妖主出声道。

    “我没事,师哥。”北语妖主出声应道,接着便看向了凡川,先是对着凡川点了点头,随后再次看向明远妖主,继续出声道:“师哥,我要给你说一件事。”

    “恩?什么事?还搞得这么神秘。”明远妖主有些不解。

    北语妖主笑了笑,出声道:“师哥,我要跟着凡川离开妖界。”

    “什么?北语,你……你在胡说什么?”明远妖主被吓了一大跳,不可思议的出声道。

    看到明远妖主的反应,北语妖主像是事先想到了一样,不紧不慢的继续出声道:“师哥,我已经决定了,而且这个决定谁也改变不了,我只是给你说一声,以后你要自己担起妖界的责任了,不过还好,以后妖界不会再有战争了。”

    虽然北语妖主说的很是仔细,但是看明远妖主的样子,好像还是不愿相信,只是不停的摇头,表情甚是疑惑和不解。

    北语妖主见状,笑了笑,走近了明远妖主的身前,弯着身子出声道:“师哥,你怎么了?倒是说句话呀!”

    就在北语妖主的话音落地之时,只见刚刚还在沉默不语的明远妖主,突然伸出了双手,紧紧的攥住了北语妖主的胳膊,不停的摇着头,异常紧张的出声道:“北语,快告诉我!你是在骗我的对不对?你不会离开妖界的对不对?你刚刚说的话,都是在骗我的对不对?”

    说到此处,明远妖主的情绪像是有些失控,随即看了凡川一眼,又继续对着北语妖主出声道:“北语,你告诉我,是不是他强迫你跟着他的?是不是?”

    看到明远妖主异常的样子,北语妖主先是挣脱了明远妖主的双手,生气道:“松开,你弄疼我了!”

    逃脱了明远妖主的双手,北语妖主立即出声道:“师哥,你这是怎么了?这个决定是我自己做下的决定,本来凡川还不同意让我跟着,我好不容易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让凡川同意我跟着,师哥,你可别乱来。”

    “我乱来?北语,我们两个谁在乱来?你竟然想要抛弃整个妖界,去跟他?不行!你不能走!”明远妖主好像很生气,同时对待凡川的态度,也开始在潜移默化的转变,不再是那么的友好。

    “师哥,你到底怎么了?我为什么不能走?”北语妖主也开始有些生气了起来。

    “你……你你你,你就是不能走!”明远妖主开始有些慌乱,但是立场却一直未变。

    北语妖主也有些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了,对着明远妖主厉喝出声道:“师哥,我是看在你我师兄妹的份上,我才会在离开之前,告诉你一声,不然,我……我谁都不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